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先行预约 02:每天早上的早安吻

*  糖罐三十题 BY 该用户正努力保持微笑:)


← 01

  

  经过漫长的分化与演进,当今世界上,人类依特征分为男、女,依生殖性别分为Alpha、Beta、Omega三性,总计六种,但更多时候是以后者为主要划分依据。男女比例大致对等,而人口有七成以上以Beta为主,两成的Alpha,勉强接近一成的Omega。

  由于Alpha先天优势极大,多数时候他们是领导阶级,各行各业的顶尖人士几乎都是Alpha,数百年来人类社会早已在潜移默化中形成以Alpha为核心的氛围,一个团队中假如有Alpha,毫无疑问会以Alpha的指挥为主。同时Alpha的本能极具攻击性,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属于臣服者的Beta以及受支配者的Omega很少引发危机感。

  Alpha对B、O两性的体贴和友善,更接近一种高位者对待臣民的宽容。

  

  因此,当叶家的叶秋公开推行‘ABO平等法案’,直言应当改变这种风气,致力提升Beta与Omega人权,并提出Alpha、Beta、Omega应视为同一阶层、无任何高下之分的政见时,民众普遍是持冷漠的观望态度。

  多年来,提出平等的不是只有他一个,然而真正平等的没有,何况Alpha所谓的平等,跟某些人假惺惺地说着猫狗与人生命等值的平等有何不同?

  然而叶秋确实是身体力行的这么做了。

  他的团队中,聘用只问才能,他自己的贴身助理就是Beta,而两位幕僚分别是Alpha和Omega。实际上,叶秋更多选择Omega幕僚提出的建议,因为即使再怎么努力,Alpha的想法多多少少已经习惯ABO理所当然的隐形阶级,而Omega提出的建议较能掌握平衡。

  持续不懈的努力下,叶秋在社会大众心里建立起相当不错的观感,然而仍有少部分处于高位的Alpha沙文主义者相当反感自降身份的叶秋,也不愿见他胜选,导致他是诸位候选者里最常遭遇危险攻击的。

  可想而知,在所有候选者里,另一位支持率足够与叶秋一拚的,是Alpha拥护者,完全的Alpha强权主义。对方同样是个Alpha,工作上也只信任Alpha,对Omega的定位是“取悦Alpha,为其孕育后代、照顾家庭”,与多数Alpha相同。

 

  这两方的政见天差地别,再几个月就是大选,角力相当激烈,是以‘叶秋’被照到在暗巷里的小酒吧与对方友好互动,两人旁边站了几个浓妆艳抹的Omega,双方握手相谈甚欢,事后还遭在场酒客爆料叶秋进了职员休息室一夜未出,而当时班表上的侍应员是位年轻Omega时,社会舆论跟炸了锅一样。

 

  隔日有记者在慈善餐会拦截到叶秋,扑上去毫不犹豫就问“叶先生,请问您昨日在XX酒吧对Omega出手是真的吗”,叶秋竟没有马上反驳,甚至第一时间的反应是茫然、僵硬、扭曲着古怪的微笑推托“接下来还有行程”让保镳护着匆匆离席,更是火上浇油。

  不少跟随者都因这短短十几秒的采访视频陷入动摇,叶秋以及他身后的叶家,无疑站在了悬崖边,若没能提出足以取信的证据,这将是一次异常沉重打击。

  

 

  苏沐秋之前不太在乎局势,先不说他本人从没有ABO何者高下的想法,交情不错的学弟安文逸虽然是Omega,但早以医学系榜首的实力证明才能与性别无关,何况政治离他太遥远,他自己生活中已经有许多事忙不过来,哪有心情去关心。

  要不是领完那本尴尬的结婚证后,叶修在民政处外头满脸柔情地做足了姿态,坚持一定要亲自送他回家,他也不会在车程中无聊到拿手机搜索叶秋,顺带看了一堆政治格局的分析帖。

  网上冷嘲热讽不少,说叶秋果然还是犯了全天下Alpha都会犯的错,但无论支持或反对,大多数民众暂时没其他反应,安静观望叶秋的下一步。

  苏沐秋望着那张与他名义上伴侣长相一模一样的候选人于餐会上露出茫然神情的截图,随即收起手机瞥了眼一上了车就闭眼休息的叶修,心想那位叶秋感到不解也是理所当然。

  毕竟当晚他根本不在那里,而隔天……真正的当事人还躺在苏沐秋床上昏睡,根本无法回报情况了。

  一阵铃声响起,开车中的陈果戴着耳机接通电话:“喂?叶秋先生…是的,叶修先生在我这里,我们在车上…什么?新闻?刚才的?没看到,正在开车…结婚?知道啊,我陪着去的……您要找他是吗?”

  陈果将手机递给醒来的叶修,细心地升起前后座之间的挡板。

  叶修拿着电话,没出声,苏沐秋听见话筒另一端大吼大叫的声音。他俩离的有些远,听起来很模糊,只有三不五时爆出的“混帐哥哥”特别清晰。

  整个通话中,叶修只说了两句话:“对,我结婚了,跟一个Alpha,新闻报出来了吧?照片拍的好看吗?大衣……不就是借你的嘛。”

  苏沐秋这才察觉,叶修穿的是不可描述的那一夜的衣服,第二颗钮扣有不明显的缝补痕迹,是他把昏迷不醒的叶修带回家时补上的。

  对方又是一通怒吼,应该是在抱怨,叶修听了一会才接着说话。

  “别着急,去收我昨晚发给你的邮件,让你的公关团队拨几个人出来成立专门小组。我记得你明早有场演讲?我会带着人去。”

  然后他直接挂了电话,转头看向苏沐秋,苏沐秋立刻说道:“我拒绝。”

  “我都还没说呢你就拒绝?如果是好事怎么办?”

  “跟你扯上关系的没一件好事,我拒绝。”苏沐秋强调,“明早有课,再说了,我已经配合与你结婚,还想怎样?”

  叶修不语,再次解表带拉袖子,一双黑眸默默盯着他。

  苏沐秋青筋直跳,痛苦地按住额角:“…你到底打算拿这招要胁我几次啊?!”

  “就这一次了,明早跟我去公开亮相一下,过阵子风波平息就能办离婚,之后各过各的,不影响你什么。”

  既然人都这么说了,再想到那堆讲得头头是道的分析帖中每一个结论都是叶家存亡之际,即使苏沐秋是无辜被波及,最后他想了想,还是应了。

  

  隔天找理由请了假的苏沐秋一大早就在家楼下看见眼熟的车,他与精神不济的叶修待在后座,两人安静地吃着陈助理买好的早点,在沉默中被送到会场。

  会场是搭建在Omega人权协会附近的临时舞台,这周围还有Omega单身公寓、Omega诊所以及各式设施,是Omega来往密度高的区域,一般来说很少有Alpha候选者能到这里说话,是叶秋的形象一贯优良,加上他只是来发表关于ABO平等的看法,Omega协会才答应了。

  不过由于前几天的酒吧丑闻,台下观众里站了不少脸色难看的Omega,还有提着一袋番茄跟鸡蛋的,不晓得是准备吃还是准备扔。

  两人到场后,苏沐秋只来得及见到脸色同样难看的叶秋瞪了眼他亲哥,接着苦命的叶候选人就得硬着头皮上台讲话了,而苏沐秋跟叶修被送往台后准备区,见了临时成立的专案小组。

  一位女性走出,大方地和两人握手:“我是总负责人,楚云秀。我看过叶先生的邮件了,大致了解情况,你提出的直接公开事实,说明当日被拍到的并非叶秋而是你,并解释你是去见Alpha伴侣,这确实能够澄清。”

  叶修点头:“没错。而且,与Omega进行某些交易的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不过,危机也能是转机。我们小组内部讨论过,叶先生的计划还能更完善……除了澄清之外,这何尝不是加强平等形象的机会?”

  “妳指的是?”

  “我们之前都在强调就业等实际方面的平等。不过人权不仅如此,它包括生命、自由、财产、尊严,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利。”楚云秀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比如,Alpha跟Alpha居然能在一起,肯定是真爱?”

  叶修本来听得很是认真,然而楚云秀此言一出,他当即愣住了,茫然的“啊?”了一声,而苏沐秋冒起鸡皮疙瘩,有了不祥的预感。

  “这种前所未闻的事,为了达到最佳效果,两位形象上一定要够登对,够让人惊艳,幸好你们底子不错。”楚云秀手一挥,等在后头的几人便团团围上,将两名错愕的Alpha带到一旁扒了身上的衣服换装打扮,楚云秀指挥着,一边补充:“现在时间紧凑,我简单确认几件事,两位平日有什么互动?一块吃饭、看电影、旅游?或着居家温馨一些的,例如每天早上的早安吻,睡前告白……”

  “怎么可能有?!我昨天才知道他的名字!”苏沐秋紧抓长裤趁隙大喊,而叶修被人按着脑袋往脸上抹了不知什么遮眼下乌青,弄得晕头转向。

  楚云秀不意外:“就算没有,也得当作有。两位待会上台除了澄清,一定要表现得非常亲密,非常相爱,否则如果有人认为这只是作秀,不仅一切白忙,还会让解释成为狡辩,被敌对方抹黑责任推诿。”

  但这确实是作秀啊?!苏沐秋深感政坛黑暗。 

  楚云秀仔细提醒几个重点时,心力交瘁的两人终于换好装扮,被按到楚云秀面前接受检查。

  彻底改头换面的两人此刻穿着简单干净的休闲服,T恤加外套,而两件T恤尽管图案朴素,但一左一右正好圈成心形图案,任谁来看都知道是傻瓜情侣装,换个场景就能在沙滩上傻呼呼地你追我跑那种。

  楚云秀相当满意:“西装固然好看,但首先时间紧凑,来不及准备合适尺寸,再来两位对彼此已经够陌生了,再穿上西装会显得更疏远。”

  两人就这样被带着朝台上移动,苏沐秋心累地不断告诉自己帮这次忙一劳永逸,不经意间看向身旁的叶修,却先看到毛茸茸的黑色短发,没了皮鞋撑场后叶修居然一下子矮了他几公分,他正低头调整手表的位置,试图遮住腕上的瘀痕,看不出对这场闹剧有什么想法。

  

  不过谁管他什么想法,演完这一场,再不相干。

 

  苏沐秋余光见叶修摆弄个不停,动作琐碎惹人心烦,干脆拽过他的手腕调整好表带,随手扯出外套的帽绳,在他没东西遮的另一只腕上绕了几圈松散地打结,充当幸运绳。

  突然被扣住手腕时叶修不自觉地缩了一下,但苏沐秋没留意到,三两下弄好便松开手,完成后他抬头,只看见叶修打量着苏沐秋的作品,片刻后说:“谢谢啊。”

  “你好好表现,没人陪你们演第二回。”

  主持人朝两人招手时,苏沐秋低声说道,“我可不想再看见你。”

  叶修扫了他一眼。

  “彼此彼此。”


→ 03

评论(34)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