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先行预约 03:偶尔在床上吃的早餐

*  糖罐三十题 BY 该用户正努力保持微笑:)


← 02

 

  清晨五点半,天色微亮,街上除了几只流浪汪与环卫工人外空无一物,苏沐秋听见门板被轻轻敲响时,已经能够麻木地从床上起身开门了。

  门才拉开一道缝,外头的人已迅速钻了进来,踩着高跟鞋答答答的直奔屋内,碰的一声将扛着的某物扔到椅子上。

  苏沐秋动作自然的朝外扫了一眼,接着关好门,一回头就对上一袋丰盛的早餐。

  “…唐姐,早安。”他接了过来。

  “我不是你堂姊,叫我唐柔就可以了。”叶候选人的另一名助理笑了一下,“或着跟他一样,叫我小唐吧。”

  苏沐秋顺着唐柔的视线看去,刚才被她半扶半扛扔进来的家伙正摊在桌旁,面朝下毫无声息,不晓得是补眠还是装死。

  “想睡就去床上啊,咱们都结婚了,当自己家。”苏沐秋故作温柔地说了一句。

  对方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埋在桌上有气无力地喊:“……小唐,帮我开窗…妳有带空气清新剂吗?我快被这个味儿恶心死了…”

  “嫌恶心就滚出去。”苏沐秋冷笑,倒是没好意思麻烦唐柔,自己走过去开了窗户。不过他经过桌边时叶修夸张地猛咳了一阵,苏沐秋分外不爽,很有把人丢出门外的冲动,然而看到叶修难看的脸色又有些疑惑起来。

  “真有这么严重?”苏沐秋拧着眉四处嗅了嗅,他望向唐柔,这位Beta姑娘理所当然地摇头,表示同样没觉得哪里不对。

  叶修趴在桌上不动弹:“你自己当然没感觉。”

  

  与给人的温和印象不同,苏沐秋的信息素相当霸道,侵略性极强,是做测试时会被划分到第一、二级别的那种,所以他平时很注意抑制信息素,避免走在路上引起其他Alpha和Omega不适。然而这里是他生活起居的地方,整间屋子从床到物品无法避免的全都带有淡淡的硝烟味,坐在这屋里头叶修非常不自在,如同被人勒着脖子,无法呼吸。

  但他又得克制反击本能,假如他的信息素漫出来,彼此信息素在这种小地方一碰撞,他俩肯定大打出手,万一被虎视眈眈的狗仔们拍到,过后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叶修叹息着,感慨自己明事理,接过小瓶装的清新喷雾扭开就照着苏沐秋的脑门喷,猝不及防间被喷了满脸水雾的苏沐秋呛了几口,伸手毫不留情地拍他后脑勺,叶修反手一勾,揪住苏沐秋的衣领就往桌面上撞。

  两名Alpha大清早闹家暴,唐柔没阻止,只是稍微拉上窗帘:“别打在脸上,上了报秀秀会生气的。”

  两人一僵,这才讪讪地收了手。见唐柔拎起包准备离开,苏沐秋送她到门口:“抱歉,谢谢妳这几天送的早点,让妳破费了。”

  “别放心上。这是给报销的,不是我出钱。”

  “……能请教一下这笔支出是什么名义报销?”

  唐柔微笑:“宣传费。”

  苏沐秋心底抽搐,察觉自己并不意外,他挂着僵硬的笑容目送唐柔,看都没看一眼滞留他家的叶修,直接走进卫生间洗脸,洗去清新喷雾奇怪的人工香味。

  他没关门,听见隐约的交谈声从门外传来,有些失真,但不难辨认出其中一道是苏沐秋自己的声音。

  ‘…是,那天晚上是我值班,他是来……来见我的。’

  ‘苏先生你好,我是OO娱乐的记者,这么说那天晚上你是代班?根本没有Omega在场?整个晚上都只有两位?’

  因为事实如此,苏沐秋那声‘对’答得十分坦然,另一道咄咄逼人的声音响起:‘这里是XX报,请问叶先生,那天晚上的会面行程本来是叶秋先生的吧,为什么反而是您在场,还打扮成叶秋的模样?您私下见了叶家的敌对势力,这是否代表您的立场?您跟叶秋先生时常这样交换装扮出席吗,会不会太不尊重人了?’

  ‘那是…’叶秋忽然顿住,苏沐秋记得当时是叶修扬着笑接过话筒,‘我的立场?你这就问错了,我不从政,只是一般市民。还是你问我会投票给谁?’

  ‘这…’

  ‘至于叶秋,那时候他因为易感期在家休息,这点有医生和医疗纪录可以证明。他本来已经严正拒绝某候选人的邀请,而我会偷偷假扮叶秋出现在那里,是因为…’叶修笑了一声,‘就像他说的,我想见他。’

  ‘那为什么执意约在那里不避嫌?听说您还闯入休息室?’

  ‘抱歉,这属于个人隐私。’叶修答。

  记者逼问:‘隐私?还是你们没套好话?’

  ‘这位记者,你的提问包含太多个人情绪与揣测…’叶秋肃着声,但他没说完就被沉默的群众间某些突兀嘲笑声打断。

  ‘记者同志别逼得那么紧嘛!’

  ‘对啊,两个Alpha相亲相爱的戏码我可没看过,给他们时间想藉口继续表演啊!’

  ‘哈哈哈…’

  紧接着几十秒内,都是那几个人的笑声,主持人徒劳地安抚局面,问保安在哪,收到现场Omega太多不方便逮人的无奈回应后,那嘲笑声更猖狂了。

 

  ‘套话?不需要,怕实话说出来吓到你们而已。’苏沐秋听到自己突然开口,‘--我和他谈恋爱,又不是和他的性别谈恋爱,只要不违反规定,不妨碍他人,我们要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用什么装扮玩什么play,你们管得着?’

  记者尴尬地呃了一声,似乎说了什么,但已经没人能听清了,因为突然有人高声尖叫‘Omega协会支持你!!’,紧接着一阵剧烈欢呼与掌声彻底掩盖记者的声音,支持声中还夹杂着不伦不类的口哨。

 

  苏沐秋这才意识到他在卫生间里站了太久,居然听完了视频。

  他看着镜子中面无表情的自己,片刻后抹开脸上的水滴走回屋里。

  叶修正用苏沐秋忘在桌上的平板看视频,手里拿着豆浆,嘴里刁着油条,平淡地任由视频的进度条跑到最后,自动跳入下一个视频,搞笑节目开场就是一片夸张笑声,哈哈哈,哈哈哈,衬得室内莫名死寂。

  苏沐秋提起另外半份早餐走到最远的角落,坐在床边吃了起来。

  桌面被叶修占了,尽管他留下一半位置,但彼此心知肚明,这不过是礼貌性的示意,他们谁也不想跟另外那个Alpha凑在这张小小的桌上头抵着头吃饭。

  反正自结婚以来,苏沐秋也不是第一次在床上吃早饭了。

  他现在只希望偶尔在床上吃的早餐,不会变成总是在床上吃的三餐。

  “我八点半要出门,别忘了你要跟我一起。”苏沐秋说。

  叶修随意点头,表示有听到,盯着视频的眼神彷佛里头的人不是在娱乐,而是冰冷地报导天灾人祸伤亡惨重。

  

 

  几天前的政治作秀的确很成功。

  不如说太过成功了,原先不过是一次普通的乏味演说,他和叶修不到十分钟的登台居然被不少人拍摄上传,甚至有人是编辑美化后才发布的视频,自带了粉色滤镜跟背景音乐今天你要嫁给我──正主叶秋准备许久的发表倒是完全被忽略了。

  他们预计的不错,这段作秀确实力挽狂澜,不仅救了叶秋的声望,甚至支持率有隐约提升的趋势,这场之后苏沐秋仁至义尽,照理来说不需要再见到叶修。

  

  唯一错估的,是民众对于史上第一对公开结婚并光明正大秀恩爱的Alpha夫夫的强烈好奇,以及叶秋的竞选团队为了获胜什么都能利用的凶猛决心;他的团队以Beta和Omega为主,敌对派系上位相当不利,每个都是破釜沉舟的心态。

  

  起先苏沐秋只觉得走在校园里时盯着他的视线变多了,毕竟上了报,他倒不意外。可是套近乎的人越来越多,逐渐还有人以微妙语气在背后嘀咕,这就令人郁闷了,更严重的是某天他才踏出校门,竟被好几名埋伏已久的记者拦住,好几只话筒塞到他眼前,听他们七嘴八舌不知道问些什么,他茫然中又一次被陈果从人群里拽到车上,见到车内的楚云秀,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

  临时小组直接转为形象团队,将他俩当活招牌趁势宣传起来,因平等法案而受惠的真爱CP,两人模样又不错,一时声势大好。

  敌对方不是吃素的,顾了一堆水军到处插科打诨,顶着粉丝的名义干着抹黑的事,不过苏沐秋那番话获得大量支持,那些没技术含量的‘一看就作秀’根本掀不起波澜。

  然而苏沐秋的背景跟身分被人扒出来之后,风向逐渐偏了。

  - 虽然那个从没听过的叶修的身分没找到,但好歹是叶家大少,生活不会差吧。可这个苏沐秋似乎…

  - 看了截图,他长的很不错。

  - 报告,我姥姥和苏沐秋住同一栋楼,之前老听她夸奖这个小苏,说人好看个性又好,常常帮她提东西上楼,这次看了新闻吓一跳,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这位叶修,怎么就扯证啦

  - 没见过面的人在丑闻爆发后突然结婚了?楼下,你怎么看。

  - 权势相逼?金钱交易?不然两个A能干嘛。

  - 滚开,让专业的来,我赌五毛肯定是包养。

  - 包养+1,赌狗粮一袋

  - 包养+2,赌邻座的钱包

  

  接下来一发不可收拾,叶修动向不明,但苏沐秋不难找,不少和他同校的全都顶着死党名头出来八卦,说的确没看过叶修,也从没听说过苏沐秋有对象。趋炎附势、叶家胁迫各种猜测如雨后春笋,按楚云秀的说法,他们俩没有交集就是这整件事最大的漏洞,直接住在一起就行了,苏沐秋当场拒绝。

  楚云秀:“我不晓得叶修用什么条件让你答应假结婚,他其实提过之后不要打扰你,但是……我们真的需要你们帮忙。”

  她不提好处,不谈报酬,只是淡淡地聊起假如Alpha强权主义的敌对党上任,Beta、Omega的生活将会变成什么样。然而车程中苏沐秋始终不言不语,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敌对派系获胜,苏沐秋无疑是受益方,他确实没必要因此帮忙。楚云秀看着苏沐秋向陈果道谢后下车离开,思索着苦肉计没用,该从哪方面说服,结果苏沐秋人都走进楼道了,忽然又转了回来,叹气说道:“如果只是举手之劳…”

  最后楚云秀拜托他的确实是‘举手之劳’,就是每天早上和叶修一块出门,最好十指紧扣两人距离不超过五厘米,办不到的话,在公开场合替他翻个领子,调个领带也行。

  然而两人实际上没住在一起,加上为了消弭负面观感,形象团队严肃要求给公众的印象不能是苏沐秋住进叶家大宅,而是叶修抛弃一切搬到苏沐秋那间小套房,力求狠狠刷一把真爱分,于是就演变成陈果和唐柔每日清晨轮流把叶修悄悄塞到苏沐秋屋里的情况。

  假如自己不是当事人,他肯定会给演戏演的这么卖力的两位Alpha鼓掌。

  苏沐秋一边下楼一边想,在碰见同公寓的邻居时立刻熟稔地抬手轻贴叶修后腰,而叶修扬起足有五百瓦亮的笑容,只有苏沐秋晓得掌下的某人僵的像块石板,略显攻击意图的菸草味漫了出来,不过极快地压制住。

  没想到邻居打招呼后攀谈起来:“哎呦,你就是和小苏结婚的那个叶…”

  “叶修。”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你住在这啊?我怎么没看过你?”

  “我和他……结婚之后搬进来的。”

  “他那房型我几年前看过啊,很小的,你们俩住着会不会太窄啊?舒适么?哎我和你说啊,这附近买东西可要货比三家,首先买菜要去隔壁街那间…”

  叶修汗:“还行还行,您说您说。”

  话题外的苏沐秋就当自己的左手是被502胶黏在那动弹不得,他腾出右手干别的事,俐落地单手开邮箱,单手拿信,单手拆帐单。

  等异常热心的邻居离开,叶修擦了把额上的虚汗,立刻抬脚朝门外走,争取尽快完成每日任务,然而走了几步没听见另一人的脚步声,他转头,就见苏沐秋满脸严肃地读着一封信。

  “…喂,你看这个。”苏沐秋将信翻面。

  信件开头写着苏沐秋先生、叶修先生,是给他们俩的,密密麻麻的打印字底下,戳着的浮水印LOGO有些眼熟。

  “怎么?”叶修问。

  苏沐秋望着疑惑的叶修。

  “有电视台…邀我跟你上节目。”  



→ 04

评论(33)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