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方舟计划 01:噩梦的开始 (人鱼末世)

*接龙 末日三十题  ←画手点的题组

*人鱼+末世  ←画手想看

*队员秋秋  ←画手指名

*换标题假装跟海中月无关  ( 海中月II-02 ) 


屏蔽重发= =


01. 噩梦的开始

  

  雨点淅沥沥的落了下来,雨势不大,然而没一会,便将周遭染成一片雾白。

 

  这场雨来的突然,公寓大厦内不少住户匆忙推开阳台,将晾着的衣物抱回屋里,苏沐橙立刻望向岸边被敲晕的人鱼,尽管因雨势看不太清楚身影,然而难保不会突然有哪位眼尖住户发现泡在溪水里的鱼尾巴,她紧张地收紧手,忽然察觉自己怀里还抱着一条连身睡裙。

  苏沐橙眨眼,手忙脚乱地将那条朴素睡裙套在人鱼身上,以舒适为主的朴素睡裙十分宽松,正好套的下人鱼,遮住了所有非人类的特征,只除了裙摆稍短一些,露出小半截银亮的尾鳍。

  但动作小心点应该没问题。

  打定了主意,苏沐橙连忙找包子帮忙,打算趁着没人进出小区后门,先把模样与叶修相同的人鱼拉回唐柔家藏一阵。后者竖拇指表示明白,一把脱开身上的外套,像模像样地撸袖子,豪气的一肩撑起了人鱼。

  人鱼看起来纤细,但包含鱼尾在内,长度足有两三米,重量不容小觑,包子踉跄几步才站稳了,苏沐橙拾起包子的外套披在人鱼肩上,拉高兜帽遮住耳鳍,小跑着抢先进了公寓,确认左右无人,才探头朝包子招手。

 

  两人分工合作,一路上有惊无险地溜回了屋里,只在走廊地板上拖出一道长长的水痕,很快就被住户来去的脚步踩的看不清踪迹。

  “苏老大的妹妹,你们搬家了?”包子扛着人鱼站在门廊,好奇地左看右看,倒没有直接溜进屋里逛街。

  “没有,这是唐柔姐姐的家。”

  苏沐橙抱出几条干净毛巾,递了一条给包子,并让他将人鱼暂时放在一旁。她小心地凑近人鱼身边,没了包子支撑,对方的脑袋自然垂下,露出的后脑勺有块相当明显的肿包,可见包子刚才砸的那下有多不留情。

  没有贸然触碰对方,苏沐橙拿毛巾盖在湿漉漉的鱼尾巴上,想着得告诉唐柔她带了人回来才行,跑到电话旁踮起脚尖,照着唐柔留下的电话拨号,没想到才按了几个键,门铃便叮咚叮咚的接连响起。

  “谁啊?”包子神经大条地喊道。

  门外的人没管,似乎根本没听到包子的答覆,门铃声越响越急,不一会后发疯似的门铃停止几秒,紧接着响起的却是门板被猛砸的闷重声响。

  “谁啊谁啊?这么着急?”包子竖起眉大吼一声:“该不会是来踢场子的,大小姐,这里交给我!”

  他视线四下一扫,抓起门边的长柄伞就要开门,苏沐橙连忙挡住包子:“说不定是找唐姐姐有事呢。”

  “有事找人还这么闹,肯定是来踢场子的啊!这我有经验。”包子义正词严。

  “我来看看吧。”

  让包子带着人鱼躲到一旁,苏沐橙搬了矮凳,贴着门靠近猫眼看向外头。

  门板仍被敲的咣咣作响,猫眼外却是一片漆黑,苏沐橙疑惑地后退了点,搓了搓猫眼内侧的镜片确定没沾上灰,才又重新靠了过去。

  外头的景象仍看不见,但那片黑色古怪地摇晃一阵后,逐渐有微光透出,苏沐橙仔细辨认,看出那好像是某样凑得极近的弧状物,表层光滑,纯黑的色泽旁布满蛛网般的鲜红纹路。

  这是什么?苏沐橙眯起眼,紧贴着门,却发现那黑红色的弧状物忽地闪了一下,像是…像是在眨眼。

  ──那是布满血丝的人类瞳孔。

  毫无心理准备的苏沐橙吓了一跳,不小心从矮凳上摔了下来,凳子不高,她没摔伤,然而矮凳撞上门发出巨大声响,门外的敲击声瞬息间停了。

  这一刻,苏沐橙没听见包子压低声问她情况,没察觉某样东西在地板上拍击的声响,只知道自己心跳极快,而外面的人相当不对劲。

  “唐小姐?是妳吗?”疯狂敲门的人温和说道,“抱歉,本来以为妳不在,有些着急了…希望没吓到妳。”

  “没…没有。”苏沐橙鼓起勇气回答,而包子扔下人鱼,重新站在她旁边,“请问有什么事?”

  “这声音,听起来不像唐小姐。妳是她亲戚的孩子吗?是这样的,我是同层楼的邻居,之前她不在家,我替她签收了快递,是生鲜,本打算晚上转交,但我家冰箱刚才坏了……小姑娘,能不能帮忙把这箱螃蟹放到冷冻?”

  包子站到猫眼前观察片刻,回头朝苏沐橙以口型说明,对方确实抱着一只泡沫盒,同时不忘卖力比划着:这盒子我看装的是大闸蟹!

  “我和唐柔姐姐联系确认一下,你稍等。”苏沐橙回道。

  门外的人有些困扰:“这…不瞒妳说,我是夜班,刚刚下班回家才发现冰箱故障,里头的螃蟹不晓得坏了没有。这样好了,我把东西放在门外,你们等会开门拿吧。”

  对方说完,直接放下泡沫箱,走向走廊的另一头了。

  包子紧盯对方的身影直到离开可见范围,才看向苏沐橙。

  苏沐橙这时觉得刚才是自己想太多了,大概昨晚和唐柔一块吃甜点看电视剧,白天又碰上各种突发状况,才会这么提心吊胆。她与包子两人商量,决定开门把快递收进来,包子扭开门锁,开了一道足够箱子宽度的门缝,伸出手将有些许距离的泡沫箱拉进门:“咦,这箱子好轻啊。”

  “很轻?”

  包子撑在门边,回头说道:“对啊,肯定是那个人偷吃了螃蟹不敢说…”

  “可……小心!”苏沐橙突然大喊。

  包子反应很快,听了警示立刻向后一躲,只感觉后脑杓有棍棒挥过的呼呼风声,他避开了突袭,然而对方方向一转,居然直接砸中包子来不及收回的左臂!

  包子叫了一声,退到苏沐橙正前方,左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他抄起鞋柜上所有能扔的东西砸出去,只见刚才那位中年男性手持球棒,击球似的直接砸毁了扔来的小摆件,刺耳的碎裂声响后,地上落了一地碎片。

  男子狞笑着,眼球不自然的快速转动,眼底布满血丝,情绪异常亢奋:“唔?没有大人在家?”

  “你是什么人!仇家?”包子盯着对方,接着恍然大悟:“印堂发黑,两眼混浊,我知道了,你跟大黄一样被附身中邪!何方妖孽如此大胆??”

  “印堂发黑?黄狗?”中年人哈哈大笑,嘴边咧着扭曲的笑容,“我已经敲了好几户的门,只有你们在家…哦,或者说这种伎俩都能骗你们开门,原来是因为你脑筋不正常。”

  对方听不懂,但被包子推到后方的苏沐橙却意会,这名男子看似外观正常,对答无碍,刚才还有条有理的扯了个代收快递诓骗他们,眼神却与河岸边暴起伤人的黄狗如出一辙,早已神智不清。

  这时,电话铃声大响,男子竟然球棒一扫,直接把电话机扫到地上,拿着球棒毫不犹豫朝包子砸来!

  包子摆着不伦不类的驱邪手势,高呼快洒净盐白米,手上倒牢牢握紧长柄伞勉强档住球棒。包子拿着雨伞看起来像胡乱挥,实际都是他在街头混战学来的,然而他的力气本就比不上成年人,加上左手负伤,没两下就落于下风。

  反观那发疯的男子完全不留力,球棒到处乱砸乱挥,不在乎损毁别人屋里的摆设,一面大笑着,似乎就是为了破坏而来。包子逮到空隙,拿雨伞当板砖往男子手腕一敲,后者痛叫一声,球棒落地,再回头时,他的表情彻底狰狞起来,一抬腿便直接朝包子的腰腹踹去。

  包子被带的退了两步,脚下一个没踩稳,整个人摔倒在地,男子嗤笑,大步走了过去,直往包子已肿成青紫色的左臂狠踩,连踩了几下的脚却被一只球棒撞歪。

  男子扭头,看见身高不过到他腰间,正死命瞪着他的小姑娘。

 

  苏沐橙抓紧刚才男子不小心脱手的球棒,仰头直盯对方,男子用力按着太阳穴,额角的皮肤被抓的泛红渗血,像是要用手指戳穿脑袋,然而面上却是哧哧笑个不停,全然丧心病狂。

  “好,很好,这世界什么都要跟我作对就是了…我最恨你们这些无忧无虑的家伙──”男子抓起落在沙发旁的几只衣架子,那是铁制的,却在他手里像几根软面条,三两下扭成了造型怪异的麻花状,“小妹妹,球棒这么重,我看妳握得手都在发抖了,姿势也不对,不如──”

  说着,男子挥动右手里的衣架棍砸了出去,苏沐橙视线本能地追上,却没想到她余光内忽然有东西闪过,手底一重,竟是男子趁她分心,直接以左手把球棒重重撞了开来。

  苏沐橙的双手因这一下被狠狠震开,手腕一麻差点扭伤,然而男子刚才那一击分明敲中他自己的腕骨,左手腕正以古怪的角度歪斜着,对方竟如同没有痛觉一般,弯腰拾起了球棒,单手握好了,正对瞪大眼的苏沐橙。

  男子笑出声来:“不如──叔叔我来教妳怎么用球棒砸开脑袋壳好不好啊?”

  此时,窗外一道惊雷划过,轰隆雷声混杂着骤降的暴雨打落的瞬间,只来得及看到男子高高举起球棒,刺目的白光令苏沐橙反射性闭眼,她抓住手边能摸到的物体使劲往前扔出,同一时间,球棒当头砸下!“啪”的一声巨响中,苏沐橙彷佛听见一道此时不该在这,但早已熟悉的声音…

  

  

  唐柔听手机那端久久无人接起,在一次突兀的断讯后,无论怎么重播都打不通,终于咬咬唇,将手机收回口袋。

  她小心地从柜台下方探出头向外看,接着转身朝弯着腰挪动过来的周泽楷竖直手掌,后者点头,安静等在原地。

  两人静默着,大门深锁的珠宝店与往日光洁明亮的模样截然不同,只剩下两名职员的呼吸声,突然间,一阵铁门被疯狂敲响的声音打破了宁静,无数歇斯底里的人类狂吼声夹杂在刺耳声响中,完全分辨不出原意。

  这阵响动持续了数分钟之久,才慢慢淡了下去。

  唐柔放下手,周泽楷轻巧地踩过落了一地的玻璃碎片,与她坐到一处。

  两人挤在柜台下窄小的空间中,却没人有心思想些距离太近之类的问题。

  “电源都关上了。”唐柔低声说道,“你那边呢?联系到店长了吗?”

  周泽楷摇头,竖起两指做剪刀状:“电话线…被剪断了。”

  他想了想,补充道:“这附近所有的。”

  唐柔讶然:“他们居然剪了电缆?我以为干扰通讯已经很夸张。”

  她出示手机,微亮的屏幕上,讯号强度的小标志旁只有一格,而且时不时还会消失,在周泽楷同样拿出自己的手机确认时,那最后一格彻底归零。

  两人脸色一肃,纷纷尝试拨号,果然完全拨不通,周泽楷试着打开QQ,然而通讯信号都接收不到了,更别提网络。

  “我按了报警铃,店里跟保全公司和附近的警局都有独立连线,应该很快有人处里外头的情况…”唐柔望着柜台下一处不起眼的小灯号,它平日不会亮起,此时闪着红光,表示运作中,“但是…现在过了半个小时,却没有人来…我们可能要想办法自己逃出去了。”

  周泽楷沉默一会,“…反对派?”

  他这话问的简洁,换了个人可能还会迷惑他突如其来说些什么,但曾在珠宝店内亲眼看过同僚被反对人鱼的过激分子砸伤,血流如注直接送医的唐柔明白了,却无法肯定。

  “看起来很像,但似乎不是。”唐柔思索着,片刻后迟疑地问:“…你这几天,有遇上什么不对劲的情况吗?”

  周泽楷偏头,唐柔补充:“我昨晚看到三街那边,整条路上的宠物全都发疯了,狗主人甚至当场砸死了小狗…我知道这么问很奇怪……就好像是,一夕之间,全都失控了…。”

  话才出口,唐柔歉然地笑了笑,正要说是她多虑了,让周泽楷别放心上,没想到周泽楷呼吸一紧,极缓地点头。

  “有。麻雀抓伤小孩。”

  “麻雀?怎么回事,那小孩呢,受伤了么?”唐柔迷惑。

  “…一大群麻雀。”周泽楷皱眉,“从树上飞下,攻击。小孩被抓了眼睛。”

  就在周泽楷话音刚落时,铁门敲打声再度响起,这回却不是乱无章法,而是沉重有序,咚、咚的一下又一下敲击着铁门,两人立刻回头,紧盯着被撞出凹陷的厚重铁门,只见凹陷越来越深,群众狂躁的呼喝声中,铁门猛地绽出了一道缝。

  宛如在地底埋藏了数万年的种子终于破土,无数双写满狂喜的狰狞眼睛,自那道缝朝内窥看。

  “有人!里面有人!!”

  “砸!”

  “好!咱们用力!”

  带着暴雨腥气的气味,灰白色的光线照进珠宝店内,唐柔苍白着脸,与周泽楷一块悄声无息地钻入员工通道时,她想起数分钟前没接通的电话。

  留在她家的苏沐橙…也出事了吗?

  

  

  啪的一声之后,苏沐橙闭紧眼没有挪动半步,坚定地挡在包子前方。她本以为会被球棒砸中,发狂的陌生男人连包子都轻松撂倒了,更别提她,然而阵阵惊雷后,沉闷的雨声中,苏沐橙听到背后窸窸窣窣的声响,似乎是包子爬了起来,他的声音闷闷的,鼻音很重,但语气仍旧带着那点脱线的乐天感:“唔?你醒来了啊?”

  紧接着,又是熟悉的嗓音,只是那声音尖利,说出一串极有韵律的奇怪语言,不晓得是在尖叫还是唱歌。

  不是错觉,确实是叶修的声音。

  苏沐橙睁开眼,看见‘叶修’郁闷地盯着她,一手摸着额头一小块红印,另一手拿着金属制的迷你钢琴模型,对她叽哩咕噜的说话…是被捡回来的人鱼。

  看来苏沐橙情急下扔出的暗器砸的很准,碰巧打中窜出来帮了她一回的人鱼。

  听人鱼音调极高的奇特话语,苏沐橙满脸迷惑,站在原地毫无反应,穿着睡裙的人鱼焦急地拍打着尾巴,表情很是苦逼,而包子抹开鼻血,生龙活虎地跳了起来,居然大喇喇地溜到人鱼身后,像提溜市场买来的鱼一样把他的尾鳍拎起来,一脸严肃:“啊,这家伙在陆地上被鱼尾巴打昏了!这种难得的经验居然便宜了他。”

  尾鳍下方,刚才那名男子晕倒在地,两眼翻白,脸上的眼镜都被拍出了裂痕,倒下的模样格外凄惨。

  人鱼一尾巴扇开了包子,没用多少力,因为包子只是退开些许,没像地上那家伙这么凄凉。

  “这个人…”苏沐橙说。

  “哎呀!螃蟹!”包子跳起来蹬蹬蹬地跑开,打开了泡沫箱,可想而知里头没有螃蟹,不过放着一捆麻绳和铁锤、钳子之类工具箱内才会出现的东西,不晓得原先打算做什么用,“这个人到底是谁?假邻居?假快递?修水电的?路人甲?苏老大的妹妹,妳认识他吗?”

  “不认识。”苏沐橙坦然摇头。

  包子嘀咕那就是来踢场子的,果断拿起麻绳,顺势把对方牢牢捆死。苏沐橙看包子几次差点赤脚踩到满地碎片,找扫把将碎片收拾起来,而人鱼盯着苏沐橙,尾巴不断拍地,扇状的巨大尾鳍不小心撞到桌角,一团混乱中早被震到桌边的遥控器摔落,啪擦一声开了电视,猛然炸响的效果音吓了人鱼一跳。

 

  平日午后这个非热门时段,早上那无聊的科普节目居然这么快就重播了,正好是连线采访画面,面貌严肃的中年人拿着两张太阳比较图:‘根据A国NASA提出的警示……B国的地磁数据……那么,难道真的会如网上猜测,象徵着地球再次进入冰河期,噩梦的开始,人类的末日?…方教授,您怎么解读这两张照片的差异?’

  ‘冰河期?这不至于。’一位装扮知性得体的男性微笑,对镜头解说专业分析,结论道冰河期并不会这么快重来。但他却意外提起那句带有搞笑意味的猜测,目光沉重,语重心长:‘然而,虽不会进入冰期,却相差不远…这是不是人类的末日……就要看接下来,人类怎么做了。’



>> 就到底哪里不过关 <<

指间砂01

  


  正打算告知两位小夥伴她得到的消息,门外再次传来碰撞声,一连串门板被敲响的声音让苏沐橙和包子立刻警戒起来,然而敲门声听起来隔着一段距离,是廊道间的回声穿透过来。

  由于刚才有开了门反倒给人可趁之机的经验,苏沐橙犹豫着要不要开门确认情况,包子抓起了球棒,站在她身旁蓄势待发,而叶秋挪了过来,默默地瞥了她一眼。

  尽管刚刚才被人类砸晕,救了人类又惨遭一摆件敲得头昏脑胀,然而叶秋也明白外头情况不对,这位叫做苏沐橙的人类小姑娘明显认识他哥,对他也不带恶意,他分的出情况轻重,理智的选择配合。

  有两人在左右援护,苏沐橙开了门朝外看。唐柔住的公寓大厦算是比较大型,每层楼至少有十几户,苏沐橙开门看情况的时候,其余不少间房同样开了门,待在家中的住户们抱怨着今天怎么事情那么多。

  楼层另一端,似乎有人闹事,吵吵嚷嚷的,还有一堆不安分的违规宠物猫狗叫声,昨晚那位苦命的保全一脸忧郁,无言的安抚着情绪暴躁的住户们,他不晓得自己脸上的神情隐隐有种即将爆发的压抑。

  另外几名穿着保全制服的人正试图制服闹事的住户们,却始终抓不住,保全比划着手势,开始挡住几处能出入楼层的地方,似乎打算慢慢缩小包围圈逮人。

  跟着探头探脑地看了一会情况,包子忽然问:“这里有吃的吗?”

  “你饿了吗?”苏沐橙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糖,想让包子先垫垫。

  “不是啊。”包子相当有经验,“那群人看起来想把这层楼封锁了,不能出去吃饭,外卖上不来,没吃的会很饿。”

  苏沐橙眼皮一跳。

  如果出不去…

  没来由的,她心理闪过一个念头:一定要出去,要快。

  这想法来的毫无理由,像是不可信的直觉,且不提外面下着暴雨,雷声阵阵,好好的屋子里不待,跑出去会让唐柔担心,加上他们还带着一只人鱼,离开大楼后要去哪里?

  然而她看看包子肿起的左臂,刚才混乱中,包子只拿自己的外套草草裹住了,唐柔家里有一些应急药,但看看医生总是比较好。

  而且,大楼内部,有一种令人不安的氛围浮动。

  可是外头会更好吗?

  怎么办?应该留在屋子里?

  留在这,等唐柔或哥哥回来,或着……

  这时,前方聚集的人群忽然爆出一声惊呼,是闹事者砸中了人,前者疯疯癫癫地笑着,被砸中的人倒在地上毫无动静,逐渐淌出一小摊血,有几名住户赶紧上前查看状况,然而更多的人却是冷眼旁观着,眼里有不明显的兴奋徘徊。

  

  那些住户在之前,都是广义上的普通人,有良知,知法守礼,或许曾有小奸小恶,比如随手乱扔垃圾之类的,但绝不是眼下这种饱含恶意、期待血腥暴力的眼神──刚才他们房子里这么大动静,同样没有人来关切,明明走廊上一闹,附近几间屋子都有住户在家。

  太不对劲了。

  被困在这里的话,就真的走不了!

  “我们出去。”苏沐橙捏紧衣摆,蹭开了掌心的汗。

  

  苏沐橙带来的小背包还放在墙边,几乎不用特意收拾东西,她背着包经过厨房时,想起包子刚才提了吃的问题,便把昨晚和唐柔一起买回来的吐司带进包里,想着等会到了诊所先让包子吃一些。

  至于叶秋……苏沐橙犹豫一会,还是决定先和唐柔借几件睡裙带走,以后她会洗干净还回来的。

  几人锁好门窗,将所有窗帘拉紧,苏沐橙写了便条以防与唐柔错过,匆匆离开了屋子。

  大楼里此刻乱成一团,那几位闹事的住户正拿着棍子到处乱跑,见了门就停下来使劲砸几下,还敲响了火警器,警报声在整层楼嗡嗡作响。保安在后头追着闹事者,不少离得远的住户全挤在走廊两端不嫌事大的看热闹,说些‘我记得某某人不是这样的性格啊’‘那谁谁怎么就突然抓狂啦,昨天被老婆骂了?’这类风凉话,场面混乱。

  苏沐橙心细,小心避着人群走,加上被警报铃吓到穿着睡衣就跑出来的住户不少,叶秋那一身朴素睡裙与黑色长发混在人群中,反倒没包子那金发小混混的模样显眼。

  而叶秋表现的比她想的还好,尽管刚开始满脸警戒地盯着那群住户,但很快就控制住,摆出住户们凑热闹永远不嫌晚的表情,移动姿势与神情完全融入周遭,只要不细看,任谁都不会想到掩在睡裙下的居然是鱼尾。

  苏沐橙拽紧差点走到别地方去的包子,拐过弯到了一处远离闹事区域的电梯间按了下楼。

  毕竟是平常日下午,大多数人在外头工作,电梯数字很快升了上来,“叮”的一声开了门。

  “电梯到了!”包子说着,一马当先朝亮堂的空电梯厢内走。

  叶秋跟在后方,打量着这个铁箱子,电梯与通道间有狭窄的缝隙,吹出细微的风,他不经意间抬头扫了眼,却看到顶上有细如发丝一般的细长黑线晃过,嗖的缩到了窄缝外,仿佛只是眼花。

  他喊了句话,想起另外两个人类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叶秋干脆直接伸手扯住包子的后衣领,换成他刚才学会的几个人类语言单词:“苏沐橙!”

  苏沐橙愣了一下,回头看向表情严肃的叶秋,后者摇着头,指指黑线缩回的位置,又说了一次“沐橙”。

  “第一次听到叶修的声音这么正经呢。”苏沐橙笑眯眯的,相信叶秋的直觉,推开紧急逃生出口的门。


  楼梯间黑幽幽的,灯要亮不亮,还有一股由底下吹上的湿闷空气。苏沐橙紧张地看了一会,深呼吸后一手拉紧包子,一手抓着叶秋,踏出了下楼的第一步。

  三人艰苦地爬起楼梯,唯一能庆幸的,大概就是叶秋用鱼尾巴下楼的速度很快,快得跟滑倒摔下去没两样……

 


=

严肃声明,海中月本来跟末世,完全、绝对、丝毫没有关系,也不是末世走向,不过…(看向开头三行说明


→ 02


评论(94)

热度(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