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7 (1) (网配paro)

← 26 (4)


  等苏沐秋知道叶修被紧急送医的消息时,已经是数个小时之后了。


  彼时苏沐秋正就一份论文与另外一位老师讨论,并获得对方笑着拍肩及‘相当不错,再接再厉’的高评价,苏沐秋松了口气,道过谢离开办公室后,才拿出不久前震个不停的手机。

  “急什么…”嘀咕着把论文收回包里,苏沐秋顺手滑开屏幕,就看见两三通未接,全数来自一个他未曾料到的人。

  微亮的屏幕清楚标示着:‘叶修’。

  他望着那两字怔了片刻,正要回拨,对方就再一次打来了。

  苏沐秋做了一番心理准备,指尖轻点接了起来。

  “喂…”

  “唉唷可算是接通了!”对面喳喳呼呼的,语气急促,背...

【伞修】剑走偏锋26 (4) (网配paro)

← 26 (3)


  元旦后的日子像是下了滑坡,一天天过的飞快。今年第一学期的结束日来的比较晚,足足要到一月中,期末考试结束之后,本科生将迎来整整五周的寒假,然而在那之前,却要在考试中水深火热。

  叶修几口吃完凉掉的饺子泥,把握跨年夜早早上床睡觉,已有预感接下来几十天内,恐怕会忙到没法睡个好觉。


  这个想法相当有先见之明,可惜现实情况远比预想更加凄惨──阅卷、批作业这两件听起来简单的事,当他带的课超过一门,分几个年级,每班学生又高达四十甚至六十人以上后,简直成了噩梦…别说刷副本了,叶修连微博都没空看一眼,只是听沐雨橙风提起《凝眸深处》的第一期会在近...

【伞修】剑走偏锋26 (3) (网配paro)

← 26 (2)


  黄少天本来以为,对门的苏沐秋回来了,经历重大情伤后很可能会闷闷不乐,整日闭门不出,没想到苏沐秋的动向竟然比以前更难寻,一会在图书馆玩命写论文,一会又在教室里给学弟妹们解惑,忙的跟小陀螺似的。要说他拿忙碌来分散注意力嘛,又不太像,因为他还是准时回宿舍,玩玩电脑看看微博,正常的要命…


  夥同方锐暗中观察了整整一周,两人都有些摸不透苏沐秋这是个什么状态。躲在墙角眉来眼去一番,交换了无数信息,最后方锐郑重地举起手机,指了指时间,黄少天点头,大步走向苏沐秋的宿舍门,碰碰碰一阵猛拍后,黄少天大喊“别动!我是警察!”,便一脚踹开了门。

  门被踢的撞上了墙,...

【伞修】剑走偏锋26 (2) (网配paro)

← 26 (1)


  早上八点,是绝大多数的教育工作者和学生最痛恨的时刻,身为时间调配相对自由的大学教授,魏琛本来没多大想法,但自从这学期被教务处暗算,分到一堂周二早八的课时,他便毅然投入了憎恨清晨的广大群众之一。


  魏琛瞌睡兮兮地沖了杯咖啡一口灌了,在办公室里找出上课用的资料,正要拖着脚步前往教学楼,就听见门外叩叩两声。

  “谁啊,这么早…”魏琛嘀咕,随即放大音量:“进来──卧槽啊?!”

  刚抬头,他就忍不住惊呼一声。


  开门进来的叶修拿着茶杯,服装衣着正常,一贯的装逼,就是脸色苍白如纸,眼下是镜片也遮不住的乌青,全身上下总结起来就两个字...

【伞修】剑走偏锋26 (1) (网配paro)

← 25 (3)


  黄少天全神贯注,视线紧盯屏幕,手上劈哩啪啦地敲打着键盘。已经十二月底了,距离期末剩不了多少时间,一些觉悟比较高的学生早就开始复习或是准备论文,尽管已经是三更半夜,宿舍里像黄少天这样打算彻夜不眠的人倒是不少,偶尔还会踏出房间在走廊上散步,扭扭脖子转转肩膀之类的,搞得像是深夜有四肢扭曲的冤魂飘荡。

  又是细微的脚步声在经过门外,黄少天豆子掉地一样的密集键盘声停了一瞬,抓紧鼠标大力一划,戴上耳机大吼:“最前面那个谁谁谁!咱们不是说过这BOSS要打脑袋么你朝它的脚底板搔痒痒算什么事!旁边的治愈快退快退快退…啥?你说你顶的住?!你干嘛不上去跟BOSS肉搏啊这谁找来的奶他疯...

【伞修】剑走偏锋25 (3) (网配paro)

← 25 (2)


  买花这事来的太突然,苏沐秋身上带的现金不够,按照黄少天的意思是能买几朵就买几朵,力求视觉效果惊艳,不能的话也要惊悚,务必留下难以抹灭的深刻印象。

  这个主意被花店的姑娘怒斥一顿,说是送花的数量有特定意思,绝对不能乱买,最后被专家说服的苏沐秋买了19朵红玫瑰,尽管他没搞懂19算什么数字…

  “19这个数字,你们会怎么拆?”

  两位研究生立刻回答:“19是质数,除了1和它本身以外…”

  “是11+1+2+5。”那姑娘打断他们,讲得头头是道:“意思就是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人、你是我的唯一、成双成对、无怨无悔。”

  苏沐秋和黄少天面面相觑。

  虽然觉得这...

【伞修】剑走偏锋25 (2) (网配paro)

← 25 (1)


  研讨会结束后,叶老师在期末考试前获得短暂的空档。


  叶修请小江同学带路,悠闲地领着苏沐秋在S市逗留半天闲逛,回来就开机刷刷副本听听剧,简直提前放了假。苏沐秋则完全相反,一到家就展开漫长痛苦的考前闭关,不是对着空白的论文文档凝神苦思,就是焦头烂额地敲键盘,一列列程序代码又删又改。

  这段期间里,叶修偶尔会留意到苏沐秋来不及收回的诡异目光,那眼神说不上好坏,像观察又像挣扎,但若问后者为什么盯着他看,也只能收到‘压力太大’‘你多心了’这类敷衍的回答,久了,叶修就不问了。


  人一闲下来,心思就活络,叶修操作着角色在游戏里刷竞技场,...

【伞修】剑走偏锋25 (1) (网配paro)

← 24


  数十分钟前,苏沐秋快步走在路上,穿过一间又一间挂上彩灯,装饰着红袜和拐杖糖的商店,以及广场上巨大的圣诞树,呼吸间吐出阵阵白雾。他扫了眼日期,撇撇嘴。

  “靠,我竟然在12月24日和黄少天吃午饭…”

  他哀叹晦气,对好几家奢华高档的餐厅视若无睹,最后拐进人烟罕至的小巷,在一家不足十个座位的小面摊停步。

  正翻看菜单的黄少天探出头,从角落的位置朝他招手。

  苏沐秋深呼吸,以壮士断腕的姿态抬脚,义无反顾地踏向未知的命运。


  而现在,他痛苦地思索着,自己为何会落到在平安夜和黄少天窝在这种破面摊吃汤面的境地。

  其实个中原因他记的相当清楚,只是...

【伞修】剑走偏锋24 (网配paro)

← 23 (2)


  隔天早上,苏沐秋一大清早就起床,洗漱完毕,等了一会,甚至隔三岔五跑去敲门,天色渐渐亮了,却始终没见叶修醒来。

  客厅桌上放着叶修办公用的笔记本还有一叠资料,想来他也有自己可能起不来的预感,提早把东西准备好了,还留了张说明字条。苏沐秋还能说什么,昨晚劝人睡觉的是他,难不成要撞破门把人喊起来吗?他开机找出文件,对照手里的资料,确定只是一些需要输入的东西没补全,于是飞快地敲起字,喀哒喀哒,喀哒喀哒,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幸好后来叶修感应到苏沐秋莫大怨气,总算爬起床,两人分工合作,终于在时间前完成发送。

  这时天也大亮了,两人一块到楼下随便吃点包子馒头,便匆匆赶往学...

【伞修】剑走偏锋23 (2):局 (网配paro)

关键字:6.15 【】(同好投稿)

← 23 (1)


  苏沐秋收拾了书本,正要离开教室时,被隔壁的黄少天逮个正着。黄少天鬼鬼祟祟,左顾右盼一番就跳过来拦着人,二话不说把一沓纸拍到苏沐秋怀里,勾住他的脖子亲亲热热地开口:“沐秋啊…”

  苏沐秋起了一身疙瘩,拍开他:“说人话。”

  “你记不记得我帮你代过课啊…”

  “没有。”

  “真的没有印象了?一点点印象也没有?”

  苏沐秋在黄少天殷殷期盼的小眼神下细思:“哦,好像──还是没有。”

  “老苏你记性还行不行!不就是上次嘛!!上次上次上次…那个那个…就是那一天…”

  听黄少天不断重复上次,说不出到底明确是什么时...

【伞修】剑走偏锋23 (1) (网配paro)

← 22


  苏沐秋神情空无,颓然地坐在床上。  
  他做了一整晚的春梦。


  昨日深夜,一叶之秋的状态确实很好,引得苏沐秋同样沉浸于剧情,狠狠地PIA过这场肉戏后,他浑身热度不退,血液咕嘟咕嘟地冒泡。但苏沐秋没有走出房门,只是在电脑前对着麦,平静地道了声晚安,收到一叶之秋同样不咸不淡的祝好梦。

  承他吉言,关了麦就把自己扔上床,十二月的天里,暖气也不开,光是闷在被子里就臊出一身热汗的苏沐秋,出乎意料地迅速入睡,接着做了一整晚离经叛道、荒诞无稽的梦。



   (一小段被屏蔽的肉渣 第23(1)章 、长微博 )


  拉不回理智的苏沐秋无声跪下,痛苦捶地。

  他一瞥...

【伞修】剑走偏锋22-肉 (网配paro)

← 21 (3)


  罗辑打开凝眸深处的剧组群时,心情说不出是紧张不安呢,还是有些等着看戏的猎奇心里,实在是最近群里发生的事百年罕见,他猜小手冰凉他们大概也是一样的想法。

  CV秋木苏跟CV一叶之秋的干音,在这周内,第三次被退了。

  沐雨橙风为此几乎爆走,公开在剧组里点名两位大神,指出其他配角和龙套的CV已经有人交音了,完成度相当高;而两位主役老早就收到剧本,竟然还一直录一直退,实在令她不解又痛心。

  【导演】沐雨橙风: @一叶之秋

  【CV】一叶之秋:咳,我知道了,老问题嘛,爱,我真的爱…

  【导演】沐雨橙风:不是!

  【导演】沐雨橙风: @...

【伞修】剑走偏锋21 (3):教科书 (网配paro)

6.16 【教科书】(同好投稿)

← 21 (2)


  叶修是在头痛欲裂中清醒的。


  他还没睁开眼,抬起手想揉揉太阳穴缓解痛苦,没想到动作却在中途受阻碍,彷佛四肢被牢牢禁锢。

  接着,叶修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有条长腿卡在他的腿间,叶修一动,对方的大腿便贴上他的臀部,姿态亲密,令人惊吓;还有一只手臂横亘腰间,紧紧环抱着他,跟抱大型泰迪熊似的,如果对方的掌心不是深入底裤贴在他的小腹上,那就更像了…

  叶修头皮发麻,试图轻手轻脚地脱出,不过挪动那么几寸,背后就传来一声困倦的“嗯”。

  很明显是男声。

  嗓音微哑,带着浓浓睡意--那道声音近在耳边,...

【伞修】剑走偏锋21 (2):丢 (网配paro)

6.27 【】(同好投稿)

← 21 (1)


  “偷…吃…我呸呸呸!”魏琛当场扭曲了脸,异常嫌恶地把叶修扔出去,那态度,与其说是扔烫手山芋,不如说把占位又碍眼的大型垃圾往外丢。

  苏沐秋赶紧上前接住被丢出来的叶老师,省的人摔坏脑袋,还要他处理。被扔的人毫无反应,只是一条咸鱼,呼呼大睡。

  魏琛动作夸张地拍拍身上的灰尘,将叶修的手机递给苏沐秋,摆出高风亮节的正经姿态:“你仔细瞧瞧,老夫像是品味这么差的人吗!偷吃??他一男的,没胸没臀,还不如一只烤鸡。”

  “魏老师想岔了…我说的偷吃就是字面意思。”苏沐秋无语地解释,“你们喝酒了?叶老师这是喝了多少?”

  魏...

【伞修】剑走偏锋21 (1):你是我的太阳 (网配paro)

关键字(写过的就跳过了):

6.28 【你是我的太阳】(同好投稿)

← 20 (3)


  海无量:君大大!

  海无量:不对,叶大大!叶神!…叶老师???

  君莫笑:嗯,是我。方同学有事?

  海无量:啊啊啊竟然是真的!居然不是玩笑!

  海无量:等等等等,让我缓缓,叶老师,您知道我是谁?!

  君莫笑:面试的时候听你说过话,认出来了。

  海无量:大神您认出我了,为什么没说啊 [痛哭] [痛哭] [痛哭]

  海无量:要是知道老师您在这,我肯定立刻收拾东西到兴欣报到,跟您混,有前途!让我给您唱一首相见恨晚…

  君莫笑:你前面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