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方舟计划 10-1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平淡的一章。zzz快睡着了于是直接发了草稿


← 09:废墟中伸向天空的手


  数分钟前,苏沐秋以为在森林中狂奔时,已经是他毕生最快的速度了。

  而现在他知道,那根本远未到极限。

  乌云短暂散去,阳光平等地洒落,照亮了村落所在的一小片区域,苏沐秋心头绷紧着弦,在金色的大雨中奔跑,朝向最后听见苏沐橙呼救的方向。

  听到妹妹尖叫声的那一刻,他什么都忘了,忘了潜藏的危险,忘了村落的诡异,只伸手捞过叶修就跑,周遭的景物不断向后飞逝而过,苏沐秋丝毫没有留意,同样没留意叶修注视他的目光。

  这个速度,已经超出叶修所知的人类平均值太多。

  用肾上腺素爆发来解释都太过敷衍了。

  

  路面上积了一层雨水,苏沐秋踩出哒哒水声,穿过无数颓倒的建筑后,终于在下一个转角处瞥见苏沐橙的身影。

  他本想大喊沐橙的名字,却在距离逐渐拉近,隐约看见她身旁的人时,心底喀噔一声,顿时说不出话来--苏沐橙身旁的青年,看背影有着黑色短发,以及环在身后的巨大鱼尾。

  “你弟弟搞什么鬼?!”苏沐秋差点呕血。

  “就说了是本能反应,那里肯定有什么很危险的东西。沐秋,我觉得……”

  叶修说着话,从苏沐秋的手臂中落地,但他来不及站稳说完后半句,便被苏沐秋扯了个趔趄,撞上了对方的肩膀,两人跌跌撞撞地拉着彼此拐过了转角,紧接着,一大捧温热的雨水毫无预警地迎头浇下。

  霎时间,苏沐秋只闭紧了眼,将叶修按进自己怀里。由于气温太低,浇到皮肤上的雨水带着滚烫的感觉,黏腻的流入了衣领,并带有某种浓重腥味。

 

  他怀里的叶修挣了一下,似乎朝他的方向仰起了头,手指抹开了苏沐秋脸上的液体。

  苏沐秋脑中空白了几秒,才缓缓睁开眼。

  在他眼前,叶修摊开了手:“是血。”

  “血……?”苏沐秋瞪大了双眼。

 

  叶修身上满是鲜红色的血液,在大雨的冲刷下淡去,几滴粉色的血水落在叶修颊边,半晌后苏沐秋才意识到,那是自他发梢落下的。叶修没理会彼此满身鲜血,警戒着另一个方向,不足几尺的距离外,村落中央的广场,此刻正有一只庞然巨兽矗立着。

  那头巨兽外型似犬,一个脑袋四只爪子,但身形足有两、三层楼那么高,灰褐色的皮毛肮脏纠结,布满了结痂的狰狞伤口,后腿皮肉外翻的伤处淌着浓血。巨犬的鼻尖不知被何物砸成了烂肉,发出粗重呼吸声,带着血丝的眼球表面泛着灰雾色,银亮的尖牙像是能一口嚼碎钢筋。

  而那头巨犬嘴里正嘎吱嘎吱地咬着什么,血液滴滴答答的沿着齿龈滑落。

  此刻抵达广场的,除了他们之外,仅有瘫软在地的女乘客、姿态警戒的叶秋以及被他护在身后的苏沐橙,然而在场无论是谁,竟全都如塑像般呆在原地,听巨犬咬着东西。

  一团血肉模糊的碎肉块从巨犬口中落下,砸进了雨水中,很快染红了积水,漫过几人脚边。

  碎肉块间夹杂着森森白骨与残破的布料,是男乘客的手臂。

  众人惨白着脸盯着那团碎肉块,女乘客整个人如同枝头枯叶剧烈颤抖,瘫坐着朝后蹭,在后背撞到墙面时,异常惨烈地尖叫一声。她像是被戳破的饱胀气球,失控放声惨叫起来,拔腿就跑,那头巨犬像是完全没看见她,仍傻呼呼地吃着点心。

  就在女乘客即将跑出广场时,毫无动静的巨犬突然抬起脚爪,只听砰的撞击声后,女乘客被直直拍飞撞上了房屋墙面,撞击力道大的将几块玻璃当场震碎,而她的随着碎玻璃摔到了地上,四肢扭成了奇怪的角度。

   巨犬悠闲地哈哈吐著舌,舔干净嘴边的肉末。

  “救……救……”

  女乘客挣扎,眼球外凸充血,歪曲的手臂扒抓着,朝向呆愣的苏沐秋拼命伸手。

  苏沐橙抽噎一声,巨犬的硕大头颅马上以灵敏骇人的速度望去,小姑娘双手死命捂着唇,被叶秋藏在身后拼命掉泪。巨犬望了一会,最后低头将女乘客一口叼入嘴中,利齿扎透了她的脖颈,没有声息的当场断了气。

 

  巨犬咬着人慢慢走开,沉重的脚爪每次踩上地面,都令苏沐秋等人感觉到由脚下传来的震动。几人屏息以待,提心吊胆的等候巨犬走远。

  这时,广场另一头的街道响起一阵脚步声,还有罗辑跟包子兴奋的声音:“是他们!喂——大家还好吗——”

  “哦哦!苏老大!你们在那里干麻!”包子用力挥手。

  两人和抱着孩子的夫妻小跑过来,深怕苏沐秋等人没察觉,便大声叫唤着。

  罗辑原本迷惑地看着对面,他似乎看到了人鱼,可街道尽头有某种东西扫过,那像是一束动物尾巴似的玩意儿,接着天空降下大片阴影,雨也没了,罗辑下意识抬头,高兴的笑容便完全僵在了脸上。

  视线死角处,一头庞然大物扒着矮房屋顶,朝巷道间的他们探头。

  罗辑僵在当场。

  那颗比普通汽车还大上几个尺码的脑袋,就在他正上方!

  他惊恐地张了张口:“有异变……”

  忽然,一块小石子砸中了他,罗辑惊吓,朝石块飞来的方向看去,广场对面,叶修神情严肃地摇头,朝他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罗辑回过神来,唰的出了身冷汗,心脏狂跳,颤颤地将包子一把扯住,示意身旁几人安静。

  他们站在建筑遮档出的阴影中紧贴着墙壁,孩子的父亲将被吓得再度咳嗽起来的小孩暂时以外套捂住,全都将呼吸放的极轻,只有小朋友闷闷的细微咳嗽,被雨声掩盖过去。

  巨犬朝着街道摇头晃脑,下颔染得通红的毛发咑咑滴着血,在几人正上方茫然地扫来扫去,愣是没发现僵在下方浑身紧绷的人类,即使它一个低头就能碰到。

  大狗磨蹭了一会,转身离开了。罗辑猛然松了口气,感觉后背被冷汗和雨水浸湿,他抹了把汗,突然有东西冷不丁砸中他头顶,是一只女鞋。

  女乘客断成诡异形状的腿,在逐渐走远的巨犬嘴边摇晃。

  

 

  巨犬离开后,双方终于能够汇合,在场几人都没受什么伤,只是外观有些狼狈,未在场的两人便异常明显。

  “那个……刚才……”罗辑开口。

  他一时还存着侥幸心理,想确认刚才被咬走的是什么,是不是女乘客,又震惊地看见叶秋下半身的鱼尾。

  他有太多疑问,但一见到苏沐秋的表情,便直觉判断此刻什么都别问比较好。

  苏沐秋的脸色说不上好坏,若要选一个辞汇形容,那便是空白。

  从他在街头被两名少年救走开始,罗辑从没见过苏沐秋如此精神恍惚,他悄声询问叶修发生什么事,另一人沉静地望了他一眼,低声说明刚才的经过。

 

  苏沐秋脑中,仍定格着女乘客死前紧盯着他的模样。

  

  刚才,巨犬的脚爪开始动作那一刻,叶秋立刻将苏沐橙按到角落,覆满鳞片的尾巴绕在小姑娘身边。她被叶秋挡住,只能听到女乘客逃命时的惨叫,而罗辑包子等人不在场,可叶修身后的苏沐秋,却是真真切切地看着人类由生至死的瞬间。

  血液喷溅而出,混入了雨水,染红了广场……苏沐秋怔怔地垂着头,脑中乱七八糟地想着事,思绪搅成一团乱麻,余光瞥见某样物体随着积起的雨水,缓缓由地势较高的村落中心,向旁飘去。

  苏沐秋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跟着那样物体。

  ……那是一根人类的手指。

  “呕……”

  恶心的酸气自胃里涌上,苏沐秋克制不住地撑着墙狂吐起来。

  他咳的撕心裂肺,更令他难受的,是脑中挥之不去的画面:女乘客的挣扎、她眼中的绝望、喷溅到身上的滚烫血液、H市烧红了半边夜色的大火、休息站员工干瘪的皮囊、蟋蟀群翅足间夹带的几丝血肉……连日奔波来被暂时忘却的一切奔涌而上,肠胃翻搅着,完全压抑不住。

  这些天苏沐秋吃的很少,胃里那点食物很快就吐的一干二净,他止不住地呕着酸水,强烈的恶心感烧红了眼眶,生理性泪水混着雨滴滚落。模糊中,苏沐秋听见很多人急切的关心,以及一只轻轻拍着他后心口的手。

  “哥哥他怎么了??”苏沐橙忧心忡忡地抓着苏沐秋的手臂喊了几声,焦急的询问叶修。

  “妳哥没事,他不过是偶尔神经纤细一回,吐一吐就好了。”

  叶修安抚,要来苏沐橙背包里的水瓶,递到苏沐秋眼前。后者望着地面剧烈喘息,对两人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叶修放下水,轻揉着苏沐秋的发顶,一面回头对其他担心的人说道:“我看着他就够了,你们先讨论下一步做什么。”

  “可、可是……我们……”那对夫妇抱紧孩子,慌乱的视线在面色苍白的苏沐秋及蜷着鱼尾的叶秋之间来回,不知所措,“人鱼为什么……还有森林里……刚才的怪物……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

  “我们也想知道。”叶修回答。

  听到这几句话,罗辑动了动,神情间流露出一点犹豫,最后抱紧了沉重的大包不语。

  “而且,眼前更要紧的不是找到让一切变样的原因。”叶修瞥了眼巨犬离去的方向,“比如那条狗去了哪?它会不会再过来?”

  几人白了脸。

  叶修继续问道:“还有,能不能联络到救援?如果不能,那你们打算怎么做?这座村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没有人,这是否和大狗有关?”

  “但……我们又该从哪里开始找线索……”

  “从这里。”苏沐秋忽然出声。

 

  他仍保持着紧盯地面的姿势,拨了拨眼前的积水。几人下意识顺着他的动作望去,先前由于阳光明亮,照的积水路面与天色相同,此时苏沐秋一拨,便看见路面上竟有数道焦黑胎纹,痕迹凌乱交错着,弧度极大,是突然急煞所造成。

  苏沐秋将手掌盖了上去,比了一下摩擦痕的宽度,那胎痕竟比他的手掌还要宽上许多,远超一般汽车胎宽的二十几厘米。

  他一下站起身,自顾自沿着胎痕的轨迹走动,在广场上忙碌地绕来绕去,独自忙活一会后,苏沐秋朝愣在原处的几人招手,让大家帮忙找找其他线索。

  包子马上响应苏沐秋的召唤,跟着在广场东翻西找,即使他似乎连要找什么都搞不太清楚,但积极投入的意思相当明白,等苏沐橙拉着叶秋加入时,那对夫妻同样四处检查起来。

  叶修慢悠悠地拎着水瓶跟上,经过罗辑身边,察觉他愣愣地看着苏沐秋,叶修问了一句有找到什么不对劲吗,后者连忙摆手:“不是不是,只是……”

  “只是?”

  “只是……他恢复得好快,心理素质真好。”罗辑语气中很有些敬佩,还有疑惑,“他都不会怕吗?之前也是,面对异变种毫不畏惧……那时他说有经验了,但这次……”

  叶修笑:“他怕啊,怎么可能不怕?”

  “那……”罗辑不解,广场上的苏沐秋正埋头找寻蛛丝马迹,半点也看不出刚才的苍白模样。

  叶修握了握垂在身侧的手,手指似乎仍残留着隐隐发颤的感觉。那是16岁的少年面对怪物生吃活人的景象,最本能的反应。

  曾经对上佯作失控的叶修时,是信任让苏沐秋没有迟疑地挡在门前,然而此刻他能这么快重新振作,却是源于苏沐秋的本质里,某些永远无法抹灭的东西。

  叶修偏头看着苏沐秋,眼神专注,答的却很随兴:“这家伙只是一专心起来,就把退缩跟放弃之类的选项全忘了吧。”

  罗辑静了一会,深呼吸后出声问道:“叶修,你跟叶秋是兄弟吧?如果他是人鱼,那你……你是不是……”

  “哎,说起来,”叶修脚步一顿,“一般人口中的‘人鱼’,是指人造人鱼,它们一生都得带着鱼尾。不过小罗啊,你认识叶秋的时候,他是两条腿的模样吧?现在看见他换成了尾巴,你似乎不太惊讶嘛。”

  罗辑惊了一下,含糊其辞,再度露出隐藏失败的犹豫神情。

  两人的交谈却因包子一声兴奋的“找到啦!”中断,他们赶紧走了过去。

    


→ 10-2

评论(30)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