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龙与魔法 02

 

02.


  寂静无声的黑暗森林内,伸手不见五指的阴影中,两位元素法师身边几尺的范围却大剌剌地亮着光。

  疯狂生长的植物们争抢阳光,林木异常高大,将光线全拦截于树顶,地面暗如深夜。

  黑暗会放大恐惧,任何一点虫鸣声都能引来无数骇人想像,任何谨慎的佣兵都不会随意点燃火把,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中,在黑暗森林却非如此。

  雷鸣电光丝毫不吝惜魔力,高举的紫铜法杖顶端凌空漂浮着拳头大的火球,照亮脚下的地面。

  可惜,能看清路面,并不代表就能走的如履平地,当电光雷鸣第五次被树根绊到差点脑门撞树,他气的想烧光这座森林,刚念了两句火焰爆弹的咒语,就被云归打断。

  “我靠,云归你干嘛啊!”雷鸣电光摇着法杖,“别拦我,我要烧光这些树!”

  “少乱来,黑暗森林很危险,万一引来魔兽,我们俩根本扛不住。”

  “只是在外围而已,怕什么!”

  云归很冷静:“外围也有三级甚至四级的魔兽。”

  “切。”

  雷鸣电光撇撇嘴,法杖一挥,顶端那颗火球嗖的飞射出去打中草丛。一捧火焰熊熊燃起,那处草丛竟剧烈摇晃起来,尖锐刺耳的吱吱声后,被火焰灼烧过的那地面赫然躺着几只被烤烧成焦炭的不明生物。

  周遭一下暗了起来,没了光线,四面八方细微的窸窣声清晰可辨,无数生物窥伺着成了睁眼瞎的两名人类。

  在雷鸣电光重新施放火球之前,绿油油的诡异灯光忽然亮起,云归取出一盏装有萤光石的小灯,无语地盯着同伴,而雷鸣耸肩。

  “看吧,这里只有这些连一级魔兽都算不上的玩意儿,我一烧就能干掉一窝。”

  “噬鼠根本不是魔兽,只是普通魔物,别说是你,普通人都能干掉几只……”云归提醒,“在黑暗森林里没有光线有多危险,系舟说过多少次了。”

  “那魔兽到底是什么?”雷鸣电光没意思地举起法杖,对另一窝噬鼠念着烈焰冲击的咒语。

  “黑暗森林外围最常见的一级魔兽……我想想……”

  云归沉思,接着突然抬头,紧盯某个方向:“雷鸣,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雷鸣电光嘿嘿直笑,吐槽道:“有,听到你不记得有什么魔兽于是心虚转移话题的声音。”

  “不是!你仔细听!”

  见同伴不似作伪,雷鸣跟着静下心,进入接近冥想的状态,片刻后诧异:“是人的声音?听起来是小孩啊,怎么会有孩子在黑暗森林?”

  “或许是贪玩跑进森林,遇险了……”云归猜测,“要救吗?”

  两名法师互视一眼,无须沟通,立刻深入这片陌生的森林,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声音来源。

  

 

  半秃的草地上,一盏油灯落在树根旁,微弱的火苗映入少年眼底,明灭不定。黑发黑眸的少年手腕一翻,手中一杆黑色战矛如灵蛇般游走,铁制矛尖挟带着冰冷的寒芒划出,直往地上一只背对他的兔子袭去。

  就在矛尖迫近时,那只兔子后腿一蹬高高弹了起来,这一跳足有少年半个人高,它避开了战矛却没有逃,反而扑了过来!

  那兔子双眼血红,毛色灰白,如同一只普通野兔,但奇特的是,它额顶竟有人类拇指大小的独角,包覆着稀薄近无的碧绿光泽。

  角兔以树干为踏足点,在少年身周不断来回弹跳,动作极为迅速,只留下肉眼难以跟上的黑影,带出道道呼啸风声,居然是主动将少年困住。短小的独角在速度和力道的加成下,成了异常尖锐的武器,逐渐缩小的包围圈令少年的闪避越发艰难,衣服划开几道口子,身上险些被独角开了个血窟窿,但他始终没有真正受伤。

  少年不慌不忙,手里看似毫无用武之地的战矛一抖,朝角兔追来,矛尖贴着毛皮扫过,只带出一小溜血珠,这细微伤口却让角兔强而有力的后腿陡然一抽,四处跳腾的身形霎时失衡,偏移了角度。

  见状,神情平淡的黑发少年弯起嘴角:“第五只,在你小本上记好了啊!”

  他话音未落,原先从容的战矛猛地提速,向着半空中无处借力的角兔闪电般直刺而去,直直洞穿了柔软的肚腹!灰色皮毛霎时染上鲜血,兔子挂在矛上奄奄一息地抽搐,很快没了声息。

  少年没有贸然伸手去取,他甩开兔子,矛尖对准兔脑袋打算再补一计时,兔子头顶的独角冷不防亮起碧绿光芒──

 

  “别动!”

  另一道声音大喊,黑发少年只觉后领一勒,随即被人扯紧后衣领,碰的掼到地上。

  刹那间,几道无形风刃擦着他的后脑勺扫过,疯狂地削在树干上,尖利的木屑飞溅,同时他头顶上方飞过一枚小小的黑色圆球,那圆球撞击地面,砰的炸出一小股烟雾!

  黑发少年眯起眼呛咳着,炸出的烟雾中,一抹身影掠了出去,一脚踹开了诈死跳起的兔子,弓弦连续震动的声响后,总算没了动静。

 

  “你……”少年咳嗽着挥开烟雾,“你不能常规点,喊‘退后’或‘趴下’吗?”

  “等你反应过来,脑袋都掉下来了。”对方没好气地回答,“而且我们哪时常规过了?”

  “非得拖到我反应不及的时刻才来援护,你这辅助打得太烂,必须检讨。”

  “不然换你打辅助,我主攻啊!”

  “可以是可以,但是苏沐秋,你舍得?”少年揶揄。

  “舍不得。”对方速答。

  烟雾渐渐散去,露出另一人的模样。

  被唤作苏沐秋的人与少年年纪相仿,模样出挑,即使颊边沾着烟灰,发间还卡了几块木渣子,仍不损这份好看。然而他看也没看被他往地上砸的人,反而蹲在那只兔子尸体旁,小心地拔出插入它侧腹的几只箭矢,朝那又是血渍又是伤痕破抹布似的角兔一脸痛心。

  黑发少年习以为常,迳自确认长矛的状态,另一边的苏沐秋总算结束婉惜,将兔尸扔进树根旁的麻袋,顺手扎紧袋口,以防血味散出:“叶修,下次一样由你负责主攻手。换我来就太不合算了,毛皮要多开好几个洞,破成这样根本没人要……虽然任务收的是独角,但角兔皮也能卖几个铜币啊。”

  “没事,别这么沮丧。”叶修安慰。

  苏沐秋长叹:“能不沮丧吗?损失一块角兔皮,就是损失三人份的热汤跟面包,再扣掉你的分成之后……”

  他嘀咕着计算起来时,叶修提起长矛,咬紧了手套的系绳,噙着笑含糊说着:“损失一块,那就多打几块补回来呗。”

  “什么意思?刚才引来的落单角兔已经……”

  四面八方的草丛“沙沙”摇晃起来,隐约可见亮着碧绿微光的独角,和数双圆睁的血红色眼睛。

  “……好吧,我懂了。”苏沐秋握紧长弓,拨了下弓弦,“有几只?”

  “七只。打吗?”

  他皱了下眉,很快衡量完毕,做出决定。

  “有点勉强,不过没问题。”苏沐秋语速飞快,“等会你专心对付一部分,我拉走另外几只,边打边退再跟你会和,将它们分开收拾。”

  叶修晃着矛:“了解。”

  两人做好准备,与七只角兔对峙,在兔子们扑上来的同时,苏沐秋扬弓振臂,搭箭、拉弦的动作在眨眼间重复数回,本来聚在一块的角兔立刻分散开来,紧追提着长弓退入森林的苏沐秋而去。

  叶修抓准时机出手,通体漆黑的长矛猛地刺出,拦截了落后的三只角兔,他猛然使劲将战矛抡了个大圆,几只角兔被狠狠砸出,摔了个七荤八素。

  在角兔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扑腾前,那短暂片刻间,叶修抽空瞥了眼另一人退去的方向,随即收回心思,专注于眼前的战斗。

  

  

  苏沐秋以余光谨慎地确定方向,确保自己没有带着几只角兔朝深处跑,只在森林外围打转,一面在角兔蹬上树干袭来时摸向身后的箭筒,却摸了个空。

  仓促间苏沐秋连忙反手一挡,一只格外肥硕的角兔傻乎乎地撞上他手中的长弓,那重量压的苏沐秋虎口一麻,长弓差点脱手。可反馈到手里的触感不对,他趁着后退的间隙一瞥,长弓已经被撞出一道细微裂痕。

  普通材质,受损程度比他估算的严重。

  苏沐秋轻啧一声,与红着眼的角兔们互视片刻,不知不觉间,角兔竟然增多了。他隐讳地瞄了眼叶修的方向,接着转身就跑!

  就靠这把长弓,他一个人顶多同时对付两只角兔,眼下武器受损,箭矢空了,苏沐秋没有恋战,慌不择路似的拼命跑。角兔们迅速紧随其后,独角纷纷亮起微弱绿光,彷佛要追到天涯海角。

  他跑的越来越远,渐渐的连叶修挥舞长矛攻击角兔的声音都从身后消失,窘迫的可视范围内,苏沐秋瞧准了某颗枯树,扫过光秃秃的树枝间确认没有藏匿三目蛇这类危险魔兽,便攀住树干手脚麻利地几下上了树。

  苏沐秋喘了口气,缓缓压低身,贴在低矮的树梢边向下望,几道风刃便嗖的刮了过来,早有准备的少年当即缩头。他脑袋没事,那把横出树枝许多的长弓却不幸阵亡,被风刃扫断的弓弦倒弹回来,在他手背上刮出一道血痕。

  树下,几只角兔蹦来跳去,其中独角上光芒特别亮的那只,四足稳稳着地,抬头冲苏沐秋抖了抖长耳朵,三瓣嘴鼓囊囊的嚼着草。

 

  假如这兔子是人,这准是挑衅。

 

  苏沐秋解下背后的小布包,露出阴恻恻的笑容:“正好,就拿你们来试试我的新实验品……”

  他解开布包,取出了一把模样奇特的短弓。

  那短弓不过手臂长短,中段系了一条隐泛寒气的弓弦,弓弦中央牢牢固定着一颗溢出点点红光的小巧晶石,然而那弓弦绷的死紧,完全无法拉开,比起武器,更像仅有一弦的竖琴。弓尾内侧潦草地刻着‘50’,代表他第50把实验品。

  苏沐秋完全不紧张背后空了的箭矢筒,扯开衣领,拎出挂在他脖子上的一枚金属圆环。那圆环表面光滑、边缘圆润,内侧虽刻着某种文字,可惜字迹模糊难辨,全都象征这小圆环是有相当年份的物品,苏沐秋却毫不犹豫地将原先系在颈上的细绳解开,将绳子连同悬挂其中的圆环,牢牢系上短弓两侧尾端的浅槽。

  角兔自然不会管这个人类要做什么挣扎,想尽办法扑击树身,试图将这人类撞下树来。

  苏沐秋三两下完成了准备,搭上刚好够他的指尖松散扣着的圆环,小心地拨动了细绳充当的弓弦。

  金属圆环轻轻撞上晶石,可见度极低的黑暗中,以晶石为中心陡然亮起一团光芒,带着火焰烘烤般的温度──那一瞬,树下的角兔们全都停止动作,而苏沐秋咧出了笑。

  这次他毫不犹豫,举起短弓拉紧弦中的圆环,瞄准一只角兔空放!

  手一松,那金属圆环便击中了晶石,只见晶石一亮,朝前方荡出一道箭矢般的火焰,向角兔疾射而去。

 

  火焰箭!

  倘若在场有法师,哪怕是刚刚入门的菜鸟学徒,都会对这个景象大惊失色──苏沐秋身上明明没有任何施法波动,没有咒语,他却使出了比火球术更高上一级的火焰箭!

  尽管形状不稳,大小和魔力含量远不如真正的火焰箭,但无人能否认,这已具备火焰箭的雏形。

 

  第一枚火焰箭射出的同时,他冷静并迅速地击出第二、第三箭,圆环敲击晶石,清脆的叮咚作响,被火焰击中的角兔却尖声惨叫,在一团烈火中拼命翻滚,被烧焦的毛皮逐渐飘散可怕气味,苏沐秋面不改色的接连击发,眼底闪着烨然炫目的火光。

  那是某种极为相似的热切。

  弦上蕴含火光的晶石在他连续不断的攻击中,以明显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渐渐灰蒙,约莫十多箭后,晶石已成了不起眼的灰红色,同时追着他来的角兔则全数烧成了小火团疯狂奔逃,每当独角碧色一闪,火势便腾地高涨,烧的角兔慌乱不已。

  明明占据优势,苏沐秋却逮住兔群四散的空隙,一溜烟下树逃跑。

  在他跑了几十步远时,角兔们身上的火焰渐弱熄灭,被烧疼的角兔杀红了眼,玩命朝苏沐秋追来!

  “啧,力道不够的话火焰太弱,烧不死,但重一点又没几发就空了……还得再仔细算算……后面这群兔子数量太多了吧!”

  思索着50号实验品算是完成还是失败,苏沐秋算着叶修应该把两只兔子收拾完毕,朝着集合点的方向开始拔腿狂奔。

  

评论(2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