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龙与魔法 03

开篇结束


03.

  受了伤的角兔行动力大不如前,却没有被苏沐秋甩在后头,反而穷追不舍。苏沐秋跑的上气不接下气,随时会扑倒在地,只觉得集合点如此遥远。

  苏沐秋与叶修分头作战后,拉着兔子们绕了个大弯,如今要拐回去却是不易,可他就是爬也要爬到──苏沐秋略一分神,就被几只经过的地蜥给绊了一跤,身形一晃,连忙扶着树干站稳,可就这片刻延迟,角兔已经追至身后。

  苏沐秋咬牙抽出一把小刀,回身朝前一递,正正捅进了跳起的角兔眼窝里,鲜血霎时溅了他一身!就在他抹开脸上的血液时,随后追至的角兔群内,有一只角兔低下头,隐藏在同伴间,额前的独角亮起碧绿色的光芒……

  一柄小刀飞射过去插入它的侧腹,小角兔尖叫一声,独角聚起的能量霎时消散一空。苏沐秋朝哀叫的兔子龇牙咧嘴,正想拿出重新收好的短弓,却没察觉视觉死角处,有只通体鲜艳的大蛇自草丛中游了出来,露出了两枚尖锐的獠牙──

 

  一点寒芒自树干后斜刺而出,擦着苏沐秋的手臂,将那条蛇重重钉在了地上!

  “叶修?”苏沐秋心底一突,听见另一人惊吓过头的声音,“苏沐秋,你耍飞刀觉得自己很帅是不是啊?空手站在黑暗森林里是准备给谁加餐?”

  苏沐秋心有余悸地反驳:“喂喂喂,你来的太慢了!”

  他拉紧手中谨慎裹好的短弓,避着叶修的目光悄悄藏回身后。

  “是你太慢,我才回头接应你。”叶修拔起战矛,疑惑地瞥了眼靠着树干挠背的苏沐秋。

 

  刚才将两只角兔宰掉后,叶修扯着两人的物品朝约好的方向赶,苏沐秋却没等在集合点,叶修略一思索,当即提起武器,沿着苏沐秋可能的方向跑。半途中他远远地看见拔足狂奔的苏沐秋,察觉他手里握着的长弓已断成两截,叶修就知道不好,费了点工夫绕路,总算在他前头顺利会师。

  “跟在你后面的角兔怎么都烧的坑坑洼洼的?”

  苏沐秋神色镇定:“火烧的啊,刚才撞见一只火系魔兽,好不容易才躲开,不然你以为我为啥花了这么多时间?”

  叶修看了他一会,那双眼直让苏沐秋心底发虚,面上却一分不显,幸好探询的目光很快便移开。

  跟上的角兔虽多,但跑了这么远体力消耗不少,身上又带着烧伤,他们未必没有一拼之力,两人重整阵势,与角兔群对峙,只待捕捉机会。

  没想到兔子与他们大眼瞪小眼半晌,突然全数仰起脑袋,发出尖锐高亢的叫声!

  两人嗖的一下出了满身冷汗,苏沐秋想也没想,当机立断扔出一只小玻璃瓶,叶修矛尖一挑砸破了瓶子,一股刺鼻呛人的气味霎时炸了开来。

  呼朋引伴的角兔集体一噎,呛咳着慌乱起来,两名少年捂着口鼻,提起灯和麻袋迅速后撤,语速极快地交谈。

  “来了。”

  “多少?”

  “五……六……”

  “五六只?”

  叶修奔跑着,视线在漆黑的森林中一扫,陡然汗如雨下。

  “六十几只。”

  “……”

  苏沐秋以为自己到极限了,没想到还得再次狂奔起来。后头的角兔大概做同样想法,一只被烤的特别焦的角兔眼看就要倒下,却是奋力临死一扑,独角猛然碎裂开来,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撞倒了苏沐秋。

  

 

  因为声源一直在移动,加上法师袍移动真心不方便,雷鸣电光对云归吐槽着小孩不怕死居然敢在黑暗森林乱跑,费了不少功夫才追到人。

  万幸,迷路的小朋友们听起来喳喳呼呼的,还很精神,没有半途被魔兽叼去当晚饭。

  然而不幸的是,等雷鸣电光上气不接下气地拨开草丛时,就看到调皮误闯森林的小孩被一只灰兔子撞倒,那少年反应很快,拿着把断掉的弓挡了一下,但小腿被独角炸开的碎片狠狠刮了一道,霎时血流如注,摔倒在地。

  另一名拿着漆黑长棍的少年立刻挡到他前方,紧戒地对着兔子,电光雷鸣定睛细看,才发现那是一把自制的长矛。

  眨眼间,一大群不怀好意的灰兔子包围了两个惨兮兮的小孩。这景象或许称的上可爱──倘若不是发生在连植物都能吃人的黑暗森林。

  云归马上想了起来:“是角兔!这就是你要看的魔兽,常见于黑暗森林边缘,角兔的独角有微弱的风属性亲和,会天然吸引风元素聚集,因此移动速度快,但本身对魔法并没有感应……”

  “关键时刻你背什么书?!两条鲜活的小生命就在咱们面前要断气了,这可是一大群魔兽!”雷鸣电光十分焦急。

  云归表示稍安勿躁,听他说完:“……角兔之所以会被划分为一级魔兽,是因为有少数角兔能凭自主意识使用初级风刃,运气好才被划了过去。否则以它们本身的能耐,顶多就是普通魔物。”

  “所以这是啥意思?”

  “意思是……”

  云归举起水灵法杖,顶上的水晶泛着幽幽蓝光,逐渐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寒气:“咱们一下就能干掉一整群。”

  雷鸣电光会意,这时再看回那群正巧聚拢的兔子,眼里的情绪已经大变样,焦急转为兴奋,他摩拳擦掌地读起咒语。

 

  就在叶修紧盯角兔群,握着战矛立于摔得七荤八素的苏沐秋前方,而两位元素法师暗搓搓地酝酿大招时,无人可见之处,那杆漆黑战矛异样突生,由他握着的部分开始,浓稠血红的光痕扩散开来,悄声无息地缠上了矛身。

  那光痕一眨眼便消失无踪,像是光线导致的错觉,但叶修若有所觉,他眼皮一跳,突然回头:“喂,你……”

  喀擦一声,战矛裂出细密裂纹,无预警地碎裂开来!

  正在包扎伤口的苏沐秋一抬头,就吃了一嘴炸开的木屑,他呸呸几口,正看见叶修若有所思地望着手里的木渣子。

  苏沐秋瞪大眼:“你……”

  叶修举手:“等等,这可不是我搞的,是它自己突然爆炸。”

  “一把武器在你手里自杀,你说不是你导致的,谁信啊?!”苏沐秋一下扒开叶修的掌心,自己拿着那几片木块嘀咕起来:“为什么木头会突然爆炸?这可是铁木,最稳定的材料……这木材连火都点不着……从碎片边缘来看……”

 

  叶修随意点头,目光在四周游移:“嗯嗯嗯……趴下!”

  他猛然身型一低,贴着地冷不防地就是一计扫腿,才刚站稳的苏沐秋马上被扫倒在地啃了一嘴草腥味,不等他出声质问,叶修紧跟着他迅速趴倒。

  几十尺外的树干后,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暴风雪!”

  “烈焰冲击!”

  几道火柱凭空爆起,灼烫的火焰一窜出,当场烧死了十几只角兔!骇人的灼热高温下,角兔群疯狂乱窜起来,可那火柱刚消失,不待它们逃走,狂暴的风雪已然夹杂冰雹砸下,极大的温度差让角兔错乱起来,随即被拳头大的冰雹砸晕,倒卧冰雪中,渐渐冻僵,死亡。

  火焰与风雪交会之时,燃出大股大股的水气,一时只觉周遭忽冷忽热,模糊不清,然而角兔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听的人莫名胆寒。

  不一会后,一切彻底平静下来,两名灰头土脸的少年回头望去,只见地面上,是成片的角兔尸体,一只堆着一只,似在突然灭顶的惶恐中与同伴紧紧靠在一块发抖。它们被烧的血肉焦糊,抑或毛皮上结了层厚重冰霜。

  苏沐秋轻轻一碰,烧得焦黑的外皮倾刻崩解,露出其下烤干的脏器肌肉。他好半天才从灰烬里看出碎成几块的独角。

 

  刚才紧缠不放,与他们对峙、攻击、小心翼翼地闪避许久的角兔,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没了。

  ……这就是魔法。

  苏沐秋收紧手,独角的碎块在他掌心里磕出凹痕,兀自出神。

 

  雷鸣电光和云归走来,便直接迎上叶修直勾勾的目光。

  “没受伤吧?”云归说道。

  “我没有。”叶修摇头。

  雷鸣电光挺胸吸气,紫铜法杖放在最显眼的位置,高声说道:“孩子们,不用害怕,不用道谢,因为咱们公会的宗旨就是助人为快乐之本!即使我跟他是佣兵,还是这么强大的元素法师,但我们不是那种会讨要解救费的混帐,人民的生命无虞,平安喜乐,这才是我们最终的追求!我们……”

  “助人为快乐之本?”叶修挑眉插话,“是什么公会啊?”

  “蓝雨公……咳,我是说佣兵团,蓝溪佣兵团。”

  “哦,好,那我只能尊重贵佣兵团的规定,不跟两位这么强大的法师大人道谢了。”叶修双眼圆睁,诚恳地望向雷鸣电光,后者莫名觉得别扭。

  云归关心着低头不语的苏沐秋,猜测他是不是被魔兽吓坏了,几句询问后,只获得幅度极小的摇头。

  另一边,叶修开口问道:“对了,很强的法师大人,你这把……”

  “是紫铜法杖。”雷鸣电光抬手,呼的招出一颗小火球照亮众人。

  没有念咒,没有延滞,这火球来的自然而流畅,不费吹灰之力。面对学校的学徒们,雷鸣电光这手总能换来无数惊叹。

  果然叶修配合的哇了一声,赞叹道:“原来是法杖啊!我还想着这登山杖好炫,能喷火。”

  雷鸣电光眉头一抽,正想发怒,就被云归拦住,他低声说着:“别往心里去,偏僻小镇的孩子没见识。还有……这话说得很含蓄了。”

  “哈?”

  雷鸣电光一看他手里的法杖,刚才一路跑来,拐倒这么多次,即使并非有意,整根法杖仍沾了不少泥点,卖相凄惨,与其说是登山杖,不如说是捡来的树枝。

  他默默地将法杖别回后腰,用短披肩掩好。

  幸好云归察觉他的尴尬,帮忙解围:“时间差不多该集合了。”

  雷鸣电光点头,朝两位获得救援的少年招手,“来吧,跟我们一起出去比较安全。”为了挽回尊严,他故作不经意地强调了句:“我们是骑地龙来的,回程很快。”

  “地龙……”叶修重覆,如同雷鸣电光的预料,他的眼睛亮了亮,似乎很感兴趣。

  地龙相当罕见,一般只有大型势力、皇室、贵族有能力饲养,普通小佣兵团怎么可能拥有。雷鸣电光没意识到这句话泄漏了什么,苏沐秋倒是微微抬眼,暗中记下了他胸前蓝溪佣兵团的标志。

  找回面子的雷鸣电光叨絮:“黑暗森林很危险,下次别再迷路误闯,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人来救,你们太不知天高地厚……”

  “好好好,一定一定,谢谢很强大的法师大人细心教导。”叶修点头如捣蒜。

  雷鸣电光:“……”

 

  尽管想看看地龙,不过作为暂时的合作者,叶修在接到苏沐秋的眼神示意后,仍配合他找理由,藉口有东西落下了,婉拒两位法师的邀请。

  苏沐秋保证:“从这里出森林只有一段路,我们不会迷路,找到后马上离开。”

  他的外貌极具欺骗性,加上两人一脸乖巧,雷鸣电光摆摆手便和云归离开,只大声地感叹“总是要受过伤知道痛才学会教训”这类的前辈箴言,似乎在等他们回心转意,可惜直到跨上地龙,两名少年都没追上来。

  元素法师们离开后,叶修在树丛里扒拉片刻,摸出刚才甩到一旁的大麻袋,而苏沐秋早已开始清理战场,将满地兔尸收集起来,悉心挑出所有他认为有用处的或能卖钱的部分。这本事叶修不管看几回都自叹弗如。

  “对法师们来说,这些可能只是零头,连弯腰都嫌麻烦,不过对我们来说很够了。”苏沐秋的心态相当踏实。

  “那赚了外快,加餐吗?”叶修问。

  苏沐秋悲悯地望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回答。

  “我们爆了两把武器。”

  

 

  两人迅速收拾着战利品时,几千、几万里远的地方,人类毕生无法踏足之处。

  在片刻前,战矛腾地亮起光芒那一瞬,浓稠深沉的黑暗中,某样超乎世人想像的庞然巨物几不可见地动了一下,数道幽微红光闪现,刺耳的金属刮擦声隐隐约约,复又重归死寂。

  

    

评论(50)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