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关键词:Day-Break

Day-Break

*假装是拉丁黄前题

  

  

  关于谁有话语权的重要课题,叶修决定先在卢瀚文小朋友心里建立阶级观念,他按着卢瀚文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卢啊,你在蓝雨军里,最听谁的话?”

  卢瀚文大喊:“黄少!”

  叶修:“……”黄少天这家伙,到处带坏新人,叶修换了个方向,“那从军衔来看,黄少天要听谁的?”

  “当然是我们队长啦。”卢瀚文答。由于新兵时期,喻文州曾带过他们小队一阵子,卢瀚文便一直这么喊喻文州,完全忽视他身上两杠三星,怎么也改不过来。

  叶修循循善诱:“那么,假如遇到你喻文州前辈的前辈,你该不该听对方的话?”

  卢瀚文揪紧眉深思,最后点头:“要。”

  “很好。”叶修比着自己,“我是你喻队长的前辈,赶紧膜拜吧!”

  “喂喂。”苏沐秋抽着嘴角,制止卢瀚文的动作,可惜他站在一旁当装饰品倒好,偏偏卢瀚文一看到他,马上想起最开始的话题,又恢复寸步不让的态度,像只小母鸡一样牢牢护着苏沐秋,令叶修无奈的可以。

  双方争执不下,眼见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最后叶修强行拍板,双手击掌,宣布道:“好了,别和我争,这趟就让沐秋去。”

  “为什么?通风管这么窄。”卢瀚文睁大眼,“而且我是军人,沐秋前辈是平民,这种危险的任务应该由受过训练的军人来。保护一般民众是我们的责任!”

  叶修频频点头,大力赞扬卢瀚文思想正确:“说得好!你们喻队长肯定花了不少心思教导你,作为你队长的前辈,我必须得夸夸你心态很正,连老韩……就是韩上将……都会赞誉有加啊!”

  卢瀚文挺起胸膛倍感骄傲,被队长的前辈夸奖不就形同被队长夸奖了吗?他待会要跟黄少炫耀。

  然而把卢瀚文大夸一顿后叶修话锋一转,半弯下腰,神情严肃地对着卢瀚文的眼睛:“可是小卢,这里有个致命的问题需要解决。”

  “什么问题?”

  卢瀚文突然举起枪,一副准备冲出去扫射的模样,叶修连忙拉住蓝雨的小朋友,叹息着摇头:“小卢同学,这一趟去,咱们的目标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记得,找出这一切的原因,找到病毒解药,获取病毒成分的信息!”

  “没错。”叶修点头,严肃问道:“这些资料呢,都是英语的,而且用了很难很专业的单词。小卢同学,你英语及格吗?”

  “……”卢瀚文不说话了。

  “没关系,我也不及格嘛!”叶修相当坦然地承认自己带了一大堆资料出来却漏了最关键一份的原因,“这种活呢,我们就不用抢着干了,让他们学霸去忙,咱们身强体壮技术好的负责守在外面,保家卫国打丧尸,你说是不是啊?”

  “可……”卢瀚文纠结。

  “还是你告诉我上面写了什么?”叶修从旁边随手摸来一张打印纸,26个字母简直是乱数排列挤的密密麻麻。

  “保家卫国打丧尸!”卢瀚文情绪澎湃地大喊。

  “很好很好。”叶修欣慰,侧头朝满头黑线的苏沐秋比了个ok。

  接下来,他要带着卢瀚文清剿徘徊在通道间的丧尸,确保退路畅通,接应由储藏B区折返的黄少天跟周泽楷。

  外头丧尸密度如此之高,种类除了人之外,还有不少莫名其妙的动物实验体,加上地形复杂,一路全得靠重火力压制,叶修的情况又相当不稳,实在没法分出心力护送苏沐秋。

  卢瀚文抱着枪兴冲冲地跑外头去搭搭搭的送着子弹,丧尸空洞破碎的嘶吼声中,叶修半弯下腰,扛着苏沐秋将他撑到了通风口边,苏沐秋俐落地旋开四边的螺丝,拆下铁栏杆,双手一扶就钻了进去。

  “一路小心。”

  苏沐秋艰难地回身,就见叶修将几十斤重的机枪背到肩上,望着他,指尖似是无意地抚过背脊,眼底有几分无须言明的情绪。在后衣领下,叶修背后烙有一串刺目鲜明的标记。

  “你也是。”苏沐秋回答。

  两人目光胶着片刻,苏沐秋便率先收回视线,钻入通风管道深处。

  叶修迅速地将弹匣塞进腰带,绑紧了腿侧的战术刀就要朝外走,却听见通风管道里爬远的声响又回来了,他疑惑地转身,就看到叼着小手电的苏沐秋再度回到通风口旁,用力朝他招手。

  “干嘛?你怕黑啊?”

  叶修笑,上前伸手就要将苏沐秋接下来,没想到苏沐秋反扣住他的手腕,趁叶修猝不及防,拉到唇边便照着手腕内侧啃了一口。

  “喂!沐秋……”

  “你可忍着点,别不小心失控咬了人家小卢。”

  折回来就为了说这个?叶修黑线:“我才不……”

  苏沐秋凝视他,“等我。我会救你。”

  叶修心头一跳,只觉刚才被啃了的那只手,指尖热得发软。他沉默片刻,轻轻反握住苏沐秋,笑意盈盈的在他手腕内侧同样吮下一个印子。

  “好。”

  

 

  其实,只是带资料的事,哪里需要多强的英语能力,何况虽然叶修说他逃出来时将资料室的大门上了锁,但谁知道中途是否出过意外,万一里头塞满了丧尸,苏沐秋再怎么强,二十年来只是普通医学生的他绝不可能比卢瀚文能打。

  非得让苏沐秋出马,是他们的共同默契。

  因为叶修就是实验体,这件事还不能公开。

  为了避免卢瀚文在下载资料时不小心看到什么,后续又尽职地报告给他的直属长官喻文州,进而引发任何无法掌控的变化,这一趟只能由苏沐秋行动。

  苏沐秋在身后机枪开火的声响中一路前进,越朝里爬,周围越发安静,曲曲折折地爬了约莫十来分钟后,通风管内已经只剩他身上衣物的窸窣声,以及自己的呼吸。

  凭记忆找到地点时,苏沐秋在拐弯前关上了手电,摸索着爬到了资料室的通风口前,通过栏杆的细缝朝下看。

  紧急逃生灯号的幽幽绿光提供了微弱的照明,苏沐秋眯起眼谨慎辨认,黑暗中他只看见了各种桌椅柜子杂乱倒下的轮廓,没有见到任何丧尸的影子。

  他掏出之前在卖场里收获的乒乓球,这东西已经被他简单改造过,在里头塞了几个小铃铛,外壳涂了萤光漆料,苏沐秋将铃铛球轻轻抛出,那萤光色的小球划着抛物线,一咕噜滚了出去,在地面上叮铃当啷的响。

  直到响亮的铃声停止,下方仍没有任何动静,苏沐秋才撬开了通风扇,悄声无息地跃到地面上。

 

  他观察了一番资料室。

  正如他们出发前的猜测,资料室因为存储着许多重要文件,有备用的独立供电,大门旁的电子锁尽职地工作着,苏沐秋顺着墙找到总电源一扳开,整间资料室当即亮如白昼,灯光刺的苏沐秋眯了下眼。

  屋里头东西倒的杂乱,但没有多少血迹,蹭着血的多是桌角,看上去是匆忙逃生时不小心碰撞到的。

  在他扳起电源时,屋里那台大型电脑屏幕一闪,自动进入了开机程序,苏沐秋松了口气,幸好电脑还能开,否则他们就得想办法把主机搬走了。

  用研究员落在桌上的身分卡刷开密码锁,将硬盘接入主机,开始进行备份时,苏沐秋目光一扫,很快挑出一份他没看过的文件读了起来。

  这大概是整个SYQ417研究的总体摘要,开头简单明瞭地写了介绍,苏沐秋看过这么多本研究的内容数据跟资料,知道的机密只多不少,但这居然是他第一次全盘了解这个研究。

  “Code Day-Break……”苏沐秋盯着屏幕低语出声,皱起眉,“……晨曦?”

  听上去倒是个拯救世界的计划。原来他在其他资料中看到的CDB,正是计划的简称。

  可是,若这个计划最初的目的是和平,为何会在研究失控后,秘密地继续进行实验,甚至连叶修这样身上有军功的军人都能拿来当实验体?而标题的构成方式,也让苏沐秋感到违和。

  直觉告诉他,这里头肯定有异。

  暗自记下这件事后,苏沐秋飞快地找出所有曾试用于S-000──也就是叶修身上的药物成分,这足足分了好几个档,等待期间,没别的事可做的苏沐秋索性一份一份细读起来,资料室内一时只剩硬盘运转和鼠标滚轮滑动的细微声响,他突然有种世界末日根本没有来临,只是考前在图书馆抱着砖头本苦读的错觉。

  然而,在苏沐秋升起这个想法几秒间,资料下载到90%的时候,宽大的工作台下猛地探出一只干枯发黑的人手,紧紧抓住了苏沐秋的小腿!

 

  苏沐秋浑身一紧,反应极快地抬腿一蹬,将抱住他的腿正要下嘴的丧尸踹开,手臂发力一推桌沿,滑轮椅便嗖的退出一大段距离!

  在苏沐秋惊诧不定的目光中,本来空无一物的桌面下,眨眼间爬出好几只研究员装扮的丧尸,嘶吼着,朝他这顿鲜活的大餐疯狂窜来!

  “靠!这哪冒出来的丧尸?!”苏沐秋骂了一句,视线在通风口和写着91.2%的屏幕读条间飞快来回,最后咬紧牙,一踩椅背,在滑椅冲出去撞倒前排几只丧尸的同时跳上另一张工作桌,手脚并用的爬上了一旁高大的铁架!

  铁架的空间不大,而且非常靠近低矮的天花板,苏沐秋弯着两条长腿背贴房顶,这才堪堪稳住自己。

  窄小的资料室内,突然间被十几只丧尸塞得满满当当,眼前景象几可比拟末世前的春运人潮,又有点像天王巨星的告别演唱会,底下的丧尸每只都依依不舍地朝铁架上的苏沐秋拼命伸手挽留。

  苏沐秋摸到搭架子时剩余的铁棍,用力朝下捅,撞开了好几只差点就要摸到他鞋面的丧尸,并趁隙朝工作桌看去,桌面下原先是地砖的位置居然开着道暗门,丧尸就是从那里爬出来的。

  原来里头不是没有人,而是人全躲到暗门底下去了!

  幸运的是,似乎是由于长期封闭在这没有进食,这些丧尸攻击力并不是很强,行动迟缓,苏沐秋应付的不算吃力。

  然而,这资料室内,电脑、铁架和通风口分处三个位置,中间夹着嗷嗷待哺的一大群丧尸,组成了完美的死亡大三角。

  不过,他身上带着几条巧克力,本来是给叶修缓解啃咬欲望用的,这下正巧能让他顶上一阵,等他们察觉不对过来救人,再来个里应外合,要脱身不难……

 

  苏沐秋正盘算着,底下突然有只丧尸摔倒,连带绊倒它的同胞,紧接着一只、两只……足足倒了五只丧尸才停下。看这群丧尸傻呼呼的摔倒他险些没笑出声,然而下一幕就令他僵住脸,感觉这辈子再也笑不出来了──

  其余的丧尸,攀在摔倒的同伴身上,朝他爬了过来!

  

    


24h目录  /    总目录 


评论(16)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