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关键词:桃都

桃都

  

  

  “……沐秋?你怎么在这?”一道惊讶的声音响起。

  那音量不大,甚至有些飘渺难寻,时刻要隐没在风中,然而到了苏沐秋耳里,却不啻于一道惊雷,怔楞中余光捕捉到一抹雪白衣角,他再也顾不上,转身张口大喊:“叶修!”

  站在那异生槐树下的身影,确确实实,就是失踪月余的叶修。

  他一身洁白长衫,漆黑长发被桃花枝枒凌乱地束起,有几络他老是束不拢的鬓发曳于胸前,宛如初见,然而茂密的槐树枝叶遮蔽日光,仅仅照亮他半边面孔,衬的他面色苍白,而另一侧又模糊不清。

  苏沐秋几步上前,叶修开口欲言,最后没有阻止,在原地等待。可随着距离缩短,苏沐秋终于弄清这诡异的模糊感是怎么回事──叶修竟然只是一道虚影。

  联系到那棵一夕间干枯死去的巨大桃树,苏沐秋心底一突,说不出的忧惧掠过心头。他一字未提,扬起惯常的表情:“你跑哪里去了,回来也不知道通知一声,还藏在喻前辈这里,给人添麻烦啊?要不是我碰巧在这,你打算偷偷躲在别人庭院里多久?”

  “文州的庭院??”

  叶修呆住,环视身周,这诺大院子里不似寻常人种松柏、花卉,反而满是聚阴的槐树,树梢间又以红绳圈成不知名的图阵,连白日天光都无端添了几分凉意,的确是喻文州的四合亭。

  他瞥了眼苏沐秋胸前那块他重伤的神魂曾躲藏的玉佩,露出瞭然的表情低语:“也对,合该通到这鬼地方,毕竟文州不只修道,而你又在这……难怪我还能……”

  叶修笑了笑:“哎,沐秋,你还记得你十四岁那天,咱们一块在屋子旁刨出来的那个坑?其实我埋了块蓝白晶在那,好不容易找来的,有拳头那么大,你回头挖出来,别便宜了别人。”

  苏沐秋冷静答道: “不记得,你自己去挖。”

  “烟雨阁那边,你不用担心沐橙,小姑娘天赋极佳,又是在女弟子多的门派,受不了欺负。你挣来的东西多留点给自己用吧,省的成天折腾法器,迟早两袖清风。”

  “你突然说这些干什么?”

  叶修置若罔闻,迳自说着:“对了,我有上品灵石寄存在霸图,要是没钱了就去找他们吧,不过你去讨的时候千万别碰上他们韩掌门……”

  苏沐秋心头一颤:“叶修!!”

  

  叶修一顿,静默半晌,终究扬起无可奈何的笑容。

  “……对不起啊,沐秋。”

  

  苏沐秋握紧发冷的指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在这番遗言似的留话中,一下扑了过去!

  叶修诧异地望着朝他不管不顾撞来苏沐秋,如今他身上有异,易影响他人,正想避开,却被苏沐秋眼底好似灼灼火光的情绪钉在原地。他眼中承载了太多超过狼狈为奸、超过师徒的事物,那是他从来没有意识到的,叶修竟一时震慑地呆愣住,动弹不得。

  苏沐秋其实做足了直接穿透叶修趴倒在地的准备,却没想到他这一扑,居然将叶修结结实实地拥入怀里。

  有实体。

  是温热的。

  他身上是苏沐秋习惯了的桃花香气,以及一丝清冷的气息。

  自10岁开始,他一直,一直和这个人在一起。在嘉世……在与世隔绝的山峰……被迫与这没个正形的家伙相依为命。从他不及叶修腰际,到如今高出他半个头,他和叶修无论经历多少倒楣事,都从未分开。

  苏沐秋垂着头,收紧了手臂,紧紧环住了叶修的腰背,力道大的彷佛能听见骨骼挤压的声响。

  “对不起啊。”叶修低语,抬起手,轻轻揉了揉埋在他颈间的脑袋,“对不起,沐秋。”

  “……现在才道歉,太迟了吧。”苏沐秋闷声说道,音色嘶哑。

  叶修笑,“那换一句,谢谢你啊。”

  苏沐秋咬紧牙关,猛地抬头。

  “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他语速极快地问道,“就你一个人想办法能想出什么,以前哪回不是这样?!”

  “我其实……”

  叶修张口欲言,却不慎触发禁制,神识猛地一阵千万根针同时扎入的剧烈痛苦,他浑身一颤,下意识揪住了苏沐秋的衣襟,虚影立时淡了几分,竟是逐渐崩解,眼见就要魂飞魄散,彻底不存于世!

  叶修心底靠了一声,这诅咒太特么狠了,他究竟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那些人不惜动用玉石俱焚的禁咒,也要逼他消失?

  在苏沐秋追问声中,意识逐渐模糊的叶修苦笑连连,他脑中忽然灵光乍现,攥起全身上下最后一丝力气,一把扯下了发间的桃枝,用力塞进苏沐秋手里。

  苏沐秋在喊他,可他已经听不清楚了。

  就在拆下桃花树枝的瞬间,叶修身上光芒大作,只见一道白光炸了开来,他的身影登时溃散,然而那桃枝上的花苞突然全数绽开,已然溢散大半的光点如同受桃花香气引诱,其中一小捧眨眼间全纳入了桃花枝中。

  苏沐秋放下手臂,久久凝视着手里的桃花枝。


  他这一生,拥有的东西这么多,各式天材地宝,灵药法诀,长辈,师兄弟,同侪朋友……真正属于苏沐秋的,却这么少。

  少到只有这么一枝绽到艳极的桃花。

  他也只想要握紧这么一枝桃花。苏沐秋收紧了手。那这就是他的一切。

  叶修。


  那桃花枝彷佛感应到他的心思,传来心跳一般,细微而脆弱的脉动。苏沐秋碰了碰桃花瓣,眼底闪过一丝心安与庆幸,脸上倒扬起阴侧侧的笑:“很能耐嘛,自己溜出去惹事,回头又要我闯关救命,看我怎么收拾你……叶修,你今晚没饭……不对,你今晚没水喝了。”

  桃花立刻蔫了吧唧,忧郁地落下一片花瓣,抚过苏沐秋的手背。

  给桃花枝打了几个避风御火的法诀,苏沐秋随手把桃花枝插在衣襟旁,一转身,就看到笑意盈盈的庭院主人站在楼阁旁,一副静候多时的模样。

  “喻前辈,不好意思,叶……我师尊给你添麻烦了。”苏沐秋连忙道。

  “没事,他会到这里,是因为我院子里布了纳魂法阵,不是他有意。”喻文州笑了笑,抬手朝楼阁内一指,“进来说吧,外面风大,叶前辈如今一朵娇花,怕吹不了风。”

  苏沐秋坦然应了,完全没反驳,倒是桃花枝恶寒一阵,随即像死了一样毫无反应。

  

  “实不相瞒,我今日来拜访,本来是想请你找找叶修的下落。”

  “人找到了。”喻文州看着年轻后辈衣襟旁碗口大的桃花。

  苏沐秋点头:“是。找到了,但又有新的情况,希望能请前辈出手相助。”

  喻文州以眼神示意,苏沐秋直道来意:“叶修魂魄四散,我想替他重新聚拢塑魂,但我需要知道叶修之前究竟去了哪,碰到了什么,才能寻他肉身。”

  喻文州意有所指:“这可不是把魂魄塞回身体就能完成的事。”

  “我知道。”

  “我确实知道他之前去了哪。而且我能够告诉你,那一处存在于我们这个小千世界。”

  苏沐秋握紧拳,脱口道:“在哪?!”

  喻文州放下了茶盏。

  这像是某种信号,苏沐秋深呼吸,才再度开口。

  “请告诉我地点。算我们欠你一份人情。”

  “报酬之类的以后再谈,毕竟这一去,我没想过你们能回来。”他说,“即使回来,估计再会之时也是遥遥无期。连叶修都差点魂飞魄散,你不过金丹巅峰的修为,去了能做什么呢?”

  喻文州是直截了当地坦白了此行之凶险,也有几分让他想清楚的意思。可惜苏沐秋数年来与叶修朝夕相处,他可以怕穷怕妹妹过不好,就是不怕冒险与挑战。

  “总要试试才知道。”

  喻文州对着苏沐秋坚定的目光,片刻后沉沉地叹了口气,扬起无奈的笑。

  他剑指在半空一晃,以指为笔,道道凌乱交错的光弧逐渐在半空中汇聚成极为详实的地图。

  苏沐秋看了片刻,猛然想起,这正是距嘉世北峰五百里远的一处小村落。喻文州画的细致入微,无论附近的山峰,川流,甚至村落高低起伏的屋顶都一分不差。

  这不可能是死记下来的,这代表喻文州的神识可以轻而易举到达那里,或者他有某些不为人知的咒法可以代眼。光这份功力,就能断定喻文州绝不如表面简单,可他仍斩钉截铁地说了:你们这趟回不来。

  苏沐秋幽幽瞥了眼胸前的桃花枝,很想辣手摧花。

  喻文州施施然地收了尾,栩栩如生的‘地图’浮于半空,宛如海市蜃楼的缩影。

  接着,他将手轻轻地指向村落附近的山间,一处地缝。

  

  正当苏沐秋要仔细记住地点时,喻文州虚拢的指尖猛地一抓,狠狠朝下一曳!

  不是地图的下方,而是真真正正,朝着两人脚下的地面!

  这一抓,整幅图就像破了洞的水罐,彷佛地面上的一切随时会由那处地缝倾泻而下,无物可存。

  他朝划痕的最下方摊手。

  “你要找的,全部都和叶修山上的桃树息息相关。而那颗桃树,它的根源……”

  苏沐秋收回目光,望向喻文州。

  “在桃都。”

  天劫裂缝之下,异世冥府,桃都。

  

  

  

设定:

修仙。

  

    


 24h目录  /    总目录 


评论(30)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