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关键词:小R_妷

小R_妷】 

  

  

  叶修新奇地看着他的鱼尾巴。

  哎哟,一穿越来就换了种族,这是何等有意思的体验。

  他坐在椅子上,对着亮银色的大尾巴到处摸摸碰碰,尝试鱼尾能做什么样的动作时,蹲在他面前的亲弟弟黑着眼圈瞪他,递给他一个小人偶:“你拿着。”

  “这是什么?”叶修问。

  小人偶大约手掌长短,做成长相模糊性别不明的Q版人形,材质类似矽胶,手感却好得多,不过摸起来湿漉漉的,叶修把东西接到手里,就沾了一手水,不知是什么玩意儿。

  在叶秋的指示下,叶修让尾巴微微弯起,用在他感官中大概是膝盖弯的位置将那小人偶轻轻夹住,摆了个很古怪的pose。

  由于小人偶滑不溜手,鳞片又光滑,本以为夹起来挺难的,实际却出乎意料的顺利,一丝凉冷的感觉由人偶透入鱼鳞底下,感觉相当舒适,叶修眯了眯眼。

  “这样?”

  “对。”叶秋揉着眼眶,疲倦欲死,语重心长,“哥,你发情期来的时候,要是忍不住就这样做,能舒缓一下……”

  “……”叶修说,“你说啥?抱歉风太大我没听清。”

  叶秋一字一顿:“发、情、期。”

  ntm?!叶修万分惊恐,一个激灵,就抓起那滑溜溜的人偶朝叶秋脸上砸,撞的他亲弟嗷的一声仰倒。

  “混帐哥哥,你干嘛啊?!”

  “我才想问你这句话。”叶修神情复杂,“愚蠢的弟弟啊,你真的知道你在跟你哥讨论什么??”

  “发情期啊!人鱼都有发情期啊!”叶秋忿忿不平地大喊,“你以为我想跟你讨论这个?!要是你没有翘掉每一堂生理课,脑子里有点常识,我用的着大半夜赶车帮你这个突然转化成人鱼的家伙,还得连夜替你加急登记人鱼身分搬进特殊公寓?!”

  “……我就说呢,难怪屋里有水池。”叶修感叹,同时心道看来原本的叶修和他一样,对新鱼生挺茫然的。

  叶秋抬腕看表,已经是清晨时分,想到等会儿他得飙车横越大半个城市回去上班,忍不住心累:“等会要上班了,哥你快去换衣服,把尾巴收一收,我送你去公司……你公司在附近对吧。”

  并不清楚的叶修干脆点头,跃下地试了试,鱼尾巴在地面上移动起来非常顺畅,也不知是什么运动原理。

  叶秋想起什么,补充:“对了,婚配系统指定跟你结婚的人昨天半夜也搬进来了,就在楼上,要是发情期不想用那东西,你可以……”

 

  ‘砰!’‘砰!’的接连两声巨响响起,五分钟后,公寓三楼七室、八室的门同时打开,两位面色黑如锅底的屋主和对门打了个照面,并看到彼此身后屋里的情况。

  叶修身后的墙面多了个透风大洞,而模样好看的青年家里,像是几十人持枪流弹扫过。

  两人不约而同拉低了帽沿,快步朝电梯走,有一男一女分别从他们屋里追了出来,紧紧跟在后头。

  前俩人加快脚步,后头的男女一步不落地追着,叶修瞥了眼电梯楼层纽,正好停在三楼,可按照这个情况,他会被叶秋追堵于电梯厢内,逃生无门,刚穿越来就要死于弟弟的唠叨不休。

  叶修看向身旁的人,没料想对方正巧看了过来,俩人眼神交会,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冷不防地,叶修拔腿就跑,叶秋吓了一跳,拔腿跟上,却撞上邻居青年的手臂,还有灿烂的笑容。

  “抱歉,此路不通。”

  “……”听青年摊手瞎扯,叶秋黑着脸,暗骂哪里不通了?!

  可恨碍于从小严格培养的礼仪,叶秋没好意思撞开邻居,只能站在原处哑口捉急,刚才与他同路的姑娘反而一步上前,抓住对方:“哥哥!你……”

  青年速答:“抱歉沐橙,我真的不能接受。”

  “可是……”姑娘焦急。

  而此时,前脚刚奔进电梯箱的叶修大喊:“喂!”

  青年闻声,立刻扔下两人拔足狂奔,他刚刚撞进电梯里,早已准备好的叶修马上按下关门,咣当一声,电梯门在叶秋气的呕血的表情前关上。

  两人靠在电梯箱内喘息片刻,叶修伸手去按一层,青年阻止他,飞快按下地下二层,电梯厢迅速下降:“你要去哪?我送你。”

  叶修挑眉。

  “三楼离一楼才多远,他们跑下楼只比电梯慢一些,等一楼开门,我跟你就等着被瓮中捉鳖。”

  看到电梯钮,叶修大方道:“那多谢了,我要去xx游戏公司。”

  “去那里干嘛?这么早,附设的游戏专卖店还没开门吧。”青年问。

  “我弟说我在那里上班。”叶修回答。

  青年再度看他一眼,点点头,没有继续询问,沉默带路。

  直到上车,在副驾驶席坐好,车子经过大门外咬牙切齿的叶秋和另外那位姑娘,流畅地滑入车流,叶修终于有时间梳理原主零散的记忆。

 

  这个世界的叶修,同样有个叫叶秋的弟弟,大约28岁上下,包含模样在内,都和他差不多,语言、生活状态似乎也是。

  可这两边世界有个决定性的重大差异,那就是“人鱼”。

  这个世界是存在人鱼的。

 

  不晓得进化树是怎么长的,属于不同分枝的人类和人鱼在漫长的历史上,曾有一段时间其乐融融的紧密共处,留下许多混血后代,尽管人鱼的数量越来越稀少、比例逐年降低,人鱼的血统却在人类身上获得保留,延续。

  根据最新的人口普查,每十人中平均有一到两位,会在最迟成年时显现出人鱼基因,拥有变换鱼尾的能力,或者此后一直是鱼尾的状态。偶尔也有‘成年期’迟来的人,比如叶修,就是其中一个特别晚成年的例子。

  而政府为人鱼出了不少配套措施,叶修昨晚连夜搬进去的就是被戏称为‘婚房’的人鱼公寓,住宿免费,水电优惠,屋内设有绿能过滤装置的海水池,可谓一般人眼中的豪华套间,可惜对强迫搬入的人来说,仅是精致的鸟笼。

  包含婚房在内,他还被系统自动分配了一位陌生配偶。

  想到这里,叶修生疏的操作起腕上的身分手环,想看看他到底是倒楣的要娶哪位女或嫁哪位男,手腕却忽然震了震,低头一看,是手环附带的通讯器功能跳出提示。那手环足有三指并拢宽,上头的小屏幕能显示简单的文字和表情图,类似小企鹅轻便版。

  叶修发现自己被拉入一个叫做‘C区47楼的小鱼要婚姻自主!’的群里,刚才就是群里在喊迎新,导致手环震个不停。

 

  青绿_灿星:欢迎新人!

  大R_腓鱼菌:迎~~~

  Green_Raguel:welcome!

  小R_妷:迎!

  这叫国王蓝_KKing:欢迎。

  萤光橙_七彩霓虹:哇,这就是昨晚进来的新鱼鱼?是双胞胎里的哥哥还是弟弟呀?

  ……

  亮黄_群主:欢迎新人!进群看公告改名,撞色用不同前缀区别。

 

  叶修扫过公告里简短的几行字,按照提示,将群名片改成鱼鳞色在前昵称在后的顺序。

  银灰_一叶之秋:谢谢哈,大家好。

  银灰_一叶之秋:这里都是鱼?

  大R_腓鱼菌:哈哈哈哈可以这么说!都是人鱼,只有人鱼能入群,黄黄就是我们47号楼的楼管,收到新住户信息就会准备将鱼拉到群里。

  青绿_灿星:不,只有追求婚姻自由的人鱼可以!!要是你觉得接受指定婚姻也行,自觉退群!!

  这叫国王蓝_KKing:强制婚配确实过分,违反法治精神与基本人权。

  萤光橙_七彩霓虹:违反鱼权?喵喵喵?

  这叫国王蓝_KKing:你要这么说也行。

  这叫国王蓝_KKing:这是倒退了三十年。

  银灰_一叶之秋:哦?

  银灰_一叶之秋:那

 

  “喂。”

 

  叶修啪的反射性掩住腕表的画面,扭头看去,开车的青年正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路况,方向盘轻巧地打了半个圈,小车平顺转弯。

  青年似乎琢磨了很久,略带警戒问:“你是……人鱼吗?”

  这语气,听上去对人鱼很不友好啊。

  “不是。”叶修面不改色的糊弄,“我像吗?早上你看到我双胞胎兄弟了,他才是人鱼。”

  青年松了口气,表情好上许多:“那就好,我可不想载一条人鱼。”

  “为什么?”

  青年紧了紧方向盘。

  “因为我和我妹妹是‘海民’。”

  海民。

  叶修默默咀嚼着这个新鲜的词汇,从脑海中翻出关于海民的资讯。

  与人鱼相对的海民血统,最初是指头一批充满勇气的与人鱼结合,并能适应长期海洋生活的那群人类,纯粹是普通人。然而,经过漫长时光,与显现人鱼基因的人类相似,有另一部份人产生变化,对于转化为人鱼的人,与这些人稳定共处,居然能有效稳定人鱼的心理、生理状态,大幅度避免产生渴水症、海洋恐慌等等相关失调症状,他们是最适合人鱼的伴侣,科学家们将这些特别人群称为海民。

  被系统指定为婚配者的人类,不是拥有优良基因或大量功勋,就是海民。

  叶修回想自己早上甩门逃跑的举动,以及现在稳定平静的情绪,也分不出这种玄之又玄的理论是不是真有影响。

  “你家里有人是人鱼,应该知道人鱼和海民血统的人被迫结婚吧?这本来不关我们兄妹的事,毕竟海民多了去,只是血统浓度的差异,我的血统稀薄的几乎没有,但是那破烂系统,上个月发函通知我妹妹必须要嫁给一条鱼!带鱼进家门!!”

  “是人鱼。”叶修客观说道。

  “管他是什么鱼?!比起鱼,我宁可家里养猫,至少猫很可爱。”青年忿忿,“她老说没关系,对方人不坏,这是责任,可是……”

  叶修表示深有同感:“兄弟,你和你妹子辛苦了。”

  青年气了一会,最后叹气,腾出手揉了把脸,由后视镜瞥向他。

  “你呢?早上我看你也是跑出来的。”

  为了避免半途被扔下车,叶修改了顺序,又配合对方的态度润饰了下:“咳,我那混帐弟弟突然转变成人鱼,我来照顾他一阵子,可是婚姻自主恋爱自由嘛!他认为屈服于本能比较要紧,我这不就恨铁不成钢?咱俩长的像,指不定我得尽一下哥哥的义务,暂时替他住这,亲眼看看他那位伴侣是什么东西。”

  “真的?你也辛苦了。”

  两人交换了盟友胜利会师的温暖目光,这其中几分真几分假,只有自己晓得。

 

  “你们是昨晚搬来的吧。”青年说道,回忆了一会,“楼上那间新搬来的,大概是你家人的伴侣。……就在我妹妹名义上人鱼的对面。”

  “哦?叫啥来着?我给我弟物色物色。”

  “楼上的人叫黄少天。而人鱼……是周泽楷。”

  叶修心里一阵狂笑,想着轮回跟蓝雨要是知道换了条世界线,他们队长跟副队成了鱼跟鱼夫,不知做何感想。

  不过,这个世界由于一部分技术力挪到人鱼身上,游戏产业尚未发达起来,没有荣耀那样的游戏,他以往熟识的那些人不晓得在哪里。至少原本的‘叶修’不知道,他没从他记忆里找到任何东西。

  而与荣耀最像的游戏,正是‘叶修’的公司正在开发的Glory。

  叶修是测试部门的总监,不过本人主要活跃于第一线,也就是说,现在他天天打游戏就能养活自己……跟那条鱼尾巴。叶修揉了揉腿。

  眼见公司大楼逐渐映入眼中,他关心了句:“抱歉啊大哥,还让你送我一程,你工作赶得上吗?”

  青年玩笑道:“要是会迟到,我才不会闹着被扣全勤的风险送你。”

 

  他朝门卫出示证件,将车驶入停车场,接着侧头看向叶修,扬起阳光明媚的笑容递出手。

  “嘿,我是研发部门的苏沐秋。新邻居,你哪个部门?”

  叶修蓦地一阵恍惚,脑仁嗡嗡的响,顿了几秒才压抑住伸手去碰对方眉眼的诡异冲动,镇定回握道:“你好,测试部门,叶修。”

  这下换苏沐秋愣神了。

  他盯着叶修良久,试图从脑海中找到这张脸,却遍寻不得。然而某种直觉,在心底不断大声喊着:他们见过。

 

  他们应该要很熟悉,能够上前拥抱,接吻,气喘吁吁地抵着头相视而笑,而不是28岁了,还像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疏离的握手。

 

  苏沐秋轻咳一声,晃掉脑子里言情狗血剧似的想法,心想绝对不能任由沐橙拉着他看电视剧了,认真问道:“先声明,我不是搭讪……可我好像认识你。叶修,我们是不是见过?”

  他停顿,接着补充:“比如公司食堂?”

 

  叶修回望,同样试图想起苏沐秋是谁。但是与苏沐秋将思绪集中在他身上不同,叶修先敏锐地察觉了另一件让他遍体发寒的事。

  他记得自己离家出走,打荣耀,联盟成立,嘉世,兴欣,世邀赛国家队……记得半天前一睁眼便是双腿火烧似的疼,浸在冰冷的水池里翻滚,虚弱的恨不得死了算了,匆匆赶来的叶秋在边上喊他,说什么牙一咬就过了……

  唯独不记得中间发生什么事。

  他的记忆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原因断片的?

  他是怎么来的?

  假如穿越都是起源于意外事故。

  ……那么,他是怎么死的?

  

 

 

设定:  

双快穿,其中一段,两人失忆

科幻+另一种非正统人鱼+狗血欢乐向

叶修只带有被大幅窜改过的原世界记忆,苏沐秋负责带外挂于是记忆=0,双方不认得彼此,不过有些事身体跟本能记得就够了

 

    


24h目录  /    总目录 


评论(21)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