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关键词:希梦

希梦

  

  听完两位团队首席的争执后,面对各有坚持的苏沐秋和叶修,其他人面面相觑,没有贸然发话,只跟着打量起端坐在台子上的人型电脑。

  人型电脑套着最普遍的R-03款外壳,外貌中性而平凡,因处于制造者模式而闭着眼,数条线路通过他的钢骨脊柱和相当于内核的脑干,连通到一旁的主机上,系统正运行着自动检修系统,呈现出来的CPU使用率高的吓人──即使除了主系统之外,根本没有任何附加程序。

  他们团队花费数个月写出来的OS,几乎占据了所有内存。一肩担下了所有计算工作的罗辑看傻了眼:“这真的能开机吗?!”

  “能。”苏沐秋信誓旦旦,“刚才就是开机状态啊!”

  叶修:“一运作就冒烟引发警报,这算那门子开机。”

  苏沐秋解释:“这是因为他硬件没更上。R-03是泛用型白机,对他来说这套系统太高端了,所以才会引起过热,不是常态问题。”

  “别忘了你打算让这套系统适用于所有机型,而且我们研发的那款只会让过载来的更快。”叶修提出质疑,“你就承认吧,对于人工智能来说,这套系统的负荷太重了。万一死了人怎么办?”

 

  两人沉默互视,暗流汹涌的研究室中,所有人安静如鸡,只有不在状况的包子抓脑袋,满脸摸不着头绪。

  “啊,死人?为什么会死人?”

  负责防毒机能的包子不明白这套系统超负荷跟死了人有什么关系,毕竟电脑超负荷那就是死机,根本动不了,成了铁疙瘩,像眼前这台一样。他以为人形电脑在死机这档事上,并不能超脱所有计算机的宿命。

  在包子不断投射的疑问光波下,乔一帆挺身替他解惑:“为了保证信息反馈即时,我们机型内部的某些重要线路选用了特殊材料。但这种材料很容易过热,一般情况还好,在长时间超负荷运作的情况下……”

  那就会引起连锁反应,轰的爆炸,炸死一大票人了。

  而且人工智能的外观虽因法规,不得与人类完全相似,但人造仿皮、体温、心跳模拟程序等,几乎是所有厂牌的标配。假如内部压力过大,脆弱的外壳根本不可能阻止爆炸发生。

  尤其他们团队着重开发的陪伴系列,以高智能理解人类情感变化,进而做出互动为卖点,有时比人类更像人类,为了执行所有精细变化,那更是不可能加强外壳的防爆性能。

  话又说回来,除了军方及用于救援的特殊机型,哪一款人型电脑会需要加强防爆呢……乔一帆默默想着,厚道的没说出口。

  叶修说着:“既然走在路上像个人形炸弹,干嘛不干脆接军火商那边下的订单?或是咱们跟保险公司合作,给买主全数搭配高额意外险?至少被炸成碎块了还有点东西留下不是。”

  “喂,有你这样损人的吗?!”苏沐秋呕血。

  保持沉默的安文逸一推镜片:“这吐槽够给力,如果满分是一百,我给一百三十分──满分后再附赠鼓掌三次。”

  叶修眨眼,面上是惯常的似笑非笑,当然更多人认为这是嘲讽笑。他认真问道:“这是吐槽?我只是指出他设计上天大的坑罢了。”

  “善意的谎言有时是必要的。”安文逸说道。

  “我不会说谎。”叶修笑着耸肩。

  苏沐秋吐完了血,一把拉开椅子,咬着笔杆趴在图纸上抓耳挠腮,各色光笔在图纸模板上留下无数凌乱字迹,写了又擦,擦了又写,其他人看了一会也没全盘看懂,只读懂自己负责的部分。毕竟人型电脑涉及多重领域,苏沐秋这样各领域通吃的家伙担起主构想与统合的位置,而其他成员负责将自己的部分做到最好,这就是理想的团队合作了。

  于是兴欣研究室的众人心安理得的原地解散,各自离去,等着苏沐秋确定设计并分派任务。

  叶修留下了。他泡了醒脑的薄荷茶,只一杯,放在专心致志的苏沐秋手边,随即在苏沐秋身旁坐下,黑眸极深,安静凝视他认真的侧脸,偶尔扫一眼图纸。

  数个小时过去,研究室的节能光照转为电能灯光,白晃晃的灯光中苏沐秋扔下笔,一口喝干那杯冷了又热过无数回的茶水,揉把脸朝叶修说道:“我还是要维持这个设计。”

  “会爆炸喔。”叶修说,“我的计算不会出错。你刚才写下来的七条公式跟二十三种设计版本,没有一个爆炸机率低于六成,除非修改系统。”

  “不改。”

  “为什么?”叶修疑问。

  苏沐秋抬头,定定地凝视他片刻,最后低头继续在草稿上写写画画,几笔签下了大名,口中简单带过:“反正再争执也没有结果,不如把散热系统进一步完善吧。”

 

  由苏沐秋主创开发出的这套人形电脑AI系统,按照业内一贯方式,以苏沐秋和叶修最初随手定下的草稿名‘S1M0NE’作为系统代号,兼容所有机型,主要搭配的就是兴欣随之推出的陪伴系列。

  负责宣传销售的陈果和苏沐橙两位姑娘几经讨论后,决定将系列取名为‘希梦’。

  希望与梦想。

  希梦系列有个被使用者群体昵称为彩蛋设计的部分,就是无论机型外观性别年龄为何,这系列的人型电脑都非常喜欢吃冰,怕热。尽管不能像真正的人类品尝出味道,只是单纯把冰棍塞到嘴里,但有爱好这件事,出乎意料大受好评。

  最具权威性的刊物刊登了一篇评论,撰写者如此评价:‘……这使它更像他,像个活生生的人。’

 

  “‘倘若人形电脑能够有心(AI)……’”叶修脱了鞋,摘下围巾,在架子上挂好,一边和刚关好门就冲进房里的苏沐秋说话,“她们写的这广告词是不是太煽情了点?人类的希望与梦就是这个,太没追求了吧。”

  “什么才算有追求?”苏沐秋大半个人埋在衣柜里,翻找脱落的钮扣,闷声回答:“广告词罢了,就你穷琢磨。”

  “机械不需要拥有感情。”叶修平淡道,“有了情绪跟喜怒哀乐,形同拥有自我意识,这就违背了原先人类创造机械的目的──利用它(gong)们(ju),让生活更轻松。人型电脑懂得闹脾气,罢工,人类就会开始忧虑背叛跟伤害。人类甚至远在1942年就开始担心了*。”

  “争论过很多次了,我不这么认为。”苏沐秋答。

  叶修反问:“不该有心的东西有了心,就像石头有了血肉温度。这算什么?”

 

  “那就是灵魂,叶修。”苏沐秋笑了起来,“我们创造了灵魂。”

  叶修一怔,摸着发烫的胸口,忽然敏锐地一抬头,就见苏沐秋正笑盈盈的望着他。

 

  由于钻了衣柜,头发凌乱,四处支棱,手里还拿着针线跟钮扣,偏偏要耍这个帅。叶修笑了,却分不出是什么让他做出笑这个表情,究竟是精确过头的系统,还是苏沐秋所谓的灵魂。

  他缓步上前,接过苏沐秋手里的东西,弯身替他缝好了扣子时,苏沐秋仍笑着望他,叶修低头咬断线头,忽然感觉有只手探入他的发间,五指轻轻揉弄着头皮,干燥而温暖。

  这一瞬,叶修想起他死去的制造者,想起漫长的尘封,想起被苏沐秋唤醒的那天,想起青年惊喜的神情,和纯粹而明亮的眼眸。

  他眼里承载了所有希望和梦想。

  这才是希梦。叶修由每一根螺丝,每一条线路开始认同。

  “你很高兴,叶修。”苏沐秋感受了一会,说道。

  叶修眯着眼静了片刻,笑道:“是你在高兴,沐秋。”

  “大概是吧,太多事可以高兴了。”苏沐秋抱紧叶修,低声自语:“太多啦。”

  “比如什么?”

  “比如……”苏沐秋想了想,“比如陪伴系列热门脱销,数钱数到手软,我们可以订机票去法国找咱妹玩,放假悠闲半个月?”

  “挺好的。”叶修一顿,“嗯。真的挺好。”

  他们相视而笑。

 

 

 

设定:

大概是科学家苏x黑科技AI叶之类的

 

 

*1942年,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第一次提出后来常见的机器人三定律

    

24h目录 / 总目录 

评论(30)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