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关键词:白衣戴雨

白衣戴雨

  

  再一睁眼,苏沐秋愕然地坐在这古色古香的大街上,穿着一身现代服饰──衬衫牛仔裤,还卷起了袖子跟裤管,因为他本来在家整理自己的某宝店库存,热出满身汗──加上那些儒裙短衫发型酷似古装剧的路人经过时频频投来的异样眼光,苏沐秋意识到,自己活脱脱是个大杯具。

  两个加粗高亮的大字,冷不防地蹦进苏沐秋脑中。

 

  穿越。

  ……他穿越了?!就因为抽空填了一份抽奖问卷??

  别人穿越带金手指外挂随身空间,可他带了什么?!

 

  苏沐秋兀自沉浸在不科学的氛围中,久久无法回神,突然间听见一连串的马蹄声,他朝城门口望去,见到微微细雨中,一道人影驾马缓缓走近。

  马背上的男子一袭简单俐落的白衣戴雨,身穿精铁软甲,身形颀长,胯下军马斜挂着一杆漆黑长矛。白的衣黑的马,白的矛尖黑的矛身,以及灰蒙的雨丝及城门,宛如黑白泼墨画的场景中,唯有矛头缀着的一串流苏红艳的吓人。

  在苏沐秋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同样观察着苏沐秋,却对他的奇装异服没有多大反应,而是一眼盯住了他手中的东西,目露好奇。

  苏沐秋不由得将那只跟着他穿越来的不可描述商品往背后藏了藏,随着他这个动作,男子的目光挪到了他身上,并在苏沐秋扬起自称撩无不胜的招牌笑容时,惊艳的眨了眨眼,片刻后同样回以一笑。

  那白衣轻甲的男子模样并不如何特别,黑发黑眸,眉目间隐含一丝冷厉寒芒,似是经年累月沉淀在他眼底,以至于一般没有表情,那点血气就散了出来。

  可他这一笑,眉眼微弯,一侧嘴角微微上扬,便有股分不出是慵懒……抑或嘲讽的气息,不过意外的引人亲近。

  他俐落地翻身下马,站到苏沐秋面前,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挡在他前方,取出了那杆战矛整理流苏,说道:“敝人叶修,在戎城城守吴雪峰上京期间代为执守。阁下就是从天而降,引起城民恐慌的那位?”

  苏沐秋尬道:“咳,大概是吧?”

  “你是谁?”对方问。

  苏沐秋当然不认得这位叶修,但没错过其他人又敬又畏的奇怪反应,是以从围观人等的碎语中,得知自己面对的就是当朝新出炉的镇远将军。

  据说他一身功勋,全是手持却邪,由血海杀出来的。

  即使知道了,苏沐秋也没有太多恐惧情绪,作为现代人加某宝店主,心理素质是一点也不低,他目光坦然地回视。

 

  “我……”

  可苏沐秋一开口,这位叶将军竟直接把战矛戳在他咽喉上。

  “你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妖魔?使妖术从戎城半空坠落,有何目的?”

  叶修笑着,又把矛尖戳近了点。

  “你手里的古怪道具又是何物?是否有害?若不从实招来,流了血掉了胳膊,可别怨我啊。”

  苏沐秋咽了口唾沫,将矛尖轻轻别开。

  “我……咳,敝人姓苏,苏沐秋,是……”

  苏沐秋轻咳一声,将某样不和谐的东西尽可能掩住,脑中正思绪急转,却见自称叶修的人仍用那双清清冷冷的眼望着自己,在察觉他藏匿的小动作时更是骤然森冷几分,苏沐秋暗自喊糟,不知怎么的,突然冒出极为大胆的想法。

  他回忆着看过的几部剧里得道高人都是什么神态,端起所有气度,施然起身,全然不顾叶修紧迫盯人的目光,自顾自整着没啥好整的衬衣,抚开雨雾,做足了气氛,才清了清嗓子,悠然长叹。

  “没想到闭关这么几十年,俗世已经不认得我派,灵气尽失,也不识得法器。”他慢条斯理地说,语带些许萧瑟,同时在叶修面前坦然拿起他方才遮遮掩掩的东西,缓慢的,优雅的撕开黑色素料包装。

 

  那,tmd,赫然是,一根按●棒。

  十八段变速变向,尺寸特别粗壮的按○棒!

 

  倘若在场有任何一位生长在二十世纪的人,都要拔嗓尖叫有变态骚扰,偏偏这里没有,也幸亏他这商品有些突破人类尺度,不知道这是何物的人一眼看不出所以然,于是内心汹涌的尴尬被苏沐秋全数压制,继续作秀。  

  当着叶修的面,他悄悄推开开关,那可怕东西猛地嗡嗡震动起来,四处乱摆,端的是霸气四溢,不明觉厉!

  在叶将军及旁人惊疑不定的瞪大眼同时,苏沐秋深吸口气,作为情趣用品店的店长,他扔节操豁出去,被迫角逐不存在的小金人:

  “敝人是来自海淘门派的道士,而此物,正是我用以呼风唤雨,使人超脱肉体凡俗的法器!”

  

    

 

 

 

设定:

古风x穿越,欢脱恶搞向,原某宝店主如今神棍=道士苏x将军叶

就是很久之前在群里聊起过的设定

 

 

叶:此法器实际可如何?

苏:能让人成仙。

叶惊讶:哦?!

苏灿笑:将军要不要试试?第一次免费,保证服务一次到位!


评论(2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