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关键词:黄鱼鱼

黄鱼鱼

*因为中后收不住没写完,干脆删成了千字段子

  

 

  叶修拖着满身疲惫下班,和警局里满脸调侃看戏的同事们挥手告别,一打开宿舍门,连衣服都没力气换,人一倒直接窝进沙发里,舒服地喟叹一声。

  就在他翘着脚看电视,即将陷入美梦前,一只小不点摇摇晃晃地走出房间,抬起小短腿费了好大功夫爬上他胸口骑着,与睁开眼的叶修四目相对。

  “修修!”那张与他本人极为酷似的小脸贴着他,颜色偏浅的大眼睛眨巴着,“我想吃黄鱼鱼。”

  “不会煎,用鲜虾鱼板凑合一下?”叶修认真打商量。

  “是泡面吗?”

  “是啊。你喜欢泡面吗?”

  小家伙咬着手指神游片刻,最后点头:“喜欢,红烧牛肉味的。”

  叶修松了口气:“哦,太好了,咱们口味一样,可以一次买一大箱,省钱省事。”

  厨房中传来质问:“叶修,那真的不是你儿子?话说你教你儿子吃泡面啊?”

  “泡面哪里不好?简单快速,三分钟上桌。”

  叶修回喊,揉着脖子,将他肚皮上的小不点拎到一旁,坐起身扔开警帽,抓了抓黑色短发中支棱起来的两只狐狸耳朵,拍开挠着他尾巴毛玩的小爪子。

  手被叶修拍开了,小家伙倒完全不气馁,脑袋上的耳朵反而兴致高昂地竖起,硬是抱住了叶修垂到沙发旁的尾巴,眼睛瞪得圆乎乎的,很有点你来抢看看的意味。

  叶修没解救自己的尾巴,只是撑着脸揉了揉小孩的兔耳朵,歪着脑袋朝厨房哼笑:“沐秋,这要也是你亲儿子吧,他可是只小兔子。”

  “我上哪生个儿子?”

  “同样的问题还给你,何况你听过公狐狸生兔子吗。”

  “你不是无所不能吗叶修大大?”对方故作诧异。

  叶修表示谦让:“孕育生命这等重责大任,留给咱们伟大的女性同胞吧。”

  走出厨房的苏沐秋摘下围裙直接砸叶修脑袋上,手里端着一盘煎小黄鱼,本来在叶修的掌心下眯眼享受撸毛的小不点立刻蹦了起来,两眼发光,直直扑到苏沐秋身上,抱着他的腿大喊:“爸比!鱼鱼!”

  “给给给,来,你指定的黄鱼鱼。”苏沐秋无奈。

  小孩有了吃的就没烦恼,两名成年人瘫在沙发上,望着捧了盘黄鱼吃的开心的小孩。这是长得像狐狸,种族是兔子,然而喜欢吃红烧牛肉跟黄鱼的兔子……

  叶修沉思:“捡到遗失物要送到哪招领?”

  苏沐秋叹气:“他不是遗失物,是走失儿童。要送到警局,然后……”

 

  两人交换了无奈的眼神,心道:然后,他俩就被唯恐事情不热闹的同事们说成黑科技生了娃,并试图弃养的无良夫夫了。

  然而,被推锅的当时,两位当事人望着陈果带来眼前的小朋友,都觉得绿云罩顶,哑口无言,原因无他,这小孩确实同时拥有他们俩的特征。而且本来沉默不语的内向小孩,一见到他们,当真跟奔亲似的,扑过来哇的一声揪紧两人裤腿,左一口苏爸比,右一声叶爹地,最后惊天动地的一句哭喊:“你们不要吵架了!我会乖乖的!不要丢掉我!哇──”

 

  回想起昨晚警局人仰马翻的场面,两人仍倍觉头疼。

  叶修叹:“假如当事人不是我,我真会怀疑这是我们俩亲生的孩子。”

  苏沐秋只能赞同:“要不是这样,老魏少天起哄的时候就不会把小麻烦带回家了。”

  叶修一时手痒,又去捏小不点的耳朵,揉着揉着,手一晃,就捏到苏沐秋的兔耳朵去,爪子刚刚搭上高高立起的耳朵,细软绒毛的触感才入手,苏沐秋马上翻着白眼拍开他。

  “你们父子俩手感也很像啊!兔子毛好软,啧啧啧。”

  “滚,白痴狐狸。”

  叶修嘿了一声,没有继续调戏自己的搭档。

  认识太久,他不记得苏沐秋到底是什么兔子,只知道是穴兔的一种。作为被驯化的兔子,印象中其他兔子都很温顺,甚至胆小,个头不高,喜欢开花店、甜点咖啡,而且多半怕原属肉食种族的动物。不过苏沐秋打一开始,就完全不怕狐狸,以一米八三的身高低头冲他挑眉,跟他笑着说早。

  这只父不详的小不点也一样不怕狐狸。

  当小兔爪子捏着鱼肉到他唇边要他吃时,叶修再次发自真心认为这肯定是苏沐秋流落在外的崽。

  喂完叶修,小不点舔舔爪子,突然回头,再度捏起一块鱼肉塞到苏沐秋嘴里:“爸比,你也吃鱼鱼!”

  “我不是你爸比。”苏沐秋没啥所谓地将鱼一口吃掉,抽纸巾给小朋友擦爪子。

  叶修默默补充,而且这两只兔子,还同样吃肉……

  

  

  

设定:

现代,同居,警察,天上掉了个崽,zootopia

小朋友长相随叶修,眼睛颜色跟耳朵&尾巴&毛色(种族)随沐秋

 

没写完只发段子是非常的遗憾然而请不要叫我写了xxx

  


评论(20)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