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04:无言以对 (哨A)

*接龙题目: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03:饥不择食

手机更新,见谅


  在沐雨橙风扫出第一枪时,漆黑机甲以不可思议的灵活度弯身避开冲击枪,幽红色的光束堪堪擦过,在机甲表层留下焦痕,将后方岩壁轰出一个大洞。

  他们的武器在爆发力上确实胜过联邦许多──这个想法转瞬即逝,苏沐秋紧追直上,趁隙以肉搏的方式,直接撞上了黑色机甲。

  黑色机甲尽全力回避,可惜坑坑漥漥的地面让机甲慢了半拍,就这刹那间,沐雨橙风已先一步撞去,两架机甲扭打着撞上岩壁,却没料到猛地失衡,双双朝后摔去!

  刚才被冲击枪轰出凹陷的岩山,脆弱石壁遭机甲一撞后崩裂开来,里头竟是一处天然岩洞。


  彷佛一切重演,沐雨橙风手里的冲击枪抵上对方的脑袋,一脚踩住黑色机甲胸口,而黑色机甲手中紧握一柄毫不起眼的短刃,不知何时已从诡谲刁钻的角度刺出,紧贴沐雨橙风的驾驶舱。

  无数岩块铿铿锵锵地砸落,两架机甲一上一下,一副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模样,却同时没了下一步动作。


  身处骤然漆黑的驾驶舱内,苏沐秋握紧拳,重重吐了口气,最后瞥了眼能源耗尽的提示,以及他刚才匆促间检测出来的外界大气成分,确认有98.7%以上与原星系相同,随即一脚踹开了驾驶舱,向下跃了下去。

  苏沐秋动作不可谓不快,甚至没有多花几秒思考,就直接置身在未知星球的大气间。这为他夺得先机,黑色机甲的驾驶舱刚开了道缝,一捧无色透明的黏糊液体才从那道缝里漫出,便被苏沐秋撞得重新闭合,对方差点被轰然关闭的舱门夹断手。

  身为哨兵,苏沐秋从跃下时便看得清楚,由黑色机甲中探出的物体,不是他想像中虫族节肢状的腹足或其他生物的爪子,分明是人的手掌。

  里头的驾驶员,至少外观上,同样是个人类。

  是人类就好办了。

  苏沐秋心底松了口气,单膝跪在舱门上,一手从腿边摸出随身的格瓦雷手枪,目光紧锁下方的驾驶舱。静默中,黑色机甲的舱门猛然上下弹开,苏沐秋被掀的身型一歪,差点从十几尺高的机甲上滚下去,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舱门边缘,腰腹使劲一翻,重新跃了上去,头一偏避开了刺来的震荡刃。

  紧握震荡刃的人,黑色机甲的驾驶者,正以奇特的姿势蹲伏在舱门另一侧,背脊警戒地弓起。

  质地不明的紧身驾驶服上,驾驶舱内的缓冲液沾了他满身,那人面色苍白,一双眼黑的发亮,与苏沐秋分置两端,剑拔弩张地盯着彼此,一人手里是低鸣嗡响的震荡刃,一人是点四五的手枪。

  对峙片刻,苏沐秋忽地展颜一笑,动作缓慢的将占据优势的手枪放下,举起手,做投降状:“既然你不是虫族,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我们谈谈?”

  对方先是一怔,谨慎地打量全身破绽百出的苏沐秋。与对方那套明白显露肌理线条的驾驶服不同,苏沐秋穿的是白色为底的军装,修身军服衬的他肩宽腿长,甚至有几分文书人员的感觉,彻底将他所有攻击性藏了起来。

  似乎信了他这文弱表像,对方瞥了眼他放下的枪,尽管没有收起刀,但苏沐秋能明显察觉他放松了紧绷的肌肉。

  那驾驶员一手捋开了贴在额上的刘海,同样朝苏沐秋灿然一笑,诚恳地开口说道:“$^*^%@!#?”

  苏沐秋愣住,“什么?你说什么?”

  “#$&&?$#@$#……”

  对方不间断的说着话,同时按住耳垂上形似黑色三角的小东西,从他口中吐出的语言,居然连续换了好几种。苏沐秋好奇地望着那只特殊的小仪器,意会到对方正在干什么,他同样挑了句话重复,可始终没有对上。

  十分钟后,直到那疑似通译机的耳钉同样没了能源,双方搜肠刮肚,也辨认不出彼此是什么语言,两人互视,无言以对。

  语言不通,能判断对方意思的就只有肢体动作和语气了,苏沐秋放缓语速,在双方之间比划:“你介意我……建立临时链接吗?对我们彼此沟通应该能有帮助,至少能了解简单的意思。”

  精神链接做为哨兵和向导间最精细的互通方式,直接被苏沐秋拿来当做沟通手段,随随便便就对个底细不明的人提出来场精神层面的交流,要是他哨兵学院时的导师在此,恐怕要将他回炉重造。

  苏沐秋当然晓得精神链接的重要与危险性,他可能会被反制,可他从对方无法互通的语言、隶属不同文明的机甲科技,做了个大胆的假设。他在赌,赌一个未知的可能性。

  对方显然没明白,不过缓缓点头,做了个坦然任由他来的手势,看来也是个相当敢冒险的人。

  苏沐秋微微一笑,友好的伸手,像是要来次异文明间的友谊交流,而对方大大方方的回握,不忘朝苏沐秋眨眼,却不知苏沐秋的重点根本不在此,他悄悄探出了感知,精神触稍隐蔽地游入了对方的意识。


  出乎苏沐秋意料的,对方的意识与他相性相当高,高到苏沐秋由探出感知到深入,完全没感觉到任何不适应。

  而在他预料内的,对方的意识毫不设防,像一片开阔的大草原,一览无遗,对他的进入毫无所觉。

  ——这不是个哨兵,不是向导,只是个身体素质不错的普通人罢了。


  苏沐秋忽然扬起灿烂的笑容,冷不防抽手揪住了对方的衣领一拉,趁其不备,直扯着人正脸撞上机甲!

  在那刹那,有某种苏沐秋难以描述的‘东西’从对方身上爆发开来,苏沐秋无论听觉、视觉、嗅觉甚至触觉都无法感知到那东西,却明确知道对方身上有某种令他本能地紧绷、强悍霸道的东西炸了开来。他眨眼间挣脱苏沐秋的箝制,身型如肉食动物灵敏,瞳孔紧缩,一把反抓过苏沐秋的领子勒住他的颈项,双臂骤然使劲!

  与此同时,苏沐秋深入对方意识的精神触稍收缩成束,猛地在对方脑子里重重一砸。

  那驾驶员动作一顿,眼前一黑,意识消散,当场被苏沐秋击晕过去。

  苏沐秋停了片刻,确认对方失去反应能力,才把软倒在他身上的敌人扒开,猛喘了几口气,心有余悸地摸着脖子。

  对方在刚才那瞬间爆发的力道,让苏沐秋毫不怀疑假如他反应迟上一瞬,如今他已被当场扭断脖子。

  “棘手的家伙……”

  苏沐秋龇牙咧嘴地起身,费了一番力气卸了对方死握在手里的漆黑短刃,远远扔开。

  他重新拿起枪,枪口抵住了对方的眉心。

  苏沐秋持枪的姿态很稳,手颤也不颤,点四五口径的枪即使用的是旧式子弹,这么近的距离,已经足以将对方炸的脑袋开花。

  对付难缠的敌人,务必力求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苏沐秋指尖一勾,扣下了板机。

  喀擦。

  击空的声音响起,苏沐秋耸肩,拿枪口咚、咚的敲着对方脑门,笑了一声嘀咕“诈你的”,便重新收起那把本来就没放子弹的格瓦雷手枪。

  他探出精神触,又在对方意识里胡乱扫了几下,力求让对方昏的越久越好,可惜没两下他就感觉脑仁隐隐生疼,遗憾地退了出来。

  说对方一览无遗,精神方面同样是哨兵的短板,他不过略胜一筹,才占了先机罢了。

  眼下,这被砸穿的山体洞窟内,外头透入的日光照亮两架呈现扭打姿势的机甲,按着脑门龇牙咧嘴的苏沐秋,他脚边晕厥过去的敌人,还有洞窟另一头,不知通往何处的幽深洞穴。

  陌生的地点,糟心的敌人。

  苏沐秋郁闷,松了松筋骨,打算把人弄到地面去再行其他打算,才刚将对方架到肩上,却顿了一下。

  对方脸色苍白,身上有一层薄薄冷汗,呼吸、脉搏薄弱,体温偏低,指尖冰冷,虚弱地半靠在他肩旁。

  他这位难缠的敌人没有外伤,苏沐秋没有嗅到血液的气味,可这分明是一次性失血过多的迹象。

  

*

  

  叶修是被飞虫振翅的恼人嗡嗡声吵醒的。

  他皱紧眉,从意识转醒的瞬间便觉得脑子里疼得夸张,像是整颗脑被人拎出去搅成汁再倒回来,乱成一团,并察觉由于自己昏厥过去,没了压抑,信息素如同坏了闸门,威吓性的向外疯狂涌出,霎时出了一身冷汗。

  这么夸张的信息素,别说是娇弱的omega,方圆十里内要是有Alpha,只怕现在也吓软了腿,怎么可能还有蚊虫在附近乱飞。

  并非他的信息素闻起来像是驱虫剂,而是气味、信息素这类本就是动物标记领地的东西,他的信息素强度在Alpha之间的评级都是最高的,没事根本不能放出,以免造成危安问题。

  稍微敏锐点的生物,都晓得他不好惹,全星系只有感觉迟钝的Beta还会傻呼呼地撞到他刀口上来。

  所以叶修清醒后的第二个念头来了。

  那个笑容灿烂地耍阴招的家伙,肯定是个他妈的Beta。

  叶修轻啧一声,收敛了满身气味,睁开眼,同时察觉手腕与双脚都让粗绳牢牢绑起,驾驶服被扒的衣衫大敞,从胸口到腹部一片坦荡,只差没把他裤子也扒掉。

  理所当然,身上藏着的随身武器跟震荡刃,果然不翼而飞。

  叶修挪动着坐起,目光扫视四周,想知道把他衣衫不整地扔在地上的家伙如今身在何方,就听到那嗡嗡声持续不断,从上方传来。他一抬头,就见一叶之秋敞开的驾驶舱内有人影晃动,嗡嗡声就是从机舱里传来。

  那家伙不会是要拆了他的机甲吧?

  叶修眉头一跳,还没想好要不要扑上去以肉身拯救一叶之秋,余光内一抹白影晃过,他敏锐地看了过去,只见洞窟外有一只雪白的大型动物跑远。

  “$#%%$&?”

  听见人声,叶修回头,目光对上靠在他驾驶舱边的青年,对方神色兴奋,像个天真的孩子似的,手里挥舞着一件会出现在维修技师手上的小工具,朝他叽哩呱拉地说话。

  叶修眯起眼仔细看去,发现那嗡嗡声正是震荡刃发出的,它被插进了驾驶台,刀刃刻纹上散发的暗红色微光,此时被青年拿来当作了照明。

  于是叶修等对方吼了完一堆话之后,高声回喊:“我去,拿别人武器捅穿别人驾驶台这种事,你可真能干出手啊!”

  “$^%^&&*!#%$%*^?”对方有听没懂,自得其乐地笑着朝他挥手,嫌热似的拿扇子扇着风。

  等一下。

  那不是扇子……那黑色的,扁平状,以金线标示数值的,似乎是一叶之秋的探测仪。

  那家伙是怎么完整拆下来的?!

  大约是看出叶修稍稍变了脸色,青年撑着脸笑了一会,冲叶修挑眉,慢条斯理地将那把小工具摺叠收回,钢笔似的大小插回胸前口袋,得意洋洋地一弹那块探测仪。

  探测仪当的一下,有光点腾地闪烁亮起,正中间稳定亮着的两个光点显然是两架机甲,虽然其他什么都没显示出来,可他确实成功启动了探测仪。

  “#%$%*^?”青年重复问道,在半空中画了个简洁利落的图案,并偏头表示疑问,叶修看了一会,查觉对方问的是方位。

  叶修摇头:“那不是指南针,是探测仪。”

  青年皱眉,拗口地重复:“……探……”

  “没错。是虫族探测仪。”

  叶修闭了闭眼,唇边有一瞬勾起情绪不明的微笑,很快消失无踪,换上一派热情自来熟的老乡表情。

  他砰的躺回地面,大喇喇地任由青年的目光以及他手中隐蔽的枪口对着自己,叶修回以粲然一笑,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自行解释道:

  “它能侦测出虫子,以及被虫子钻入大脑寄生的人类。”

  叶修笑,对着洞窟外的阳光眯了眯眼。

  “比如说‘那些家伙’……比如你那群被我杀死的战友们……”

  “比如你。”



→ 05:不值一提

评论(28)

热度(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