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05:不值一提 (哨A)

*接龙题目: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04:无言以对



  苏沐秋将两架机甲内所有可用的、可拆卸的东西全都一股脑抱了下来。

 

  被捆成球扔在角落的叶修挑了挑眉,望着脱下外衣当包袱巾,灰头土脸活像是要连夜逃难的青年,非常佩服对方雁过拔毛的精神,象征性地吹了声口哨表示惊奇。

  而苏沐秋回望那位悠悠闲闲地看着他忙碌的人,尽管晓得把对方捆起来的就是自己,还是很有送他一枪的冲动,只能艰难地克制下来。

 

  从军多年,苏沐秋已经不是当年刚从军校毕业时,握着枪都会发颤的实习生,他知道自己算不上心慈手软,可至少是个明辨是非的人。

  黑色机甲的驾驶员与虫族同时出现,并且杀了不少联盟军人这件事无可辩驳,但经过短暂相处后,苏沐秋认为对方是出于某种理由这么做。

  或许是一厢情愿的判断,但他深入对方意识时,感知到了片段的情绪,那个人虽然紧绷、戒备,可确实没有明显敌意。

  苏沐秋想知道对方的理由。

  再加上……

  暗地瞥了眼对方,那人见他随意扔在地上的那堆东西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来场小山崩,牢牢绑在身后的手不知怎么地一推一蹭,三两下挣脱了绳子,连蹦带跳地蹭过去扶住了东西。

  察觉苏沐秋的目光,他还咧嘴笑了笑,自己将腕上的绳子重新绑好。

 

  再加上,两台机甲能源耗尽,沦落异星,放眼望去除了虫尸跟黄土外别无他物,只剩这位旗鼓相当的敌人活蹦乱跳,如果对方暂时没有敌意,还配合地当战俘,也许……姑且能视为助力看待。

  野外求生,多一分助力,就多一分生存可能。

 

  苏沐秋主动把人松绑了,对方诧异地望着他。

  他指着自己,进行基本介绍:“苏沐秋。”

  “S……苏……”

  “嗯,苏沐秋。”他重复了几次。

  来自不同星系的驾驶员盯着他的口型,认真地模仿几次,很快便能字正腔圆地重复:“沐秋。”

  猛然被稍早还你死我活的人亲昵地叫了名字,苏沐秋轻咳一声,抓了抓脑袋,在对方迷惑地重复并调整腔调时,点头说着:“对。你叫什么名字。”

  两人一来一往,苏沐秋终于知道对方的名字,叫做“叶修”。他们分头整理各自的物资,叶修很有自觉,主动将食水跟苏沐秋堆到一块,作为示好──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那里称得上食物的东西非常少,这会儿厚着脸皮上供,恐怕存着分吃苏沐秋那份的心。

  除此之外,他同样没有碰任何武器,全交给苏沐秋处理,这些让步的行为,无疑为双方相处奠下了不错的开端,至少苏沐秋不用担心一转身就有把刀朝他后心窝掏了。

  两人最后整理出来的共同物资,有纯净水两升,叶修提供的某种果实三枚,以及来自苏沐秋的压缩饼干少量、糖果一小堆、巧克力一小堆、糖霜杯子蛋糕一小堆,其他琳琅满目的甜食好几堆……甚至有几根小蜡烛。

  顶着叶修诡异的目光,苏沐秋捂脸:“……这是要开生日派对吗?!”

  他绞尽脑汁,才想起这些都是他那位特别活泼可爱的智能光脑网购来的,尽管它自己不能吃,就辩称是要和沐橙一块给他庆生。后来苏沐秋生日当天临时出了趟任务,早将这些东西忘到脑后,但显然都被悄悄屯在沐雨橙风内了。

  甜腻腻的味道弥漫开来,叶修神情复杂地望着他,有几分打量,坐姿都端正了点,开口时意味不明的谨慎:“%^$%&……Omega?”

  Omega?尽管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苏沐秋坚定地摇头了。

 

  他们分别吃了点东西,两人都不嗜甜,苏沐秋于是随手把甜点摆到一旁,吃着味如嚼蜡的压缩饼干,然而叶修皱紧眉,强塞了好几块巧克力入腹,随后神色恹恹地靠在洞旁抽了只味道奇特的烟,随即找了块地躺下,蜷缩着背对苏沐秋睡了。

  苏沐秋望向洞窟外,逐渐西下的太阳,将黄土地染得一片血红,似有几分不详。

  那没有武器的家伙倒是睡的无比坦然,相当没心没肺,半点不怕异星生物在睡梦中把人啃得连骨头都没剩,苏沐秋却不能如此。

  他打宇宙战时可从没想过眼下这景况,只能就地取材,在洞外约半尺的范围埋了些边角尖锐的碎裂虫壳,又在绳索上绑了些会吭硄作响玩意儿,缠在洞口前,布置成简易的防御线,随后将食物用外衣包起,藏到了两架机甲下方。

  完成一切后,他寻了个避风处,避开叶修的视线范围,悄悄解开了上衣。

  他腰腹间缠满了绷带,血色狰狞,苏沐秋将之一刀割裂了,腰间骇人的伤口霎时暴露在空气中,呈撕裂状的伤势触目惊心。

  这本来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伤,要是模组没遭虫潮突袭,要是他听从医疗向导的指令安分留在病床,这些伤早就好全,而非在这连番变故中,被他搞成了不得不重视起来的大伤。

  苏沐秋抿唇,尽己所能将痛觉压制到最低,将消毒酒精浇上伤口时仍痛得他两眼发黑,差点痛昏过去。带着满身冷汗清洗了伤口,一巴掌将凝合胶糊上,重新将伤处牢牢裹紧,直到看不出一点受伤迹象,苏沐秋才松了口气,暗中觑了眼叶修的方向。

  他仍安安稳稳地缩在那睡觉,一声不吭,身边不知何时多了只雪白的大型动物,那动物摇晃着粗长的尾巴,不远不近地观察着叶修。

  “嘘!走开!”苏沐秋以气音喊道,“我没力气跟他打架,别把他弄醒。”

  那生物察觉苏沐秋,蓝眼睛高傲地斜了他一眼,好似人性化的哼了声,抖了抖圆耳朵,随即一溜烟窜出了洞窟外。

  苏沐秋头痛地叹气,在休息跟保持清醒间犹豫,接着继续翻起从叶修那边搜括来的物品。半是出于每一样都相当新奇,另一半,则是打探叶修的底细。

  

 

  这星球到了后半夜,一反白天艳阳高照,突然飘起了雪。

  初时细雪为大地铺上一层柔软细密的绒毯,满目雪白,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昏昏欲睡的苏沐秋朝洞外探头,霎时冻了个机灵,呼吸间吐出大口白雾,他脑中一下惊醒。

  假如机甲有能源,在驾驶舱里头过夜就行,冷热温差根本不足为惧,但眼下他自己带伤,叶修又是莫名其妙失血的样儿,这样下去,只怕两人冻死在这里。

  他连忙摸出几块煮食用的固体燃料,直接使劲一扳,从两架破破烂烂的机甲上掰了块金属板子下来充当火盆,噌噌几下燃起火,将烤火盆摆在自己与叶修之间,十几分钟后,洞窟内总算回暖些许。

  苏沐秋用外衣与毯子将自己裹紧,缩着脑袋对火光出神,不幸的是,他眼前几尺外就是弓着背脊的叶修,对方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驾驶服。

  从苏沐秋的角度,能看到他一点侧脸,那小块皮肤苍白的发青,分不出是失血抑或冻的。

  半晌,苏沐秋啧了一声,撇着嘴将火盆推向叶修,薄毯顺势盖到他身上去,在他动作时,叶修突然睁开眼,眼神清醒,两人对视了片刻,平和之下有几分尴尬几分警惕仅有自己明白,随即叶修笑了笑,自己缩进被子里,睡了。

  在那蒙头阖眼的家伙身旁翻了翻火盆,苏沐秋心想,这人心也太大了点,当真不怕他半夜谋杀吗。

  还是他也有某个不得不和他保持和平的理由?苏沐秋不动声色地掩住腰间的伤处。

 

  一夜过去,夜间的风雪像是幻觉般消融无踪,炙热的阳光将雪迹烤化,被雪水弄得泥泞的地面极快在阳光下干裂,露出一片焦黄土地──难怪这里寸草不生了,哪怕是杂草,都很难在这么极端的气候下存活。

  尽管幸运地尚未碰见,但能在荒漠里生存的物种,恐怕都相当棘手,两人暗自留意。

  为了躲避阳光,他们朝洞窟里挪动,又不敢贸然深入这庞大山体的深处,只得一块坐在靠里的阴影中,呆望着两架机甲在照入洞窟的阳光下,逐渐烫的能拿来煎食物。

  苏沐秋光着膀子啃压缩饼干,想像要是有块牛排该有多好,没的话,给他条猪培根,鸡蛋……他一面想,一面等气温略降,苦逼地翻进驾驶舱自己当那块肉排,满身大汗的搞维修。而叶修抱着腿,嘎吧嘎吧地嚼碎甜滋滋的糖球囫囵咽下,当瓜子一样猛嗑,旁观苏沐秋挥汗如雨。

  苏沐秋听那啃糖的声音,只觉烦躁得要命,强忍半天,扭头一块光板就扔了出去,正中叶修的脑门:“喂!叶修,你自己的机甲不修吗?”

  他吼完才想起不是所有驾驶员都懂的修机甲,或着说绝大多数都是不会的,机甲有任何毛病都只能哭着等技师,于是苏沐秋转了句话:“哎,难道你是没了整备技师,就啥也不行的人?啧啧啧。”

  叶修没听懂,茫然点头应声,回了句“沐秋”,心里层面获胜的苏沐秋非常幼稚地笑着哼哼,操起工具继续检查。前者拆了包洒满糖粉的杯子蛋糕,一边吃一边笑咪咪地欣赏苏沐秋辛勤的姿态,对修机甲相当不着急,一副等人顺手救出的模样。

  完全不能期待啊!苏沐秋哀叹,俗话说的好,最后能救自己的人果然只有自己。

 

  如此忽冷忽热地熬到第三天,叶修停下疯狂摄取糖分的动作,而苏沐秋干粮即将告凿,尽管除了吃不完的甜食,双方进食的份量已经压抑到生存的最低限度,喝的夜里搜集的雪水,可惜再怎么节省,剩下的食物都维持不了一天。

  两人于洞窟附近小范围搜索食物未果,转而将之前干掉的虫子搬回洞窟,从虫壳里撕出好几条冻了又晒如今疑似肉干条的粉白色物体,并试探性地往嘴里塞之后,他们一致同意要外出找食物。

  “必须到离这里更远的地方找吃的。既然这里会下雪,应该有水源,我们要找到水跟食物……”

  苏沐秋捂着嘴,眼眶含泪,舌头发麻地说。对于哨兵,虫肉干太刺激了,他宁可吃甜食。叶修虽然咽了下去,可脸色没比苏沐秋好看。

  由于语言不通,苏沐秋口头上说着计划,同时又拿石块,在地上画出示意图。

  他画了简单的河川、苹果树、兔子这类的,以及两个拿着牙签的小火柴人,寄望叶修能看懂,并在叶修凑近图画试着参透时,取出那柄被他扣留的震荡刃。

  叶修立刻抬头,望着他。

  苏沐秋静默,随即郑重的,将武器交还给原主人。

  刀柄交到叶修手里时,仍带有苏沐秋的体温,他紧了一下叶修的指尖才松手,而后者轻松地抛接着黑色的震荡刃,耍了几个花,任武器在手指与臂间如游鱼般灵巧地移动,好几次锋刃明白地逼近苏沐秋。他若有所思的目光对着坦然而镇定的苏沐秋,最后点头,将震荡刃收回腿侧。

  苏沐秋笑开,再度画下一张图,这次更简单了,是偏斜的太阳与地平线。

  “最迟等太阳到了这个位置……要回来集合。明白吗?叶修?”

  叶修与他对视,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这也理所当然,叶修听不懂他在说啥……苏沐秋正如此想着,叶修忽然拿起之前被他从机甲內拆下来的仪器,没见他做了什么,只是稀松平常地摸了摸边缘,然而那块仪器腾地亮起,除了之前被苏沐秋尝试出来标示两架机甲的亮点,还显现出无数黯淡红点。

  那些红点的位置分布有几分熟悉,苏沐秋细思,察觉这与前些日子两人击坠的虫族尸体位置相同。

  “原来你说的那句……什么……‘虫’?这不是方位仪,是虫子的探测器?”苏沐秋恍然大悟,接着,叶修居然将那圆盘交到他手中。

  “沐秋。”叶修镇重说道,音调生涩,“肖……小心。”

  而苏沐秋听懂了。

 

  这是继‘苏沐秋’之后,叶修学会的第二句联邦语。

  


评论(46)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