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13:一诺千金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12:竭泽而渔

写的超仓促!而且又又又又又超时了!!



  苏沐秋是个哨兵。

  特别出色的哨兵──即使他本人并未刻意彰显。

  苏沐秋从未摆过高高在上的架子,反而见了谁都平易近人,然而他实际上觉醒的相当早,天赋极佳,本身能力也不错,他觉得现在状态算是差的,但那也是跟自己以往的纪录比较。

  这意味着,他无须测谎仪,就能辨认出谎言的痕迹。

 

  ──在他惊讶地被叶修躲开,而后者解释手上有伤时,他清清楚楚听见叶修一向波澜不惊的心跳,突然跳快了几拍,尽管那人神色如常。

  叶修欺骗了他。即使不至于到欺骗,也必然隐瞒了某件事。

 

  可到底瞒了什么,苏沐秋就琢磨不透了,毕竟依情况地点,瞒什么都没多大意义。

  紧盯手中从草丛里找到的东西,苏沐秋眉头紧蹙,陷入苦思。

  负责警戒放风的叶修在周围转了一圈,扫视着峡谷与平台,隐隐约约有些难辨的违和感,接着低下头,“去、去”的把跳过来的兔鼠一只只辛苦赶跑。

  这里恐怕没有人类来过,峡谷里的生物对人一点危机感也没有,甚至还有蹦过来啃矛尖的,赶跑了又回来。叶修弯着腰赶了几回就放弃了,任由那些小家伙一蹦一跳,凑到草丛边吃浆果。

  不一会儿,单膝跪在草丛间沉思,神态庄严肃穆的苏沐秋周围就绕了一大圈胖墩墩的白毛团子。

  等他转过头,正想找叶修问话,就见叶修蹲在旁边,手里抓着一把小圆浆果,吃零食似地嚼的正开心。

  苏沐秋:“喂!有毒没毒都不晓得你就吃啊?”

  叶修大约听出是问毒的事,随手揪起一只腮帮一鼓一鼓的小兔鼠放到苏沐秋眼前:“没毒。”

  “你怎么知道这些动物体内没有能处理毒素的器官……”

  叶修无语,表情写着‘要是它们有,上次做兔肉串烤早就死了’。

  “……你就这么饿,饿到非得吃来历不明的东西?”苏沐秋幼稚地较劲起来,想了半天,吐出一句微弱的反击,心里却也是好奇起来,伸手去摘浆果。

 

  动作到一半,一只手从斜里伸来,握住苏沐秋,朝他掌心里塞了什么。

  苏沐秋手掌一摊,巧克力球泛着温润的光,叶修拿烟盒往他手里抖了抖,又滚了几颗出来。

  他挑眉咧着笑:“别吃来历不明的东西。”

  “……叶修,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又去动我的储备粮?”

 

  苏沐秋翻翻白眼,一巴掌将那把甜食塞进叶修嘴里,尽力忽略另一人唇瓣擦过掌心的触感,刻意低头埋入树丛捋了一大把浆果下来。

  紫黑色的浆果每颗约指节大,尝起来像他吃过的小红莓,酸爽里带着微甜,还有一股植物清香,是小姑娘会喜欢的东西。

  “真想给沐橙也尝尝看。”

  “沐橙?”

  苏沐秋平淡道:“是我妹妹。你别管了,过来瞧瞧这东西。”

  悠闲含着巧克力球的叶修挪过来,看到苏沐秋拿起的物品,眼神陡然变了几变,正色起来。

 

  在草丛里反光的东西,同样是深蓝色的金属,表面有着一层厚重锈斑。倘若仅是如此,至多只说明峡谷里有金属矿产,可这块碎片却呈现不明显的弧形,中心空洞。叶修接过来仔细摸了一圈,尽管已经因时间而磨淡,金属圈外层似乎有细致刻纹。

  不管是文字还是符号,总之,不是自然形成的东西。

  这东西像是六角形的螺母。

 

  “这里还有。”苏沐秋手里还抓着几个,表示他刚才可不是埋头摘零食,是在干正事。

  有了螺母的联想后,苏沐秋找到的其他碎片,看起来都像垫片、弹簧、承轴一类的东西,零散地落在草丛里。

  苏沐秋一边挥赶兔鼠一边翻草丛时,在他身后,叶修握紧碎片,锋利的边缘刺破了指尖,淌出的血珠沿边缘滚下一线鲜红。尽管只是肉眼难见的些许,然而血液滑过的部分,金属的形状再度悄然改变。

  “果然。”

  叶修眯起眼,上下摆弄着零件碎片。

  “叶修?你有说话吗?”苏沐秋停下动作,疑惑道。

 

  这时,一只短喙的碧蓝色大鸟飞来,在草丛上方盘旋了几圈,忽地猛冲下落,啪哒踩上苏沐秋的头顶,厉声鸣叫着,愤怒地啄起他的脑袋,苏沐秋吓了一跳,急忙退后跳开。叶修一看他的新造型,当场爆笑出声,苏沐秋顶着乱糟糟的鸟窝头,怒气冲冲地揪住叶修的领子反手往地上掼,猝不及防的叶修砰的啃了满嘴泥。

  叶修翻身腾起,一计迅猛的扫腿刚出,就遭苏沐秋扣住小腿重重一摁,叶修疼的一哆嗦,趴下不动了。

  “为什么……”他心里一连串为何猫咪跟苏沐秋都专门朝他伤腿下手的郁闷。

  苏沐秋笑容灿烂,拍拍他的背:“哦,因为你把风不给力,害我被野生生物攻击了。”

  叶修默然。苏沐秋瞧他萧瑟憋屈的背影,有几分心虚的松开手,叶修趴着,冷不防抬腿后蹬,一脚重重踹上苏沐秋的腹部。

  苏沐秋刷的冷汗直冒,磨磨牙,朝那侧躺着笑容嘲讽的家伙对掐过去。

 

  两人揪着彼此左右扑腾间,那只鸟在草堆里安然落下,垂首发出奇怪的咯咯声,苏沐秋马上四肢并用按住叶修,警盯那只鸟。

  “要是它也会喷火……”苏沐秋细声。

  叶修不动了,同样保持安静。

  两人的虎视眈眈中,对此浑然不察的大鸟咯咯着,鸟喙大开,呕的一下,一块半弧形的蓝色金属碎片被它湿漉漉地吐了出来。

  两人:“…………”

  大鸟昂着头踩了一圈,随即拍拍翅膀,重新飞远了。

  “看来草丛里这堆都是搜集品……我还奇怪为什么全都散在这。那是什么鸟?有搜集金属的习惯?”苏沐秋自语,“要是能逮几只来养,说不定跟着它就能找到矿点……”

  “沐秋。”叶修喊了一声。

  “干嘛?”

  苏沐秋低头,看着对方。两人四目相对,刘海顺苏沐秋的动作落了下来,扫进叶修眼里,叶修忍不住眨了眨眼,彼此间只剩一个呼吸的距离,连身驾驶服领口散乱,被苏沐秋扣着手腕,按在身下,眼底倒映着苏沐秋怔愣的神情。

  苏沐秋慢慢,慢慢地退开了。

  “叶……”他侧过头,开口便是一顿,低咳着清了清嗓子,“叶修。”

  将想法告诉叶修后,双方默契地分散开来,寻找那种蓝色鸟类的窝点与踪迹。

  

 

  

  两人赶在入夜前回到了村落,乌铁部落的中心燃着火堆,点亮一方光明。老族长和邱非等在外头,看见两人时均是松了口气。

  “平时在这个时候,太阳消失,月亮升起,除了负责警戒的人,部落里已经休息啦。”老族长比了比满地狼藉,还有一些正在收拾残状的人,“但今天情况特殊,所以大夥四处燃了火堆。”

  苏沐秋应声,观察着邱非的伤口。

  他身上的伤覆盖着一层半凝固的绿泥,应该是人齿嚼碎了镇痛植物,和著有黏性的汁液糊了上去。无论割伤、扭伤、骨折全是一样的处理方法,且每一处伤口外围都有红色染料绘上的痕迹,波浪纹与线条交杂,像是某种祈祷符号。

  看邱非绷着那张小脸,就晓得疼痛远大于治疗效果。六岁多的小孩免疫系统不够强,苏沐秋很有重新包扎的意图,然而他不敢贸然动手,他曾经在一次未开发星球的勘查见过类似当地巫医的人,通常治疗与文化、信仰密不可分,弄个不好恐怕会引起纠纷。

  “哎,我是前任族医,你放心,邱非的伤是我亲自处理的。”老族长注意到苏沐秋的目光,安抚道,苏沐秋只能点头。“森林入夜危险,你们在部落里留一晚吧!”

  回程确实有段距离,也没有非得回洞窟的理由,苏沐秋朝叶修比划,叶修瞭然点头,两人依言留在部落过夜,也当是了解一下当地生活。

 

  然而乌铁部落损失惨重,因死亡、残废减员近十人,大半帐篷屋不是撞歪就是倾倒,无家可归的人只能凑合著找熟识暂住,或是住在临时收拾出来的大屋里,弄了个通铺,两位贵客也没能享受套房待遇。老族长将苏沐秋和叶修安排在一处人最少的帐篷屋,掀开做为门使用的大块兽皮,里头却也躺了四五人。

  这一夜,刺耳鼾声此起彼伏,鼻间满是药草怪味、皮料腥气和那几人伤口的血味交杂,地面草堆茎梗支棱着刺痛背脊,别说入睡了,五感状态不稳定的苏沐秋感觉自己如同被架入拷问室。

  苏沐秋一晚上都板得像棺材,他不得不朝睡在边上的叶修靠了又靠,差点没把人直接挤出帐篷屋外。 

  几十分钟就被苏沐秋拱着朝外推一回,闹的叶修一会睡一会醒,最后干脆一块睁着眼发楞,隔日几乎天刚亮,两人立刻蹦出屋外,黑着眼圈呼吸新鲜空气。

  

  

  昨日叶修一杆矛使得行云流水,单挑红角兽的强大在部落里留下深刻印象,他才洗好脸,就有人过来找他问话,语气小心翼翼,满眼景仰──苏沐秋用的是激光枪,远超当地认知,且隔着火幕,激光枪的光痕不甚清晰,反而被低估。

  叶修应声,提着矛跟着一大清早离开部落的临时狩猎队伍外出,不忘朝苏沐秋竖拇指,示意他会谨遵组织交代,多扛几个受伤的人回来赚人情。

  “你认真点。”

  苏沐秋喊了句,随手将叶修那把短刃扔回给他,也不知是要叶修认真打怪还是认真扛人,随即继续和老族长交谈。

  老族长歉然,尴尬地说:“东西正在整理了,很抱歉不是很多,至少跟你两位救回来的族人相比不值一提。”

  “没事没事。”苏沐秋摆手。

  “两位怎么称呼?”

  “我是苏沐秋,那家伙叫做叶修。”

  老族长点头,镇重行了个礼,相同动作苏沐秋曾在将邱非从水里救出来时看过,一旁经过的族人似乎很是震惊。

  “我叫做冯。苏,叶,请两位记住,如同我的承诺,乌铁部落绝不会遗忘两位的帮助。”

  族长看上去苍老,但那是因为他身上有不少陈年旧伤痕,发间几缕灰白,从他提着矛就想舍身驱赶红角兽的行动,显然没为部落少操过心。不过依容貌来看,族长其实约四五十岁左右而已,仍值中壮年,可放在乌铁部落,似乎已是年纪最长的一位。

 

  部落遭逢大难,没人有心思呼呼大睡,天光乍起,就有不少人出来继续收拾,积极投入接下来的生活。苏沐秋与老族长站在中央的大帐篷旁,几位女性正在整理屋里的物品。

  狩猎队的领头也在一旁,脸色因伤苍白,没了半截胳膊,他选择留在部落内帮忙。

  部落里的人性子直来直往,女性们认得苏沐秋是帮过部落的好人,又见他一句话都能说的坑坑洼洼,满脸一知半解,于是没避讳这位陌生人,一面整理族长屋里的东西,一面叽叽喳喳地聊天,什么都往外倒了。

  苏沐秋与老族长交谈,实则分了一只耳朵去听闲聊,从对话中一来二往摸清了一些情况。

  这里取名似乎大多是单字,且不一定有意思,多是一个音节,用以区别彼此而已,比如云,甘,漠这类的;或着是某些实际存在的事物,之前替邱非保管小矛的姑娘就叫做葛,因为她出生时候,葛藤长得特别好,部落里摘了很多,熬过艰难的冷天。小葛姑娘跑来,递给苏沐秋一条肉干,灰扑扑的小脸笑容灿烂。

  苏沐秋回以一笑,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顶。

  只有少部分人拥有不同的名字。

  除此之外,还得知死掉的族人里,大半都是狩猎队的主力,女性们忧虑部落是否能安然度过寒冷。

  狩猎队的领头者贾兴犹豫片刻,最后同样行了礼,对苏沐秋说:“苏,谢谢你们救了傲。”

  不远处,被点了名的傲停下用受伤的手臂重新适应短弩的动作,感激地笑了笑。

  “是我应该做的事。”

  苏沐秋挂着日行一善不足挂齿的道德楷模微笑:“如果还有能帮上忙的,别客气,尽管提。”

  “族长。”贾兴的伴侣,一位叫梪的女性出声,“整理完了,都在这里。”

  

  冯老族长倒是个一诺千金的人,答应了苏沐秋报酬由他负责,就真的将自己所有的东西贡献出来。

  红角兽袭击部落之后,也就老族长的屋子最完整,其他人自顾不暇,确实无法负担任何报酬。但令苏沐秋惊诧的是,苏沐秋亲眼看着女性们把屋里所有能用的、能吃的搬出来,老族长几乎清空了屋子,拿出他所有,堆到苏沐秋眼前。

  苏沐秋瞪大了眼:“这太多了吧??”

  “我这也就我一个人了,要这么多的也没用。”老族长说。

  “我听狩猎队的人提过,最近很少猎到猎物,这些怎么会用不着?您得为自己留一些。”苏沐秋推拒。

  “没有猎物,是因为越来越冷。”

  老族长摇头叹气,瞅了眼天空。

 

  太阳明明才刚升起,按苏沐秋认知是早晨十点多的时间,然而这时的温度竟令人感到一丝寒颤。

  “苏,你们不是这里的人吧?接着到来的是会冻死大半动物的冷,所以我们部落才专挑红角兽猎捕,为了火肺,柴火根本不够取暖。可是仍然太冷了,我这把老骨头指不定哪天就没了,还留着这些干嘛。”

  苏沐秋一句“有这么冷?”脱口而出前,想起这可不是他住惯了的生活模组。

  住在模组里,尽管偷抢拐骗、贫富差距、饥荒疾病仍有,但半夜冻死,还真是比较少听到。模组模拟四季,照实还原曾经地球的夏热冬冷,不过那是公园之类的自然复原区,市中心街区的温度差异并没那么大,再冷也就是巷子里哆嗦一夜就过了。被冻死的情况,大多是整个区域的气候系统故障,要死会一口气死几十、几百个人。

  苏沐秋记忆中最冷的时刻,大概就是觉醒哨兵的那个冬季深夜,他烧到接近濒死,年幼的苏沐橙捧着水盆不住掉泪,以及他重伤住院,听到下属传来虫族与黑色机甲如入无人之境,闯入他们星系,轻轻松松地击溃数只正规军队那刻。

 

  苏沐秋猛地一愣。

  对了,为什么那时候叶修会跟着虫族一起出来?为什么不由分说杀了他们这么多人?他跟虫族到底是不是一夥,如果是,又为何与他合作?这些不正是他最初一念之间决定不杀掉叶修,留他一条小命问出答案的疑惑吗?

  如今苏沐秋已经认识了叶修,非常肯定叶修不是滥杀之人。甚至只要不真正威胁他的生命或触及原则,叶修根本懒的反抗,一切摊手耸肩配合。

  苏沐秋恍惚,惊觉自己竟然忘了这些十分重要的事,汲汲营营于接踵而至的新事物。

  曾几何时,‘敌人’这个定位,竟然都显得可亲起来?

 

  ──因为作为敌人的叶修,完全不是面目可憎的形象,苏沐秋又是习惯积极朝向光明的人,不知不觉间模糊了界线。

  可是叶修和他之间,语言仍是障碍,苏沐秋怀疑即使叶修乐于坦然相告,他们也可能由于语言偏差而产生误解。他不想因这种因素误解叶修……如果那一切,都是误解的话。

 

  “苏,你看这些作为报酬够吗?苏??”老族长连声问道。

  “嗯?”苏沐秋回神,扫了眼东西,“我们只拿一部份食物跟柴火就行。其他的,希望能用金属代替……就是你们武器上的那种矿物。”

  “你是说乌铁?不要食物?”老族长诧异。

  苏沐秋解释:“您看,我跟叶不是这里人,什么都没有,即使想狩猎或自保,我们缺乏矛、弩,想伐木,也没有斧。所以想跟您的部落要一些乌铁。”

  老族长点点头,“这没有问题。可是我们部落之所以叫乌铁部落,就是因为这附近很容易找到乌铁。这东西随处都是,而且不比石刀坚硬,如果要做为救回族人的报酬,我们部落的……”

  “那么,我想要您部落里的知识。”

  “知、知识?”冯老族长茫然重复。

  “对,知识。像是冬季……天冷的时候多久后到来、乌铁哪里取得、还有没有其他的金属……”

 

  他正要进一步说明,余光里有个小小的身影经过。

 

 

  

=

 

 

贾兴,帐号卡傲天斗法→傲、梪

邱非,帐号卡战斗格式→葛(氏)

大约是这样随便取的,这三位都是过场龙套,看看就行

族长可能是老冯,可能是老冯的远房亲戚

 

PS.

有一种叫"缎蓝园丁鸟"的鸟类,是深蓝色的,雄鸟有搜集蓝色的东西布置在窝巢附近,藉此吸引雌鸟的习性。大致借鉴了一下。发了一张参考图

另外,BBC的实验阶段性发现了其实喜鹊对亮晶晶的东西没有嗜好 [哆啦a梦吃惊]

 


→ 14:昙花一现

评论(33)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