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支配异世界的前斗神大人初次降临-08

与不是人的  @似离  联文

← 01 02 03 04 05 06 07 / tag:#异世界的甜点王


 


  苏沐秋:“……哈?”

  瞧苏沐秋一脸摸不着头绪,黄少天做为好友,此刻都急的火烧喉咙了:“灵魂啊!灵魂!!你这个坚果塔有灵魂啊!哎唷你这让我怎么说明?灵魂这种东西是能说明的吗?总而言之你感受感受,连蓝雨的副主厨黄少天我都说有了那就是有啊!”

  “什么玩意……”

  这个在别人家的厨房借用边角料随便做做的坚果塔有灵魂?那他之前这几年都干嘛去了?在高兴之前,苏沐秋先感到一阵强烈的迷茫与困惑。

  这股席卷而来的茫然完全无法掩饰,苏沐秋不晓得自己回视黄少天的表情是啥样,然而黄少天深刻感受到了,那彷佛是他今早起床发现黄少天突然长出了耳朵和尾巴般的不可置信。

  黄少天青筋一蹦,当场炸了毛。

  可他一句上百字不带喘气的怒喷,在余光瞥见慢悠悠地喝着茶的喻文州时,霎时全哑了火。一口气梗在喉头的黄少天磨了磨牙,砰的摔回椅子里,抓起茶杯就灌。

  苏沐秋抓了抓后脑勺,望向吃起第三个坚果塔的叶修。

  制作时,一直紧盯他不放的叶修,这时反而没什么表示。

  不如说苏沐秋仔细观察后,发现叶修的态度更接近…不冷不热。

  

  “我以为会更甜一点。”叶修说道。

  苏沐秋愣了一下,而叶修没意识到自己微微摇了摇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他认识的苏沐秋非常爱吃甜,说是甜食制造的脑内啡有助于提神,而且比尼古丁健康。尽管由于生计这等现实问题,他们很少有机会能吃甜点,但只要有机会,苏沐秋肯定先从甜滋滋的口味下手。

  而这份刚出炉的坚果塔,吃起来很清爽,并不甜腻,带着淡淡的橙汁香气,他一连吃了三个,也没觉得腻味。

  实话说,这款坚果塔非常合他胃口。但与他所熟知苏沐秋,却有了些微的差异。

  这点差异绝非大事,谁没有个突然想换换口味的时候?但对叶修来说,恰好再次强调了‘这不是他的世界’,以及‘不是他熟知的人’。

  这不是他的苏沐秋。

  在Boitede Bijou珠宝盒远远那一瞥,站在华丽精致的各式甜点之间,那副从容自信的神态,曾有几个瞬间,叶修以为他看到了熟悉的那个人。

  那年夏天,网吧里,憋闷地推开键盘,从屏幕后露出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眸,对他喊了句“不打了”的少年。

  然而,不同的成长环境、经历,形成了不同的人,这里的喻文州不也到了微草吗?所以……这里的苏沐秋,与他的苏沐秋不同,是理所当然的事。

  叶修在心里轻叹一声,抬眼望去,苏沐秋已经在黄少天旁边坐下,神情有几分沉默,分不出是委屈还是郁闷,这下又与他认识的那位苏沐秋有几分了。

  

  那一小壶茶早被黄少天喝空了,喻文州察觉叶修和苏沐秋两人间气氛微妙,轻声说了句“稍等”,随即端来一只装饰着精细花草纹的玻璃茶壶,替苏沐秋倒了杯:“喝看看吧,是微草下一期要推出的试调茶。”

  “谢了。”苏沐秋点头,拿起小瓷杯一口闷了。

  茶水尝起来意外不错,尽管是凉冷茶,却茶香四溢,还有几分花果甜蜜香气。见他喜欢,喻文州直接将茶壶移到他手边。

  “老苏,你干嘛这么在意叶修那家伙的评价?我跟……都认可这份坚果塔了,怎么这还不算证明你的实力啊?”黄少天试图安慰,好像叶修本人不在场似的。

  “苏前辈,我不会说这份甜点是能进入神之领域决赛、准决赛的等级,但这确实是找到了属于你的灵魂的作品。”喻文州附和。

  苏沐秋又是一杯凉茶入喉。

  “我知道是这个道理。可是……”

  可是这是为叶修做的--无论哪个叶修吧,如果当事人吃了是这种反应,这还算是成功吗?

  黄少天挑眉:“我说老苏,你做甜点不是为了谁吧,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看中那个谁谁的评价?万一那个谁明天突然想吃清淡了,就夸一夸你这份坚果塔,后天想吃辣的,就嫌弃你做什么甜点,你要照单全收吗?他一句话你就这么失落啊?”

  那个谁谁视若无睹,心平气和地再度拿起坚果塔。

  而苏沐秋不知如何回答。

  刚才,在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惊叹中,苏沐秋留意到叶修的漫不经心,以及针对口味“不够甜”的评价,他不晓得自己与叶修感觉到了相差无几的违和。

  

  苏沐秋不愿去纠结,向黄少天道了声谢,一杯茶再度入口,他试图去回想今晚为什么会在这里,大半夜的烤坚果塔,然而突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苏沐秋拉了拉领口:

  “……你们微草,入夜后室内空调就关上了?这里好闷。”

  黄少天狐疑道:“这哪里没开空调了,我说微草这空调根本寒风过境啊,飕飕的直吹,害我刚才喝了一大堆热茶……哎老苏,你脸怎么这么红?吹个风就发烧了??”

  “嗯?”苏沐秋茫然地摸了下脸。

  “可能是喝酒有些醉了,需要我开窗吗?”喻文州说道。

  “酒?”

  “那是参考了一些古籍,以花草茶的原料酿制的茶酒。”喻文州笑了笑,目光不知怎么的放到了置身事外的叶修身上:“这杯酒,先向苏前辈祝贺了,恭喜你找回你的灵魂。”

  叶修:“……”这是从哪里抄来的狗血台词?

  叶修不知如何回应,干脆不做声,黄少天反应明显地鸡皮疙瘩一阵,那绝对算不上友善的目光直接戳到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坦然受之,也替自己倒了杯茶酒,微笑着问:“怎么了吗?黄副主厨。”

  黄少天:“……”

  黄副主厨顿时觉得自己被喻主厨打脸了,看表情是很想对喷回去,但他愣是憋着一声不吭,抢过酒壶跟着闷头喝起来。

  气氛顿时凝滞,让人怎么做都不是,叶修看看现任雇主,又瞧瞧穿越前交情不错的黄少天,最后将视线放到当事人身上。

  几杯酒下肚后,苏沐秋看起来十分疲倦,连夜赶车的后果隐藏不住,此刻半张脸都埋在掌心里,呼吸声粗重。

  他是喝酒上脸的类型,这时耳朵尖跟脖子都红透了,看来那盅茶酒真的名不虚传。

  他抹了把脸,长出口气起身道:

  “……我出去吹吹风。”

  苏沐秋摇摇晃晃地出去醒酒了,叶修在原位坐了一会,只感觉喻文州和黄少天之间有相当复杂的问题没解决,也不放心人生地不熟的苏沐秋在外头乱晃,想了想,向喻文州告知一声后,他几步追了出去。

  当叶修追出大楼时,苏沐秋正好站在门外,靠着墙望向天空。留意到叶修的身影,他似乎并不意外,望着他片刻,随后挑了个方向走。

  叶修心领神会,放缓步伐,走在苏沐秋半臂距离外。

  


  凌晨的B市仍有车辆来往,一道道光影交错着,在两人的身影上重复著明灭,苏沐秋那双眼睛一会儿亮,一会儿沉入阴影。叶修瞅了一眼,便随意转向周边景物,仅听着咫尺间的脚步声,来确认苏沐秋的存在。

  这时,一阵冷风吹来,寒风灌入衣摆,叶修顿时打了个颤。微草内部是有空调的,叶修本来就是大半夜直接从客房去了休息厅,追出来时连件外套都没想起拿。

  他以为这是夏天,不碍事,却没想过天亮前这么冷。

  他缩着肩膀搓了搓手臂,想着要不折回去把坚果塔吃完吧,一件犹带着体温的外套便披到了肩上,一双手臂伸了过来,像是由身后环抱他似的,细心地拉拢领口:“叶修,要说几次夜里会冷,你才会记得穿件外套?”

  叶修怔愣,脱口而出道:“沐秋?”

  

  他脸上的惊讶表情却让酒意模糊的苏沐秋一下触了电似的抽回手。

  “抱歉。”苏沐秋呐呐道。

  叶修也只能跟着说了句“没事”。

  苏沐秋尴尬,随意一望,指了个方向说道:

  “我们别在大街上吸尾气了,去那里吧。”

  叶修没有意见,跟着苏沐秋,两人沉默着,一前一后向着那串灯光走去。

  

  B市的CY公园清晨六点就开了门,不过这大清早的,园内游客很少,工作人员同样打着呵欠,大半设施根本尚未启动,一盏盏的灯光循序渐进地亮起。

  苏沐秋没有主动开口,而叶修开始摸不清苏沐秋的态度,以及‘叶修’和他的关系,为了避免露馅,自然不会上前热情搭话。一条宽敞而漫长的环湖走道,除了一群一大早不晓得来玩什么的年轻人闹哄哄地跑了过去,以及空荡无人的设施运转声,基本没了其他声响。

  “苏……”叶修还是开口了。

  苏沐秋偏头,望向他,等待下文的同时打了个小小的酒嗝。

  叶修:“……”

  他没继续说话,苏沐秋便慢吞吞地将视线摆回前方。

  起先叶修觉得他这个状态,虽然人还在走,但和睁着眼睛打瞌睡相距不远了,留意了一会才发觉苏沐秋并非两眼蒙然地随处望,而是盯着某个游乐设施。

  他在看摩天轮。

  叶修心头微动,脑中不期然浮现一段回忆。

  

  那时,他和苏家兄妹住在一起,三个小孩过得没啥讲究,他和苏沐秋没日没夜地埋头打游戏,说不出几分是挣钱几分是爱玩。而苏沐橙放学回家,总会开了电视让两人听一耳朵近期大事,还拿学校老师的话压她两位哥哥:“总要知道我们活在哪里。”

  两人胡乱点头,只能挂着半边耳机,跟着随便听听新闻联播。

  每天都这么一听,有一回还真的听出什么。

  那是一期旅游节目,介绍了某个海外游乐园,苏沐橙一边剥着豆荚,一边说了句:“真好呀。”

  “什么真好?”叶修应声,而苏沐秋手头材料匮乏,如今抢BOSS抢得昏天暗地。

  小姑娘撑着脑袋,看向两个手上鼠标键盘不停的少年,又转回节目里乘上摩天轮的一家三口,那对夫妻与小孩欢声笑语不断。苏沐橙笑着:“没事,说他们和我们一样,家人都在身边,真好呢。”

  叶修分神看了眼电视:“唔,那是摩天轮吗?”

  苏沐秋敲键盘敲的疯魔,闻言灿然大笑道:“沐橙你等着,哥哥抢下这只BOSS做个装备卖钱,等妳生日就带妳去搭摩天轮!”

  “真的吗?”苏沐橙很高兴。

  “当然是真的,想搭几次就搭几次,搭到开心为止。”

  “你别瞎说欺骗人家小姑娘感情。”叶修说。

  “我怎么瞎说了,去个游乐园有什么难?”

  “是不难。”叶修懒洋洋地说道,手上鼠标一晃,掠走了秋木苏拉的正稳的BOSS,“但是你要从我手里抢下BOSS,啧啧,太难了啊!”

  苏沐秋翻翻白眼,也不介意:“切,掉落的材料都是我的,谁打挂了BOSS有什么区别。”

  叶修沉思:“嗯,我胜你几百场了,大概对你小本子里的内容也没区别。”

  “滚!”

  两人携手挂了BOSS,爆了材料。而在那之后,他们又挂了许许多多的BOSS,花费了许许多多材料,卖装备,收钱,然而最后他们还是没存够钱去游乐园--荣耀开始了,除了最初小半个月成天渣网吧,苏沐秋想办法从存款里扣出了钱,给家里古董机升级了硬件,将战地拉回家中。

  

  为了补偿小姑娘,苏沐秋卷起袖子,照着百度来的食谱,亲手做了个蛋糕。

  对了。

  叶修想起来了,在他穿越来的第一天,他制作戚风蛋糕时,与苏沐橙随口说到的--过焦又半生不熟,还有些地方硬得难以入口,糟糕透顶的蛋糕……以及藏在橱柜右边第二格,送给苏沐橙的生日礼物,一共三只成对的猫咪马克杯。

  原来都是那时的事。

  而直到最后,在他的记忆中,他依旧没有与苏沐秋搭过摩天轮。

  

  叶修看向不远处的摩天轮。远远看去,那只大轮子转得极缓,宛如停止运行一般。

  两人眼前的摩天轮,也不是数十年前因资产问题而建设终止的朝天轮,而是CY公园这几年新建的缩小版,小摩天轮看起来反倒平易近人了几分。

  叶修盯着摩天轮,正难得想着‘假如当时’这种虚幻命题,身旁的人突然开口。

  “……我想搭摩天轮。”苏沐秋说。

  叶修望了他一眼,半晌回了声:“好。”

  


  他们走近摩天轮时,稍早擦身而过的那群年轻人正聚集在摩天轮前,本来以为可能要排队了,没想到他们并没有要搭乘的意思,而是忙忙碌碌地在地上摆放东西。苏沐秋踩上阶梯时,有个姑娘向两人比了比,示意他们不用顾虑。

  没有人等候,马上就轮到两人,他们一脚踏进了37号车厢,工作人员说了几句注意事项之后,便将门关上扣紧。


  景色缓缓升高,微风卷入车厢,叶修嗅到了苏沐秋身上烘烤坚果塔的香气。

  他侧头望向远方的那端,高楼起伏的城市线上,镶嵌着一道细细的金线,灰暗的夜色在深蓝与浅紫之间转变,将天色染成一片暧昧不明。

  车厢忽然间晃动起来,叶修回头望去,就见苏沐秋冷不丁朝着他正面倒了过来,不等叶修紧张地确认他哪里不适,苏沐秋已经手臂一伸,环抱住他的腰,在窄小的车厢间内,挟带着掺有茶叶香味的酒气,一下埋到了他腰间。

  叶修挣了一下:“你要是宿醉了吐我身上,就等于是吐了你自己的外套啊苏沐秋。”

  “那么点酒,我哪会醉?”

  “只有喝醉酒的人会说自己没醉。”

  苏沐秋哼哼,收紧了手臂,脑袋开始在他腰间乱蹭,手上跟着不安份起来。

  这一蹭叶修浑身一颤,如有电流钻过,猛然惊觉到不妙了。

  两人独处,一人酒醉,苏沐秋这是要酒后乱性?!

  叶修深沉地思考着万一这只醉醺醺的苏沐秋打算干点什么,他应该把人踹下摩天轮,暴打他一顿,还是干脆及时行乐,可是他这边想来想去,想了半天,苏沐秋动了动,抱稳了,却没了别的动静。

  “沐秋?”

  “……抱歉,就一会。”

  苏沐秋轻声说,“一会就好。拜托你了。”

  “……嗯。”

  

  叶修没有开口,苏沐秋也没有,摩天轮转得如此缓慢,像是永远不会到终点,也永远不会结束。

  一点温热的液体,沾湿了叶修的衣摆。

  苏沐秋大半张脸都埋在他怀里,只露出仍然泛着红的耳尖,但他拥抱的力道如此之紧,紧到甚至微微发颤起来,勒的叶修腰间生疼,可他只字未语。

  “……叶修。”

  “嗯。”

  “我努力了。”

  “我知道。”

  “这几年来……无论是被批评抄袭,笑柄,没有灵魂的甜点……我都不介意。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清楚只要继续努力……终有一天……”

  “……”

  “可是叶修……叶修,”苏沐秋低声重复着,“但我真的……好想你……”

  “我一直在想,如果你在这里……可是为什么你不在?为什么我不在你身边?”

  “……”

  “……我还要努力多久?要多么努力才能够回到彼此身边?你,我,沐橙……我们……我拥有的你……叶修,我离开之后,你会不会寂寞?”苏沐秋呢喃,“……我们为什么必须一个人实现‘我们的’梦想?”

  

  叶修只能沉默。

  

  这里的‘叶修’居然跟苏沐秋这么要好。

  他们是什么关系呢?同伴?挚友?……恋人?

  他的苏沐秋呢?

  叶修知道自己的记忆可能出了问题,总有部分模模糊糊,比如他穿越前发生了什么,比如他和苏沐秋的关系,可是有件事是相当明显的:

  18岁以前的往事,包含苏沐秋做出来的失败戚风蛋糕的口感,他都还记得;可是一但涉及之后,一切便模模糊糊,想不起真切。

  18岁像是个大坎,生生挡出了无法跨越的鸿沟。

  他曾想着是穿越导致的debuff,也许解锁什么成就或关卡就恢复了;然而忽然间,他有了个无法深思的猜想:如果这不是因为他的记忆出错,而是他本来就没有关于18岁之后的苏沐秋的记忆呢?

  无论天大的事,被嘉世背叛,拉拔一只草根队杀回联盟,连胜,准决赛,冠军……穿越,甜点,变调而陌生的一切……叶修一直镇定过头,他未曾真正陷入手足无措。

  

  可是现在……

  他闭了闭酸涩发烫的眼眶,喉头发紧,艰难地吞咽着。

  叶修伸手,轻轻环住了苏沐秋的后颈,手指插入发间,摸着他的发尾。

  苏沐秋一通小爆发后,似乎醉呼呼地进入浅眠,对叶修的动作没有反应。

  

  “……我也好想你。沐秋。”

  仅有在此时此刻,叶修开口,对不在这里的‘苏沐秋’沙哑着声低语:

  “想再见你一面。”

  

  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时,那群热热闹闹的小年轻爆出一大串欢呼声,那阵掌声和祝福引的叶修不由自主朝下望了眼,随即一阵刺目的鲜红色映入眼中。

  摩天轮外头,摆的七零八落的电子蜡烛此刻全点上了,圈成了大大的心型,心型中央,有一对男女害羞地握紧了彼此的手,十指紧扣,浪漫的跟MV场景似的。

  成千上百颗鲜红色的气球自其他人手中飞出,在清晨天空中腾然升起。

  气球晃悠悠地飘过了摩天轮,以及37号车箱。所有气球下方,都绑有一张手写字条--稚嫩的字迹写着:‘我爱你,胜于生命’。

  

  叶修别开了眼,任沉默不期而至。

    


=

今天有人跟我暗示他所有联文都已交棒,正在空窗,可我真的不知道08写什么,于是:






大家知道我题目写文很在行吗


呕血码完发现我又被落殒塞了棒

评论(20)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