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K新] Strategy for 01~03

2010/07/13

原著: 名侦探柯南

主角: KID 新一

后日谈


注:日本是实行三假制的

一般情况:

一学期

暑假:7.20左右~8.31 9月1号开学 

二学期

寒假:12.23左右~1.7左右开学 

三学期

春假:3.25左右~4.7左右开学



01.


  黑暗组织被破获的那天,随着FBI出场新闻记者会的,还有消失已久的工藤新一。


  脚步微浮,好似久病未愈而显得苍白的脸上,却是闪耀着自信与骄傲的笑容。

  ‘我,工藤新一,回来了。’--好像可以听到有些虚弱的嗓音,用着坚定的语气宣告。把这一段记者会录影下来的黑羽快斗,每一次重复观看时,都觉得自己听到了那与自己相近、却清澈的不可思议的声音,如此宣告。

  他看着电视萤幕上病弱的身影,推测这是刚服下APTX4869解药的症状,嘴角却忍不住扬起。

  跟着他的小侦探,要变成大侦探了。

  虽然起初偷窃宝石的原因只是想为父亲报仇,在黑暗组织被瓦解的今日,他实在没有必要再继续;可是,他却从中获得了乐趣。日子是这么平淡,看着日本警察们在底下手忙脚乱,破口大骂“怎么又让KID跑了”,这很有趣,不是吗?

  黑羽快斗阳光开朗的脸上浮现一抹莫名适合的邪佞笑容。

  他知道,他开始期待下次发出预告函后,与平成的福尔摩斯交锋的瞬间。


  只因为,澄澈地倒映出月下魔术师的苍冰色眼瞳,美的…无法形容…。


---


  ‘Ladies and gentlemen!’--嗯,好像很久没听到这句话了。

  工藤新一漫不经心的看着福尔摩斯的原文精装本,觉得这句台词有点眼熟。


  恢复工藤新一的身份后,他当然是搬回了工藤邸。记者会完后的那天晚上,他慢慢的走回那栋已然被传为鬼屋的家,适应着竟然已经不习惯的视线与高度,惊讶的发现门外的路灯下,站着他辜负多年的女孩。

  ‘兰?’他看到只是短短几日没见到的毛利兰,努力的作出好久不见的笑脸。

  ‘新一,欢迎回来。’毛利兰的脸上露出一抹关爱的微笑,像是看着弟弟一般,‘我帮你把行李送回来了。’

  行李?什么行李--这是不需要问的问题,因为他看到女孩脚边的几袋物品旁,放着属于江户川柯南的书包。

  他应该要摆出疑惑的表情,搔着头,问说那是谁的东西啊,一瞬间的记忆错乱,却又让他怀疑这个举动到底属于柯南,还是新一?他应该天真的笑,还是怀疑的问?

  ‘新一,你不会到了这时候还想瞒过兰姊姊吧?’毛利兰没好气的双手插腰,笑容却又如此真实。

  ‘...对不起,呃,借住妳家是因为...’

  ‘好啦,我知道你这个推理狂总是很多原因。’

  ‘嗯,我...’

  ‘我们是朋友嘛!’女孩露出爽朗的微笑,跟几个月前的夜里,盯着手机通话纪录默默落泪的感觉完全不同,放开了什么,也想通了什么,‘如果我是新一,也会做出这个决定。毕竟有个懂空手道的人在身边,对新一的安全比较有保障嘛。’

  新一笑了起来,他想他懂了。


  但他只是越发消沉的过着日子。

  帝丹小学的休学还没去办、小侦探团还没解释、警界与父母亲还没告知、服部的电话草草了事(因为不接的话,他知道对方下一秒就订车票了)...甚至,久无人住的工藤邸,除了书库的沙发与自己的房间之外,通通没有整理。

  很累。

  侦探与怪盗都是一样的,不过就是渴望众人目光的艺术家。

  怪盗KID曾经这么说过,工藤新一没想到他会有认可的一天。曾经消失过又再度回来的他非常的清楚,无论什么人,都总有被遗忘的一日;他知道他仍然如同狂信者般热爱着推理,却疲于面对世界的一切,不明所以地。

  拒绝让思绪脱离掌控,工藤新一眨眼,将飘散的心神拉回眼前的书页,却看到一道白影划过,顺道而来的是夏夜里特有的闷热气息。被一室清凉的冷气包围着的新一皱眉,不悦的瞪着只懂的走窗口的不速之客。

  “晚上好,大侦探。”月下的魔术师微笑,单眼镜片后的想法模糊不清,嘴角带着绅士的笑意。

  “晚上好。”新一冷漠地回答,微眯起眼瞪着敞开的窗户,好像下一秒它就会自己关上。

  察觉屋主的不满,怪盗绅士轻笑,但是没打算关窗,他还得出去嘛。

  “大侦探,最近四次的行动,您都没来呢。”

  “不用担心,我都有帮忙解预告函。”

  “缺少了观众的魔术秀,总是残缺的。”

  “你的观众哪时候少过?”新一挑眉,长腿在沙发上舒展、交错,低头翻看手里的原文书。

  “嗯...能否询问不到场的理由呢?”

  “啊。”

  “...呃?”

  “因为热啊。”

  “哎、热?”

  “不然怎么样?”侦探平淡的回答,对于呆愣的怪盗一点反应也不想给,“我要叫警察了。”

  “...对不起,打扰了。”


  直到恍恍惚惚地在夜空中滑翔时,怪盗才从呆愣中回神。

  因为怕热?!

  他忍不住对这个不按牌理出来的侦探有了好奇。



7/5

  “...你又来干嘛?”新一皱眉。

  让小偷在短短三日内两度登窗入室,这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更何况这家伙白晃晃的,是不是担心附近邻居看不到啊?!

  “来探望平成的福尔摩斯啰。”怪盗KID轻拉披风,作了个鞠躬,眼尖的发现说不定有五公分厚的原文福尔摩斯已经从第一集换到第六集了。

  大侦探根本是整天宅在房子里...

  「我可不认为福尔摩斯期待罗宾的拜访。”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新一决定不管了,反正他家没什么好偷,这个怪盗也不是自己跳起来狂追就可以抓到的简单角色,没事干嘛用两条腿跟滑翔翼比拼?“把窗关上,顺便把你自己扔出去,谢谢。”

  “侦探都是这样表现风度的吗?”

  “对待不速之客需要什么风度?”

  “大侦探意外的没有报警呢。”耸肩,乖巧的关上窗。是说在夏天出任务也是长袖长裤全套西装,待在冷气房里真不是普通的舒服。

  “停住!你就待在那别动。”新一喝令,瞥了一眼愣在窗边的怪盗。出于掩护的习惯,怪盗KID目前靠在落地窗边的墙上。

  “哦?”难道这里有什么机关吗?可是这道墙明明是实心的。

  “清理地板麻烦。”

  清理房子...KID汗颜的看著书库满地的灰尘,还有几道浅浅的脚印,有些是他在窗边踩出来的,有些则直线连结书柜与三人座、看起来超舒服的大沙发,剩下的是从沙发到门口。这个地板根本没清理过,居然嫌清理地板麻烦?!

  修长的手指将放在腿上的纸面翻过一页,右手从简直跟沙发黏在一块的茶几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又放了回去。怪盗有些不可置信的发现茶几上还堆着几十本的福尔摩斯,分为两堆--显然是看过跟待看的;书堆旁放着保温效果绝对超过三天的1000ml大水壶,好像跟几天前的壶是同一个。

  “咳,”怪盗基德轻咳,但其实只是觉得灰尘太多,“大侦探的生活是不是...呃,稍微颓废了点?”

  “我可不想被犯罪者嫌弃,更何况我的生活可是完全合法的。”

  “我以为您有轻微的洁癖。”

  “但总之没有跟小偷闲话家常的癖好。”

  明显的逐客令。KID推开几分钟前才关上的窗,正要踏出去,却听到背后传来一句淡淡的疑问:“你今天有预告吗?”

  “没有哦。”KID微笑,轻巧的跳上阳台的栏杆,背着月光。

  “那你可真闲。”没事就跑来探望一个侦探,自己找死啊。

  “感谢您的夸赞。”听懂弦外之音,KID在窗边留下一朵玫瑰,展开滑翔翼离去。

  他只是好奇而已。



02.


7/9

  怪盗轻巧的推开窗,觉得侦探家的锁也太不牢靠了。

  “...大侦探?”

  令人意外的是,大侦探不在书库。而且书库地板上的灰尘已经不见了,KID脱下白手套在书架上一摸,显然是经过了大扫除吧?

  不知道大侦探在干嘛呢?

  抱着浅浅的好奇,KID踏着无声的脚步走出书库,却踢到了不明物体(!)

  人!!

  KID往后跳了一步,噢天啊,平成的福尔摩斯杀人了!

  他该不会是第一证人吧喂?

  这里真的要变成鬼屋啦...

  “...唔......”

  面朝地倒在地上的不明人士发出声响,KID小心翼翼的靠近,一手探向对方的脉搏,一手按开了灯。

  “...大侦探,您没事吧?”没想到居然是屋主本人...


-这个风格真不适合我


 

  怪盗看着侦探用跟炒饭有仇的速度进食,佩服的发现对方居然能抱持著有礼的姿势。 

  工藤新一倒在地上的理由居然是饿晕了。 

  这种理由说出去谁会相信啊? 

  “侦探君,你有体力打扫房子,怎么没时间买点东西吃呢?” 

  “房子是几天前,兰看不下去才打扫的。她来的时候有带食物啊。” 

  所以洗碗槽里才有空的便当盒吗...而且是三个便当盒...怪盗叹了口气。 

  “以怪盗的立场不该这么说,但您的冰箱真的该检讨。” 

    “会吗?” 

  “别说食材,里面居然连点正常的食物都没有!” 

  “哪里没有正常的食物?”都是能吃饱的阿。 

  怪盗再度气结,眼前的家伙倒是怡然自得的吃着炒饭,他刚才听到奄奄一息的侦探低喃着饿的时候,冲到厨房打开冰箱居然只看到营养补充包--那不是用作正餐吃的吧?!面对他的控诉,侦探居然振振有词的说除了苹果之外还有葡萄味的,只可惜柠檬的吃完了。 

  有些哀伤的看着只剩几口的炒饭,青菜跟火腿甚至白饭还是他刚才出去买的呢...幸好这年头的日本什么都有,包含24小时营业的超市跟“我是cosplay唷”这种好用的藉口。 

  只是可惜了白西装容易吸油烟...想到这里,怪盗双手撑着下巴进入神游,还好他刚才怕滑了锅铲把白手套跟碍事的披风拿下来了,不然要花多少时间处理。 

  “谢谢您的招待。”听到椅子与地板磨擦的声音,怪盗KID回神,恢复警界救世主架式的侦探双手合十,说完后便端着餐盘放进快要爆满的洗碗槽。 

  彬彬有礼、应对得体、聪明、帅气、温柔,在报纸上集这些词于一身的工藤新一,也就是个生活白痴罢了。 

  结果却麻烦了自己,好奇心真的杀死猫啊--。怪盗KID这么想,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他居然有幸见到工藤如此“活着”的一面。 

  莫名其妙的,心里有种躁动驱使着他,呐喊着还想见到更多、更多...。 

  但还不是现在。KID起身,将披风与手套戴好,习惯性的压低帽沿,露出自信的微笑。 

  “午夜一点,实在不是一位绅士造访友人的时间。” 

  “...”谁跟你是友人啊?新一瞥了眼洗碗槽里的盘子,决定沉默一次。 

  “那么,请大侦探容许我先行告辞。”既然让他走到二楼书房都没反应,应该是看在炒饭的份上这次不吵着要抓他了,KID推开窗,展开月白色的滑翔翼,在月光下透着柔和的白。 

  “喂。” 

  “嗯?” 

  “...炒饭,很好吃,”顿了一下,“...谢了。” 

  “您喜欢就好。” 

  KID乘风而去,嘴角的笑容却是怎么样也消退不了。 

 

 

 

7/10

  有鉴于昨日碰到了饿昏在地上,瘦了不只一圈的侦探,还有那个让人忍不住红了眼空框的冰箱,怪盗KID在晚间八点提着预先从超市买好的菜,悠闲的来到工藤邸。 

  老样子推开二楼书库的落地窗,对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的名侦探点头示意。 

  “晚上好。”微笑。 

  “晚上好。”工藤新一眨眼,看到对方提着的两大袋超市提袋,很快的了解了情况。 

  他知道怪盗绅士是绝对不会作在饭菜里下毒这种事,跟对方也不是没合作过--虽然都是碰巧--但奇怪的他就是觉得这个人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 

  反正要防也防不了,有饭吃也好,所以他点头,略带认可的意味,就回到福尔摩斯的世界。 

  侦探听着怪盗近乎无声的脚步优雅地离去,几分钟后,怒气冲冲的跑了回来。 

  “大侦探!您没有吃早餐与午餐吗?!”怪盗KID不可置信,这个人难道是起床就来书库喝红茶配小说吗? 

  “有吃啊...”工藤新一缩了缩肩膀,让自己埋在柔软的沙发里,唉,冷气开十八度好像真的有点冷。 

  “-----”怪盗强迫自己冷静,形象形象...“就喝了营养补充包?” 

  “两包。”宣告胜利似的比了V字,声明自己喝了两包。 

  “您就喝了两包当午餐吗?!”这个人怎么能平安的活到今天? 

  “不,苹果味当早餐,葡萄味当午餐。” 

  “......我明白了。”怪盗垂头丧气,拖着脚步往厨房去,嘴里叨念着怎么会有这种人。 

  眼神正对白纸黑字,却没看进去的侦探听着怪盗的脚步声,忍不住笑了。 

 

  “侦探君,您起码会使用微波炉吧?”怪盗KID挽起袖子,拿着竹筷把另外作的几道菜一样一样放进便当盒里--洗碗槽里的碗盘显然都已经焕然一新的待在橱柜里了,他正在用的就是来自毛利蓝的便当盒--随口问着正在吃鸡肉块的工藤新一。 

  “微波炉吗?”新一皱眉,眼神飘向他难得几样叫的出名字的厨房家电。 

  “怎么了?”听出对方语气里的厌恶,KID反问。 

  “那东西...很危险。”侦探的语气意外的严肃。 

  “...曾经发生什么事吗?”想报仇大侦探的犯人在里头动手脚?! 

  “...那时的我,听信了服部那傻子的推荐,说微波炉有多好用...”侦探咬牙切齿。 

  确实是很好用啊?怪盗不解,对于生活自理白痴(咳...),微波炉简直是救命的神器。 

  “我才微波个鸡蛋想搭配吐司,那东西居然炸了!!” 

  “...哦。”怪盗一愣,他没想到是这种简单的小问题。 

  可能平日的工藤新一实在太完美了,他虽然知道对方根本是生活弱智,心底还是连不起来吧? 

  “而且...夏天好热啊。”侦探感叹道。 

  “请恕我提醒,您的房间与书房的标准气温是二十度。”怪盗冷静的盖上便当盒盖,放入放满食材的冰箱。 

  “一想到外面是夏天...”工藤新一的意识飘到暑假刚开始的几日,他去办理下学期复学的手续...感谢兰的督促...踏出房子的那一刻,他真的以为他会融化在下一秒。 

  也因为这样,他一点食欲也没有。 

  兰带来的便当有三盒,但他每餐只吃一点,竟然也吃了两三日。感谢超低温的工藤邸,让女孩的心意没有变成酸菜。 

  低头看看,怪盗作的菜色不多,正好是他愿意吃的量,而且口味都比较清爽。鸡肉块旁贴心的放着切好的柠檬,吃时便不会感到油腻,甚至饭里都参着梅干碎末,十分的刺激食欲。 

  也许多观察一下,大多数人都能发现他是因为热而食欲不足,但愿意花上这个时间、并且制作料理的人,又该有多少?至少他认识的人里,细心至此的人不多。也许兰曾经可能成为其中一个,但现在的他们也只是朋友罢了。 

  怪盗的关心吗...工藤新一扬起嘴角,还真是互相违背的感觉。 

  “...大侦探?”吃着吃着突然笑起来,感觉好诡异... 

  “没事。”工藤新一吃掉最后一口白饭,恭敬的放下饭碗,“我吃饱了。” 

  ‘我也该告辞了。’--KID看着工藤新一打算把碗盘扔到洗碗槽不管,理智跟情感挣扎了一下,还是把这句话吞了回去,自动自发的洗起碗。 

  他怎么如此自动的就跑来侦探家里作饭洗碗呢? 

  怪盗KID意识飘忽的想。 

  工藤新一作在餐桌边,看着怪盗明显放空脑袋,手上却有条不紊的擦洗着碗盘,发现自己没什么事能作的了。于是他耸肩,决定去洗个澡,很自然的离开了厨房。 

  他没想到他这么做等于是放任一个犯罪者在自己房子里乱跑,并且脱离他的掌控。 

 

  工藤新一洗完澡,毛巾随意的搭着湿漉漉的头发,他有些呆愣的看着餐桌。 

  上面放着一份用塑胶模盖着、尚还温热的三明治,旁边摆着一张画了KID标志的手写小卡。 

  小卡上清楚的写着三明治是早餐,还有午饭便当的微波方法,步骤之详细,恐怕识字的孩子都能操作。 

  他这时才有点茫然的感觉,也许从这一切的开始,他们就不再是追捕者与被追捕者的身分。 

  -- 朋友。 

  这两个字突兀地出现在脑海中,却又显得如此自然的进入他的生活。 

  朋友吗?工藤新一勾起微笑,冰蓝色的眼里有著明朗的笑意,这个字真不适合他们啊。 


03.


7/13

  晚间八点整,工藤邸的厨房难得已经亮着灯,鲜少使用的餐桌座椅上整齐的叠着一件雪白的披风与一双白手套,物品的主人-怪盗KID,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出神的剥着碗豆。幸好他的单眼镜片与高礼帽没有拿掉,否则这副蠢样被人看到肯定会伤了很多Fans的心吧?

  其实他正在回忆今日上午,他的青梅竹马,中森青子对他提到的事。

  ‘快斗!你怎么最近越来越会睡了?’中森家的千金疑惑。虽然以前就醒的不多,但一日八堂课总有一两堂醒着,现在是连午饭都草草吞了就倒。

  ‘嗯...忙...’挥挥手,赶苍蝇似的。他这四天可是长途来回江谷川跟米花市,虽然不至于真的累倒,但也没打算醒着,更何况今晚还有一趟...不知道大侦探有没有乖乖的吃午饭?他可是连微波方法都写了。

  ‘忙?’青子疑惑。

  ‘勉强算是...三点一线的生活吧...妳问题怎么这么多啊?!’学校、工藤邸、家,三点一线。

  ‘黑羽快斗...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

  ‘七月十三日...’快累死他了,要聊到哪时候?

  ‘是期、末、考、前!’什么三点一线啊?!‘你又不是在外通勤的上班族!’

  接下来是少女的一顿臭骂,顺带恶狠狠的揪着他的脸。

  但他第一次发现少女说的话很有道理。

  工藤新一不过是个想抓住他的人,简单来说,是敌人、对手,他何必这样替对方打理三餐呢?更何况已经这样平缓的持续了一周,他们之间该有的斗智、追逐、倨傲的微笑以及挑衅的眼神什么都没出现,平成的福尔摩斯与亚森罗苹在这间房子里消失殆尽。

  怎么开始的啊?怪盗KID捧着装满碗豆的盆子来到被他刷的亮晶晶的洗碗槽旁,洗洗手,准备起今日的晚饭。一开始只是想确认已经回来两三个月的工藤新一为何没出现在现场而已,毕竟他现在的偷盗只能算是兴趣罢了,少了对手,游戏该怎么玩?

  大侦探要等到高三才会复学,算是提早放了暑假,这些消息在各家报纸上都有提到。喜欢追着他跑的一群人里,却少了冷静而睿智的苍蓝色,他本着“怪盗本来就是好奇的无理之徒”的心态来看看,某次发现对方饿倒在地上,就开始了这一连串他自己都不解的举动。

  熟练的摸出油瓶--其实这也是他这些日子陆续添购的--放了些油进平底锅预热后,他取出了右上方厨柜里的茶叶罐,有条不紊的泡起了红茶,继续思索。事情怎么会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他知道从他好奇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越界了,但怎么会...

  听到背后有个脚步声走进餐厅,怪盗KID下意识拿出精致的白瓷茶杯,倒入刚冲好的红茶,优雅的放到坐下的侦探手边。

  “谢了。”已经很习惯这样模式的侦探打开福尔摩斯,轻啜了口红茶,悠闲的等着晚饭。


  一直等到怪盗心满意足的看着侦探吃饭时,他才发现这其中的不对劲。

  在他手边有的资料里,似乎写到大侦探讨厌吃葡萄干,另外,根据推测...还有豆类?

  看着对方不着痕迹的皱着眉头,却仍然一口一口的把碗豆炒肉丝吃进嘴里,怪盗KID有些不明白心里的躁动,但他知道,为什么会演变到今日的情况了。

  因为自始至终,工藤新一都没有明确的厌恶过他,甚至是用他的方式,慢慢的接受着他一直嚷嚷的“无礼的不速之客”,即使他从来没说过。他忍不住有点想笑,却没发现自己的嘴角早已勾起喜悦的弧度。

  “对了,侦探君,下周...我可能不能来了。”期末考也溜出来,有点说不过去。

  “不来就不来,何必找我报备?”平淡的吃着晚饭。

  “......”对不起他错了,其实侦探君根本没打算接受他吧、ㄒ皿ㄒ

  气氛一瞬间从莫名的温馨变成尴尬,怪盗KID有些无所适从,工藤新一倒还是处变不惊的模样。

  如坐针毡的时间持续了十五分钟左右,平成的福尔摩斯终于放下汤匙,拿起纸巾抿嘴。不愧是受过女明星工藤有希子教育的儿子啊,一举一动都是国际规格,日本最出名的怪盗绅士下了评价,决定洗洗碗就走人。

  他可不是要逃。

  只是......他觉得,这段日子的行动,确实有些丧失理智。这样多次“出动”,难保不会惊动警察;虽然他从未把遮掩面容的高礼帽与单眼镜片拿下,大侦探也没问什么,还是有出意外的可能。

  也许他该趁期末考周,冷静的思考一下到目前为止出轨的生活步调。

  “...I'm Heisei's Herlock Sholmes.”

  “咦?”

  离开餐厅前,工藤新一轻飘飘的丢下了这句话,正在收拾碗盘的怪盗一愣。

  “晚餐很好吃。”

  抬头一看的瞬间,正好瞄到消失在门扉后的、温和的笑容。

  那片本该是苍冰蓝的眼眸好似大雨放晴的天空,明艳的令人无法自拔...



   →  Strategy for 04~05


评论(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