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超时空联合会议

 

放下 ←这位姑娘说即使是段子也乐意我发出来,so翻了一下之前曾经想写但后来又懒得码字的片段来混更(…)

 

难得完结这么多文,必须写海中月+拉丁黄+剑走+哨A四对苏叶无限流快穿啊!

 

 

一片漆黑中,忽地响起“喀擦”一声脆响,白亮的光芒大炽,苏沐秋下意识抬手掩住了眼睛。

他感觉脑壳中嗡嗡作响,头昏脑胀,方才被光线猛地一刺激后眼球火辣辣地烫着。苏沐秋又开始嘀咕一件事:身为未结合哨兵就这点不好啊!自行调节感官的速度总没有带着向导快。

“叶修?你没事吧?”他压着声问道,下意识伸手摸向身旁,熟练地扣住了另一人的手腕,并听到熟悉的嗓音悄声回答“没事”,苏沐秋这才松了口气。

在灯光亮起时,苏沐秋敏锐的听觉留意到几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听起来除了他和叶修外,附近还有有三个人存在。

“沐秋,我们被困住了。”

估计是留意到苏沐秋暂时无法睁眼,苏沐秋感觉叶修靠近他身边,附耳轻声低语他的观察:“但看起来没有危险。这是个小房间,有一扇门,可是没有门把。房间里只有一张圆桌,摆着八张椅子,除此之外有三个人……嗯,很有趣的三个人。”

苏沐秋抽了一下嘴角:“我去,什么叫有趣的人?”

叶修:“字面上意思,有趣的--人。”

苏沐秋谨慎地靠着叶修,睁开微微发疼的眼睛,看清前方三个人的瞬间,瞠目结舌地认同了叶修的说法。

 

的确是“有趣的人”,在长桌旁揉眼睛或观察周遭的三人,竟然全都是“苏沐秋”!

并不是他们在联邦看到的那满街劣质仿冒品,三人尽管服装、年龄与五官细节均有差异,但却像足了“苏沐秋”,某种难以言说的直觉,告诉苏沐秋他们并不是克隆,而是正牌货。

那三位苏沐秋显然也有这种莫名直觉,正纠结地彼此互相打量。

虽说是三位苏沐秋,但却能很容易区分出差异,其中一位约莫是二十来岁的青年,蹲在没有握把的门边摸索着像是要找出机关,干净的衬衫牛仔裤,满身干净的学生气息。

而率先拉开椅子坐下的是一位15、16岁的少年,眉眼间仍有几分稚嫩,但神情冷静,彷佛什么大风大浪他都经历过了。

最后一个人,年龄介于前面那两青年和少年之间,衣服沾着尘土血迹,腰带后卡着一把枪,奇怪的是他死命向叶修打眼色,一脸紧张纠结又担忧的情绪--让苏沐秋觉得更奇怪的是,他戒备谨慎的眼神是对着叶修,担忧的情绪却是对着自己,好像他旁边站着的这家伙是洪水猛兽。

“这是哪里?”少年皱着眉,望向同样拉开椅子坐下的苏沐秋,“大叔,你叫他‘叶修’?”

苏沐秋心底抽搐:“你喊谁大叔?”

少年从善如流:“那大哥--”

“这不重要,你快离开他!”不断使眼色的那位打断谈话,紧张地伸出手扯开贴在苏沐秋身边的叶修,“他身上有丧……咳咳有狂犬病毒,你们--叶修你过来!”

叶修轻巧地避开了他,退后半步叹气道:“不只Omega,连Beta都开始喊Alpha有狂犬病了?啧啧。”

背对众人摸索门框的青年嘀咕了下:“什么你你他他的,逻辑真乱。”

 

众人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四位苏沐秋总算在桌边坐定了,并通过情报交换确定几人都没有为什么来到这里的记忆。就像一个平凡的时刻,一眨眼,就来到了这间房间内。

为了方便称呼,他们分别取了代号,最终确定少年称为“小苏”、拽了人的因为年龄第二顺为所以叫“苏二”,青年拒绝了苏三这个名字并让大家喊他“苏同学”。

苏沐秋想了想,自我介绍:“你们叫我哨兵吧。”

站在墙边打呵欠的叶修勾起笑:“不叫‘十六块腹肌苏准将’吗?”

苏沐秋:“Alpha外星人闭嘴。”

苏二微微睁大眼,认真地扫视着哨兵苏的腰腹,在哨兵苏毛骨悚然地避了一下后,苏二连忙解释:“抱歉,我是医科生,有点好奇十六块……”

“没有那种腹肌!我是人类!”苏沐秋一下黑了脸。

“我算是半个技术员,”苏同学举手,“刚才确认过了,门能够开,只是--”

“房间里目前是安全的。但外头是什么情况?”

几人沉默。

小苏率先开口:“我还有个疑问,如果哨兵大哥的同伴在这里……”

“那我家养的鱼在哪?”他眉头紧皱。

众人顿时迷茫:“……”

鱼??少年你遇难的时候先想到鱼缸??

 

此话一出,因为哨兵苏的叶修就在身边,其他三人理所当然担心自己家的同伴。

 

小苏头疼:“……”万一他家养的鱼脱了水变成鱼干倒在路边…

苏二头大,心慌意乱:“……”万一他咬人啊啊啊!!

苏同学头晕:“……”万一外头有危险要追赶跑跳,他那弱鸡老师还活着吗?

一片死寂中,苏沐秋敲了下桌面:“喂,你们干嘛不说话了?”

叶修靠着墙,双手环胸望向一桌四位苏沐秋,没出声。他立于阴影内,唇边扬起了不明显的笑容。

 

“必须找到他。”小苏拍板决定,目光坚决,“没法等了,我家的鱼太能招麻烦了。”

“唷,苏小队长。”叶修笑咪咪地起哄,被苏沐秋翻着白眼扯回来,但没有出声否决这个称谓。

不知道自己被迫上任的苏小队长,在几人的视线中,第一个来到门边,抿着唇推开了门。

 

踏出门的一瞬间,房间消失了。

四位苏沐秋和叶修踩在厚重的暗红色地毯上,望着眼前装饰华贵的长廊,数十扇刻饰精美的房门落于长廊边上,墙面上镶嵌着的烛台燃着蜡烛,火光无风而摇曳。微弱的光线映出墙上装饰着的动物标本,那些动物头颅隐约散发著诡异气味,眼眶中充作眼球的玻璃珠映出几人错愕的神情。

除了烛火燃烧的细碎声响与几人呼吸声外,周遭完全没有任何声响。

他们置身于某座古堡之中。

忽然间,苏沐秋听到无数细弱的窸窣声响,彷佛有数十人刻意压着声耳语,他警觉地回头,身后却空无一物,仅有长廊末端的大面落地窗外,漆黑的夜空上悬挂着一弧弯勾似的银月,冰冷的月光洒落地面,带来一丝寒意。

苏沐秋皱紧眉头。

 

“走吧。”小苏深吸口气,踏出步伐。

 

 

 

而在古堡中的某一处,叶老师猛地睁开眼,心脏跳的飞快。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反射性朝前一摸,光当一声,有木板被推翻开来。

叶老师茫然坐起身,接着发现,他刚才竟然躺在一口棺材之中。

 

 

剑走叶老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地窖里,而且置身棺材

推开棺材发现这个小地窖里还有其他棺材,一个是开着棺材盖的空棺,一个是自己,另外两口棺材紧闭着。但在他醒来的时候制造出不少动静,在叶老师来不及晶下或紧张前,隔壁那口棺材被推开了,一位少年推开棺木,一脸委靡

 

#人鱼叶:没得水

 

两人商量了一下现况,正犹豫要不要推开第三口棺材盖,便听里面传来声响,有人的声音通过木板,闷闷地传出:“醒了?别开棺啊!或着说--别动我,以免发生意外。”

“??”叶老师,“什么意外?诈尸??”

棺材里的人似乎笑了一声。

“嗯,这么说吧,”

“我身上带有丧尸病毒。你们打过游戏看过电影?丧尸是什么晓得吧?”

棺材内人喟叹一声,低语道:“现在,即使是隔着棺材盖子,我闻着你们的味儿都觉得像是刚出炉的烤鸡烤鱼啊。”

少年叶挑了下眉,不退反进,兴致盎然地敲了下棺材板:“兄弟,挺有品味的,能嗅出我是海鲜。”

“自从压制不住丧尸病毒后,我还是头一次闻到海鲜味。你尝起来应该很不错。”棺材兄诚恳赞叹道。

看少年叶跟棺材里的家夥安然聊天,叶老师顿时觉得头疼,想起了带班级时班里有中二病的痛苦。

“行了,你们……”叶老师强自镇定,带上装逼用的眼镜,“怎么称呼啊?”

中二少年点头:“以人类的话来说,我叫叶修。”

“真凑巧,我也叫叶修。”棺材里的中二兄喊道。

叶老师冷静地问:“‘以人类的话来说’是什么意思?他是丧尸,那你是什么?”

少年流畅自然地回答:“我现在是家养鱼。”

叶老师开始胃疼了,然而他网配经验何其多啊,非常自然地配合了中二少年的人设。

“好,那就叫你小鱼。另一位……”

棺材兄积极提议道:“叫我老叶?”

“就叫小棺材。”叶老师道。

 

叶老师牵起少年的手准备离开这处令人不适的地窖,但又不好抛下队友棺材兄,似乎察觉他的犹豫,少年由地窖内找出几段麻绳捆起棺材,叶老师会意上前,正要帮忙拖,就见少年“嘿咻”一声,将整个棺材背起来!!

鱼小叶一脸轻松地回头牵住了叶老师的手。

鱼小叶:“走?”

叶老师:“⊙◇⊙!!”

 

叶老师陷入人民教师帮助小朋友的责任感vs弱鸡本质的纠结:“咳,不沉么?”

鱼小叶颠了颠背后的棺材,还走了几圈,思索道:“比沐秋让我扛的家庭代工材料轻多了。”

叶老师心情复杂:“嗯……”

拉丁老叶in棺材:“等…等等…有点晃,别别别…我晕棺材…呕!”

 

 

叶老师牵着鱼小叶踏入了古堡之中。

诺大古堡毫无声响,火光诡异,总有不知名处传来轻而细微的嘻笑,厚重绒毯吸纳了脚步声。叶老师偶尔瞥到脚下,老觉得这款地毯的颜色像是吸饱了血。

月光从未如此阴冷过,就连他牵在手中的鱼小叶,体温都冷的不似常人。叶老师说服自己不要多想。

相较之下棺材里的老叶就无忧无虑了,还有闲心活跃气氛:“对了,就听你俩说话,最后一位兄弟呢?这么沉默寡言?”

叶老师忽地一阵胆寒,寒毛直竖。

他咳了一声:“什么第三位兄弟?这里就我,小鱼还有你。”

老叶一静。

几人在迷宫似的古堡又走了一阵,半晌老叶的声音才从棺材内传出:

“……我醒来的时候,地窖里除了我以外,有三副棺材还关着人。我随便推开其中一个,才开了道缝,感觉嗅到外带牛扒的味道,快要犯毛病了,才把自己关起来。”

叶老师:“……我只看到你跟小鱼,还有一口空棺。”

老叶低声问道:“那么,最后一个人呢?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又去了哪里?”

“……”叶老师与鱼小叶面面相觑。

 

 

大概是这样的开场!

第一关场景古堡

 

叶老师为了区分B队的称呼,他就叫叶老师,鱼叶叫小鱼,拉丁叶叫"棺材里的"(x

 

队伍分布是 

A组海苏(16岁但是是队长)+拉丁苏(医科生)+剑走苏(技术员)+哨苏(二逼)+A叶(??你怎么在这里)

 

B组剑走叶(队长,弱鸡但是怀着一颗人民教师的心)牵着鱼叶(负责扛重与体力活),鱼叶背一个里头喊着“不能打开”的棺材拉丁叶(随时可能丧尸化)

 

双方队伍不知道对方也被拉来这里了

 

 


评论(119)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