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22 我,我没笑!(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2.21


3


  悍马以十分不科学的轻盈姿态,一路寂静地飞速驶向旧H市基地。

  为了避免引起丧尸注意,大至引擎小到后视镜挂饰,车内所有会发出声响的部分全数经过改造,确保一切尽可能寂静无声;加上夜晚时分的丧尸比白天少,照理来说会是趟比较轻松惬意的回程。

  然而苏沐秋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凶狠姿态开车,完全不愧对坐驾‘悍马’之名,甚至不愿腾出手开枪浪费子弹,遇到避不开的丧尸通通以车体碾压,采取直线冲撞攻击,丝毫不浪费任何时间。

  “哥哥很担心塔里的情况?”苏沐橙问。

  “急着回去睡觉。”危险驾驶苏沐秋的回答充满歧义。

  他跟叶修跟是糙汉子无所谓,但沐橙都多少天没有在柔软、舒适、安全的环境下休息了,白嫩水滑的肌肤都给糟蹋了,这叫重度妹控苏沐秋多心痛啊!再拖迟又是一晚上过去,于是毅然飙车返回基地。

  握着方向盘的苏沐秋以此为战术核心,这么开下来自然一路上都像是在坐过山车,忽快忽慢,颠个不停,偶尔还带车过人,Z字抖动,怎么华丽怎么来,车技炫的一塌糊涂。别说普通人了,素质差一点的哨兵都得软着腿全程埋脸呕吐袋。

  说也奇怪,叶修就能在这么一趟失控狂奔的车程中睡的死沉,睡梦中还能时不时让脑袋换边靠,连死人都不一定能像他这么安稳。

  

  或许是惩罚叶修到处划水,数小时后平安抵达嘉世塔时,他光荣的悲剧了。

  起先他并不知道自己悲剧了,若非车停下时他慢悠悠的转醒,立刻跳下车将缴交晶核、返回登记等杂务全数扔给慢他一步开门的苏沐秋,也不至于如此。

  他悠闲的伸着懒腰,毫无形象的打着呵欠踏进嘉世塔,立刻被迎面而来的一连串狂笑声痛砸。

  “哎这是谁啊可不是叶秋么!你们──哈哈哈哈哈我说你怎么回事啊!跟个花猫似的是要卖萌?这个年纪卖萌还合适么,哎唷你这萌也卖得太邪门了吧!这是专门卖给丧尸看么?能提高生存率么?像你这样体力废柴的哨兵也就靠这种花招──”

  “是啊,我也就靠这种花招每回切磋都赢你,要不我教你啊少天?”

  黄少天一僵,短暂几秒禁言状态后,又跳起脚来狂吼着一大串话,叶修全当吵杂的背景噪音左耳进右耳出,举起战矛藉着光滑面勉强一照,发现他的左右脸颊十分均匀对称的压出了两道猫胡须般的印子。

  这要是搁沐橙那样的女孩脸上估计还真有几分可爱,但放在他身上…倒真像黄少天所说,卖萌不知道卖给谁看。

  叶修仔细回忆一会,很快的想起苏沐秋的风衣上有类似的装饰线,大概是在悍马上补眠时他硬扒下苏沐秋的风衣当盖被惹的祸。

  “叶秋!”苏沐秋气急败坏的吼声从后方传来,叶修扭头看去,“你的东西自己───”

  苏沐秋面部表情扭曲的僵在原地。

  “……”

  “……”

  “…沐秋?”叶修挑眉。

  “我、我没笑。”苏沐秋立刻扭头,浑身像筛糠似地抖个不停。

  “这么低素质的演技也敢在我面前撒谎?”叶修摸了摸口袋,试图掏出根菸,奈何只翻出一块压缩饼干,只得拆开叼在嘴边聊以慰籍,含糊不清的说着话,“刚才少天说我卖萌提高存活率啊,你怎么看?”

  “让他打赢你再来说这话。”苏沐秋回身秒答。

  “苏沐秋你妹!叶秋你妹!”黄少天怒吼。

  登记完收获并兑好信用点的苏沐橙经过,发出‘嗯?’的疑惑声响,黄少天卡壳一瞬,在看见苏沐橙调皮地笑着离开后,震惊的高呼:“依我看要不了多久苏沐橙也得被你们俩大心脏给带黑了,检讨一下啊!还有别说的好像我总是输一样咱们胜率不是五五开么竟然抹消我的战绩好吧至少四六──”

  然而当事人没有一方抽空理他,只是自顾自的继续对话。

  “不过黄少说的也对,你的体力素质确实啧啧。”

  “肤浅啊啧啧,男人看的是技巧吧?比起华丽抓眼球,朴实无华却每回必中更好啊。”

  俩人随后啧啧来啧啧去,将对方从头到脚挑剔个遍,谁也奈何不了谁。

  苏沐秋的眼神在叶修颊边的猫须印子一晃,随即满怀恶意的笑起来。

  “我看你今晚又要懒的填那堆登记表格了?老让人做白工这可不行,要人代劳的话不如卖个萌来看看啊叶秋?”

  叶修双手环胸,极度挑衅的挑高眉头,嘲讽地张口吐出一个字。

  “喵。”

  

  ……

  这一瞬间,黄少天静了,苏沐秋也静了。天地间唯有静寂。

  喵?不是呵?!

  “怎么还不够啊?”叶修摊手,“那我再卖一个?”

  苏沐秋的耳根隐隐约约的红了,他故作冷漠镇定,“来,战!”

  “喵─”

  “…区区几声猫叫能买通我?!”

  “喵──”

  “你叫这毫无感情的状声词为卖萌么!用点心啊叶秋大大!”

  “你行你卖啊!”叶修不干了,主要是这几点了都,这得喵到几时才能睡觉?

  “我有什么不行的!”

  苏沐秋不甘示弱的挺胸大吼,随即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搁到脑袋上方,猛然绽放出春花灿烂的笑容,一声千娇百媚婉转可人自带荡漾波浪号的“喵~”便从口而出。

  在场另外俩人的表情登时写着‘卧槽三观碎了’。

  做出惊人之举的某哨兵好整以暇的整了整衣领,直起身高傲的抬起下腭朝叶修一点,“明白不?换你。”

  “…对不起我认输。”叶修一个激灵,浑身寒毛直竖如听见午夜催魂铃,不得不承认这局是他败了。

  …败在有节操一点也不可耻!

  而此时黄少天已痛苦的捂着眼跪下,“我说你们…两男哨兵能别这么玩么?都是哨兵有什么好玩?干嘛在卖萌上较劲?!顾虑下别人的感受啊!深更半夜的哨兵何苦为难哨兵啊!瞎了我钛合金眼!”

  “来者是客啊蓝雨的剑圣大大。你上赶着找虐,我们能不满足你的愿望么?有没有宾至如归?”

  叶修呵呵两声,平淡的说道,与走到身旁的苏沐秋击掌,双双露出模样不同却同样非常心脏的嘲讽笑容。

  

  

=

2016.2.1 小修


→  12.23  / 目录

评论(11)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