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24 契约成立(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2.23


5


  漫天尘土飞扬。

  放眼望去,满目皆是残败破落的砖瓦屋,没有丝毫人烟,植物疯长盖过了人工造物,如同人类覆灭后的景象里,一条不知通往何方的宽阔马路上,两名少年并肩走着。

  乍看之下两人像是结伴而行,然而靠近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是略高几分的少年死死揽着对方,而被揽着的人手中握着一杆看上去粗制滥造的破旧战矛,毫不留情的痛戳着前者的肋骨。

  

  “等…等等!有话好好说啊!”15岁的苏沐秋大叫,一手捂着肋下,一手死掰着叶修的肩膀,不给人转身就跑的机会。

  “唷,在我那儿,一般不跟罪犯说人话的。”

  “我犯什么罪了!?求向导大大解惑给个明白死法。”

  “我举个例子,有醉汉光天化日下按倒妇女同胞耍流氓,你说这是不是犯罪?你再接着感受下?”

  15岁的叶修满脸不悦,他检视着自己精神领域中突兀出现的东西,那是他们的精神链接形成的‘桥’。这几日以来,无论他再怎么熟习着新能力,筑起高耸厚实的精神屏障,那座桥还是巍然不动的穿过墙,丝毫不顾当事人感受地抛来一堆陌生人的情绪甚至思想片段,宛如有人摊着本书硬拍到面前逼着你看,还架着你的眼皮不带眨眼的。

  那冒冒失失的精神结合也很诡异,桥中间彷佛卡了什么东西似的,令人特别在意。

  叶修万分不情愿,怎么他前脚刚踏出门离家出走,后脚就被绑定?这是要多差的运气才能突然觉醒为向导,还碰到做事不顾后果的哨兵?他宁愿跟一包软中华结为连理。

  苏沐秋皱眉,抚着下巴感受良久,“…哦,你是说,我对你耍流氓?没关系,我会负责啊。”

  叶修抽抽眼角,鄙视的眼神在对方身上来回扫视:脸…跟自己一样风吹日晒滚地缝,一片污黑看不出长相,眼神倒是挺亮;身材…15岁能看出什么身材?还是个男的,前不凸后不翘;气质…品性…家世,这方面倒是看上去全部…都没有啊!

  “就这条件,你负责?我看我负责还差不多。哎等等,这可不是说我打算负责啊。”

  叶修说着,又是一矛毫不留情地撞上去,疼的苏沐秋连连抽气。

  “不然咱们来谈个交易?”

  “有什么能交易的?别又胡乱扯些别的,小心我不客气。”叶修犯菸瘾情绪暴躁,他将这种恶劣情绪通过精神链接一股脑倒了过去,看见对方死机一样僵立当场,才挑眉翘起嘴角继续追问,“说来听听。”

  “好吧…”苏沐秋轻咳,带上几分正经,“透露一个经我观察后得出的结果──向导越来越少。”

  “好出色的观察力!”叶修赞到,“这好像是个人都知道,原来你才发现。”


  “而我猜──塔之后,可能会限制向导的人身自由。”


  叶修不禁抬起眼,对那名哨兵甩去略带惊讶的眼神。

  那是种,本以为仅有自己猜到的事,却从别人口中说出的神情。苏沐秋眨眼,立刻瞭解到对方同样是个聪明人。

  “我们合作,能获得的好处显而易见。我能拥有一名向导,这对哨兵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而你…”苏沐秋一顿,“──能够伪装成哨兵。”

  叶修停下脚步,神情若有所思。

  “这一路走来我不是不想直接掐着你的后颈拎着带走完事,但你能跟我打的势均力敌,这证明你至少有足以伪装成哨兵的能耐。而结合后,信息素的味道就只有彼此能够察觉,足够隐蔽,状况也能稳定下来。”苏沐秋侃侃而谈,逐条分析着利弊,才总结到:“我们互相帮助,对彼此都有好处。”

  “……”

  “结合的事是我冒然了,我向你道歉。但我得承认我没有后悔。”

  “………”

  “何况我们只有精神结合呢,纯粹的精神结合多不持久你也知道吧?就当试用期了,实在不行,当我们到了塔总有方式解除结合。”

  叶修得承认他有些被说动,因为他同样对于向导的人身权益抱有疑虑,而此刻有个好机会扔到眼前,他不想放弃去尝试。

  何况对方虽然看上去是个聪明人,但估计挺好糊弄的。证明就是叶修不过抬眼想看看太阳挪到哪儿了,对方就大喜过望的将手递到他面前。

  叶修想了想,又想了想,实在想不出什么非要拒绝的理由,索性不想了,慢腾腾地伸出手。

  “那么──契约成立?”苏沐秋微笑,“我是苏沐秋。”

  叶修缓缓将手搭上对方。

  “叶修。合作愉快啊,哨兵大大。”

  

  

  叶修伸手在空中抓了几下,才挪开沉重的眼皮,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他抓了抓头,眯着眼发现窗外天色大亮,而苏沐秋不在房里,便知道他估计睡过饭点了。

  他正想翻身继续睡到中午供餐时段,就发现不知道怎么搞的,床被全绞在身上,将他捆成一条草履虫,完全动作不能,还特别胸闷喘不过气。难怪梦到他这辈子最憋屈的黑历史之一。

  只怪当时他离家不久,尚不知人心险恶,被当年的小心脏苏沐秋三言两语诓骗着成了绑定向导。

  最可气的还不是这点,而是叶修长年以来,每次回忆起这件事时对这段黑历史的感想。


  “…但我得承认我没有后悔。居然不后悔…我可是被坑惨了啊。”


  叶修嘟囔着,索性就着草履虫的姿态,将自己埋到苏沐秋昨夜躺过的那一侧,在熟悉的信息素气味中继续沉沉睡去。



→  12.25  / 目录

评论(2)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