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12.27 一时兴起(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当画风魔性的番外或正文都可以。

*哨向私设多,注意。

←  12.26


8


  嘉世-兴欣塔里,最为神祕的地下一楼深处,有一扇长年挂着‘机要重地’标牌的铁门开启了。

  门内没有任何光线,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气味,静的听不到任何声音。突然间腾地一下,放置在正中间的碳盆点燃,映照出狭窄空间内宛如石像般静立着的四道身影。

  他们全数戴着宽大的黑色全脸面罩。

  其中一人大马金刀地跨着腿,双手环胸坐在主位,隐约的火光照亮悬挂在他正后方墙面上糢糊不清的大字报。

  苍劲有力的字迹中,澎湃的情感几乎要破出纸面。

  ‘异端审问会•FFF团’

  主位的男子抬起了头,全黑面罩上写的‘帅’字显露于众人眼前,他敲了敲碳盆边缘,四人彷佛收到了某种不知名的大宇宙意志,同时伸出手交叠在碳盆上方,雄浑有力地同时大呼口号:“兴欣F4,金枪不倒!”

  激励人心的口号几乎响彻天际。

  他们是兴欣的F4,神圣的FFF异端审判团四巨头,带着使命来到世上,肩负着净化世间的重责大任!

  主位的1号帅字让成员感受了一下回荡在集体烧炭氛围中的激情余韵,才以粗旷的声音开口说到:“大家知道老夫今日为何召开异端审判吧。”

  同样窝在椅子上的3号虚弱的摇头,他蔫了吧唧的姿势让面罩上的‘WS点心’字样糊成一团。

  他本人似乎没有意识到,但他的面罩后脑勺处被人画上了分不出是霜淇淋还是翔的三坨玩意儿。

  “天字第一号帅,现在非得搞这什么无聊的审判会么?”3号点心摆出跟入冬的杂草一样枯黄委靡的姿态,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我现在只想蒙头大睡三天两夜。”

  “看来他是不知道自己的罪孽。”1号痛心的说,“GG,让他知道自己犯下的重大错误吧。”

  “老天啊,视力欠佳?看清楚这可不是GG。”2号的黑色面罩上以歪斜潦草的白字写着狗爬似的‘Glory God’,还拿纸巾搓成像是菸卷一样的玩意儿黏在应该是嘴边的位置,也不知道是什么含意。他完全忽视1号高呼“不要看着我叫老天,是老帅!”的怒吼声,双手插兜歪歪斜斜地倚在一堆杂物上,简单明瞭的说:“中午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吧?今天会议的主题很简单,WS点心大大你脱团了?”

  4号原先靠在墙边,闻言立刻站直身,他面罩上‘汤姆苏’字样气鼓了起来,铿锵有力的握拳低吼:“擅自脱团,必须严惩!”

  “冷静,冷静,”1号帅安抚着夥伴们,扭头看向被猛然爆发的4号给吓懵了的3号点心,“告诉老夫,你可知错!”

  “坦白从严,抗拒找虐。点心大大可想清楚了。”2号GG忽然拿小铁棍开始拨弄起碳盆。

  “唯一死刑!!”4号汤姆大大语气不知怎么的特别义愤填膺。

  点心又被4号明显的怒火给吓了一跳,小心肝噗通噗通跳,“我说汤姆兄,你这么激动干嘛?就你那颜值站出去不就……”

  GG痛心疾首的按着点心的肩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还记得老天聚集同样在黑暗中迷茫的我们,成立这个逗逼组织时咱们的目标么?”

  3号特别坦诚,特别认真,特别迷茫的摇头。

  “我们约好了一起转职魔法师,寻找属于法师的永恒之塔啊!现在老天都要转职魔导师了,你这魔法学徒竟敢忘记初衷?用点心啊3号。”

  2号说是说了,但他的语气让大实话特别嘲讽,话一出口就自带全场AOE,更像是在嫌弃这个目标太蠢太苦逼。

  3号顿时跪下,流出被净化的泪水。

  “原来这不是一时兴起的组织么!”他哭诉到,“难怪我单了那么多年,都是你们的诅咒吧!我一个哨兵我容易么!”

  1号叹息,“你以为这是一时兴起的组织?你以为这是随口说说的目标?依老夫看你就是没把这事放心上,才会做出随意脱团这等大逆不道的事。”

  “报告组织,我坦白,我招认,我开新闻发布会昭告天下--我没有脱团!”3号仰天长嚎。

  “我去!这怎么可能!你要如何解释你被小安子确诊怀上了,开了小白片安心养胎这档子事!”

  WS点心顿时噤声。

  其他三人目光如炬,呼地擦起了三根火柴充当火把。没办法,共体时艰,再说了,在杂物间点火把会不会把东西点着引火自焚换来老板娘一顿痛骂先不说,可别真的齐齐缺氧死透了。

  3号声音微弱,含糊地说,“我,我那不是…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我跟那谁只是精神结合,当时没办法…”说到这里,3号突然悲愤起来,“你看我这不是吃小白片么,我要真有对象还吃小白片么!”

  天字第1号帅大喝一声,“汰!邪魔歪道,你听过哪对哨兵向导结合后不脱团,搞柏拉图恋爱!”他随即扭头看向另外两位成员,“这谎言之拙劣,缺乏技术含量,我瞧WS点心状况真的不太好啊,不如放他回去休息,日后再议?”

  2号跟4号全身僵硬,膝盖从没这么疼过。

  汤姆苏摆脱僵直状态,一撩风衣下摆抽出后腰的逐日,只见那把左轮手枪就在他的指尖碰上枪柄时自动分解重组,这把精神体型成的武器呼应主人的情绪,在眨眼间重组为一挺足有半人高的沉重手炮。手炮的后端框地撞上了墙,4号杀红了眼,手炮前端黝黑的洞口紧贴对方。WS点心惊慌闪躲中面罩都蹭歪了大半,吓的小脸煞白。

  “唷,能变型的武器找遍全荣耀大陆也就这么一把了,点心大大好福气啊,不收门票近距离观赏,关榕飞嫉妒死你了,啧啧。”2号说到。

  “我跟那谁只是纯到不行的兄弟情谊啊!Pure!Pure你懂么!汤姆大大求饶命!”

  “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汤姆苏面色沉静,不怒自威,大义凛然。他抬着手炮的姿态很稳,扣在板机上的食指一颤不颤。

  “等等啊!炸了地下一层,离兴欣高塔倒下来还远么,汤姆大大三思而后行!”

  “行,竞技场。”汤姆苏大大帅气的一摆头。

  “这不行啊,”2号出声阻止,一双比例完美的手按在手抱上,“咱们不成文规矩中有一条就是匿名,去了竞技场还不曝光么。”

  “原来我们的身份是保密的啊?”3号缩在墙角嘀咕到。

  “这样吧,老夫启用特别规定。”1号看了老半天戏,终于振臂一呼,“每个成员各自找一位代表,半小时后,竞技场分高下。”

  几人面面相觑,也只能点头妥协,WS点心一马当先窜溜出去,剩下三人也灭了碳盆,按照编号一个个分别离开。

  

  *

  

  半小时后,竞技场中,黄少天兴奋地拎着冰雨挥了好半天剑,什么拔刀斩,上挑,连突刺,幻影无形剑都舞了个遍,甚至一蹦一跳的耍着银光落刃,嘴里喊着“看剑看剑看剑”嚷个不停,才等来轻松地聊着天的苏沐橙跟乔一帆。

  “怎么是你们?”黄少天瞪大了眼,“魏老大告诉我来这里可以PK,本少等了老半天都没看到人还以为叶秋终于怕了本少没想到来的是你俩?!”

  他喳喳呼呼地跳脚,原地不停打转,像只追着尾巴跑的小狗,一副精力过剩整个人都要爆炸的模样。

  乔一帆连忙小声提醒到:“黄少天前辈,记得吃药!”

  黄少天一僵,脑海中一串卧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确实该吃药了,难怪精神暴躁到不行,他连忙掏出向导素往嘴里一倒。

  “哥哥刚才让我来这里斩妖除魔,捍卫正义与真理…我就想来看看是什么原因让他中二病又犯了。”苏沐橙友好地笑着说到。

  “方锐前辈请我帮他一个忙。”乔一帆说。

  他实在不好意思说方锐是突然在走廊拦住他,抱着他的大腿哭求他到这里保护他的生命安全。

  三人互看一眼,都不知道那群人在玩什么把戏。

  他们正想着干脆一起去大厅嗑瓜子打纸牌,兴欣塔的四大猥琐就出现了,并用一种看上去自然却又说不出的做作姿态挥手问好,在看台边上坐下。

  “唉唷老夫听说今天下午有PK可以看啊,特别来观战,就碰上了。怎么少天你有参加啊?可别输了!”

  “什么?那不是魏老大你…”

  “沐橙也在?”苏沐秋马上打断话痨,掏出随身携带的‘沐橙最棒’小旗帜挥舞,“全兴欣塔论实力我说第二就只有沐橙能当第一了。沐沐加油,打爆他们!”

  “等等啊你们,你们好意思这么对全兴欣的良心代表,本塔的小天使咱们小乔么!”方锐一手捏着小白片一手抱着保温水壶痛斥,“还有没有心啊!!!!!还能不能爱了,再也没有人会替你们这群坏人端茶添水嘘寒问暖临时代班!”

  乔一帆手足无措,魏琛与苏沐秋在这段催人泪下的黑心宣言中深感自叹弗如。

  唯有叶修,他什么也没说,静静地抽着菸。

  “老叶,你的代表人…咳,我是说你也是路过来看PK么?你说这第四位呢?”

  “再等等。”叶修阖上眼做倾听状。“就要到了。你听。”

  众人被唬的一愣,还真有人会闭上眼去听,可惜都不是在场的人。


  其余六人睁大了眼,痴痴地凝望着通往竞技场的走道。


  喀哒。喀哒。喀哒。


  沉稳的脚步声一下、一下地敲击在众人心尖上。


  一杆战矛从黑暗中来到了灯光下。


  一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性哨兵握着战矛,来到了竞技场中。


  是邱非。


  他一双灿亮坚定的眼对上了叶修,有礼的点头问好,“老师。”


  居然是邱非?!为什么是邱非?难道是唐柔懒的搭理他?魏琛与方锐想着。

  叶修以霸道总裁的姿态一摆手,夹在指尖的一点火星如流星划过。

  “小邱啊,带来了?”

  “带来了。”邱非肯定到。

  他一侧身,竟然又走出了一个人。

  对方一脸茫然,怀里还抱着厚厚一摞文件,看上去好久没睡够了。

  “怎么了?邱非跟我说这里有非我不可的重要任务……”她迷惑的说。

  “没错,她才是第四位--咱们伟大的陈老板娘。”叶修露出我绝对相信妳的表情,对陈果用力挥手,“老板娘,帮我讨个公道啊!修理他们一顿!”

  “……”


→  12.28  / 目录

评论(14)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