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17 落在掌心的吻(深夜60分/哨兵向导)

← 2.16 


49


  见两人脸色都有些不对,喻文州又补充到:“只是猜测而已,实际上,并没有这么明显。或许是我们想多了…并非没有这种可能。”

  苏沐秋摇头苦笑,“如果是其他人说的,或许还有侥幸的空间,但喻文州跟肖时钦…我们不敢侥幸啊。”

  而叶修却已经皱着眉专注地感受起来了,他将浩瀚如海的庞大精神力凝成细微一线,支使着精神触极远地探出扫过。这种感应方式的距离最长,但获得的信息量过大,且极为杂乱,没有多久叶修额上便出了一层薄汗,脸色苍白。

  苏沐秋在感受到叶修的行动时,停下了与喻文州的对话,紧握叶修的手,专心确认自己向导的状况,一但发现不对便打断对方。

  喻文州的洞察力多强悍的一个人?哪怕早前还只是隐隐约约,现在人都在自己面前直接用上精神力了,他自然不会傻到还以为他们都是哨兵。

  不过,斗神叶秋是个向导…这个消息还是略惊人啊!

  喻文州警觉情绪浮动,马上低头专注于自己搭起来的指尖、掌纹、桌角的雕花,以及纸面上细微的植物纹路。一刻钟后,视线掠过并肩坐在一块的两人,才缓缓将目光挪到有些无措的陈果身上。

  陈果正因为自家塔里的俩大神再次自顾自地恍神去了而想尽办法接下话题,岂料她说了几句之后,发现喻文州根本没有反应,半句都听不进去,视线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游移,好像能看出朵花似的。

  就她所知喻文州不是会如此无礼的人,让身为普通人的陈果有些疑心起来,难道这间房里有什么不对劲??只有哨兵感觉的到??她觉得看什么都疑神疑鬼。

  “抱歉,失礼了,”喻文州姿态端正地道歉,“刚才分神了一会。”

  陈果摇头,指着几处喻文州看过的地方,“有什么不对么?我是指,普通人察觉不到的…”

  喻文州笑,“没有,那只是我调节精神的一种方式,藉由专注于某项感官,适度分散注意力。”

  “精神调节?”陈果立刻想起耷拉着脑袋的黄少天跟卢瀚文,紧张起来:“你也受到影响了?严重的话要不要先去给小安他们看看?”

  “没事,这方面我一直很注意,我是半个远程,受到的影响不如少天他们严重,刚才只是…受到一点惊吓,精神方面有些不稳定。”

  陈果更紧张了,连喻文州都坦然承认受到惊吓,到底是多严重的事啊?

  叶修忽然瘫在椅子上,擦了把汗,“还远着呢,按照它们的乌龟速度,我看怎么也要几个月吧,除非丧尸忽然全奔这来了。”

  喻文州问:“叶…修前辈可以感应到这么远?”

  “没呢,瞎猜的,太远了。”叶修笑,“这附近还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就是了。”

  “蓝雨塔的情况允许的话,可能要麻烦文州你们多待一阵子了。我们也会向其他塔,发出需求人手支援的讯息。”苏沐秋轻叹着气。

  不得不承认,由于战力的相对匮乏,他们是目前最危险的基地,但他们知道一但发出求助讯息,所有基地都会暂时放下恩怨协助。毕竟,旧H市基地的倒下,代表了人类方又一道防线溃败,而丧尸多了数万战力。

  “蓝雨塔义不容辞。”喻文州递出手,与三人一一握过。

  

  

  苏沐秋一面背着塔里一早就拟好的宣誓词,一面分心回忆当时的谈话。

  他知道他的向导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给他暖暖场说了几句调节气氛的开场白后,就自顾自地退到了斜后方。他能感觉到叶修在望着他,而他的目光令人感到分外不安。

  叶修问他‘最近有什么好担心的’,苏沐秋当时说了丧尸,但真正的回答,不过是一句:“有,就是你。”

  叶修身为向导的能力无庸置疑,他的精神屏障厚的可以媲美铜墙铁壁,与他相识的十几年来,只要叶修不想,苏沐秋也不可能从精神链接中感受到什么。

  但现在的情况是,叶修很明显隐瞒了某些事。某些只有他才感知到的情况,让他的情绪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断断续续地向苏沐秋泄漏的情绪。

  当时叶修感应过后的结果真的是没有特殊状况么。

  苏沐秋不免焦虑起来,芒刺在背。

  让叶修如此忐忑的情况,不管怎么想,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不过,比起这些,无论出于哨兵的本能亦或他本身,更让苏沐秋难受的或许是…即使如此,叶修仍不愿对他坦白。

  

  他心不在焉,挂心着叶修,垂放在左侧的掌心却忽然一暖,苏沐秋愣神,阶梯下纷乱的疑惑声如潮水般缓缓涌入,才意识到自己的致词已经突然中断好一会了。

  “沐秋?”叶修的精神触安抚着苏沐秋隐隐狂躁的情绪,低声提醒,“喂喂!还醒着吧,你这是站着就睡着了?不应该啊,为了保证你貌美如花,昨晚老板娘可是盯着咱们准点睡觉的。”

  苏沐秋松开抓着麦的手,沉默着侧身,浅色的眼眸凝视着叶修。

  阶梯下的混乱越来越大,大家不明白枪神的致词怎么忽然就停了,害怕听见什么噩耗的众人紧张起来,维护秩序的警备队急得满头是汗。

  众目睽睽下,只见苏沐秋忽然抬起被叶修握住的左手,弯身垂眸,轻吻叶修的掌心。

  落在掌心的吻如羽毛般轻巧,干燥的唇瓣落在柔软的手掌有些麻痒,但传递过来的情绪,却十分沉重。

  叶修呼吸一滞,几乎被苏沐秋心底浓重的情绪给冲的屏障一晃。

  “叶修。”苏沐秋的神情半掩在刘海下,难以分辨,“我们是生命共同体,你最好把所有该说的事都交代了,否则之后别怪我把你关在塔里。”

  “但是真没什么事发生……哎苏大大你先别急着黑化,我连前天晚餐吃了什么都交代还不行么。”叶修摊手,“你先把致词给说完了啊,搞定之后咱们再谈。哪来这么多情况…”

  苏沐秋深知叶修此人狡猾,没有反应,在叶修连连保证后,才慢吞吞地站回原来的位置继续背稿。

  叶修松了口气,心想有人跟自己太熟悉就是这样,藏点什么都不行,即使他确实认为那点小毛病没什么好说。

  

  不过生命共同体啊…这可真不算是。叶修暗自想着。

  如果苏沐秋没了,他肯定一命呜呼;但换作是叶修出事,只要能忍受链接断裂的痛苦,苏沐秋还可以活下去。兴欣塔跟旧H市基地,也会有一个苏沐秋,不因此陷入危机。

  如果情况危急,陷入二选一的困境,牺牲他才是最划算的,才不会伤一个死一双。他相信若两人身分交换,苏沐秋也会这么判断。

  无论如何,至少苏沐秋…至少他能够活着。

  

  他这么想着,心底却有道声音,覆读机似的重复某个常识:很少有哨兵能够熬过链接断裂的痛苦,通常会因这种椎心的剧烈痛苦,失控下撕碎自己的精神陷入疯狂。

  

  叶修沉默,站在阴影下,望向苏沐秋的背影。

  


→ 2.18 / 目录

评论(30)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