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18 婚礼(深夜60分/哨兵向导)

← 2.17


50


  无论台上的俩人心情如何,在阶梯下的众人眼里又是不同的景象。

  对每个基地来说,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塔。这不一定只限于获得物资、清除丧尸等实际层面,塔里哨兵和向导是否强大,也影响了人们的安全感。但一般来说,基地中的普通人没有机会得知塔内成员的动向,而在旧H市基地生活的人,大多数时候却能知道两位大神是不是在塔中,因为叶修和苏沐秋时常在基地内到处溜搭,甚至跟不少人维持着良好互动关系。

  在他们的想法中,只要枪神跟斗神还在,就令人倍感安心。

  之前人们发现外出的两位大神平安回基地了,察觉这件事后,生活在基地内的人都为行踪飘忽的两人又一次平安回来松口气,没想到不过半个月前,兴欣塔派车队离开基地的频率越来越高,若说以往两三天能见一次例行队伍的小车队,现在一天就能见车辆出入基地两三次。

  有什么情况,才需要塔不断派人出去??

  而且,附近居民暗中观察后惊觉,不是每次出去跟回来的车辆数字都是相同的。有些拥有特殊背景的人也曾透露过,兴欣塔发出了增援请求──向所有基地。在塔内工作的普通人同样提及看到蓝雨的几位高层目前都待在兴欣,更为传言增加了几分可信度。

  市面上流通的医疗物资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少,被收购后送入了塔内。

  这一切无疑在人们沉甸甸的心头高高悬上一把尖刀,不知何时这把夺命刀就会落下,镇日忧心。

  直到近日,一直保持沉默的兴欣塔终于发布了消息,公告将在数日后的下午两点整,于兴欣塔对外的阶梯处,进行一次宣示会。

  

  无论‘宣示’这个词隐含的破釜沉舟意味多令人心惊肉跳,至少塔还没有抛弃他们。

  人们在这个午后聚集,都等着兴欣塔会做些什么。

  然后,他们等来了一身正经军装的苏沐秋。

  这身装扮与宽肩窄腰大长腿十分相衬,也许平时看着的确赏心悦目,但不管是生活在塔里的哨兵向导们,或是基地内偶尔会跟两人闲聊的摊贩,都从未看过苏沐秋如此凝重的神情。

  即使开场白时叶修又逗他们了一把,当时苏沐秋的神情也很正常,但随着致词进行,苏沐秋的脸色却越来越差,半个小时后甚至直接转身,扯过懒洋洋地倚在后方的叶修不知道说些什么。

  人们立刻恐慌起来,深怕听见情况变得更糟的坏消息,这种负面情绪像瘟疫般,即刻感染了众人,推挤着涌上阶梯前想问问到底发生什么事。失控的人群让负责警备的哨兵们也感到吃力,正犹豫着不知如何是好,慌张的人群中最靠前的一群却猛然静了下来。

  阶梯上也静着。

  困惑的哨兵们抽空看去后,目瞪口呆地看着苏沐秋忽然扔开麦,弯身亲吻叶修掌心的画面,纷纷情不自禁地扭头捂住疼痛的眼睛。

  枪神大大致词致一半忽然耍流氓!!这是为哪般!

  极佳的听力让他们能隐约听见苏沐秋拉着叶修,一本正经地说着:“我们是生命共同体……如果…把你关在塔里。”

  …关在塔里?!!这是要玩什么啊!

  

  而负责迎接外援的方锐,当时正领着人走向塔内,碰巧经过了阶梯旁的死角。这么近的距离连普通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了,何况他还是个哨兵。

  这要是换个时空背景,动作由手心改为手背,也许还有点像是普通的吻手礼,或着硬是要说近似某种宣示效忠的仪式也可以…

  但现在是由一身正经装扮帅气度爆表的苏沐秋,在近数万人的目光下轻吻与他传了多年绯闻关系暧昧不清的叶修…

  

  这、这个场面好像…

  

  跟在方锐身后的强力外援皱眉,秉持严谨的态度问了一句:“兴欣塔今天举行苏沐秋跟叶秋的婚礼吗?这不在告知的安排内,我们没有携带贺礼。”

  “靠…不会是要趁机讨材料吧?!”此次出行的副队长张佳乐接口,“没有带贺礼我们就自己讨了…依照那俩心脏的个性很有可能说这种话啊!”

  “没…真不是…”方锐欲哭无泪,觉得后背都快被霸图来的外援小队的目光给烧穿了,只是一次很正经很严肃的致词啊!塔内知道情况的都私下称呼这次致词为战前宣言了,哪知道两大神整这出婚礼戏码啊!要求婚不能改天么!

  方锐只得加快脚步,闷头领着众人直接绕进塔内,心想那俩家伙不按牌理出来的老毛病还得交由陈大老板来治。

  “霸图的队伍到了,领队是张新杰还有张佳乐。其他人呢??”方锐扑到前台,对乔一帆说了一下,让后者给他们安排房间等等,这时张新杰才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进行规定的登记程序,张佳乐跟在后方。

  “蓝雨塔的前辈们在关前辈那边,B市基地的运输机下午出发,还有…”乔一帆老实的报了几个基地的动态,“目前大约是这些。”

  方锐起先连连点头,深感患难见真情,但后来越听越不对劲,“咱们的好邻居轮回塔呢?怎么没听见消息?他们副手还在这住了这么久呢!”

  连一向看他们基地散漫模样不爽的霸图都出了张新杰来支援,轮回塔毫无表示的情况太不正常了。

  “他们估计没有办法分出人手了。”张新杰写着字,一面对乔一帆点头,“这是我们提早抵达的原因之一,丧尸向旧H市基地围拢的迹象很明显,S市基地受牵连已经分身乏术。我需要向贵塔讨论告知情况,请问苏沐秋与叶修的婚礼几点结束?或着方便中断片刻?”

  “婚礼不是会换好几次衣服嘛?”张佳乐靠在一旁,嘿嘿笑着,“我看他俩走进来的时候拦住人就行了。对了,军服之后下一套是什么?摆不摆酒席?”

  “啧啧我们两大神就爱玩,婚礼主题是cosplay。”反驳这不是婚礼的方锐居然接话了,“下一套是医生护士,敬请期待啊。”

  “什么?婚──”

  乔一帆竟然不知道该从哪件事惊骇起!S市基地的情况还是婚礼?


→ 2.19 / 目录

评论(21)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