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23 离家出走(深夜60分/哨兵向导)

 @伞修深夜60分 


55.


  --刘皓。

  毫无疑问,那就是刘皓。毕竟曾是队伍中的一员,身为向导的叶修从精神波动中,很容易认出他来。他相信刘皓同样清楚总有人能认出他,对方却坦然暴露自己的所在地。

  因为怒极而犯下这种错误?一个有能耐藏了这个多年,并操控庞大数量丧尸的人,会犯这种错误么。


  叶修跟苏沐秋早就过了可以天真的年纪。


  那点剧烈的精神波动眨眼间就消失了,随即又在稍远一些的地方出现,才彻底隐没,毫无踪迹。

  宛如指引着方向。

  “明晃晃的陷阱啊。”叶修叹息中混杂着笑,“好吧,承认他的努力,一门心思跟我们对着干,倒是进步不少,都学会请君入瓮这招了。”

  “这种劣质包装的新年大礼包,要多傻才会去买。”苏沐秋摸着下巴。

  “整间店里连根草也不剩时,就会去拆这个礼包了。”

  俩人互看一眼。

  黄少天顿时察觉情况不对,因为话痨的关系,人们容易产生粗心的错误印象,实际上他为人心细敏锐,这时就皱紧眉,出声阻止:“苏沐秋叶秋你们不会打算追上去吧?刚才还说了是骗小孩压岁钱的礼包,这会就赶着去拆得是多傻逼,前后矛盾成这样你们好意思么。怎么也得回去报告一下吧?”

  “看不出来啊少天,原来你是出门玩会主动报告家长的好孩子。”俩人啧啧称奇。

  黄少天骂到:“靠,还玩呢,你们有胆玩,下次你们老板娘训话就不要溜号。”

  叶修倒没什么想法,苏沐秋却笑出声来,想起许久以前竞技场的事。当时黄少天被魏琛坑去,结果架没打成,反而被因为苏沐秋和叶修双双溜走而火冒三丈的陈果大骂一顿。作为蓝雨塔的贵客,他也是挺憋屈。

  黄少天忍住拿冰雨痛揍俩人的冲动,骂归骂,仍在分头收拾掉僵立的丧尸后,立刻挥手整队。四散的队伍成员很快聚齐,众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挂彩,对苏沐秋的到来颇有几分意外,打过招呼后好奇地偷偷观察枪神。

  “那边那位哨兵同志,哎就是你,一帆。”叶修指着人,乔一帆紧张的小跑出列,“一寸灰是鸽子对吧?飞行距离够不够长,能到塔内?”

  “可以。”乔一帆深吸口气,全身紧绷。

  “那就麻烦你飞鸽传书一回了。”叶修笑,对乔一帆投射着平静、镇定的精神暗示。

  苏沐秋几笔写下便条递给对方,仔细嘱咐:“让一寸灰先飞回塔里,将这个交给陈老板娘或小邱,他们收到后自然会通知其他人带着队伍出动。你自己也开一辆车返回,把几个伤员送回去,再随大队伍过来。”

  乔一帆点头。

  “我们会在附近找地方停留一晚,沿记号过来,明天清晨汇合。到时不管你们抵达没有,我跟沐秋都会准时行动,先追上那家伙。”

  乔一帆不晓得刚才发生什么情况,无从判断为何要突然改变行动。即使如此,仍认真表示自己记下了,并仔细地询问:“好的。请问两位前辈,如果塔里问起理由,应该怎么说明?” 

  叶修侧头,燃起菸深吸一口,才重重吐出,烟雾缭绕模糊了面孔。

  “告诉老板娘,我们去找离家出走的坏孩子。”

  “不…”苏沐秋扬起狡猾的笑:“告诉她,我们去拯救世界了。”

  “靠靠靠!”黄少天代表所有人发言。

  乔一帆大概习惯了,目光镇定的点头,放飞一寸灰后,在其他人的协助下将几名伤员送上车,随即转身驾车离开。动作利落,行动迅速,苏沐秋与叶修感觉奇怪别扭。

  “我怎么好像点了霸图塔来的哨兵…小乔是跟张新杰来的吧??”

  “是啊,这么严肃。”

  俩人感叹到。

  黄少天眼角抽搐:“是你俩心脏太不正经了好嘛!都什么时候了还跟外出郊游似的嘻嘻哈哈,半点严肃态度也没有,你们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啧啧啧。”

  “叶修脑子有毛病跟你没关系吧,我身为病患家属都没嫌弃他了。”苏沐秋双手环胸。

  叶修也没反嘲,歪斜地倚着插在地面上的却邪摊手。

  “是啊是啊,体谅病友,你俩认真刷怪,加油。”

  两位哨兵转头一看,就见交谈间,丧尸又摇摇晃晃地围了过来。

  苏沐秋当机立断,将手上的逐日…关保险,插回后腰枪套,立刻几步退后作狗腿搀扶状,扶着站姿懒散的叶修撤到车边,同时吩咐其他人:“都上车,我们立刻离开这里,找个地方休息一晚等其他人赶上,明早出发。”

  “苏前辈,前面有丧尸,车开不过去!”有哨兵提醒到。

  苏沐秋扭头朝黄少天喊到:“我还得照顾病友,丧尸就交给你了啊剑圣大大。清出条路后赶紧上车。”

  黄少天对这两人的无耻没下限的所作所为不是第一次见识,大敌当前这时不急着骂人了,悲愤地挥动冰雨,嘴里大喊“看剑剑剑剑剑”,在脑海中将围上来的丧尸全P上叶修跟苏沐秋的脸,刷刷几下剁了。

  正觉解气,勉强清出条路后,黄少天却听见细微的引擎发动声,只见几辆越野已经启动跑远了,黄少天连忙迈步狂奔起来,奋力跳到领头那辆越野车上,从车窗跨了进去。

  车上除了苏沐秋、叶修以及一位来自微草塔的向导以外,包含驾驶在内,其他都是蓝雨的成员,黄少天倍感窝心,深觉找到了组织,硬是挤进座位间,开始对其他人大吐苦水,叨叨絮絮的埋怨某两人。要都是废话就算了,他还隔三差五塞一句正经的情况分析进去,逼人不得不听。

  蓝雨人对黄少天多少有些抗性,但微草人可没有,这名向导是典型的纤细易感类型,眼看着随时会被垃圾话逼疯,对苏沐秋和叶修巍然不动的平淡表情格外崇拜。

  “沐秋,休息一下。”叶修与苏沐秋咬着耳朵,“之后闹出低级失误可别把原因都推到休息不够上啊。”

  “别太小看我了。”苏沐秋打着呵欠,眼角含泪,双手揽着叶修不放。他懒洋洋地从座位下滑几寸,两条长腿刚巧碰到前排椅背时头一歪,将脸埋入叶修颈窝。

  叶修指尖微动,犹豫片刻后,伸手揉了揉苏沐秋的发顶,“行了快睡吧,苏小秋。”

  “…一起睡?”苏沐秋舔唇,刻意压低嗓音道。

  旁人顿时尴尬无比,而驾驶捏紧了方向盘,心里进行着好好开车以及胡乱蛇行送那对狗男男去撞车窗的艰困拉锯战。

  “好啊…”叶修笑声微哑。

  …撞吧!!蓝雨人在心底共鸣。

  两人还在那磨蹭,驾驶终于下定决心,让整辆越野车像喝醉酒一样摇晃,黄少天忍不住大吼:“你们俩能不能克制点!别往外扔粉红泡泡了行不,这都妨碍我们无辜的驾驶看路况了!!要干啥啥的去车顶!”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两人黏乎在一块道歉,一点诚意也没有,驾驶心中泪流成河。

  

  

  顺着叶修的指示,一行人朝着刘皓的精神反应消失的方向前进,并在途中经过的破败街区边停下。

  他们没有进入楼房休息,而是以矮楼作遮蔽,将车停在避风的角落,围成一个半圆。随后队伍分为两组,苏沐秋带领一组进行扎营过夜的准备,另一组则由黄少天带着,负责清除矮楼内部和周围藏匿的丧尸。

  由于原先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车上只带着一些瓶装水与少量干粮,只能应急,他们这里十来号人,根本不管饱。

  苏沐秋将任务分配下去,自己走了几圈,发现附近有一处小树林。

  几年来,这里因没有人类侵扰,动植物繁殖的十分奔放,苏沐秋仗着哨兵的体能优势,硬生生逮出好几窝兔子,打算炖汤。

  而丧尸对叶修的精神力特别敏感,叶修只得将精神力牢牢压抑在屏障后,拿着却邪蹲在一旁,慢吞吞地摘采苏沐秋指出的几种野菜。

  “这东西真的能吃?不会吃下去之后我们全数倒在这里吧??这种死法传出去多落我面子。”黄少天望着叶修怀里各种奇形怪状的植物满脸狐疑。

  “别问我,这十几年来野外求生我们都是听苏大大的。”叶修耸肩。

  这时,苏沐秋拎着好几只肥兔子的耳朵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表情有些微妙:“比起那堆植物,我觉得你们更应该担心荤菜。”

  “不就是兔子么有什么好担心的?”黄少天咕哝,随即鼻尖一抽问到:“苏沐秋你身上哪沾来的丧尸味?这什么味这么腥啊。”

  “是这玩意儿。”

  苏沐秋抬起掩在背后的另一只手。

  被他握在手里的一段藤蔓绑了只兔子,缠的死紧,几乎勒进肉里,让那只兔子痛苦地蹬着腿。虽然知道之后迟早会被宰了放血下肚,看这么一只无辜的小动物受虐待还是挺让人于心不忍。

  注意到几人谴责的目光,苏沐秋沉默着动了下手腕,藤蔓一晃,那只兔子缓缓转了半圈。

  完好的左半边翻过来后,它的右脑勺跟右腹,居然已经腐烂了。毛皮脏污,沾着血迹的毛团纠杂结块,从挂在骨架上的腐败皮肉间,黄少天眼尖的看到鲜红正常的器官蠕动着。

  “这什么东西??从哪里冒出来的???”黄少天大惊失色。

  “兔子,兔子洞。”叶修答。

  “………”黄少天难得无语。

  苏沐秋也不开玩笑了,描述碰见这只兔子时的情况:“一般兔子见人就跑,但是这只兔子…我不过是经过它的家门外,它就主动蹦出来咬人,攻击性极强。抓起来后确认了它的巢穴,里面有几只像是饿死的小兔子。”

  “它在保护死掉的幼崽?你们确定不是被这玩意儿咬死的?它看上去就是吃肉的啊!这东西到底是丧尸兔还是什么??”黄少天问。


  几人讨论了一会也得不出结论,只得暂且瞒下,避免所有人倒胃口食不下咽。


  苏沐秋把却邪当菜刀使,将几只正常兔子收拾了,并幸运的在废弃民居里找到老旧的大锅。他随手捡了几块砖跟树枝,就带着东西回营地,简单地生火架起锅,动作娴熟的炖汤,时不时扔一把几人喊不出名字的植物进去。

  不多时,香浓的气味飘散开来,饿了许久的众人嗷嗷扑上,围在篝火边吃晚餐。

  这锅兔子汤大夥喝的心满意足。

  黄少天大口喝汤大块吃肉,连连称赞:“老苏看不出来啊原来你还藏了这一手!不愧是新时代好向导,上的了战场下的了厨房,简直是所有向导的楷模。”

  叶修嗤笑:“说过了我才是向导。少天,你对向导是不是有什么刻版印象啊?怎么在你眼中好向导的定义是会做菜,当找老婆呢?你的向导是不是还要会给你整理房间洗袜子。”

  此话一出,微草塔的向导看黄少天的眼神更加不善了。

  “啥?”黄少天懵了。

  “就是。鄙视他。”苏沐秋接口说到,“哨兵照顾向导难道不是义务么。”

  他知道叶修是原B市人,口味偏鲜咸,所以他给其他人装过汤后,又添了些香料叶子下去,握着勺子继续炖。

  此刻叶修捧着碗等在一旁,嘴里叼着被苏沐秋塞过来垫胃的饼干,非常配合地挑眉,异常嘲讽地看了黄少天片刻,随后又摆出歉然的神情:“瞧我这记性,老是忘记蓝雨塔没有向导,都单着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呢。别介意啊少天,总有一天你也会懂的,虽然小卢好像比你还明白。”

  “叶秋你找打???”黄少天磨牙。

  苏沐秋大发慈悲,又给黄少天添了根兔腿,“队友没有隔夜仇嘛,吃饭吃饭,打向导算什么事。”

  黄少天终于想通自己这是被虐的多习惯,才会上赶着找这两个人说话。

  但已经来不及了,随队的向导们纷纷远离蓝雨的哨兵,被牵连躺枪的蓝雨塔成员怒瞪黄少天。


  当天晚上,黄少天就在蓝雨众人头疼背疼心肝脾肺肾各种毛病一并发作的藉口中,光荣地被推出来守夜。


  蓝雨剑圣孤单地抱着膝坐在篝火旁,侧脸贴着冰雨默默流泪:“果然只有你才是我永远的好搭档好夥伴…漫漫长夜只有咱们俩,这样好了我给你说个关于友情与背叛的故事吧…”

  

  

  在黄少天不知道是排解无聊还是刻意扰人清梦的朗诵中,第三个故事才刚说了开头,他的肩膀就被人轻轻一拍。

  黄少天一个哨兵,早就听见对方的脚步声,此时心情欠佳,便哼哼几声,撇嘴甩了个眼神。

  “唷,还在闹脾气?”叶修失笑,又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接下来我来守夜吧,你也辛苦一天了,先去休息。”

  “…我跟你们这群没下限可不同,还没无耻到让一个向导守夜。”黄少天嘟囔。

  “总算接受事实了?”

  “你把精神力都收起来之后,就察觉到了。好啊原来你跟苏沐秋一直以来狼狈为奸,靠着精神暗示隐瞒我们这么久?蓝雨塔每次被坑走的材料该不会也是你搞的鬼?咱们上次PK的结果是不是你下了暗示??”

  “我可是凭真本事打败你的,黄哨兵。”叶修指着其中一辆车,蓝雨的人都在车里休息,空出的副驾驶很显然是为黄少天保留的,“既然你知道我得压制着精神力,那也能猜到我不能睡吧。一睡着丧尸就要循着精神力过来了,睡到一半大夥就被丧尸海淹没。”

  “………”

  “我一向导还完胜你好几次呢,不觉得我来守夜更安心么。”

  “去去去。”黄少天表情扭曲,手上却握拳在叶修肩头一撞,随即休息去了。

  

  超过24小时没有阖眼的苏沐秋此时也抓紧机会补眠,早已经睡下了。夜里气温低,叶修本着哨兵都是钛合金打造的小强的心态,冷酷无情地将苏沐秋的风衣扒了下来,任由后者在寒冷的深夜打颤。

  裹着苏沐秋的风衣,叶修随意寻了处空地坐下,嘴里咬着没点燃的菸,黑眸淡淡地望着缀满星子的夜空,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忽然间,眼前一道白影晃过,叶修习以为常的敞开怀抱,立刻被秋木苏扑个满怀。叶修揉着雪豹厚实温暖的毛皮,视线扫过苏沐秋的方向,后者不知道是跟他摆手还是在梦到扑蝴蝶,右手晃了晃又垂下了,换个姿势继续熟睡。

  “小苏累不累啊?”叶修低头关心到。

  苏沐秋都睡着了,秋木苏自然好不到哪去,蓝眼睛睡眼惺忪的在叶修怀理拱来拱去。

  叶修觉得它的姿势有些眼熟,回忆片刻,终于想起这是秋木苏在不过奶猫大小时,睡前讨顺毛的撒娇动作。

  秋木苏拱了半天,柔软湿润的鼻尖撞到叶修胸口某样坚硬的物体,疼的它反射性伸爪子去挠,叶修的领口三两下就被拨乱了,锁骨还被抓出几道红痕。

  “哎呦爪下留情,衣服抓破了明天我怎么见人啊!”叶修连忙阻止。

  秋木苏喉咙里一阵恼怒的呼噜声。

  叶修伸手翻了一会,从胸前暗袋里找出撞疼秋木苏的东西,目光登时复杂起来。

  静静躺在他掌心中的,是两只小巧的金属圆筒,在车灯下映出平滑的光弧。

  秋木苏看到反光的物体,本能想拨,但留意到叶修的神情跟情绪后,乖巧的伏在他的脚边,尾巴卷着叶修的小腿。

  叶修看了一会就将东西收起来了,伸手用力揉了揉秋木苏的大脑袋。

  “这玩意儿很贵重,被你的爪子拍两下就坏啦,不可以拿来玩,知道不。”

  半梦半醒的秋木苏歪了歪头。

  叶修垂眸,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修长白润的手指梳理着雪豹的毛皮,低声自语:“重要时刻,指不定还得靠这玩意儿呢…”

  

  当晚,和秋木苏有精神共感的苏沐秋,迷迷糊糊中总觉得梦到了俩只金属制的银色小圆筒,但隔天醒来后,却什么也不记得了。

  

评论(15)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