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28 宠物(深夜60分/哨兵向导)

61.


  涌入工厂的丧尸群实力比预期还弱,参差不齐。众人很轻易的感觉到,尽管混杂着好几只看上去非常不妙的三级丧尸,但其他的,却是在场任一人随意刷刷两下都能收割好几只的普通丧尸。

  敌人不如想像强劲,但众人的神态都变了,死一般的寂静中,仅剩丧尸空洞的嘶吼响。

  狂怒至极的负面情绪在空间内浮动,彼此影响加剧。叶修揉着眉心,轻声自语:“沐秋,难怪那谁欠了你信用点之后,人就蒸发了…”

  苏沐秋望着某具丧尸,沉沉地吐了口气,“…算了,我不跟他讨了。”

  也没人能让他讨债了。

  

  被刘皓藏在工厂里的丧尸群,竟然每一具,都是某座塔的成员。

  它们绝大多数是为了保护基地奋战而死,身上的服装仅管灰蒙破旧,几人仍能一眼辨认属于自己塔的制服,或是从腐败的面孔中,认出曾并肩奋战、一同笑闹的人。

  其中几具丧尸,肤色不过略显苍白,身上的致命创伤还散发著新鲜血气,仍维持‘人’的模样,正是这趟与他们一同来到工厂,笑着说大神们放心,我们会看好外围的人。

  在不久前,他们曾经夸过苏沐秋的厨艺。

  而现在,竟全都成了刘皓的‘宠物’,眼球倒翻,朝他们咧着牙,发出意味不明的吼声。

  

  沉寂间,所有人清楚听见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第一个沉不住气的,不是手中冰雨不断震动嗡鸣的黄少天,而是一向安静的周泽楷。

  碎霜、荒火是传承武器,剧烈的精神波动明显,周泽楷右侧的空气已因为荒火的不断升温而扭曲,左手背上却覆盖着一层寒霜,彻底曝露被他隐藏在心底的情绪,表情越发冷峻。

  轮回塔最近受丧尸一波波突袭,仅管他已经竭尽全力保护身后的成员与基地,仍有同伴不幸身亡或失踪。此刻他终于找到了失踪名单上的几人,却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不知是否该憎恨哨兵与生俱来的强大五感,让周泽楷一眼就从丧尸堆间分辨出它来。那具丧尸死亡多年,腐烂的彻底,眼珠都少了一颗,空洞的眼眶对着周泽楷的方向,一只手臂垂挂在肩上晃荡,但这已足够周泽楷辨认出它生前的身形与样貌。


  “…前辈。”周泽楷低喃,指节喀喀作响。

  若非方明华反应快,他险些直接进入狂躁。


  “啊,对了,周队长。”刘皓像是十分关心,“传承武器用的还顺手?”

  周泽楷直接抬手,开枪爆了那位再也没机会感谢的人。

  “哈哈哈,这大概是你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刘皓哈哈大笑。

  他将枪口对准刘皓的眉心作为回答,目光却比森冷的准星更加森寒锐利。


  叶修对凝重气氛视若无睹,咂着嘴,悠闲地在全身上下翻来覆去地找,到处找不到菸盒后,转为探入苏沐秋的口袋,却只摸出一根棒棒糖。

  他抓了抓头,叹口气拆开包装随手一扔,将棒棒糖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嘟囔:“唔,橙子味。”

  叶修含着糖,将身上的东西塞到苏沐秋那里之后,拔起插在一旁的却邪,彷佛浑然不觉细密的蛛网纹已布满矛身,原地活动筋骨。

  苏沐秋挑眉,毫无征兆的扣下板机。

  射出的子弹擦过刘皓,半空中,一张破了个洞的糖果纸,慢悠悠地打着转。

  “赶紧搞定收拾收拾回去了,老板娘在等我们吃庆功宴。”


  糖果纸落地。

  而昔日的战友们,也成了挂满腐肉的丧尸,一举涌了上来。


  众人已经有过与三级丧尸对战的经验,很快抓住攻击节奏,但这次出现的三级丧尸却更为棘手,整体的基础能力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甚至拥有各种出人意料的特殊技能。

  显然,刘皓挑选生前就是强大哨兵的丧尸,让它们强行使用晶核,大幅提高能力,看起来也更加歪曲了。

  空旷的仓库内没有任何障碍物阻碍丧尸,十几人居于劣势倒也不惧,背靠着背,尽可能减少被攻击的范围,沉着对抗着丧尸。


  丧尸不难杀,难的,是对曾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或牺牲的人举起武器。


  众人顶着丧尸潮的莫大压力打成一团,苏沐秋跟叶修直接对上了刘皓,却也没有多轻松。

  刘皓一反昔日风格,没有选择待在后方,等其它丧尸车轮战削弱了两人后再趁隙攻击,而是在第一时间就扑了上来。

  苏沐秋端着逐日,连串不间断的枪响几乎连成一长声。他试探性的射击位置巧妙而刁钻,逼的刘皓连连受阻、步伐凌乱,叶修则藉此机会抄起却邪上前,乌黑的战矛锋寒点点。


  “勇气可佳。”叶修笑咪咪的,战矛一扫而过,“居然敢直接对上我们了啊。”

  “因为你们不足为惧!”刘皓吼。

  “不过气量还是这么小。”苏沐秋啧啧摇头。


  刘皓咬牙,挤出了笑,攻击越发卖力。

  他的动作十分灵敏,或着说,比他活着的时候更加不顾一切。半丧尸化的刘皓既拥有丧尸感官迟钝、不怕痛的优势,另一方面则保留着人类思维,与只懂得傻呼呼地闷头攻击的丧尸不同,他会躲闪,手中甚至拿着武器。

  可是,与这种豪迈自信地直接对上俩人的行动不同,刘皓的实力只能说是…弱。

  太弱了。

  尽管比起当年,他确实强了几个档次,素质却远不及先前他安排埋伏众人的几只特化三级。或许有一得必有一失,刘皓将精力放在操控丧尸的能力,就必须放弃别的方面交换。

  苏沐秋趁胜追击,彪悍的再次提高的射速,或攻击或诱导,每发子弹都没有白费;叶修更是战矛微微一抬,以强悍的姿态朝刘皓急刺而去,带着几分义无反顾。

  对上他们俩之中的任何一个,他都没有十足的胜算,何况俩人配合默契,攻击锐不可挡,让刘皓打的左支右绌,动作凌乱,更别提他们很熟悉刘皓的攻击模式。

  苏叶俩人的攻妨招式速度极快,几秒内就是一次来回,带得刘皓没有时间思索,只能凭本能与意识勉强招架。如此不过数十分钟后,他的战败已显而易见,为了专注反击,松懈了对其他丧尸的指令,顾此失彼。 


  刘皓全副心力放在叶修和苏沐秋身上,架住苏沐秋的枪托连退数步,却被一根猛然窜出的铁棍出奇不意地绊倒了。

  他不过晃了一晃,却邪立刻抡圆一扫,将刘皓掀翻在地,还来不及挣扎,一只套着硬底军靴的长腿就狠狠踩上他的胸口,力道之大,都能清楚听见肋骨断裂的声音。

  几乎同时,叶修将却邪抵在刘皓颈边,战矛映出他惊惶的神情。

  刘皓不用呼吸,被踩一脚仍反射性猛咳起来,正想伸手反击,他的腕口就被铁棍戳穿,垂软在旁。

  他这才看清楚,抓着铁棍的竟然是孙翔。孙翔脸上满是汗水跟尘土,后脑勺发根处残留着血迹,整个人格外凄惨,唯有眼底燃烧着不屈的火光。

  “孙队长,你比我还行啊!”刘皓又咳几声,瞪着孙翔,“呵呵,差点葬送H市基地数万人性命的你,居然还有脸跟他们狼狈为奸…”

  “闭嘴。”叶修慢悠悠道,矛尖轻慢地拍打刘皓的侧脸,“别欺负人家脑袋比较二,就在这搬弄是非。”

  “孙翔还嫩着,千古罪人这个名头,他担不起。”苏沐秋说。

  孙翔气极,但忍了下来。

  刘皓咬牙不甘,挣扎片刻却毫无作用后,他自暴自弃的放弃抵抗,瘫软在地。

  “好了好了,把你的宠物们都送回去,该到哪就到哪。”

  “………”

  “机会摆在这了啊!这样我们才好帮你跟塔里说说情嘛。”

  “说情?”刘皓含恨,“跟谁说情,全大陆的基地?让他们饶我一命?”

  叶修弯下腰,左右打量刘皓,“饶你一命倒是办不到…你这看上去真不是还有命的样子…这么杀马特的造型,我们老板娘肯定也不会接受…抱歉啊,看来还是只能送你去死。有什么遗愿没有?帮你收菜?”

  刘皓像是被逗笑了,神经质的大笑了起来。


  “遗愿?”刘皓狞笑着,苏沐秋踩着他的胸膛,被炮口对着,刘皓却头一歪,双眼泛红,突然与叶修四目相对:“我成了这副德性之后,目标就只剩下一个--送你们下地狱!”


  叶修一怔,一道饱含着强烈恶意的精神攻击猛然直刺而入,撞破了叶修的精神屏障!

  本就脆弱不堪的屏障如肥皂泡般,啪的一声,登时崩解碎裂。他的精神领域内彷佛重重击响了无型的丧钟,巨大吵杂的嗡嗡声霎时塞满了他脑海中的每个角落,庞大的情绪洪流冲塞进他的大脑,叶修的意识如同狂风中的烛火,急遽晃荡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叶修闷哼一声,精神力疯狂逸散,竟脚下一软,直接跪倒在地。叶修只接收到苏沐秋心底一股脑爆发出来的仓皇惊骇,随后心底一空,再也感觉不到对方。


  与叶修精神结合的苏沐秋闷哼一声,因突如其来的异况而分神那瞬间,刘皓马上推开人就地一滚退开,挂着阴狠的诡笑向丧尸群跑去。孙翔紧抓铁棍追上,猛力一挥,没想到刘皓抬手一挡,铁棍便生生弯成了直角。幸好注意到状况不对的邱非立刻绊住刘皓。

  但是,刘皓显然仍有底牌尚未掀开,其他人分身乏术,而邱非经历连续战斗,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孙翔铁青着脸,手臂肌肉爆起,生生把铁棍扭成了麻花,砸在一旁。

  他正想再捡个什么当武器,一转身,却被叶修的眼神生生钉在原地。


  “孙翔。”

  叶修喊到。

  遭受精神攻击,他与苏沐秋的情况都算不上好。苏沐秋尚能坚持,叶修却只能勉强靠着人才不会摔倒,面色苍白如纸,豆大的汗水自额际滚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虚弱下去。

  动作却不急不缓,稳定的递出了手。

  他握在手中的战矛却邪已明显受损,彷佛一松手就会崩落成片片,几乎能听见内部结构一点点碎裂的声响。


  “履行我们协定的时机到了。”叶修目光灼灼,“接过它,孙翔。”


  孙翔深吸口气,瞪大了眼睛,似乎陷入了剧烈的抗拒与心里挣扎。

  但现况并没有留给他思索的余裕,数秒后,他的眼神由复杂慢慢归为坚定,下了决断。

  他伸出手,牢牢握住了却邪。

  在叶修将战矛递给孙翔时,满是裂痕的却邪忽然颤了一下,宛如沉默着表达了它的不舍。叶修轻笑,在最后抚了抚战矛,松开了手。

  孙翔接过战矛后,直接注入了自己的精神力。看上去老旧破损的却邪在一阵微光过后,又恢复了完整的状态,矛身乌黑光滑,矛尖游动着锋锐寒芒,入手极沉,就好像承载了前主的意志与希望。

  ──与横刀不同,却邪没有受损。它会呈现那般状态,只代表他的主人即将支撑不住。

  向导不会丧尸化,精神上的强大注定了他们会直接殒灭。

  孙翔抿唇,抓紧却邪不言不语。叶修在他背后轻轻推了一下,孙翔当即几步疾跑上前,架住了刘皓,不再回头。叶修的视线掠过孙翔年轻矫健的背影,缓缓挪到了苏沐秋身上。

  苏沐秋的表情一片空白,像是一座雕塑,凝固僵硬。

  “…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你现在的情况。”苏沐秋哑着声到。


  居然又败在了偷袭下…叶修想无奈的自嘲一下,想向对方承认自己被刘皓漏洞百出的演技蒙骗,不自觉放松了警戒,却发现自己办不到了。


  虽然他已经无法感觉链接,但苏沐秋的心理状态,不用那层链接,叶修也瞭若指掌。


  他迟钝地意识到自己手脚发冷,心跳减缓,眼前阵阵发黑。还有很多事想对苏沐秋说,但神智恍惚,思考停滞,让他很难拼凑出完整字句。

  --留给他的时间太少了。

  叶修在几不可闻的叹息中,缓缓阖上模糊涣散的黑眸,忍着千万根银针在脑海搅动的剧痛,支使着精神触通过动荡不安的精神链接,轻轻碰了苏沐秋一下。

  嘴角勉强勾出笑,扯下苏沐秋的领口,叶修在他耳边以气音低喃,语气有几分无可奈何。


  “我等你,沐秋。”

  

  那么瞬间,叶修的心跳,彻底停止了。


=

如果你们觉得本章暗示了哪些角色死亡成了丧尸,没有,你们误会了!(正直脸


评论(21)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