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哨A)

一发先坑,记一下草稿,之后有机会再来填。

CP:哨A


后续已删,请找子博 (20170525)


0.

  机甲在空间裂缝的巨大吸引力下节节崩溃,透过舱内的全景式屏幕,驾驶员能清楚看见多维合金制的外壳片片挤压、剥落,红色警示灯早已亮起,整架机甲摇晃不停,随时会在剧烈震荡中被碾碎成渣,岌岌可危。

  

  驾驶舱内,青年的操作动作却没有半分慌乱,神色镇定,又朝敌方开了两炮。

  与虫族一同袭来的漆黑机甲来不及闪过,只能硬接下来,火光中,雪白机甲抓准机会探出手,将它牢牢抓住。

  

  青年专注于对敌,任由机甲光脑自动调整着通信频道,受空间裂缝的磁场干扰,此刻沙沙声不断。

  “……苏…等等…回来…快!…”

  苏沐秋指尖一挑,终于接通:“长官,对不起,我不能。”

  “回来!前面…空间裂缝…”对方急吼。

  “长官,这家伙太强了,他只身灭了我们多少弟兄?几十?几百?我们甚至没有见过这个机甲型号。他用的能源,技术,这几个小时内你还没看出来吗──属于外星系。”苏沐秋目光灼灼,盯着眼前试图挣脱的黑色机甲,一面加重箝制,两台机甲拉锯战中,发出令人牙酸的阵阵嘎吱声,“──他是侵略者。除了我,全兰布达星系还有谁能挡住他?”

  “…………”

  即使他说的话有些夸张,但确实,如果代表联盟最高战力的苏上校以及双S机甲沐雨橙风都挡不住,等对方逃脱,兰布达星系就像闯入一头饿狼的羊圈,只能寄望对方能源耗尽前,不要杀光他们大半星球。

  甚至,对方的能源会不会耗尽,都是个问号──显然对方机甲的黑色外装,有某种能高效转化太阳能与星能的涂料。

  

  瞭解苏沐秋说的是实话,所以他无法回答,只能保持沉默。       

  

  “我会把他带向空间裂缝,这个随机裂缝大概两分钟内会消失。”

  苏沐秋的掌心出了层薄汗,操作杆有些湿滑,几乎握不住。

  但他没有任何机会空出手。

  抓住他对话的瞬间分神,黑色机甲手中的乌黑战矛腾地亮起幽幽红光,朝沐雨橙风的颈侧猛划而来,能源武器以无法想像的速度逼进令苏沐秋思绪一滞,指尖下意识轻快地跳跃着,几乎连成一片虚影,大爆手速,堪堪侧头闪过。苏沐秋手上操作不停,趁对方收势不及,沐雨橙风抬手,吞日的炮口直接贴上漆黑机甲的肩头,不等蓄能便狠狠扣下板机。

  离子炮嗡地一声炸开,苏沐秋眯起眼盯着前方,刺眼的白光消散后,漆黑机甲上多了几处损伤,右臂垂下,但那杆诡异的武器仍握在手里。

  颊边汗水滴落,苏沐秋被汗水阻碍视线,才意识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他握紧微微发颤的掌心。

  “…也许还有别的方法──”

  “还有什么方法?也许对方跟虫族大军不是一夥?也许他跟着虫族穿过虫洞是巧合?”

  苏沐秋几乎咄咄逼人,却又踩在点上。对方过久的沉默,让苏沐秋在心底轻叹一声,放软语气:“…老陶。”

  这个称呼,象征他现在是以私人身分说话。

  对面呼吸沉了一瞬:“…你说吧,有什么愿望或是要交代的。我一定达成。”

  “你难得大方我就不客气啦!”苏沐秋笑:“我的愿望只有一个,活下去。”

  “……”陶轩哽了片刻,再说话时,声音有点沙哑,似乎短短几分钟内苍老许多:“…要不,你先退回来…我会担下责任…”

  “我会活下来。”苏沐秋打断对方,不容质疑,“就个小小的空间裂缝,还放不倒我。我还有家人在这里,不管要花多久,爬也会爬回来。”

  “只是,我放心不下沐橙。代我替她找个好向导,别像她哥一样…”

  陶轩满头黑线:“她才12岁!而且她跟你一样年纪轻轻就觉醒哨兵体质,天资过人,没人照顾也能活的好好的…”

  “帮我照顾好沐橙!她要是出了点事哪怕擦破块油皮,我回来都找你问罪!”苏沐秋大吼。

  陶轩吓了一跳:“好好好!”

  苏沐秋终于满意了,说多了就矫情,他轻轻扔下一句“这些年来,谢谢,再见”,便切断通信,随即操作沐雨橙风射出捆索,牢牢将漆黑机甲捆在身上,不管不顾地将引擎输出开到最大。

  只见沐雨橙风背后的推进器大亮,萤蓝色的能量束混杂着橘色火光喷射而出,宛若两片光翼一般,带着剧烈争扎起来的漆黑机甲,意无反顾地撞进收束中的空间裂缝…

  

  战备室中,陶轩望着屏幕,发红的眼底残留着雪白机甲带着敌人消失的影像,他抖着手,默默摘下了帽子,狠狠按在胸前。身旁所有军官跟着他的动作,为苏沐秋献上最高敬意,却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掉出一滴泪。

  他们都与苏沐秋并肩作战过,甚至被对方拯救过性命,知道苏沐秋说出“会回来”,就是真的有把握回来──还不到哭泣的时候,他们咬紧牙,抑制悲恸失声的冲动。

  良久,警报再度大响,在两架超高性能的机甲争斗中被波及,伤亡惨重而溃散的虫族再度聚集起来,打算最后反扑。陶轩哑着声,手一挥,大声命令到:“通知元首,这场仗,我们已经赢了──全数出动!决不能让苏上校的心血白费!!”

  众人举起手高呼,随即冲向停放舱口。

  他们现在,有满腔的愤怒与难受,需要拿虫族血祭才能发泄…

  

  

1.

  苏沐秋重重砸了一下面板,从刚才就哔哔叫着不停的危险警告终于消停,在灰蒙蒙的杂讯后化做一片黑暗,只剩几项基础数值孤零零地闪动着。

  

  星际定位:未知 …求救信号发送失败…

  环境大气成分:…分析中…

  精神波值:79% (红色:建议立刻联络向导协会寻求帮助)

  

  要是有向导能找到他的话,他倒是想寻求帮助啊!

  

  苏沐秋抹了把脸,脑仁一突一突地疼,粗鲁地推开接在驾驶员脖颈两侧的连接线,银亮的尖端不小心划破皮肤,带出一连串细小的血珠,伤口随即在强大的体质下复原如初。

  察觉自己有些失控前兆,苏沐秋按照哨兵学院教给所有新人的第一课,以固定规律呼吸,来回几套舒缓呼吸法后,再睁眼时,神色勉强恢复镇静,精神波动也降到黄色区域。

  机甲内大部分功能早已停摆了,而舱内供氧系统,剩下的能量也只够支撑一小段时间,再来直到找到替代能源前,就只能彻底休眠了。

  他必须立刻离开驾驶舱,如果他不想被关在里头活生生闷死的话。

  苏沐秋颇有几分痛心地摸摸沐雨橙风的操作台,低喃一句“辛苦了,我保证尽快把妳修好”,随即拽出座位下的紧急求生包背在肩头,清点驾驶舱内所有可用物资以及镇定剂带走,确认外部大气成分可供碳基生物生存后,一面握紧枪率先爬出机甲,一面在脑海里整理坠落前的事。

  

  他扯着敌人一同坠入空间裂缝时,内部剧烈的晃动、不断闪现的混乱光斑以及轰隆耳鸣直接让苏沐秋五感失控,差点没活生生撕裂自己,为了避免这种惨剧,苏沐秋只得长叹一声我命呜呼,果断敲晕自己,听天由命。

  在他陷入黑暗前,映入眼底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被卷入裂缝的其他物体在压力下碾个粉碎,还有一动不动的黑色机甲。

  

  等他再醒来时,是因为强烈的失重感,彷佛从数万英尺的高空坠落──不对。

  他真的在坠落!

  

  贴在前方的黑色机甲发出暗红色的微光,正猛力输出着阻止下坠的速度,但两台机甲的重量不容小觑,除了稍微缓上一缓,完全没办法阻止摔成肉泥的结果。

  苏沐秋迅速进入状态,用力推开推进器,又操作着扔掉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两台机甲终于停止下坠,滞留在几千英尺的高度。

  他抹了把汗,一一查看沐雨橙风的毁损状态。这台双S机甲本来就不以防御力著称,已有六成以上破坏,大部分的功能都在时空裂缝里毁了,双手、左腿、左翼故障──他们此时能稳稳停着,还多亏漆黑机甲的操作者反应不俗,在发现苏沐秋只开启右翼后,迅速调节各处推进器的输出比率──其他,能掉的、不能掉的装备也差不多掉光了。

  苏沐秋发现吞日也遗失在空间裂缝时,一口老血差点呕出来。

  漆黑机甲的状态好多了,至少不是光秃秃一台,但就不知道驾驶员吐血没有:被苏沐秋带着送死,眼下侥幸被空间裂缝吐出来,却无奈地被捆索绑着,一时半会挣不开,只能憋屈地跟沐雨橙风贴在一块。

  正琢磨发个联络给对方,沐雨橙风内部突然发出强烈警报声,两分钟后,能源耗尽,带着无力回天的漆黑机甲狠狠摔在未知星球上。

  

  

  苏沐秋爬出机舱的动作如同某种信号,过了片刻,在他警戒的视线中,与沐雨橙风缠在一起摔成团废铁的漆黑机甲震了两下,胸口处的深红色菱形晶体被人推开一条缝,一汪无色无味,看上去比水黏稠几分的液体流了出来,随即一只手扒着边,小心翼翼地爬了出来。

  

  爬出黑色机甲驾驶舱的,是个──人。

  苏沐秋下意识松了口气,把虫族生物用无数吸盘触手驾驶机甲的恶心猜想扔出八千里远。

  

  机甲里的男子穿着一套纯黑色带红纹的贴身驾驶服,浑身沾满驾驶舱内的古怪液体,湿淋淋、黏糊糊的,视觉上有些狼狈。这个状态显然给攀爬造成不少困扰,男子低头打量机舱与地面的距离,然后,竟直接从三层楼高的距离跳了下来,并稳稳落在苏沐秋前方不远处。

  他直起身,直接对上苏沐秋黑洞洞的枪口,十分随性地举高双手,空无一物的掌心朝向苏沐秋。

  等人近了,苏沐秋才确定,对方比他还矮一些,目测约一米七、八上下,黑色短发湿漉漉地贴在颊边,黑眸平静,脸色略显苍白,给人某种乖巧温和的错觉,一点也看不出操作风格如此狠戾狡猾。

  从那套紧贴曲线的驾驶服,能隐约看出其下起伏流畅的肌肉线条,不难猜想对方拥有极强的爆发力…能从这么高的地方轻轻松松地跳下来,身体素质想来也不会差。

  与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奇特的味道,不明显,也说不上好闻难闻,苏沐秋一时分辨不出是液体或男人自身的气味。

  举着枪观察片刻,苏沐秋的视线不期然地停在对方的小肚楠上。

  紧身制服,就是会放大优点跟…缺点。

  “………”

  “………”

  对方轻咳一声:“哎呦,我这是刚才落地给撞了一下,呛了几口水…”

  苏沐秋一愣,反射性问到:“嗯?你说什么?”

  听见苏沐秋的回答,对方怔愣片刻,两人大眼瞪小眼。

  

  糟糕,语言不通怎么办,急,在线等。

  

  

2.

  语言确实是大问题,无论苏沐秋想报仇或合作,都得建立在沟通的前提上。

  苏沐秋各种鬼点子特别多,当即试起他会的其他语言。

  对方一愣,仔细听辨两句后,很快领会苏沐秋的意图,皱着眉摇头。苏沐秋了解,又换成别的语种。可惜即使是他这样为了学习技术而自学数十种星球语言的机甲狂人,讲到口干舌燥了,对方仍是摇头。

  黑发男子似乎也懂得不少语言,他朝苏沐秋试了试,可惜苏沐秋只觉得发音古怪,同样半个字都不懂,还不如双方最开始用的语言,至少他听得出是“@%,我$^!@^&%撞了@!,*$!@水…”

  

  看来,相隔数个、甚至数百个星云,语言体系已经出现极大的分化了。

  

  要是机甲还有能源,或许可以解析彼此的语言,建立简单的翻译器,可惜从对方出机甲时还得手动开舱门这点来判断,那台黑色机甲也没有能源了。

  当然,苏沐秋也不可能任由对方大摇大摆地转身回驾驶舱内。

  如果人躲在铁壳里,要击杀对方,靠他身上这几只枪基本无望了。

  还好对方态度十分配合,朝苏沐秋比手划脚一番,甚至解开连身驾驶服,赤果果地露出上半身证明自己没有携带武器、没有攻击意图,两人终于放下几分戒备,展开和平谈话。

  

  漆黑机甲的驾驶者随性地盘腿坐下,驾驶服脱了一半之后也不穿上了,学女高中生一般将袖管绑在腰间,拍拍地面,仰头朝苏沐秋笑了一下。

  对方那副光脚不怕穿鞋的坦然模样,苏沐秋当然也不在意自己一身开了几道口子的浅色军服会不会蹭脏,咧嘴回笑,跟在自己家一样舒舒服服地坐下。

  不过,两人看似你好我好大家好,中间仍隔着距离。

  男子藏了什么武器,苏沐秋不晓得,但他肯定有留后手,因为苏沐秋自己就在视线死角悄悄握着枪,也因为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太过令人不安。

  

  对方指指自己,重复某个音节,十分耐心的模样,大概是介绍自己的名字。

  “Ye…”

  “叶修。”

  “……叶…修。”

  苏沐秋仔细观察对方的口型,模仿几次,就能标准地喊出来,对方鼓掌,朝他点头。

  礼尚往来,苏沐秋对叶修重覆自己的名字,然而不管怎么教,表现的游刃有余的男人都说的含含糊糊,舌头打结似的,唯有“秋”字喊的字正腔圆。

  三两下解决自我介绍,叶修找了根树枝,就在光秃秃的地面上写写画画。苏沐秋凑近了看,竟然一眼就看出对方画的像拖着尾巴的风筝的玩意是Vajra虫族。听见苏沐秋自语“Vajra”这个字,叶修睨了他一眼,果断点头。

  堪比幼儿园等级的拙劣涂鸦搭配对话里有七成听不懂的马赛克对话,两人拼拼凑凑,总算搞懂这一串乌龙的始末。

  原来叶修所在的叉星系──由于叶修画了像是三叉戟的符号来代表,苏沐秋如此简称──跟虫族足足有从机甲到大树干边这么长远的仇恨,两方征战不休,直到叶修出现,情势终于大有逆转(苏沐秋暗自记下这点存疑)。

  叶修追查到最后一小股在叉星系流窜的虫族,为斩草除根,被派出来千里追杀,他驾驶机甲跟着虫族误穿过了通道,来到苏沐秋所在的兰布达星系。

  兰布达星系近几十年来也为虫族所扰,最近几波虫族更是杀红眼的疯狂状态,残害不少兰布达子民,所以看到跟着虫族进出的黑色机甲,他们不由分说直接一通打,一切都等打赢再说。

  

  至于被叶修杀掉的人,他额外画了图,泥地上是人型模样,脑袋的位置里却有迷你的虫族图案。

  “意思是,那些人被操控了?”苏沐秋唔了一声,语气平静,“怎么判断的?你知道你杀了我们多少士兵吗?”

  叶修似乎听懂一点苏沐秋的疑惑,苦着脸不知道如何说明,随即画了布满点点的雷达图,指着仍跟沐雨橙风捆在一起的机甲。

  苏沐秋半信半疑,只得暂时将猜疑隐藏在心底,毕竟对方看上去不像哨兵或向导,一个普通人,苏沐秋自认在对方打算对他不利时,出手干掉对方没问题。

  

  最重要的是:“你知道怎么回去吗?”

  

  两人又是一阵长久互瞪,随即转头看着自己破烂不堪的宝贝机甲,心头淌血。

  

  

3.

  不幸中的大幸,应该算是这颗星球并非危机四伏的蛮荒星球,虽然一看上去就没有什么高等智慧生物存在,对于机甲修复与补给增加不少难度,但至少食物饮水并不匮乏,基本生存不成问题。

  两人在坠落的地点附近,找到一处天然的野外山洞。

  山洞还算宽敞,内部干燥平整,临近水源,或许曾是大型野生动物的过冬地点。苏沐秋仔细嗅了嗅,没有残留的野兽气息,山洞的主人大概离开很久了。

  苏沐秋见叶修脸色苍白,好像多走几步路就会晕倒的模样,好心地表示让他在山洞里休息一会,由他四处探查情况,顺便搜集食物。叶修满脸感激,露出“你真是个大好人”的夸张笑容,随即靠着洞口坐下,朝苏沐秋摆手。

  苏沐秋点头,临离去前,还留了把枪给全身上下除了一套湿了又干的驾驶服外什么也没有的叶修。

  

  

  叶修笑眯眯地目送苏沐秋离开,直到确定对方离得够远时,面上的表情才慢慢收了起来。

  拿起枪摆弄一阵,抬手对着洞壁直接就是一枪,如他所料──扣动板机时,苏沐秋给的枪,一点反应也没有。

  故作好意留了枪给他,又毫无防备地背朝着他,假如叶修当真趁机偷袭,手上拿着这把没用的枪,恐怕会被苏沐秋迅速反制。

  说来说去,叶修确实杀了不少苏沐秋的同伴,被提防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么不放心,却没有把我带在身边看守?”叶修轻笑一声,随手把枪放在一旁,“接下来不知道会不会被毒死。”

  叶修呆坐一会,看着洞口外的蓝天白云,满脑子猜测那名穿着军装的青年可能采取什么方式坑他,最终决定赶在苏沐秋回来前,找个地方洗掉身上黏糊糊的液体,要打架也要打的体面嘛。

  他才刚起身,朝洞口外迈了半步,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直接收回脚步,扒在山洞边上朝外探头探脑。

  

  一头危险生物盯着叶修,在不远处徘徊。

  

  那只动物身形矫健,来回踱步的姿态优雅又高傲,一身雪白带黑斑的柔软毛皮掩不住银亮的獠牙与利爪,显然不是吃素的。

  那双蔚蓝的竖瞳一瞬不瞬地凝着叶修,像是一等他走出山洞,随时准备扑上来撕裂他的喉咙大快朵颐,饱餐一顿。

  

  叶修曾经在其他星球的生物百科上看过类似的动物,它长得很像雪豹。

  但是,在森林里,出现一只白色毛皮的雪豹?

  实在太不对劲了──这虎视眈眈的掠食者不是突变,就是实力极为强悍,强到足以用一身醒目的白色毛皮,在森林生存下来。

  想像了一下徒手打豹子的画面,叶修立刻放弃,无奈地蹲在洞口边。

  雪豹大概跟他耗上了,守在不远处,盯着叶修不放的眼神颇通灵性,几乎令人毛骨悚然。

  手边除了把不能用的枪,连块石头也没有,叶修左思右想,尝试性地放出信息素。

  这是他们普西星系人的本能,强大的Alpha光是靠信息素,就能让Omega甚至Alpha腿软,瑟瑟发抖──就这方面,实际上跟动物也差不多了少。

  叶修作为大A,二十多年来从未碰过能让他本能上感到危机的人,此时也不晓得信息素对吓退野兽有没有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信息素当驱逐剂试试了。

  只见那头雪豹一顿,愣愣地看着叶修,数十分钟后,雪豹不退反进,竟然踩着悄声无息的步伐,一点、一点靠近叶修,见叶修没有其他动作,甚至大著胆子,在叶修脚边蹭了一下。

  

  叶修一看雪豹毫无防备的举动就乐了。

  这只‘小’动物大概是突变种,没什么杀伤力,头一次看到人类,认为没有毛皮利爪的猎物比较好应付,才会盯上他。

  如此猜测,叶修掩下心底一点不怀好意,试探性地伸手,挠挠雪豹的下巴,“这样不行啊,缺乏警戒心,很容易被吃掉。”

  雪豹头一歪,舔了舔叶修圆润白净的指尖,尾巴在身后一晃一晃。

  “你好像小点。哦,不过小点是只狗。”叶修笑了一阵,见雪豹抖抖耳朵,连忙放低声音,就怕吓走这只大猫,“原本想吃掉我?你很饿吗?我也饿了。”

  雪豹注视叶修一会,随即主动钻进他的怀里。

  叶修观察片刻,发现雪豹是有意识地往他后颈处埋着腺体的那块皮肤凑,他当即揉揉雪豹的脑袋,“唷你挺识货嘛,喜欢我的信息素?那么多Omega都被我吓跑了。原来动物喜欢Alpha信息素的味道么…我就说,难怪小点比较喜欢我,不喜欢叶秋。”

  “虽然照顾小点的,一直都是叶秋。”

  叶修笑,然后,果断收敛起满身的信息素。

  信息素的气味没多久就散了个干净,雪豹睁着蓝汪汪的圆眼睛,伸舌在叶修的后颈舔了好几口,直把那块皮肉都舔的发软起皱了,发出不满的呼噜声。

  “呵呵,帮我办件事,就让你闻个够。”

  雪豹甩甩尾巴。

  叶修捏着雪豹的耳朵,“你有看到走出洞口的另外一个人吧?跟你一样,整只都是白的。把他咬死叼回来给我,衣服归我,其他归你,划算吧?”

  雪豹停了一瞬,猛地伸出脚掌按倒叶修。没有感觉到敌意的叶修被撞的猝不及防,细软的温热毛皮在他赤果的胸口上一阵乱蹭,痒的他哈哈笑了一阵。

  索性抱着不怕生的动物躺下,叶修望着一朵朵白云悠然飘过,最后感慨不已的低叹一声:“普西星系的那些家伙要是看到我这模样,不知道又要怎么嘲我不像个元帅了…”

  “…不对。”

  “是前元帅了啊。”

  

  

  苏沐秋爬树刨地草丛匍匐各种辛苦后,好不容易找到目测能食用的果子,带着满身尘土汗水返回山洞时,就见到叶修躺在洞口边上的阴凉处,舒舒服服地睡午觉。

  不等他藉故踹人一脚,叶修便打着呵欠爬起身,垮着肩膀神态慵懒,眼神却十分清明,看来根本没有睡着。

  他一见苏沐秋手上不过几枚果子,立刻投去鄙夷的眼神,朝抽着眼角的苏沐秋比划。

  苏沐秋判断片刻:“…你说,找到能吃的东西?”

  叶修大概听懂了“吃”这个字,点点头,转身走进山洞里,不知道倒腾什么。

  苏沐秋将果子放下,随手收起被扔在洞口旁的枪,才一抬头,就看见叶修抱着一只体型巨大的动物走出来。

  那只动物身长足有一米三,毛皮丰润,肉垫厚实,看上去杀伤力不俗,此刻却像只小猫咪,乖巧地任由叶修用不怎么舒适的姿势抱着它。

  叶修举起雪豹,言简意赅:“吃。”

  

  苏沐秋:“……”         

  苏沐秋:“………秋木苏你但凡还有点骨气,就给我立刻滚下来。”

  

  秋木苏不从,苏沐秋马上换了表情,眼睛发出绿油油的险恶光芒,分明是…今天决定吃肉。

  雪豹当即炸了毛,从叶修手中跳下来,龇牙咧嘴地冲苏沐秋低吼。

  苏沐秋一向头痛这头不受控制的精神兽,当即扑上前去,一人一豹打得不可开交。

  叶修笑着看了几分钟热闹,抹去心底因‘原来是那家伙的宠物啊’而起的一点失落,见一时半会不会结束,便拿起他那份食物,直接走出山洞,寻了个方向,朝河边走去。

  

  

=

备注设定:

 

星系名称没有任何意义,随意抽了几个希腊文字。

 

普西 Psi(大写Ψ,小写ψ)

叶神的星系,ABO,科技发达到往奇幻的方向前进了,有记忆金属、类生物机甲之类。

机甲驾驶舱黏糊糊湿淋淋的(作者是坏人),设定上信息素跟机甲的强悍度有挂勾,机甲是会吸血的。

实在不行,想像一下EVA或革命机valvrave

 

兰布达 Lambda大写Λ,小写λ

沐秋的星系,哨兵向导,硬派科学设定。

整体体质上,哨兵比Alpha强一些。

机舱内部就是标配…

实在不能理解就参考ALDNOAH.ZERO的火星方好了…

 

这文玩什么梗呢:

0. 野♂外,求♂生。作者比心。

1. 精神兽代表你的心

2. 叶修,你怎么了?脸好红…哇好烫!…什么?易感期??

3. 比手画脚: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哇!

4. 一叶之秋+沐雨橙风=君莫笑。史上第一台结合两星系科技的最强机甲诞生了,啪啪啪(拍手)。至于外貌,正如机甲名,你看了不准笑…不忍说,苏沐秋肯定看过哈尔的移动城堡。

5. “你们星系…不是…男人也能生孩子吗?嗯?”“那是Ome──嗯-哈…”


繁多不及备载。



评论(55)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