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11:undo:redo (网配paro)

←  10


  当天深夜,秋木苏的一条微博,直接让圈子闹翻了天。

 

  CV-秋木苏v: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CP结成,大喜之日,但@一叶之秋这家伙撩我一把,接着倒头就睡,洞房花烛夜怎么办????!

 

  秋木苏有没有把一叶之秋叫醒进洞♂房,粉丝们不知道,但他们倒是立刻叫醒其他人,惊恐地问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那个秋木苏/一叶之秋,居然CP了??!

 

  众所皆知,网配圈,特别是耽美这块的CV,常常会勾搭着麦麸,黏糊糊地连麦对唱,微博发点似真似假的小料给粉丝们兴奋一把,屡见不鲜。

 

  然而,一叶之秋与秋木苏,都没有CP一说。

 

  俩位大神倒不是不卖腐,也不曾严令禁止粉丝开CP楼,但两人却从未有过足以被自家粉丝称为正宫CP的对象。

  秋木苏深谙粉丝口味,配剧的时候,时常和当时的剧中CP卖腐,在FT、宣传上发发糖,提供若有似无的暧昧给CP党发教材,堪称业界良心。但只要剧结束了,CP就散了。秋木苏的粉丝这么多年来,经历多少分分合合,大致上也习惯这种露水姻缘的CP型态。

  曾有黑黑特意加入伞下群卧底,在一次频道内的活动,借口表白,公然上麦嘲讽秋木苏逢场作戏,喷他就是个渣,为了炒人气连这种事都干的出来,对她家XX大神始乱终弃,用词粗俗难听,场控踢了一个,又冒出一双,显然是预谋犯案,也不晓得哪来这么多马甲。

  当时,秋木苏安静地听完对方一通咒骂,只是幽幽长叹一声,喑哑着嗓子,轻轻抛出一句:“嗯,那是因为,在找到属于我的那个人之前,我只能继续流浪”,顿时频道内粉丝心碎一片,loli粉激动哭喊秋木苏不要难过,对方一定会出现。秋木苏温声道谢,特意唱了首歌词虐到不行的古风曲,粉丝群内彷佛集体奔丧全数疯刷哭泣表情,零星夹杂黑粉无语点点点的画面,至今仍蔚为一绝。

                                                                                      

  至于一叶之秋,则是另一种情况。

  一叶之秋跟很多CV合作过,因为其完全不管角色是主役或龙套,只要有兴趣档期又排的上,什么剧都能接的特性,可谓知交满天下。

  跟他合作过的CV数不胜数,还不如算算没跟他合作过的CV,不管走到哪个社团,一叶之秋都有能说上话的人。

  但谁都认识一叶之秋,反过来说,就是一叶之秋和谁都不特別熟,除了沐雨橙风,从未见他与哪个人相处模式不同。

  何况配剧之外,一叶之秋极少出席其他活动,微博从来只转剧组宣传,明明马甲遍布天下,信息却极少,甚至没人说得准他的本音,别说夜雨声烦这种特别爱玩闹人来疯的CV,就连秋木苏,早年都参加过兴欣网吧的亲友面基会,只有一叶之秋形单影只,贯彻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词,神秘感简直爆棚。

  然而最近,他忽然在微博上直接艾特秋木苏,参加秋木苏的庆生、突袭歌会,在伞下YY群出没…各种高调晒的行为,已经让以为自己此生只能拉郎配的双秋粉捂心落泪,感谢有生之年官方发糖,现在的CP宣言,更是把事情炒上一个新高峰。

  当然,找事的人无处不在,不少人披着马甲用不阴不阳的古怪语气,嘲讽最近网配圈跟WB到处刷满这两个名字,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要全民通缉抓什么重犯呢,其他CV都不是人么,怎么只关注他们俩,可惜这点小水花,也在巨大的热烈期待下被冲刷的消失无踪。

  毕竟黑黑的战点永远徘徊在A藉B上位,B抱A大腿,但秋木苏跟一叶之秋?黑们茫然了,到底该算谁抱谁的腿…喷哪边,都不对啊!炒人气,他们需要吗?难道是真爱?!这算是两人结为CP的消息出来后,反对声浪极少的原因之一。

 

  一叶之秋并没有官方频道或Q群,也没有所属社团,粉丝自行组织的群太多,分散了叶粉的战力,于是讨论主力,主要在秋木苏的官方群伞下。

  群体内部自然不可能一派和谐,有新的改变就会有新的争端,这些,混圈多年的叶修并非一概不知。

  只是伞下群吵了整天,那鲜红的99+仍不断跳动,完全没打算停止,仍有些出乎他意料。叶修点开群看了看,发现已有沉不住气的人掐起架来,几位管理的姑娘跟沐雨橙风都不在,只好卷袖子亲身上阵。

 

  伞下の蜜蜜澄心:昨天凌晨,那条微博…感觉…我们家秋秋要迎娶叶纸了…!?

  伞下の风雨:一叶之秋会来伞下么?!喜闻乐见(๑✧∀✧๑)

  伞下の砾水月:不对吧,应该是叶神要入赘了。。。

  伞下の苏我:坚持秋木苏x一叶之秋路线不改变。不服来战!!

  伞下の怀君属秋夜:cao妳们这群叛徒,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君莫笑么?!君太太才是秋大神家养的媳妇好吗!

  伞下の砾水月:呵呵楼上,自我感觉不要太好

 

  新公告:请注意言谈用词,勿过度激动,勿因CP掐架。明知故犯者禁言套餐,屡劝不听缘退江湖再见。大家好好相处。

     20xx年XX月XX日 君莫笑

 

  新公告强制弹窗时,整个议论纷纷的伞下群瞬间为之一静。看清是谁写的公告时,立刻有人煞不住手,得意洋洋地冒出头来。

  

  伞下の怀君属秋夜:我看到什么…从来不管事的君莫笑太太…!正宫宣示哈哈哈。双秋脸疼么。指指点点。

  伞下の苏我:………

   [伞下の怀君属秋夜 已被管理员 禁言 1 小时]

  伞下の秋下君歌:啪啪打脸 [大笑表情] 那个谁不过是为剧宣传炒的CP,你们以为秋神真的会忘记心尖上的君莫笑?

   [伞下の秋下君歌 已被管理员 禁言 1 小时]

  伞下の糖炒栗子:噫…管理毫不手软… [惊恐]

  伞下の月华华:那个…新银对手指…不懂大家在吵什么@o@?以及表白秋夜太太!太太原来也在这里!

  伞下の花儿开呀:新人+1,同不解…秋木苏和君莫笑是现实CP??

  ……

 

  叶修与茫然的新人们同样一头雾水,平时相处挺好的成员们怎么忽然站队掐起来,掐的还是‘怎么能让君莫笑受委屈’?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后期君莫笑跟CV秋木苏也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了?

  随着参与掐架的人越来越多,他才从对话中拼凑出原因。

  君莫笑待在群里已经很多年了,秋木苏最初的粉丝们入群时,君莫笑就是管理身分。大多数时候,他不在群里发言,也不管事,但由于和CV秋木苏之间某种维妙的绑定关系,一些早期老粉都默默将这尊安静乖巧的后期大神,当做CV秋木苏沉稳雍容的正宫娘娘照顾着。

  于是,眼见新人强势来袭,君莫笑地位不稳,平时一声不吭的老粉纷纷浮出水面,好像不抨击几句双秋CP,没有从君莫笑手中领到禁言套餐就是不支持他一样。

  尽管不晓得有谁是真的担心君莫笑,又有谁只是一厢情愿地刷CP,叶修只能在心底感谢她们的维护,手上仍毫不犹豫,拉着进度条一个个禁言。

 

  忙碌地维持秩序时,刷屏速度诡异地猛然一滞,叶修擦汗,连忙拉到最新发言查看。

 

  伞下の正弦数:说到底,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叶神家的粉要合并来伞下?

  伞下の三山半落:因为一叶大神跟叶粉无家可归啊,他们没有群…

  秋木苏:一上线就看到你们在聊一叶。

  秋木苏:他哪里无家可归了?我这不就把他给捡回来了吗?

   [秋木苏邀请一叶之秋加入本群]

  伞下の散步咏凉天:………

  秋木苏:到时候给大家听听我夫人娇喘的四语调八型态 [拍桌狂笑]

  秋木苏:啧啧啧,那把声音真是…香艳啊~~~~~~

  伞下の行千:Σ(゚Д゚)…我看错了吗,上面荡漾的是rio秋木苏!?在梦中截图留念!

  伞下の苏我:恭喜秋大神成为一叶大神的老攻,迎来性♂福快乐的日子!!采访秋大神,最希望一叶做♂什♂么?

  秋木苏:[摸头] 晚上好啊。

  伞下の灯下花:被摸头 (〃▽〃)

  伞下の君莫笑:被摸头 (〃▽〃)

  伞下の一七八九:被摸头 (〃▽〃)

  …

  秋木苏:……

  秋木苏:等等。

  秋木苏:君莫笑大神?!难道新公告是…

  伞下の君莫笑:嗯,是我发的。

 

  秋木苏似乎这才注意到,今晚碰巧在线的管理只有君莫笑。他头皮一麻,连忙大爆手速,找到自己几句非常不品德优良、积极正直的流氓发言,鼠标一指就想撤回,然而系统指残酷地弹出一句话,撤回失败…

  倒是顺利地收回了‘晚上好’。

  …但是收回这句能顶什么用?!!

  撤回后一看,反倒像众人替秋木苏回答‘最希望被一叶之秋性福地摸头’… 看前后语境,这是要摸什么头啊…?!

  undo:redo之间,秋木苏无语凝噎,感觉到自己三好学生的优良形象,正片片崩裂。他只能安慰自己,没关系,反正对方早就围观了全程,不差这点,呕血…

 

  伞下の君莫笑:你要收一叶之秋入后宫?

  秋木苏:……

  伞下の君莫笑:还要频道公放听他32种香艳娇♂喘?

  秋木苏:…………

  伞下の君莫笑:呵呵。

 

  君莫笑呵呵一出,群里彻底没声了。

  即使有人想接话,左看右看,气氛都不太对,只得克制玩命敲键盘的冲动。

  怀君属秋夜按捺不住澎湃激情,抖着手戳开亲友秋下君歌,捧心输入到:哎唷喂!什么叫正宫!这才叫正宫啊!看看气场多足!别说是一片叶,再来一整树的叶都得靠边!我君上威武。

  秋下君歌来来回来看了几次对话,才迟疑地回复怀君属秋夜:唔…我肿么觉得…苏神这回的反应…

  秋下君歌:比较像干坏事被班主任抓现行的小朋友…(T▽T)

 

 

  叶修没想太多,回复完看看伞下群里的争执消停,秋木苏也在场,于是安心换上一叶之秋的Q号,顺手加入伞下设置不提醒,直接转往剧组群。

  这部剧可预计要花上不少时间,幸好Staff直接由兴欣网吧成员组成,不用另外磨合,省去不少麻烦。加上成员学生党居多,档期还算一致,只要排开学期中几次重要考试的时间,就没什么问题。

 

  【CV】一叶之秋:晚安。                                       

  【CV】一叶之秋:剧本情况如何?

  【宣传】逐烟霞:真是罕见,叶神在苏神召唤前就主动出现了…咦,说起来,秋木苏大神呢,明明在线…

  【导演】沐雨橙风:剧本还在修正。怎么突然问起了?有什么情况吗?

  【CV】一叶之秋:没事没事。

  【CV】一叶之秋:之后比较忙,反正我的角色也定了,打算先把干音录完,给返音修正留出空。

  叶修解释完,又关心了一下进度,正打算关上窗口,就见寒烟柔的回复刷了出来。

  【编剧】寒烟柔:来的刚好。沐沐,剧本已经修正完成,这几天可以先安排之前联络到的CV来试音了。

  【导演】沐雨橙风:ヾ(◎Д◎ゞ) 陌上太太追加的部分也好了?

  【编剧】寒烟柔:^_^对。

  叶修心底突然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敲着键盘问到:什么追加的部分?没有听说啊。

  【导演】沐雨橙风:嗯,陌上太太私下联系我,提起河蟹时期文学网各种禁止,她只能写拉灯肉,非常不甘心,所以特地补上一大段几千字香艳火辣肉给我们,希望能追加到剧本里。

  【CV】一叶之秋:咳咳咳咳。

  【CV】一叶之秋:不过按第一期的进度,攻受进展还不到有H的地方吧…难道在写二三期剧本?

  沐雨橙风没有回复,莫名其妙地回了一小段的录音。女孩先是清脆甜美地嘻嘻笑了几声,才说:“你不知道一旦走火入魔,肯定要靠某个办法疗伤么?”

  与此同时,昧光不晓得受谁指使,在同一时刻发来擦汗的表情,以及一个名称‘酸辣柠檬肉’的文档。

  档名看着跟食谱一样纯洁,只有内行人知道有多邪乎,叶修瞪了片刻,才勉强点击下载,打开文档的第一时间,入目的大片状声词跟‘不要…’、‘嗯哈──’让他两眼一花,眯着眼快进,草草读过一轮。

 

  沐雨橙风说的太轻快了,这哪是一段肉,分明是又肥又厚炖的油光水滑的好几段大肉。

 

  根据叶修对原著的印象,碍于河蟹网颈部以下不得描写的硬规定,凝眸深处全文基调还是比较清水,哪怕有略显香艳处,也只是开头加事后,过程全拉灯。

  主受叶之秋的魔教心法五晋六失败,功力大损,内伤沉重,武力值跟普通人比起来高不了多少,本来是受在假装游医的旅途中,靠自学医书慢慢疗伤调养,岂料作者陌上灯花主动给广播剧追加了‘时不时心火反噬,浑身燥热难捱,需内力至纯者由深处传功疏导,方能缓解’这种鬼设定。

  简称,‘三五天来一回春药buff,不滚床就没命’。

 

  海无量还在刷着“陌上姐说看了AO视频脑洞大开哈哈哈”、“叶哥,这是挖掘你的潜力!真汉子能伸能屈,能娇喘能呻吟!yoo~”这等让人看了就手痒的话。

 

  叶修想,他应该拉个人一起据理力争,强调广播剧需忠于原著,不得大幅删改或追加剧情,哪怕亲自是作者塞上门的剧情,否则原著粉听了要多伤心啊!好好的古风清水武侠,就这样往肉文连爬带滚地狂奔,这能听嘛,太不和谐了。

  他立刻决定将这等惊世骇俗的大消息转告秋木苏,组成阵线反抗一下。发了几个窗口抖动,秋木苏却没有任何反应。

  一叶之秋:?

  秋木苏:吱。

  叶修删掉了打到一半的‘在的话吱一声’。

  一叶之秋:看剧组了?

  秋木苏:没空!!面临人生重要关卡,找人讨论对策去。

  秋木苏:你这回真的害惨我…

  一叶之秋:…啊??

  秋木苏:好了,时间不早,夫人早点休息,不用给为夫候着门,有什么事你留离线,我回来看,不要太想我。 [挥手]

  发完这句后,秋木苏的头像立刻暗了,人不晓得风风火火地跑哪儿去。

  叶修想了半天,最后留下一句‘滚,自己去剧组爬记录’,就关上QQ。

 

  叶修在位置上伸懒腰,往窗外一看,发现时间还早,懒洋洋地打开游戏刷副本,整间房登时杀声震天,各色技能音效此起彼伏。早听惯的音效,叶修却越听越不自在,总觉得少了什么。

  十几分钟后,叶修最小化窗口,坐在电脑前苦思冥想,试图找出到底哪里不对劲,最后发现,也许是少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就像秋木苏老是听他的游戏音效,偶尔还嘀咕他放错技能,这阵子叶修同样听着秋木苏敲键盘或翻书本的声响,少了他居然有些不习惯。

  他从脑海深处扒拉出几个月前的生活作息,试图回忆没有秋木苏整日盯哨前,他都靠什么打发睡前时间。

  这个时间…

  他好像,都还在办公室折腾编程代码。因为没什么事需要回家,独居也不会有人管他夜不归宿,常常写到停不了手,干脆在办公室扎根。

 

  不知不觉间,他这阵子竟然都准时下班回家,意识到这点,叶修自己都吓了一跳。难怪魏琛老是神神秘秘的,势要找出叶修金屋藏娇的蛛丝马迹,他这样起了巨大变化的作息,很难不让人多心。

 

  叶修想了想,点开编程软件,随手拆了包饼干和着凉掉的咖啡咽下去,调出进行中的研究,埋头写了下去。

 

→  12

评论(26)

热度(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