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14:醉酒时酒杯很安全,心很安全 (网配paro)

←  13


  当天晚上,叶修跟秋木苏劈哩啪啦地敲着字,双方毫无意义的试图证明自己打字速度比对方还快,键盘都要被敲个半碎。要是键盘能生火,照他们此刻的疯魔劲,带块键盘就能荒岛求生。

  正在兴头上,秋木苏却忽然掉线。

  那之后,他没有再上线。

 

 

  秋木苏大概出了点状况,连手机都没空看,最好的证明,就是次日早晨叶修竟然睡到日上三竿。当他顶着鸟窝头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时候,还望着毫无动静的手机茫然一阵。

  居然没有一大清早发通话邀请过来扰人清梦…很罕见啊!

  叶修没事很少出门,身体力行地表现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时假日他会被秋木苏的铃声吵醒,一整天里,俩人可能聊天,也可能毫无交流,从早到晚挂着通话。

  秋木苏的通话一般来的准时,叶修直接拿来当闹钟用,如此生活好一阵子,今天秋木苏难得消停,叶修就模模糊糊地睡过了。如果不是昨天下午那碗汤消化完毕,导致他直接被饿醒,也许还能再睡上几个钟头。

  叶修窝回床上,摸索着抓过手机,发讯息给秋木苏。

  一叶之秋:睡醒没有?

  一叶之秋:苏大大,你还有偶尔叫偶尔不叫的?

  一叶之秋:这个闹钟当的很不尽职啊!

  一叶之秋: @秋木苏 @秋木苏 @秋木苏

  一叶之秋:[哭泣] [愤怒] [抱] [掀桌] [害羞]

  无意识地按了好几十张杂乱无序的表情图之后,叶修清醒几分,扔开手机里显示离线的秋木苏,慢吞吞地起床洗梳。

 

 

  这个周末的开始格外清闲,叶修趿拉着拖鞋下楼,蹲在路旁吃过油腻并且迟来的早饭,才端坐在电脑前,仔细思考接下来的进度安排。

  最急迫的果然是凝眸深处,他找出手写笔记本,点开绿油油的原作页面,趴在屏幕前仔细地开始进行准备工作。

  秋木苏之前在群里艾特他几天后PIA戏,此人作为CV戏感极好,尤其擅长情绪表现,而攻的角色,根本是作者照着秋木苏脑补而来,在情感上又比受强势,若气场不够,叶离的表现很容易被楠秋木压过去。

  为了避免这部强强古风走样,叶修趁着时间比较有空余,认真把原作前段读过,耐心地写了好几页分析,记录受的变化。

  然而,不只是这个假日,之后几天,秋木苏忙的彻底不见人影。叶修时不时会发一句留言给秋木苏,但后者大概没看任何讯息,只在剧组扔一句“最近三次元忙,不好意思”,就又匆匆下线。

  苏沐秋倒是有来学校听课,但除了上下课外,没有多做停留。叶修讲课间趁隙瞟过对方几眼,苏沐秋神色正常,坐在惯例的位置垂眼写笔记,偶尔不其然间和叶修对上眼神,就摆出那张早就看腻的优等生表情,彷佛一切如常。

  

  时间慢慢流逝,来到秋木苏约他PIA戏这天。

  这天秋木苏在晚上正常时间发了通话过来,叶修看着秋木苏头像下方的绿色话筒,竟然有种微妙的怀念感。

  “唷--苏大大,上哪鬼混去了?”叶修大方地拿秋木苏说过的话问候。

  秋木苏那边连连要他小声点,“吼什么吼,我耳朵都要喷血了…*”

  “戴耳机?真难得,你不是住单人宿舍,天天外放?”

  “嗯…现在不是了。”

  “你搬出宿舍?”

  秋木苏苦哈哈的,沉着声音哼了几句:“落难的人啊也有家庭…我有家归不得…*”

  叶修挑眉,意思意思发了张拍肩图,并真诚地夸赞他歌声凄苦宛转相当切合歌曲意境,留意到秋木苏那边背景吵杂,也戴上耳机仔细听辩。

  他那边有几个人吵吵嚷嚷的声响,靠秋木苏很近。仔细听不难辨认出其中一道属于夜雨声烦的明快嗓音,以及他标志性的连珠炮式发言;至于另一个人,叶修摸着下巴思索片刻,推测应该是海无量。

  苏沐秋、黄少天、方锐?这三个人哪时候凑成一块了?叶修在记忆中检索,确实这三人最近几天的确同进同出的。

  不晓得魏琛名下的两位研究生在干嘛,时不时欢呼一声,激动起来又吼又叫,拍桌敲碗样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兽人部落在办庆典,或是幼儿园运动大会。秋木苏回头吼了几声,可惜毫无效果,叶修听见他喊了句‘我进房间’,碰地关门声后,稍微清静一些。

  可惜,门板质量不过关,叶修仍能隐隐约约听见另外俩人大呼小叫的声音。

 

  “来对台词吧!”秋木苏果断说到。

  “你确定?”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

  “你看过剧本没有?”叶修问。

  “看过了…”

  叶修啧啧出声,“哦,所以你是知道有三分之一都得朝着麦猛喘的前提下,决定在一个隔音相当差地公开场所PIA戏?”

  秋木苏有点无奈,“我也不愿意啊!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好点的环境…不过就是肉戏,你怕了?”

  “你没问题,我还能有什么问题?”

  秋沐苏大概是用笔记本电脑自带的麦,质量相当差。叶修身为后期,非常明白就算今晚配出什么火花,录下来的音也用不了,真的纯粹对对戏找感觉了。两人摸摸索索一阵,总算设置好,各自调整状态,开始对台词。

 

  叶修语带惊慌,从两人第一场正式对手戏开头:“等等!这位…”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是怎么玩的啊!连个NPC都抢不过!”耳机里突然传出夜雨声烦的狂笑。

  “…这位少侠剑下留情,我是医师--”

  秋木苏略微沉声,“你穿着…”

  “滚滚滚!黄少让让!”海无量大叫。

  “…魔教的…”

  “你别碍事,旁边凉快去!”

  “…服装…”

  “哎我说等你过关要多久啊!让位给我!速度速度!哎哎你瞪我?瞪我是吧?!好啊那我也不会顾虑同窗情谊--”

  “………”

 

  故事正式开场,叶离说了一箩筐裹着糖衣的谎话,让楠秋木护卫他回到纷乱的江湖。

  叶修轻笑,一字一句带着勾:“秋木,你看我们同为正道之人,我--”

  “我靠靠靠!!方锐你刚才干了啥!!我好不容易剩下的两条命怎么没了!!”

  “嗯。叶离。你的字,是…”

  “黄少你行行好,放过我的游戏机吧!!”海无量哭腔。

  秋木苏:“…是游戏机…呸呸!”

  “重来吧。”叶修相当沉的住气,在频道工整的记录下刷了新一句:二十三页第四段,第五次。

 

  数次被中断,所有情绪都在风中化为飞灰的秋木苏破罐子破摔,索性直奔肉戏,跟门外两个魏氏弟子打擂台,哑着嗓倾情嘶吼起来。

  “叶离--”

  “唷这游戏还有K歌功能?评分系统?黄少你试试?”海无量操作选单,带着哔哔哔哔的恼人电子音效。

  叶修鼓足了劲,一声千回百转的“啊”刚到唇边,就听夜雨声烦装模作样地嚎几声算作开嗓,随即放声大唱起来:“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黄少天!!妈蛋!!大半夜的你不能消停一会吗!!”秋木苏抓狂,门板被踹开的巨大轰响夹杂着海无量紧张的‘苏大大门踹坏了你赔我押金啊’,秋木苏置之不理,“有没有点寄人篱下的节操??你当这里是C国好声音啊??”

  “屋主都没说话了老苏你个同样寄人篱下的激动个毛?方锐我说你别忙着心疼那扇破门,门破了就破了,重要的是快来加入战线讨伐老苏啊!”

  三人的声音越来越远,鸡飞狗跳不断,叶修作为秋木苏这方帮不上忙的队友,于精神上全力支持,热情地喊了句“苏大大加油!打死了人我会指证你是凶手!”,随即果断缩小窗口,打开游戏刷每日。

 

  这个晚上,广播剧上的进展可说半点也没有,倒是叶修刷到不错的稀有材料,还听了趟两大CV的独家现场歌会,心情良好。

  因为秋木苏跟夜雨声烦吵到最后互掐起来,谁也不服谁,再有海无量推波助澜搧风点火,两人愣是决定唱歌决胜负,轮番唱了好几首老歌,最后才不屑地下了一个共同结论:这破游戏的评分系统编程肯定是注水的渣。

  “抱歉,突发状况太多了。”秋木苏相当不甘心,不晓得是嫌弃另外两个人太吵闹,还是不能相信自己多输一场。

  叶修这才打开YY五号包间的窗口,“没事。只是你的条件貌似不能录音啊!就算架好麦,我听你那环境,你打算到哪录H?厕所?还是干脆开现场?”

  “其实吧一叶,这事不要紧,把其他部分录完就行。”秋木苏神祕兮兮地说。

  “嗯?”

  “你忘了第一期的工作分配?”

  “你是说…”

  秋木苏嘿嘿笑着,“第一期的后期,是海无量。”

  叶修恍然大悟:“合著你一开始就是这种打算啊!”

  也难怪秋木苏看过剧本之后,答应的这么爽快,还冠冕堂皇地关心‘让海无量做第一期吧,熟悉一下后期工作,如果有状况君莫笑大大还能帮着’。

  “比起自己录H,不如让海无量整一段出来,色香味俱全。”两人如此结论,哪怕他们都清楚自己不会真的这么做,语气仍然要多放松就多放松。秋木苏郑重强调,他绝对没有趁机报仇的打算。

  他告知叶修自己三次元有点情况,短期内没条件全程对戏,不如各自录音,如果真遇上不流畅的部份再找机会对过。叶修表示理解,互相互道了声晚安,离开前,他似乎听到夜雨声烦喊了句啤酒买回来了,老苏别窝在那跟女朋友聊天。

  秋木苏渐远的声音回答‘吵什么,忙正事’,中断了通话。

 

  数小时后,又刷了几趟副本,副本次数用尽的叶修正寻思着接下来干点什么好,屏幕角落便弹出工作邮箱的新邮件提示。

  寄件人是苏沐秋。

  标题写着当天日期,XX计划第二部分,以及版本二等字样。

  叶修关上电脑,坐在床边打开一盏小灯,用平板下载附件的程序,扎进编程的世界。

 

 

  他操作几下,随手输入几个常见数值,这个小程序立刻歇菜,躺在桌面奄奄一息地吐白沫。叶老师连忙抹汗,心道可能是操作不当,换了别种方式重新再来,这回程序死的更快了。

  片刻后,叶修满脸疑惑地回头打开邮箱,确定寄件人的邮件地址真的是苏沐秋,而附件也确实是里头夹带的那份,甚至确认好几次开启程序的时候他是不是手滑了,最后终于打开代码,一头雾水地检查起来。

  冗长,累赘,重复,原地打转。哪怕非本科的人,对程序啊代码啊C语言啊两眼一抹黑,看到这串字符,都能从它混乱无序的结构感觉到漏洞百出。

  

  简单一句话,就是苏沐秋脑子得进多少水,或着得喝多少酒,才会交这种作业上来…

 

  叶修打开新邮件的编辑窗口,在标题框半点也不留情地输入‘醉酒时酒杯很安全,心很安全,你的成绩安全吗’,内文劈头写到:苏小同学,我第一次见你的编程作业,就知道想法跟我比较相近,编程技术也过关,相当有天赋。

  你说我看到这么一个天赋异秉的学生,在深更半夜仓促地交了份程度不如新生菜鸟的作业,能不觉得痛心疾首?

  …

  他字里行间充满师长对人才自甘堕落的痛惜,但剥开表层就是一段打得人脸红的嘲讽,只差没加上一句“或着这是断电时忘了保存又不想拖欠着给人坏印象只好凭记忆凑出来交差的作业?”。

  写出来就太打击人了,考虑到苏沐秋的心理健康,他慷慨地省去这句疑似是真相,并且会让苏沐秋扭头呕血三升倒地不起的话。

 

  零零总总列出了37条bug,叶修敲敲屏幕,摘下眼镜又慢慢输入一条,才轻巧地点击发送。

 

  38. 思路很有趣。苏同学,如果这是你所说的修正后二版,我对你的第三版很有兴趣。

 

  “不过,苏沐秋这个人,应该不会犯这种毛毛躁躁胡乱交作业的错误…”叶修放下平板,思索起对方古怪的动向。

 

 

  他到底忙什么去了??

 

=

 

* 最初的朋友,一生的对手

* 龚秋霞 - 落难的人(1941)

 

→  15

评论(20)

热度(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