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17:困兽斗 (网配paro)

←  16

 

  周六的天气相当好,淡金色的阳光洒落下来,给满园的冬季植物镶上一层金边,放眼望去,真有种世外仙境的感觉。

  然而这片花园再美,那也不是什么名胜景点,只不过是普通小区里的绿化花圃,小到即使拄着拐杖,一盏茶的时间都能溜达一圈。

  因此,某个年轻人在这里来回打转长达三十分钟的鬼祟行径显得相当可疑,在少部分早起散步的居民间引起一阵议论。

 

  苏沐秋掏出手机,数不清是第几次盯着昨晚收到的邮件。邮件里那串地址,此刻他已经看到会背了,苏沐秋仍对照着门牌,再三确认没有找错地方。

  事实上他不太可能走错,因为叶修给他的地址是附近有名的高档小区,据说出入都是知识份子,或是知识份子其亲朋好友,若让人猜测国宝级珍稀物种叶修住在哪里,十个有八个会指向这个小区。

  他远远地盯着门,在裤缝边擦了擦满手心的汗。

  苏沐秋並不是紧张假日拜访老师。

  多少学生对老师避之唯恐不及,恨不得这种生物只会在校门内刷新,否则在外头干点坏事都觉得惴惴不安,对此一直维持着刻苦勤学好形象的苏沐秋没什么障碍,以往也曾私下找别的老师开过小灶。

 

  让他困扰地原地打转做困兽斗的并非事情本身,而是地点与对象……

 

  学生问了句要资料,老师第一句答好,第二句就发来自己家的住址,这真的很正常吗??而且是那位‘愚蠢凡人勿近’的叶老师?偏偏叶老师本人完全不当一回事,彷佛苏沐秋假日来访这事很平凡很自然,在邮件里随随便便地回复了…

  也许其他人跟自己导师都是这么相处的,是他少见多怪?

  昨晚,苏沐秋在满脑子问号中写了封感谢信回给叶修,双手环胸瞪着网吧屏幕枯坐一夜,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意识到这种时候需要集思广益,于是在凌晨三点,丧尽天良的十几通电话把方锐黄少天吵醒,问问他们和魏琛的相处模式。

  “要啥资料??非得要假日吗?不能等上课啊??还有苏沐秋你麻痹的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来你想过…”黄少天怨气深重,苏沐秋果断掐掉通话。

  “老师指哪我们走哪,还能挑什么?他就是说要在泳池边搞编程都得去。”方锐渴睡欲死,“苏大大你别玩了放过我们吧…”

  “你们的答案一点参考价值都没有!”苏沐秋说。

 

  他们的答案一点参考价值都没有,苏沐秋无语。

  但方锐说的没错,毕竟有求于人的是他,何况叶修是他导师,就算叶老师发神经约他在山顶上一边看日出一边拷贝资料,苏沐秋也只能英勇就义。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苏沐秋利用剩下的时间搜索‘初次登门拜访’的各式教程,直到天色蒙亮,夜班网管来喊结算下机了才匆匆收拾东西,赶赴未知的战场。

  出发的时间太早,一路上除了几间24小时营业的店,其他店家都尚未开门,本来想买份礼物带上的苏沐秋算盘落空。不过,就算要回头买东西再来,又该买什么?他老师除了编代码以外似乎没有别的喜好…或着,叶老师是跟家人同住吗?保健食品也许可行?苏沐秋立刻百度,专注地比较着几个牌子的差异,忽然被人拍了下肩膀。

  苏沐秋回头,就见一位脸上带着疤、身形高壮的男人狐疑地盯着他看。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对方问,瞥到苏沐秋的手机屏幕,“来推销的???”

  苏沐秋皱眉,“你是…”

  那位先生板着脸,举起別在胸前的警卫证。

  苏沐秋转眼间挂上真诚可靠的笑容:“警卫大哥早安啊!辛苦了辛苦了。我是来拜访老师的。”

  警卫的狐疑增加几分:“老师?哪个老师?你有没有登记啊?还是啥新的推销借口?”

  “我找3楼7室的叶修老师,我是他的学生。”苏沐秋低头翻找学生证,“抱歉,请问要在哪登…”

  苏沐秋话才说一半,警卫的表情刹那间由阴转晴,碰碰碰地拍着苏沐秋的肩膀,恨不得把热情和善四个大字贴在脸上,“哦!是叶老师啊?早说清楚嘛,你是叶老师的学生?不错不错,叶老师是个好人,人聪明又好相处,唔,学生看起来也是一表人才………”

  警卫先生简直把叶修夸的只应天上有,苏沐秋被拍的一通摇晃,满口应着好好好是是是,心头滴汗,叶修已经有名到连警卫都认识了??不应该吧,又不是偶像明星。

  “请问我可以进去了吗…”

  “这个时间,叶老师应该在上课,还要半个小时才会结束。”他抬腕看了看时间。

  “上课?”苏沐秋一怔,脑子里自动刷刷翻着叶修的课程表,“在哪里?上什么课?”

  “在这个小区,上电脑课。”警卫解释,“教人怎么开机,打字,写邮件玩扫雷什么的。听说教得挺好,大概是在学校教多了有经验…”

  “咳咳,他在学校不教这些。”

  “哈哈哈,是这样吗?我想也是。教人做个自动玩扫雷的软件还差不多。”警卫大哥咧嘴笑,揽过苏沐秋的肩头,“外面冷,来来来,可不能让人说我欺负叶老师的学生,否则我会被他的粉丝群一通叨念。”

  苏沐秋的表情越来越奇怪:“粉丝群……??”

 

  据警卫说法,叶修的课十点结束,他让苏沐秋到警卫室里等。苏沐秋宁可在外头吹风,奈何人热情过头,百般推拒不了,只好尴尬地被警卫请去喝茶。

  警卫大哥借机休息,给自己接了杯热水,搓搓手,和苏沐秋闲聊起来,像是怎么这么早来啦,是不是来问功课啊,最后在苏沐秋有意识的引导下,转为滔滔不绝地介绍叶修到底在干嘛。

 

  这里邻近学区,住户多是教职家属,老人比例偏高,这点苏沐秋倒是晓得,早上也亲眼看见了。

  退休老人时间多,嫌在家闷着无聊,时常呼朋引伴组织活动,诸如中式小点烹饪、一日踏青、广场舞教学等等让住户自由参加,不求精深,图个热闹罢了。

  数个月前,他们不晓得从哪里淘来好几台老旧电脑,向物业借用空置的活动间,整出了简单的机房,并贴出公告征求老师──门槛相当低,只要能教人发发邮件,看看新闻,偶尔扫扫雷就行,简单到路上拉个中学生都能胜任。

  然而,课程时间为了配合老人家的作息,安排在周六早上八点至十点这种时段,更别提几乎无偿,根本没人搭理这个告示。

  “叶老师应征了?”

  “没有。”说到这,警卫大哥困惑地抓抓脑袋,“我听他们说,叶老师完全没发现告示…”

  “嗯…”苏沐秋觉得不太意外。

  也许该说叶修和苏沐秋这对师徒物以类聚,对感兴趣的事物投注十二万分的精力,除此之外的琐事诸如吃饭睡觉,全部应付的马马虎虎,得过且过。

  电梯间内的公告贴了几周,叶修上班下班竟浑然不察,直到某天,他顺手帮同一栋楼的张婆婆拎水果进电梯,对方一面塞橙子当谢礼,一面戳着公告问:“哎,小叶,你是学计算机的?周六早上,有没有空?婆婆不是故意打扰你,只是我听说用什么什么软件,就可以每晚跟我孙子面对面聊天,是不是真的呀…可是他在国外读书,这怎么可能呢?…真的可以吗?”

  在对方期盼的目光下,叶老师捏着手里微热的橙子,半推半就地接下这份苦差事。

 

 

  老人们对鼠标键盘倍感陌生,操作很慢,时常一惊一咋,点击画面跳出任何窗口,都要紧张地抓着叶修问来问去;此外,他们始终记不住如何开机,每次上课都得花上十几分钟,从寻找电源键开始一个一个教。

  周六大清早的,牺牲休息时间已经非常痛苦,还得应付这堆千篇一律的简单问题,要是让其他人知道叶修这尊大神来干这种活,都得心疼几句‘糟蹋人才’。

  叶老师倒是乐在其中,让他们不要紧张,随便玩。

  警卫没有去过教室,本来不晓得里面都做些什么,但课程推广开后,不少住户都会聊课堂上发生的事,听了几回八卦,他对叶修这个人留下相当良好的印象。

  “八楼的王大爷说,叶老师教课的时候认真有耐心,从不骂人,还告诉他们不要怕玩坏电脑,坏了他找学生来修……”

  随时可能被叫来修电脑的苏沐秋:“哈哈哈。”

  “张婆婆可得意了,学的特别认真。”面貌凶恶的警卫笑起来有点憨直,“她逢人就炫耀,说小叶老师夸奖她素质很好,还问她要不要当他的研究生。”

  “……………”研究生苏沐秋猛地呛了口水。

  听起来,叶老师对这些幼儿班的高龄学员,比对学校的学生们还亲切……亲切的叶修…??苏沐秋放下水杯,决定持保留意见。

                                    

 

  叶修宣布下课后,只不过迟了一步,便被热情过头的年长学员们团团包围,左一句‘有没有对象’右一句‘要不要来家里吃饭’,期间还被众人塞来的苹果梨子之类的砸歪眼镜,只好扯着嗓子高呼“我有约了谢谢大家”,这才惊险脱身。

  他擦擦汗,掏出手机想连络苏沐秋,歪歪斜斜地走过门口时,却看到自家学生跟警卫哥俩好地一块窝在警卫室取暖的画面。

  他走过去敲敲窗口,在苏沐秋转头时笑着问:“苏沐秋,这么早?聊的还开心?”

  警卫大哥抢答:“叶老师,他等你一个多小时啦,这冬天冷的,你也没跟人说自己早上有事…”

  “一个小时?这么久?”叶修问。

  “没有没有…”

  “我们聊得挺好,我才给苏同学讲了六楼的事…”

  “嗯?什么事?”叶修居然好奇起来。

  “叶老师不知道啊,我跟你讲讲,就是…”

  苏沐秋出了身冷汗,立刻起身,一把扯过叶修的手腕快步离开:“哎就是猫的事嘛,呵呵有机会再聊啊,我实在迫不及待跟老师讨论作业了,真的,抱歉啊大哥。叶老师咱们走吧…”

  叶修没有挣扎,任由苏沐秋拉着走,只是趁隙把收到的水果塞给还想说话的警卫,挥挥手算是答谢。

 

  苏沐秋直到奔进电梯间才松了口气,一脸无奈。

  警卫大哥太能说,再待久一点,说不定就要听他细数谁谁家的猫生了几只崽,几公几母,热情虽好,但到了这个地步实在让人难以招架。

  “抱歉,让你久等了。”叶修说,“他人不坏,只是和老人家相处久了,难免多话一点。”

  苏沐秋知道叶修指的是警卫,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是我来太早,我明白他是好心…”

  这一抬手,他就察觉到不对了,一截细白的腕子被他紧扣在掌心里,顺着他摆手的力道晃了晃。那是以男人来说完美的过分的手,薄而匀称,苏沐秋掌心一合,就能把那截手腕轻松包覆。

  视线下意识顺着手腕一路看去,忽地对上那只手的主人平静的眼眸。

  他还捏着叶老师的手!                     

  苏沐秋一下子反应过来,马上松手道歉,刚才情急之下,他没想太多就把叶老师挟带走了,但叶修是谁?那是他老师,不是他同学啊!哪能这样扯着走?!

  叶修揉揉手腕,朝困宭的苏沐秋笑了笑,倾身按下三楼,电梯平缓上升。苏沐秋心里格外尴尬,干巴巴地问了一堆无关紧要的琐事试着缓和气氛,幸好三楼很快就到了,叮的一声开门后,叶老师慢悠悠地踏出电梯,领着苏沐秋走到三楼七室的大门前,迳自开锁转进屋里一溜烟不见了,直接把苏沐秋晾在门外不管。

  苏沐秋听见暖气开始运作的低沉声响,站在门边探头探脑,整了整衣着,朝里喊了声:“叶老师?”

  “门边有拖鞋,自己换上进来。顺便帮我把门锁上啊。”里头传来模糊的回答。

  “好。”

  鞋柜里只有几双鞋,尺码一致,都是男款,说明叶修是一个人住在这里。

  苏沐秋镇定几分,照指示换鞋踏进叶修家门时,心底忽然涌现紧张以外的情绪,那情绪庄重而伟大,谨慎而澎湃,混杂亲眼取证真相的渴求,人们称之为,求八卦…

  叶修住的地方长啥样,实在太令人好奇了啊!

  他猜测着等会将看到什么景象,豪华套间?电脑机房?或着摆了豪华套间用品的电脑机房?

  苏沐秋说着“打扰了”,三步并做两步,进房后目光一转,迅速地扫视一圈。

  叶老师住的套房不错,三房一厅,附带厨房与阳台,采光良好,空间宽敞,整理整理相信是个温馨舒适的地方。

 

  不过苏沐秋一眼望去,最直观的感受只有两个字:空旷。

  这种空旷并不是说叶修屋里啥也没有,而是给人的印象。

 

  家具齐全,色调搭配舒适顺眼,但无论哪个角落,都没几件叶修的私人物品,好像这里是酒店之类的暂时落脚处。

  通常人住在一个地方,多少会按着自己爱好布置,小至扔个抱枕、放个相框,逼格高点可以挂字画摆瓷瓶,全盘装潢粉刷的都有。

  苏沐秋是不太会在这方面花心思的人,即使如此,他和苏沐橙小时候住的地方也养过鱼、贴过海报,墙角甚至有年幼的沐橙偷偷画上的小花。

 

  到了叶修这个程度,跟直接入住成品房没俩样。

 

  叶修出门前敞着落地窗给室内通气,微凉的冬风吹过,打印资料乱糟糟地散了一地也没人收拾,让这种空旷感又增强几分。

 

  苏沐秋正打量这间屋子,便听见有人啪搭啪搭地拖着脚步,从厨房走了出来,然后塞给他一罐…冰咖啡。

  一大清早喝什么冰咖啡啊!

  “抱歉,房子里没有别的饮料能招待,凑合著喝吧。”

  “叶……”苏沐秋问,“叶…老师?”

  “嗯?”

  大清早就给人喝冰咖啡的男人,身上是宽松舒适的灰色羊绒毛衣,黑发自然落下,唇边若有似无地扬着笑,斜靠着门框的姿态十分慵懒,苏沐秋第一时间,几乎将他认成另一位他实际上从未见过面的人。

  然而仔细看去,虽然与平日一丝不苟的形象相差甚远,仍挂着标志性的眼镜,镜片后的目光冷冷清清,那点模糊的错觉就淡了。

  叶老师平日是这样的啊……居然不是机器人,苏沐秋分不出来自己是不是有点惋惜。

  “如果要加热,厨房随便用。”叶修比了比。

  苏沐秋摇头,顺着叶修的指引朝客厅移动,在俩人只差几步距离的时候,叶老师一愣,探究的目光直直黏到苏沐秋身上,看的后者一阵莫名。

  “你有抽烟?抽什么牌子?”

  “我没有抽烟。”苏沐秋一懵,但反应迅速的否认。

  叶修摸摸鼻子:“你身上都是烟味。”

  “大概是在别地方沾上的,不好意思…”苏沐秋误会叶修的动作,赶紧解释。经过网吧一晚上薰陶,他已经嗅不出身上的烟味了。

  “哦,你说过,网吧吸烟区嘛。”叶修理解地点头。

  苏沐秋没听清,反问一句“什么?”,叶修只是摆摆手,让人自己找地方坐。

  客厅放了张矮桌,但无论桌上、沙发还是地面,通通铺满散落的资料,纸张光明正大地占据了大半空间,让苏沐秋无处下脚。叶修倒是把资料推开个空位就坐下,从文件和随手笔记里翻出台八九成新的笔记本电脑放在一旁,屏幕萤光闪闪,苏沐秋相当熟悉的编程窗口内是一行行代码。

  叶修显然清楚记得苏沐秋为何假日上门,迳直朝对方伸手,苏沐秋从背包里取出U盘,叶老师接过后插进笔记本接口,音效惨叫一声,跳出鲜血淋漓的中毒提示。

  叶修:“………”

  苏沐秋:“………”

  叶修安慰:“网吧嘛!我懂我懂。”

  要是地上有洞,苏沐秋就把自己埋起来了。

  叶修运行扫毒软件,随手将满地文件乱拨一通,给僵在原地的苏沐秋腾出位置:“还要点时间,坐下吧。来,说说你的进度如何?”

  “本来做的差不多了,但由于意外一切归零…”苏沐秋深知此时一定要老实回答。

  “加油吧!”叶修只是这么说。

 

  见扫毒进度条慢吞吞地爬行,苏沐秋顺手整理因叶修的动作而飘落地面的几张纸,不经意间一瞥内容,却当场变了脸色。他立刻捡起最靠近的几张文件,按叶修的习惯排好顺序,翻看起来。

  这是这次计划的文件。

  从内文列举的几段简练代码来看,显然出自叶修之手,完成度相当高,各式新颖的想法层出不穷,然而从某一段开始,段落间却突兀地留下好几处空白--很显然,那里本來要嵌入苏沐秋早该完成的部分。

  有的老师会将计划全数分派给研究生,有的则会亲自参与,叶修是实作方面当之无愧的大神,以及学生人手不足,自然是亲身上阵。现在,叶修的部分如期完成了,反观破格参与计划的苏沐秋…

  苏沐秋想起叶修数分钟前的一句加油,只觉得比被他骂了更加尴尬惭愧。

  计划没完成,丢脸的只会是叶修,到底是什么让叶修不仅随口同意了苏沐秋再要一份拷贝的请求而不是剔除他,甚至有心情在这扫毒??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这是谁的计划,知不知道什么叫紧张??

  叶修完全不晓得对方剧烈的心理活动,懒洋洋地闲聊:“对了,你最近常常跟魏琛那两个学生玩?昨晚也是一起去网吧吗?怎么回事,宿舍全面断网?”

  苏沐秋一想到这件事就满腹怨怼,整个人阴暗起来。

  不过眼下比起解释自己从宿舍沦落网吧的全过程,或是对某两人糜烂的生活型态发表批判和鄙视,还有更该做的事。

  “下周二,就是阶段性成果发表的日子。”苏沐秋突然说到。

  叶修想了想,“嗯,是这样。”

  “现在是周六早上,差四十分就到正午,也就是说,离期限只剩下三天了,但DEMO连个影子都没有。”

  “是啊!”叶修点头。

  苏沐秋相当直白:“要是来不及,你怎么办?”

  “嗯,那也没办法吧!”

  见叶修不在乎的模样,苏沐秋心底对于拖慢进度的惭愧都要被点燃,叶修却平淡地解释:“如果你做不出来,没有人会觉得我让你加入计划的决定欠缺思考,或是责备你能力不足。因为你是同期里面最优秀的学生,代表了这一届最高水平,你都做不出来,其他学生就更不可能了。”

  这…算是被夸奖了?苏沐秋脸红,愧疚的那种。

 

  叶修接着说了下去:“或许其他人都能谅解,但不包括你跟我。”

  他凝视着自己的学生。

  “苏沐秋,你能接受自己‘只是这种程度’吗?你会辜负我对你的信任吗?”

 

  会心一击,苏沐秋血槽瞬间清零,陷入沉默。

 

  他沉默的时间相当长,长到换做别的人,或许已经对苏沐秋失望了。但叶修仍一派平静,清除病毒,将资料拷进U盘,没有半分动摇。

  他的姿态做足了,苏沐秋的回应是什么呢。

  当叶修从笔记本后抬头时,不经意间对上苏沐秋不躲不避,直视着他的目光。

  那个眼神…叶修一愣。

  苏沐秋忽然低头,脱下大衣叠好放在一旁。他将堆了满客厅的文件一张张捡起,井井有条地收拾分类,放到沙发上,腾出了半张桌面,接着半点也不矫情,从包里取出笔记本,直接坐下,并接上电源线。

  他主动打开目前写了一段的代码,把屏幕对着叶修,不需要说明,后者就了解他的意思。

  “比起用这个代码,不如…”叶修挪了挪,指着某几处,凑到苏沐秋身旁喀喀哒哒地敲起键盘,改了几个字符,“运行起来比较稳定。”

  苏沐秋知道叶修说的没错,他也考虑过:“但这样就得放弃另一个功能吧?我还有一个构想…”

  “这个嘛!创意有余,实用性不足。”

  “换成这样呢,我看不错,缩减了三行。”

  “唷,搞个编程这么花俏,没考虑相容度吧,低阶系统分分钟崩溃…”

  “…………”苏沐秋不服,抢过笔记本,劈哩啪啦地又码了一行字上去,“加上这一段就能运行了。”

  “我看还是不行啊!投机取巧,啧啧。”叶修叹息着摇头,语气跟表情十分正经,让苏沐秋特别想打人。

  双方互不相让,争执到最后,叶修也打开自己的笔记本,两人挤作一块,进入疯狂赶进度的状态。

 

 

  他们一忙活起来,就彻底忘了其他事物,除了中途去了趟洗手间外,完全不记得吃饭喝水这些正常需求,把精力与热情全数投注在一串串代码与偶尔为之的口水战中。

  苏沐秋从这种高度集中的状态回神,还是因为身旁敲击键盘的清脆声响渐渐变慢,最后彻底停下了。

  房里很暗,不晓得从多久以前就只剩下屏幕提供微弱照明。他转过头,只看见屏幕透出来的光线打亮另一人的侧脸,叶修垂着眼,唇线抿直,盯着窗口中跳动的代码似在深思,那双编程如行云流水的手,此刻一只轻覆在键盘上,另一只则按着胃部。

  苏沐秋长教训,先点击保存,才看向时间,惊觉竟然已经午夜,与此同时,长达12个小时未进食的强烈饥饿感缓缓追上了。

  光线不足,苏沐秋看不清叶修的脸色,正想起身开灯,却被叶修拉住,后者摇摇头,扭开一盏光线昏黄的小桌灯。

  “老师,你也饿了?”苏沐秋察觉叶修的小动作,同样揉了揉胃,“不好意思,耽误老师吃饭…”

  叶修有瞬间怔愣,他眨了眨眼,最后缓缓点了下头。

  “嗯,饿死了。”

  “附近有外卖吗?”

  “这个时间,外卖早关门了。”

  苏沐秋正思索着,打算问叶修距离最近的商店有多远,一侧头就见叶修直接趴倒在桌面上,半点形象也无,一副不会为吃饭奉献任何努力的无赖模样。

  不管是从主客角度,长幼关系,还是师生立场,都该是叶修主动体贴地问苏沐秋要不要吃点啥,他请客吧?可是眼下,苏沐秋看向叶修,后者居然维持着侧脸贴着桌的姿势,含糊地背诵起来:“苏小同学,你听过‘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

  苏沐秋的亲妹是中文系系花,自己多少也刷了点文学常识,此刻听叶修这么说,差点喷他‘我靠这段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容易忍住。

  说起来,要不是他,叶老师大可出去吃顿豪华晚餐,此时或许已经躺好睡觉了,而且又是研究生和掌握生死大权的指导老师关系,极需讨好,借厨房做份宵夜似乎也…相当正常吧?…苏沐秋只好起身,问了句能不能借用厨房。

  叶修有气无力地给人指了路,苏沐秋走到一半,就听对方追加一句:“苏同学,先给我倒杯热水来……”

  “知道了…”苏沐秋快端不住好学生架子,赶紧对自己叨念冷静。

 

  郁闷地给人送了水,苏沐秋转进厨房,随即一阵匡啷乱响。

  在他背后,叶修轻轻喘了几口气,被桌面与阴影遮挡的地方,按压着胃的指尖已经泛白,力道大的腹部古怪地凹陷下去。一贯冷静平淡的脸上,终于透出一点疼痛难忍。

  喝了几口温水,叶修缓了片刻,缩着背脊支起身,在抽屉内翻找,拿出几只空药瓶,想起上次打算补充胃药的时候,吃习惯的牌子卖光了,他并没有买到。  似乎就是偶然碰上苏沐秋的那次。

  叶修克制着不要整个人缩成一团,指尖碰巧勾到圆滚滚的铁盒,他望着盒盖上的喉糖字样,着重看了‘糖’字几眼,最后聊胜于无地朝嘴里扔了几颗,默默闭眼休息。

  说起来,《凝眸深处》里,叶离有一幕是误打误撞遭人波及,腹部重伤,真想趁现在录了,逼真度肯定很高吧…

 

 

  苏沐秋翻箱倒柜,在厨房里清点一番,最后确定,能吃的东西只有几桶不同口味的泡面,过期几天的苏打饼干,状态微妙的牛奶、鸡蛋,还有成山成海的罐装黑咖啡。

  或着说,冰箱里几乎只有咖啡--数量多的,简直让人怀疑叶修靠咖啡维生。

  难怪早上叶修拿咖啡给他,人自己就是靠这个过活的,压根不把冬天早上空腹喝冰咖啡当成什么事。

  面对叶修如此贫瘠的厨房,苏沐秋没有太多惊吓,他从小独立照顾自己和年幼的妹妹,经济状况多数时候都算不上好,这些东西能喂饱人就够了。

  他找出称得上全新的小汤锅,把牛奶倒进锅里热了,接着取出两桶海鲜味的泡面与调料分批加入,经过一番料理,打上鸡蛋时,浓浓的香气已经足以让深夜党饿得抓狂。

 

  苏沐秋端着两只面碗走回客厅,却发现叶老师不知何时挪到沙发上睡着了,胸口微弱起伏,拿着妥善装订起来的文件,夹在手里的水笔摇摇欲坠。桌上搁着半空的水杯,莫名眼熟的喉糖盒子旁是摘下来的眼镜。

  很难得看见叶修这副模样,他睡着时气场明显减弱,无形的距离感消弭不少。

  连续的长时间脑力劳动,年轻人体力好,此刻苏沐秋不怎么累,就是饿而已,叶修却是没办法了,熟睡姿态带着疲倦的感觉。

  实在没办法就为了吃一碗泡面把人叫醒…

 

  感叹一声白费功夫煮面,苏沐秋索性不去想别的事,将叶修手里的东西轻轻取下,随意一看,也不是想像中高端洋气的论文,而是《凝眸深处》的原作…叶修手里的原作纸本上画了一堆稀奇古怪的记号,苏沐秋研究半天,也看不出是什么意思,或许是制作后期的时候要注意的重点?想到干音,苏沐秋放任自己忧伤几秒,就方锐那个环境,不晓得他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够完成。

  他收好东西,盘坐在桌边,抓起筷子唏哩呼噜地吃面。趁着短暂休息,苏沐秋拿手机连上叶修屋子里的wifi,胡乱刷了刷微博,关注圈内大小事,接着点开企鹅图示,列表下来好几个群通通是鲜红的99+,还不断跳着新讯息。

  这么多消息,苏沐秋不打算爬,全数忽略后直接下拉,竟然翻了一会才找到与一叶之秋的对话,最后一句,还是昨晚他发过去的抱怨。

  与一叶之秋的对话竟然不是最顶,这件事让苏沐秋格外不习惯。

  “这家伙不会主动联系我啊。”苏沐秋嘀咕,打开相机朝两碗面喀嚓喀嚓地拍了几张,稍微编辑美化一番,发给一叶之秋深夜报社去了。

 

  秋木苏:[图片1] [图片2] [图片3] …

  秋木苏:怎么样?看起来是不是特别好吃啊?

  秋木苏:你肯定猜不到我跟谁在一起…

 

  苏沐秋自娱自乐地发了一会,一叶之秋没有回,他也不觉得被人无视什,因为一叶之秋只要在线,都会第一时间回复他,如果他没有,就代表一叶根本不在。对于这点,和一叶之秋相处一段时间的苏沐秋相当有自信。

  他大概睡了吧?一叶的作息不稳定,熬起夜来跟那群为了渣DOTA睡过考试的学生一样不要命,时常要人盯着。这个时间,如果一叶之秋休息了,那也很好,节省他一番力气。

  就在苏沐秋胡思乱想时,一阵持续不断的细微声响引起他的注意。

  循声看去,发现是叶修放在一旁的手机,正疯狂震动着。

  苏沐秋看见时,那只手机正好一震一震地从沙发上滑了出去,啪咑一声重重摔上地面,屏幕被撞得亮了起来,正面朝下,透出一缝光线。

 

  苏沐秋赶紧把手机捡起来,这种贵的要命的新产品都怕摔怕撞,要人小心照顾,何况深更半夜的,不晓得是谁这么着急要找叶修,很可能是急事。如果是这样,他得把叶修叫醒。

  翻过屏幕的同时,闪动的提示窗口映入他的眼中。

  那条提示丝毫不顾他人意愿,清楚地彰显自己的存在,跳了两下,随即自顾自地黑屏。

 

 

  反射性捏紧手机,苏沐秋缓缓抬头,一双色泽偏浅的眼眸,不带情绪的,盯着安睡中的叶修。

 


→  18

评论(40)

热度(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