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18:non. (网配paro)

←  17


  苏沐秋捏紧叶修的手机,试着按了几下电源键,确定毫无动静后,才叹息着放下手。

 

  没电了…

 

  他拾起手机时,只看到占满画面的‘电量过低,自动关机’,手机便黑屏了,来不急确认识谁急着找叶老师,现在只能同情那位不知名人士三秒钟,并祈祷他不是为了紧急大事找叶修。

  手机充电线就放在叶修的笔记本旁,苏沐秋俯过身,帮忙将手机充上电,屏幕再度亮起来,正常的跳出电池图样以及血红色的‘1%’,看来没有摔坏。

  下午他俩为了翻阅堆在沙发上的资料方便,把矮桌推向沙发,此时两件家具十分靠近,仅有一道狭窄的距离,叶修坐到沙发上小憩后,他两条腿直接把缝隙塞满。尽管苏沐秋的动作小心翼翼,仍是在给手机充电时不小心撞到叶老师。

  叶修平缓的呼吸声乱了一瞬,垂放身侧的指尖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

  苏沐秋咻地立刻坐正,紧盯大碗边缘的蓝色条纹,呼噜呼噜地喝汤,一副专注吃面,不是他吵醒叶老师的无辜模样。

  说也奇怪,刚才苏沐秋一边吃宵夜一边对着手机嘀嘀咕咕自言自语,叶修都没被他的声音吵醒,现在轻轻碰了一下反倒醒了。

  不过苏沐秋一个外人杵在这,叶老师也不太可能真的睡熟。

  叶修捏了捏眼眶,含糊地说了一句什么‘…苏’,苏沐秋没听清,但听起来像是他的名字。苏同学马上扬起标准微笑,以最为温和舒适的语气回应:“叶老师。”

  叶修应了一声,摸起眼镜戴上,掌心揉着腹部。接着,他的视线缓缓移到桌面上,那里放着两只散发食物香气的大碗,文件和苏沐秋的笔记本都挪开了。

  “这是什么?”叶修摇摇晃晃地靠到苏沐秋身边。

  “借用冰箱里的材料煮了两碗面,老师愿意的话尝尝看吧。”苏沐秋搅动自己碗里的几根面条,表示他吃完了,绝对没下毒。

  叶修接过筷子:“好。哎,跟你打个商量。”

  “老师请说。”

  “你能不能别用这种语气说话?每次听你满口恭敬客套,我就憋不住笑。”

  苏沐秋忙道:“没有没有,哪能呢,我是真心尊敬……”

  “哈哈哈。”叶老师真的笑了,还笑的眼弯嘴咧。

  “……”

  “干嘛不像平常和我说话那样?做这副优良可靠的完美模样,虚伪,太虚伪了。”叶修大力谴责。

  这意思是说他一点也不优良可靠??而且他平常哪样对叶修说话了??

  苏沐秋暗忖,叶老师要不是没睡醒满口胡话,就是睡迷糊了认错人。一下午相处下来他确实感觉两人挺合拍,但他能因此跟叶修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吗?等人清醒了,还不晓得怎么想,说不定会觉得这学生没大没小呢!?

  苏沐秋在心里吐槽,表面正经八百,一溜漂亮话张口就来:“这是因为叶教授是咱们C国的…”

  “好了。”叶修敲敲桌面,制止苏沐秋,“你再说这些没营养的垃圾话,我要是吐了,当场当了你啊!”

  “………”苏沐秋内心抽搐。

 

 

  幸好,叶修没有继续缠着这件话题不放,安安静静吃面。

  距出锅隔了一小段时间,面条的温度正好适合入口,从叶修的表情看来,他对宵夜相当满意,左一勺汤右一口面,把这碗本质就是热牛奶泡面的东西吃出鲍鱼熊掌一般的罕见滋味。

  苏沐秋自己清楚,这碗面顶了天去也只是家常菜的等级,就比泡面高级一些,不费什么工夫,没想到叶修表现的像是几百年没吃过一顿正经饭。比起受宠若惊,苏沐秋更多是想到那满冰箱的咖啡,还有柜子里的饼干泡面。

  兴许是饿惨了,这碗没有火腿肠也没有榨菜的泡面,转眼间就被叶修吃得一干二净,喝光了汤,叶修才抹抹嘴,心满意足地放下碗。

  看他舒服地靠着沙发,完全没打算挪动的模样,苏沐秋认命地收碗进厨房洗洗刷刷,走出来时,叶修又是满脸昏昏欲睡,看来劳烦他老人家继续熬夜赶进度是不可能的事。

  苏沐秋擦干手上的水珠,冷静思考着这种时候的标准应对是主动告辞,却见叶修敲了几下键盘,随即阖上笔记本,站起身大大伸了个懒腰,直接往某间房走去。

  苏沐秋连忙拿起自己的外套:“不好意思,打扰老师到这么晚,我也该走了…”

  “嗯?走?”正推开房门的叶修转头,满脸奇怪,“苏沐秋,三更半夜的你要走去哪,网吧?”

  “老师你不是要休息了吗?”苏沐秋解释,屋主要睡了他留在这里不妥当吧。

  叶修更奇怪了:“我要休息跟你走不走有什么关连性?”

  他的表情实在太自然,苏沐秋跟着产生了某种‘对啊,这两件事有啥关连’的错觉。

  “太晚了,留下来吧。”叶修说着,打了个呵欠,“你要是准备继续熬夜,我刚才把进度跟你共享了,记得去收。要是打算休息,隔壁书房有张沙发床,你自己收拾下。”

  苏沐秋:“啊?那个──”不对啊,我是要告别了才对!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叶修比出暂停手势,“我先睡了,晚安。”

  苏沐秋下意识回答:“哦,晚安…”

  叶修提醒苏沐秋注意身体,劳逸结合,就喀嚓一声关上门了。苏沐秋收回一只正要举起拦住叶老师的尔康手,回到桌旁坐下,克制不住目光在那扇紧闭的门板外徘徊,心里暗道这家伙对人也太不设防了吧,就对他这么放心吗…?!

 

 

  被留下的苏沐秋一个人在客厅昏黄的小桌灯下奋战,孤单地搞编程,万籁俱寂中只有规律的键盘敲击声,喀嚓喀嚓,着实引人入眠。到了后半夜,苏沐秋就是铁打的也熬不下去了,没有进书房,裹着冬季大衣在沙发边上凑合一晚。

  也许是累过头,这一晚苏沐秋睡的出乎意料的好,小睡片刻后被生物钟叫醒时,心情相当轻松。

  他捧了把清水泼到脸上,整理仪表后,苏沐秋对着叶修的房门悄声说了句“老师,我借用一下钥匙”,便留了张纸条,拎起叶修随手挂在一旁的钥匙,神清气爽地下楼买早餐了。

  天色蒙蒙亮,苏沐秋走在小区里,大口呼吸清晨微凉的空气。

  来的时候,他满脑子进退应对,根本无心注意四周,这时才有闲心观察起来。叶修住的小区注重绿化,栽种不少植物,还有座小小的景观湖,几只野鸭在湖面上划过,让人看了就放松。能住在这种地方似乎不错,难怪总有人说要是赚够钱,就在这买房悠闲度日。

  昨天他注意到对街有几个早点摊位,苏沐秋从小区里悠哉走出,摊主们立刻唰地一声抬头,如狼似虎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这位抓着钱包的年轻人,摩拳擦掌,准备拦住这笔生意。还没等他们想好怎么推销自家手艺呢,一位站在油条锅旁的大婶双手插腰,用洪亮的大嗓门率先吆喝::“那边那位帅哥!要不要烧饼油条啊帅哥!”

  苏沐秋吓了一跳,茫然四顾。

  大婶招手:“帅哥!就是你!别害羞了帅哥!”

  其他摊贩马上跟进:“哎呦小帅哥!这里来!热腾腾的豆腐脑!”

  “西式早点,三明治,糖浆松饼,帅哥的最佳选择…”

  “帅哥吃我这摊吧!”

  “对面的帅哥看过来,看过来…”还有人敲碗边唱边喊。

  起头的那位油条大婶平地一声吼:“别理他们啊帅哥!来姐姐这里,多送你一碗豆浆!”

  众摊贩抽搐,心里吐槽,妳算哪门子姐姐啊!!

  不少路人好奇地看了过来,想知道他们喊的人到底帅到什么天怒人怨的地步。苏沐秋脸皮不算薄,但也没有整条街都在喊他帅哥的经验,面对路人好奇的目光,他装出一副同样看热闹的神情左顾右盼,自自然然的来到大婶的摊子旁。

  不是因为他想吃烧饼,而是这个人音量最大,她要是再喊一声帅哥,估计路人们就要让苏沐秋上热搜了…

  早点摊没什么讲究,就是馒头烧饼油条之类,但种类很多,光是包子就分好几种馅,选择困难大概得花一整个早上考虑。苏沐秋不晓得叶修的口味偏好,在他的记忆里没有看过叶修摄取咖啡以外的食物,除了昨晚的泡面。于是他请大婶推荐,热卖的每种打包一份。

  “带回去给家里人吃?”大婶动作利索,语气热情,“我好像没在附近看过你,刚搬来?”

  “不是,给老师带的。”

  “哦,还是个好学生啊!不错不错,认真读书是好事,嗯嗯。”

  “谢谢大姐,我会努力读书的。”苏沐秋谦虚地说。

  他长相好,温温和和的笑容非常讨人喜欢,做人又机灵,开口就喊大姐,逗得大婶心花怒放,除了豆浆外,还多送苏沐秋几个馒头:“你们年轻人一定要好好吃饭,别学那些乱七八糟的,早上靠零食就糊弄过去。”

  “好。”苏沐秋点头,付了钱,就提着一袋略沉的早点回去了。

 

  回到三楼七室时,叶老师还没起床。

  本来苏沐秋觉得已经是白天了,秉持着节省的想法,出门前顺手把客厅暖气关上,此刻插钥匙扭开门把,一开门就冻的打了个哆嗦。屋里窗帘紧闭,显得有些阴暗,空空旷旷的,苏沐秋进屋,只觉得里头比外面更冷,不晓得是什么缘故。

  他一把拉开窗帘,明亮的光线洒入客厅,总算没那么压抑。

  叶修醒来时,苏沐秋那份早餐已经吃完了,正用手机浏览新闻页面,喝免费招待的豆浆。刚起床的叶修手里拿着眼镜,一双黑眸毫无遮挡地盯着苏沐秋,似乎有些疑惑他怎么会在这里。

  “早安,咳咳,那什么,我买了早点…”苏沐秋也在想他为啥还在这,这种早安问候太尴尬了。

  “哦,谢谢。”叶修抓抓头,口齿不清地道谢,游魂一般地飘进洗手间。

  相当正常的一声回答却让苏沐秋猛地呛住了,咳得撕心裂肺,好不容易缓过来,神情呆滞,惊恐地望着洗手间,让梳洗完毕走出来的叶修吓了一跳,问苏沐秋是不是急着用厕所。

  苏沐秋仔细听辨,叶老师仍然是叶老师,只好将听见一叶之秋声音归咎于错觉。

  叶修坐下,看着满桌早点,“这么多?这得有五人份了吧。”

  “不晓得老师你喜欢吃什么,所以都带了一些。”

  “挺用心嘛!我不挑食,什么都吃。”叶修笑。

  他说自己不挑,但苏沐秋还是注意到,叶修望向烧饼油条肉包子时,眼里有一点不明显的反胃。

  他没有挑挑拣拣,动作明确的从一堆香气四溢的早点中挑出大婶送的白馒头,苏沐秋低头消消乐,暗中观察对方,发现白胖软乎的热馒头他吃不到半个就扔开,喝起了豆浆,其他几样完全不碰,彷佛相当嫌弃。

  苏沐秋在心里撇嘴,情不自禁地想身价破百万的教授就是金贵,瞧那刁嘴的模样,看不惯路边摊,嫌不卫生不安全吧…房子里什么食物也没有,说不定是因为叶教授每天叫酒店外送。

 

  叶修勉强塞了几口馒头垫胃,就再也吃不进去,只能无奈地放下。

  昨晚胃疼,虽然半夜吃了面感觉好了不少,今早醒来时仍不大舒服,看见满桌带着油光的早点就发晕,知道一但吃下去,身体肯定要闹事。他平时没有吃早饭的习惯,说不上饿,吃馒头喝豆浆让肠胃缓缓,倒觉得这样也不错。当他留意到视线而抬起头时,苏沐秋正好转过眼,回到老位置打开笔记本,晃晃鼠标,接着赶进度。

 

  计划期限迫在眉睫,两人埋头搞编程,没有心思吃饭。正好早点剩下许多,叶修打算午晚餐就这么应付,中午和苏沐秋一块吃着重新加热的烧饼,叶修艰难地咽了几口,苏沐秋却忽然进厨房给他煮了碗牛奶泡面,叶修不明所以,但笑着接受了,照样吃得一口不剩。

  两人就这么奋战到了深夜。

  他们周一早上都有课,不能整夜不睡,即使进度势如破竹也只好暂停。

  “明天早上一块去学校,我送你。”叶修抓着手机设闹钟。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就行。”

  “都同路有什么麻烦不麻烦?”

  苏沐秋摇头:“我要先去别地方拿书本,顺便换套衣服…”

  起初没料到会在老师家过了魔鬼加强班式的两天一夜,他当然没有准备换洗衣物。虽然冬季不容易出汗,又基本没踏出门,借用浴室洗过澡后整个人看起来就跟新的一样,但周五他可是从网吧过来的…

  叶修轻敲桌面,“那你多准备几套衣服带着。最后关头了,资料搬来搬去不方便,远程沟通又麻烦…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没问题!”就算有事也得没事,苏沐秋说的真心实意。

  “你周一下午是我的课吧?”他们一个是讲课的,一个是听课的,“到时候正好一起回来。”

  叶修说着,一面拉开抽屉伸手翻找,苏沐秋瞥见抽屉里好几只空瓶子被叶修的动作拨的滚来滚去。最后他从抽屉里摸出一把钥匙,递给苏沐秋:“如果我课后被绊住了,你就先过来。”

  苏沐秋犹豫一瞬,便郑重道谢,接下这把备份钥匙。

  小巧的钥匙握在掌心里,沉甸甸的,如同叶修那份原因不明的沉重信任。苏沐秋将钥匙收好,留宿的第二晚,在书房里的单人沙发床上度过。

 

 

  不是所有努力都能换来好的结果,值得庆幸的是,两人的心血并没有白费。

  苏沐秋爆发式超常发挥,紧赶慢赶,计划用的软件雏形最终在周二凌晨时分完成调整跟除错。师徒两人累得够呛,头一歪就倒在客厅矮桌上睡的人事不知,两个小时后,又在睡意朦胧中被闹钟吵醒,各自换好衣服,带上资料出发进行阶段报告。

  那场小型展示举行在科研院所内部,由叶修主持,苏沐秋从旁辅助,阶段性半成品相当成功,获得高度赞赏。几位苏沐秋只在网上见过照片的计算机领域名人鼓掌鼓的面红耳赤,夸得天花乱坠,缠着叶修提出各种琐碎至极的问题,甚至完全偏离主题,就差没问他编程时听不听音乐、除错当天晚餐是什么内容,完全不肯放人走。

  苏沐秋不禁怀疑,他们是真的认为这个软件大有可为,还是纯粹想在叶修面前刷刷脸留印象。

  “是哪种原因都无所谓。”叶修大步前行,伸手招了辆车,“反正正式完成后,他们也会露出这种表情,现在,不过是提早一点……”

  “你倒是很有自信…”

  “你没有?”

  “当然有了。”苏沐秋淡然挑眉,跟在叶修身后上车,“回学校?”

  “我请客,咱们去吃庆功宴吧!”

  叶修没有报地址,而是给师傅左拐直走地指路,苏沐秋发现车往贵的看见帐单死人都会跳起来的豪华餐厅前进,心跳慢慢加快,果然,车在镶金边铺红毯的店门外减速,停下……然后,绿灯了,出租车缓缓发动,向远方逐渐驶去…

  “这是要去哪…”苏沐秋问。

  叶修露出神秘的笑容,“庆功宴,当然要吃最好的啊!”

  H市还有更好的餐厅吗??

  当一身大衣西装马甲衬衫,满脸不沾烟火气的叶老师让师傅在学校附近的大排档停车,并于一片油烟炭火味中安然坐下,斯文地卷起袖子,让苏沐秋爱吃啥就叫啥,吃一串扔一串也行的时候,苏沐秋知道了,没有……

  “庆功宴就吃这个??”苏沐秋满脸纠结。

  “你不喜欢?”叶修放下菜单问:“隔壁有麻辣烫,酸辣粉,对面KFC,你要吃哪样?”

  怎么都是这种东西啊!苏沐秋愤然,解开衬衫头两颗钮扣,杀气腾腾地拍桌大喊:“老板…鸡猪羊牛全部先给我来两串,不,五串!!”

  店员记下点单,转头就走。

  “等等,顺便给我们送啤酒跟汽水来啊!”叶修慢条斯理地烫碗筷。

  化悲愤为食欲的后果,就是两人差点吃不完,险些应了‘吃一串扔一串’这句话。

  此外,叶修喝了几瓶汽水,苏沐秋就喝了几罐冰啤酒,一开始喝得还算节制,到后来酒意上头就直接把酒当水灌了,人看着清醒,谈吐清晰,实则处于一交谈就满嘴星星月亮,智商下降的状态。苏沐秋大学期间虽然忙,偶尔也会应邀参加同学间的聚会,并非滴酒不沾,在一票年轻人间酒量酒品还算不错。但毕竟不常喝酒,两人吃饱后他虽然能做加减法,乘除却不行了,需要掰着指头算,更别提他这种状态,要是回宿舍被值班教师看到肯定出麻烦。

  叶老师只能认命,把人拉回自己家。

  苏沐秋醉成这样,不能指望他行动自如,叶修把他的手臂架在肩上,费了不少功夫才回到家,踹开门挪进书房。他没开灯,一时不察,脚下不小心踩到以前被他扔在地上的杂物,身形一晃,一阵天旋地转,俩人便齐齐摔入沙发床。

  叶修被苏沐秋的重量一撞,差点断气。

  后者醉得彻底,一番动静也没吵醒他,压在叶修身上睡的死沉。

  “苏沐秋?快醒醒。”叶修试着推开对方。

  苏沐秋含糊的嗯了一声,反射性扣住了不断推他的东西,脑袋埋在叶修的脖颈间蹭了蹭,带着酒气的温热呼息抚过脖颈,叶修不禁起了满身鸡皮疙瘩。

  叶老师挣扎,但大衣下摆碰巧被苏沐秋压住,很是碍手碍脚,他挣了半天,反而被骚扰的不耐烦的苏沐秋按着不放。

  叶修满头大汗,最后像条青虫一点一点终于蹭出来时,整个人衣衫不整,发型凌乱,被人糟蹋似的,转身把书房门甩上就当完事,別的是不可能伺候苏沐秋了。

  稍后,洗过澡的叶修舒舒服服地躺在被窝里,意识正朦胧,忽然听见手机震动不止,伸手摸过来一看,竟然是秋木苏发讯息来了。

 

  秋木苏:一叶

  秋木苏:一叶

  秋木苏:一叶一叶一叶一叶一叶一叶一叶一叶一叶一叶

  你这会倒是能打字了,刚才怎么就叫不醒?叶修按着脑门回复:好了好了,我来了。苏大大你搞毛,还能不能让人睡??

  秋木苏:没有。

  秋木苏:想起你了。

  一叶之秋:想我什么?

  秋木苏:怕你半夜忘了起来上厕所。

  叶修:“…………”他倒是怕醉酒的苏沐秋半夜需要人协助去厕所。

  秋木苏:我觉得心情特别好

  一叶之秋:喝醉酒的哪个心情不好?

  秋木苏:你怎么知道我喝酒?

  一叶之秋:就你这个状态,说自己没喝醉,连一寸灰都没办法假装相信你。

  秋木苏:我想开歌会。

  一叶之秋:开吧。 

  秋木苏:现在开。

  一叶之秋:去啊,你频道里应该还有人在,那我先睡了啊。

  秋木苏:在这里开。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通话邀请。

  叶修瀑布汗,立刻按下取消,当绿色的话筒图案再次跳出来时,他就有了不祥的预感。果然,无论他拒绝几次通话,秋木苏就发几次邀请,能不能别喝醉了还这么坚持啊!!

  痛苦地揉了把脸,叶修按下接通,那头的秋木苏打着酒嗝,大著舌头喊了句一叶。

  “叶…”秋木苏艰难地说话。

  “是我…”

  “我想开歌会…”秋木苏说。

  “累了吧,啊?睡觉好不好啊?”叶修头痛地安抚着。

  秋木苏置若罔闻,毫无征兆地开始哼歌,音调荒腔走板,叶修听了好几句,勉强辨认出,应该是有阵子相当红的九九八十一。

  秋木苏嘴里的歌词糊成一串:“#%@#%^…”

  “你醉成这样还唱什么九九八十一…”这首可是快歌,歌词又拗口,秋木苏醒着都不一定能保证唱好。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秋木苏从善如流地换歌。

  叶修无言,这个秋木苏既然听懂他的话换了歌,怎么就不听前一句的安分睡觉?!

  “苏大大。”

  被喊的人乱七八糟的哼哼唱唱。

  “秋木苏。”

  对方仍在唱,听起来要飙副歌了。

  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他以为明天是假日吗??

  叶修深吸口气,气沉丹田,换上平日讲课的声线,冲手机就是一句低喝:“苏沐秋同学!!二十七页第三题,请回答!”

  手机那头传来一声吓的不轻的“卧槽!!”,物体摔落地面的混乱声响后,通话终于切断了。叶修如愿以偿,欣慰地放下手机,把自己团吧团吧卷进被窝里打了个滚,转头就睡熟了。

 

  隔天早上,苏沐秋醒来时,毫无意外的宿醉了,脑门隐隐作痛。

  他按着突突地发疼的太阳穴,扶在床边呲牙咧嘴,弄出一身汗,才从书房地板上爬起来。不晓得是怎么睡的,他整个人歪歪斜斜地卡在书桌、书柜以及床组成的空隙间,睡姿不整,连想站直都有障碍,只得像八旬老人慢吞吞地挪到浴室,慢吞吞地梳洗,慢吞吞地把自己像易碎物品一样轻拿轻放,坐在沙发上。

  叶修已经出门了,桌上放着一份早点,还有一只全新未拆封的醒酒液。

  苏沐秋翻来翻去,什么便条或留言都没找到,扭开瓶盖一口闷了小瓶子里的液体,嘴里嚼着早点拿出手机,屏幕解锁后出现的画面,居然是一叶之秋的QQ讯息。

  他什么时候找一叶之秋了?苏沐秋困惑地看起对话,内容惨不忍睹,看得他尴尬症都要犯了,最后几条发言是一句QQ电话结束,还有一叶之秋意味不明的‘^_^’。

  昨晚是怎么摔到床下的,他完全没有印象,现在看来,很可能是爬上线骚扰一叶之秋,然后被人不知道怎么恶整了…

  苏沐秋咬牙,也回了个表情:‘(╬☉д⊙)’

 

  至于叶老师扔下他就出门,这种不管不问的作法…

  苏沐秋低头看看身上唯一一套正经衬衫,睡的皱巴巴的,扯起领口一嗅,一股非常恶心人的酒臭混杂着烧烤味扑鼻而来,苏沐秋被薰的五官扭曲,摊在位置上装死。

  “靠,书房里肯定都是这个味…”苏沐秋一阵抓狂,看看时间,只够他洗洗澡,把自己拾掇的像个人一点,就得出去上课。还好预见这种可能性,书本衣服倒是从方锐那里取来了,但是书房,来不及整理……得,晚上来给人收拾吧…他郁闷地叹了口气。

 

*

 

  今天叶修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大二的汇编语言。他的授课风格一贯比较轻松──或着说随性,用的是学院统一教材,但自己却是跳着上,什么内容都是信手拈来。

  站在讲台上,镜片后的黑眸如往常辐射出强大的自信,一丝不苟的专业形象,半新不老的大二学生们半点声音都不敢吭,敬畏地仰视叶修教授说课,这大神时不时还走下凡间游历一圈,翻翻学生的课本,似是在检查有没有认真记笔记。

  叶修如果晓得学生们是这么解读他的行为,大概会说句想太多了。他说课不太常用书本,偶尔还会忘了带,比如现在就忘了,不下台翻学生的书看看讲到哪,就只能当场百度。

  下课前,他针对之前布置的作业一些难点稍做说明,没想到过半数以上的人满脸懵逼,显然完全搞错方向,一整个假日都忙着除错或自暴自弃。

  “今天是作业截止日,记得准时上传系统,逾时不候。”叶修从容地擦了擦镜片。

  众人心灰意冷。

  “赶不及的同学…我想想啊…”

  叶老师惯常的‘迟交者自求多福’突然来了转折,学生们天崩地裂的灰败表情中燃起一簇微弱的希望火苗,它是如此摇摆不定,如同叶老师摸着下巴思索的神情,那么地莫测难解…

  叶修慢悠悠地补上后半句:“赶不及的人………什么时候交我都没意见,只要你们苏助教同意。”

  学生们赶紧热烈鼓掌欢呼,表示对皇上恩赦感激戴德,虽然苏助教那关也相当不好过,但机会就是希望啊!!以为自己注定挂科的人纷纷摸出手机,编写求(sāo)情(rǎo)邮件准备发给苏沐秋。

 

  叶修课程结束,午餐时间照惯例去了食堂,凭职工证免费用餐。食堂菜不是又油又咸就是又稀又淡,白米饭同样,分成干的像砂砾以及糊成团块两种可能,每天在两个极端之间徘徊,几年下来,叶修早习惯了,甚至拿猜测本日菜色会是什么状态来自娱。

  不过,他今天却碰到预料之外的事。

  踏进人声鼎沸的食堂时,叶老师与迎面走来的苏沐秋对上眼,两人猝不及防,脚步一顿,当场钉在原地。

  苏沐秋脸色很差,显然休息不够,姿势诡异地扶着腰,走路慢的可比龟爬,一瘸一拐,活像各色耽美小说的标准剧情,被人那啥那啥了。

  而他旁边,魏琛那两个研究生正绕着他打转,分不出是关爱同侪还是热衷八卦,叽叽呱呱地问个不停,看起来已经叨念好一阵子。

  “老苏啊你说嘛你说嘛,这一整个假日外宿不归去哪了啊,咱们好担心,特别担心,简直担心的睡不着觉…”黄少天说。

  “你们打游戏半夜不睡,不要赖我。”苏沐秋翻白眼。

  “你说你这状态正常嘛,苏大大…腰酸腿疼走不动路的…刚才还说吃不下饭…”方锐的视线在苏沐秋面无表情的脸蛋和站不直的腰之间徘徊,“你没有为了赚钱干什么傻事吧,像是这样啊,那样啊,或是这样那样啊…”

  “哪样跟哪样,你说啊?我怎么觉得你们幸灾乐祸。”苏沐秋置之不理,对叶修打招呼:“叶老师,午安…”

  “午安。”

  另外两人这才发现,计算机院的大神兼活招牌叶修正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望着他们。叶老师视线扫来,他俩马上跟见了领导一样挺直腰板,大声呼好,精神抖擞,宛如迎风而立的小白杨。

  “年轻人挺闹腾嘛,很好…”叶修点点头。

  他事不关己做壁上观,围观看热闹,乐见两人多折腾折腾苏沐秋,省的人半夜不睡觉,闹着要歌会。

  然而看在和叶修接触最少的方锐眼里,叶大神那是满目冰凉,残酷无情,随时准备为自己宝贝研究生讨公道,朝他俩霸道狷狂地甩一句‘以后不用来了’。

  “叶老师叶教授叶大神您好啊!哎呀来吃饭?您请进,不耽误您宝贵用餐时间了…”方锐拉着两个小伙伴,蹬蹬蹬地往食堂外移动,“我们下午还有事啊这就先走了,叶老师放心,我们一定好好照顾你家沐秋…”

  “啥?”叶修不明所以,但方锐不给他追问的时间,一溜烟跑了。

  叶修耸肩,没放在心上,正在找位置吃饭,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一回头,是苏沐秋去而复返。

  他低声说道:“昨天是你把我带回去的?谢谢…”

  “举手之劳。”

  “还有…”苏沐秋说,“我早上把自己的衣服送去干洗,见你那套西装挂在椅子上就一起送去了,在小区外转角那家店。”

  “哎,谢谢啊!”叶修倒真没想起这件事,“我晚点给你钱。”

  见叶修不大介意,苏沐秋松了口气,幸好没有好心办坏事。他犹豫一会,忽然朝叶修手里塞东西,叶修一看,是个造型眼熟的保温盒,入手温热,里面盛着白粥和几样简单配菜。

  苏沐秋解释:“今天食堂的菜不好吃…”

  叶修想,听听他说这什么话,食堂菜哪天好吃过了。

  “我看你这么挑zu…咳,我是说昨天烧烤吃多了,今天吃清淡一点好。这是早上借用老师家的厨房做的,我胃口不好没有吃,如果你不嫌弃…”

  苏沐秋觉得既然都不好吃,至少他做的饭能保证卫生安全。

  “沐秋…”

  “嗯?”

  叶修举起保温盒,语气感动:“勺子呢…”

  苏沐秋最近抽搐的频率有点高,翻出顺手从叶修家带来的餐具塞进他摊开的掌心,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修望去,隐约听见等在门外的两人激动地问“老苏你跟叶老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好像听见晚点给钱你们这是啥啥交易”,不禁感到好笑。

 

 

  之前忙碌于计划,一些积压下来的工作到了不得不完成的时刻,叶修窝在办公室常态性加班,中午那点粥很快就消化完毕,他拆了两包饼干顶上,直到夜幕低垂时才散着步回家。

  可是远远一看,他家那扇窗,竟亮着温暖的灯光。

  难道是出门时忘了关灯?叶修不太紧张,开门一看,客厅果然亮着灯,但书房里居然物品被翻动的声音。他正想叫警卫,书房里头的人就探出头,苏沐秋招呼一句:“你回来啦,吃过饭了?”

  “还没。”叶修下意识回答。

  “……”

  “………”

  这段对话一出口,两人大眼瞪小眼,好半会才从微妙的氛围中回神。苏沐秋手里抱着沙发套,空气中隐约飘散着清洗烘干后的干净气味。

  “你洗了沙发?”叶修解开大衣。

  “顺势洗了…中午的粥还有剩,你等等。”上面又是油烟又是酒臭,苏沐秋不能不洗,反正叶修房子里的多功能洗衣机就能搞定。

  他三两下把布套装好,进厨房给叶修热了剩下的粥,屋里却没有能配着吃的东西,本想下楼帮叶修买点配菜,叶老师已经特别随和地捧起碗,呼噜喝着白粥。

  苏沐秋看了一会,就去忙自己的事。

  叶修望着苏沐秋忙进忙出的背影,他正走向阳台,抬手收这几天自己换下来的衣服,苏沐秋直接在叶修家洗好晒了。

  屋子里,衣帽架上挂着两人的大衣,桌上除了叶修办公用的笔记本,还有苏沐秋的,旁边摆着忘了收的水杯,几本苏沐秋的书,他带来的包扔在角落,露出打印好准备发给学生的复习材料。

  两台笔记本,两只水杯,两双鞋,两个人。

  叶修垂眼喝粥。

 

  苏沐秋将叠好的衣服放在背包旁,取出被体温熨的温热的钥匙,正要交还给叶修,后者放下碗,盯着他。

  “忙完了?过来,咱们聊聊天。”叶修招手,让苏沐秋坐在他对面。

  “我今天得知一个消息。”叶修神情严峻,“这次大四的计算机网络原理,已经确定由魏琛出期末考题了。”

  苏沐秋变了表情:“……什么?!该不会…”

  “就是你想的那样。你当年经历过的,题目诡谲答案猥琐的噩梦考题,今年即将再来一次。”

  苏沐秋开始为这一届的学生们心疼,试题到了那个份上,不是靠对课程内容熟悉有把握就行的,而是能不能对上魏琛脑回路的问题…

  叶修跟苏沐秋都是实战派,认可理论成绩和实作能力是两回事这种说法,奈何校方只能从班级成绩来判断一个教师课上的好不好,学生有没有吸收,要是叶修带的班全面惨败,他俩谁都讨不了好。

  “我们应该写一份攻略。”

  “你是说,针对魏老师的考题风格?”

  “正是如此。”

  “我可能比较勉强…”苏沐秋算了一下时间。

  叶修问:“什么地方有困难?跟不上老魏没下限的出题风格?不应该啊,我看他挺想把你讨过去,组个猥琐4。”

  什么猥琐4啊?!苏沐秋扶着脑袋,解释了宿舍关闭、研究室整修、寄宿方锐家的现况,“三不五时流量占用,还有两个吵翻天的室友,写攻略有困难…”

  叶修这才搞清楚秋木苏近几周的诡异动向,“不能找别的地方?”

  “要是有的选,我绝不踏进那里。”苏沐秋大叹。

  “你对居住条件有什么要求?”叶修帮忙出主意。

  “网不卡,热水不限时,室友不能姓方姓黄!”苏沐秋秒答,显然住那几天,他心底一直不停质问自己底线何在。

  “其他的?”

  苏沐秋满脸忧郁:“离学校近,租金不贵,隔音好,室友不闹腾,其他都能商量…但是哪里能租到一个月条件还这么好的房啊?”

  叶修唔了声,“沐秋,你平时做不做家务?洗衣作饭,打扫环境这类的。”

  “做。”

  “你觉得这个小区环境怎么样?步行可到,隔音佳,接受以劳力抵房租,室友相当优良,人品杠杠的。”

  苏沐秋忽然回过味来,惊讶地看着叶修。

 

 

  叶修微笑,指尖轻轻按住那把备份钥匙,重新推回苏沐秋面前。

 

  “它是你的了。”

  “你需要考虑考虑吗?”

 


=


苏沐秋:连同住在里面的人吗?
  
→  19(上)

评论(41)

热度(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