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1 (2):丢 (网配paro)

6.27 【】(同好投稿)

← 21 (1)

 

  “偷…吃…我呸呸呸!”魏琛当场扭曲了脸,异常嫌恶地把叶修扔出去,那态度,与其说是扔烫手山芋,不如说把占位又碍眼的大型垃圾往外丢。

  苏沐秋赶紧上前接住被丢出来的叶老师,省的人摔坏脑袋,还要他处理。被扔的人毫无反应,只是一条咸鱼,呼呼大睡。

  魏琛动作夸张地拍拍身上的灰尘,将叶修的手机递给苏沐秋,摆出高风亮节的正经姿态:“你仔细瞧瞧,老夫像是品味这么差的人吗!偷吃??他一男的,没胸没臀,还不如一只烤鸡。”

  “魏老师想岔了…我说的偷吃就是字面意思。”苏沐秋无语地解释,“你们喝酒了?叶老师这是喝了多少?”

  魏琛竖起指头,比了个一。

  “一瓶?!”

  “一杯。”

  “…啤酒杯?”

  魏琛缩着食指与拇指:“小酒杯。”

  苏沐秋不可置信地看向怀里的人,除了有呼吸和体温外根本像具尸体,这是一杯酒能办到的?他们喝的是酒还是安眠药啊??

  “你要是有疑问,自己问他,他这烂酒量,我也是生平头一遭见。”魏琛耸肩。

  “好吧…今晚劳烦魏老师送他回来了,谢谢,我会收拾…咳,照顾他。时候不早,您赶紧回去休息。”苏沐秋忙换上温和得体的微笑,朝魏琛微微点头,恭敬有礼让人很难挑错,即使他手里还抱着醉倒的叶修。

  魏琛摆摆手,让苏沐秋别介意,随即转身回家。然而走出几步后,他嘀咕一句‘我怎么觉着不对劲’,猛然回头,叫住正要关门的苏沐秋。

  “等等,我确认一下。”魏琛摸了摸下巴的胡渣,“你们俩住在一块?”

  “嗯?”苏沐秋一愣。

  “我就问的直白点,你别多想啊,你和叶修这是…同居中?你老实回答,反正等老叶醒了我再问他也是一样。”

  苏沐秋本想解释‘只是借了书房暂住’,哪知话到嘴边却消失了,反而鬼使神差地点头,附赠一个品质优良的笑容。

  魏琛没多问,回以一记咱俩心知肚明的眼神,提醒苏沐秋别为了照顾这货牺牲生活质量,双手插兜,潇洒地离开了。

  他看似风轻云淡地走了,还镇定地叫了出租车,心底却是疯狂刷着‘卧槽槽槽’‘今日头条!!’‘超级大秘密’等各式加粗高亮标语,怀抱惊天八卦却没人可分享原来这么痛苦!!他胡思乱想着怎么就没看出他俩是同志,究竟什么时候搞在一块的,以及这到底算郎才郎貌还是猪拱白菜,望着车窗外流动的风景,刻意忽略了无法言说的隐忧。

  

 

  苏沐秋尚不知道他的点头让魏琛直接歪到爪哇国,而是忙着把叶修扛进门。

  叶修喝得烂醉,这是无庸置疑的事实,否则但凡有点意识,都不会任由其他人在门外把自己丢来扔去。苏沐秋还是头一次知道有人酒量这么差…难怪之前叶修给他要了冰啤酒,自己却喝汽水,原来是根本喝不了酒啊?!

  把叶修放到沙发上,解开围巾跟大衣时,苏沐秋敏锐地嗅到一股淡淡的酒味,还有食物的油腻香气,霎时只觉得满腔心血向东流,剩下一地熊熊燃烧的怒火。趁着人睡得没心没肺,还一副随便怎么摆弄都不会醒的安静模样,苏沐秋不再压抑心底的冲动,指尖微动,轻轻抚上叶修的侧脸,掐紧,狠狠向外拉。

  “你以为是谁和你一块吃这些嘴里淡出个鸟来的饭菜?好啊,说是喝杯茶,结果是喝酒吃肉,胆子肥了,很好很好…”苏沐秋阴沉沉的笑了几声,咬牙切齿地猛掐叶修那张厚脸皮,叶老师能称上不错的一张脸,顿时在苏沐秋手底下拧得扭曲。

  可惜对方没有意识,就算打他一顿,叶修也不会因此记取教训,苏沐秋收手,暗暗记下一笔,决定等对方醒来再算帐。

  照顾叶修小有时日,苏沐秋看似忿忿不平,倒是没什么心理负担地替他去了鞋袜,把领带和马甲取下挂好,顺道解开最上头几颗钮扣,以免呼吸不顺,转头取了毛巾沾湿,给叶修擦了擦脸手和小半片胸口。

  完成一切之后,苏沐秋却犯难了。

  首先,叶修晚上睡哪?沙发虽大,但对成人身高来说仍是偏窄,睡一晚明早醒来肯定腰酸背痛。

  再者,他需要换套衣服睡吗?苏沐秋扫了眼叶修身上的修身衬衫和西装裤。

  考虑片刻,苏沐秋发觉这两道题有同一个难点:他不打算进叶修的房间。即使叶修曾说过可以随意进出,苏沐秋却不想冒然触犯彼此隐私,在人醉酒时不说一声地闯进去。

  叶修既是房东,又是老师,年龄上还是他的长辈,于情于理,把喝醉酒的叶老师扔在沙发上放置一晚,他却在书房舒舒服服地睡觉,怎么想都太残酷太无情了,既然如此,就只剩下让对方睡书房这个选项。

  “真是便宜你了。”苏沐秋摇头叹气,把人扶起来,带进自己房里。

 

  至于他,一晚上不睡算不了什么。

 

  把叶修安置在床上,苏沐秋将室内温度调高,便关上大灯,就着微弱的桌灯光线,在笔记本上埋头写作业。除了叶修之外,他当然还有别的老师的课,程序实作没问题,一些涉及理论的枯燥论文就难写了,准备充分不是坏事。苏沐秋翻着手边从图书馆借回来的专业书,不时在文档里补充字句,夜深人静,只有翻页和打字的细微声响,以及叶修平缓的呼吸声。

  其实,像这样不会闹事的人喝醉酒,倒不是这么难以容忍…苏沐秋脑中闪过这个念头,宛如插下某种flag,下一秒安静熟睡的叶修猛地翻了个身,并成功把自己翻到了床下,手臂重重撞上桌角,马上红了一块。

  苏沐秋忙扔下书,把人放回床上。

  他才坐正继续写了两行字,叶老师又是一翻,脑袋一歪,不晓得撞到什么,发出响亮的声音。

  苏沐秋满头是汗,胆战心惊地抚开软塌塌的黑发,就看见额角有一块红痕,正慢慢转青发紫。

  再这么折腾下去,一晚上过去叶老师就去半条命了…

  他试图拿棉被把人裹紧,叶修就踢开;才刚按住腿呢,手挥了过来,啪地拍在苏沐秋的脑门上。苏沐秋暗道别急别急,醒来一并算帐,跑不了人,就算跑了,肯定没有他追得快,只是免不了心底腹诽:卧槽,这家伙是在睡梦中练武打不成???

 

  到了最后,苏沐秋作业也不写了,全副心力放在按牢叶修这个重大任务上,手脚并用,棉被枕头齐上,缠斗好几回合,莫名其妙地成了一只手护着叶修带伤的脑袋,另一只手圈住他的上身,单脚卡在叶老师腿间固定的姿势。

  他稍稍挪开手,想给两人间腾出点距离,叶修的四肢立刻就要不老实,苏沐秋连忙把人死死按着,心里暗自叫苦。

  配剧多年,他也算纵观各式耽美小说,以前总对‘借口睡姿不良,实则大搞暧昧’这种桥段嗤之以鼻,直到今日才明白原来艺术源于生活,真有人可以睡的如此不老实!!

  时近深夜,忙碌半天的苏沐秋维持姿势,半小时过去了,在安稳氛围下克制不住昏昏欲睡,几乎真的要抱着叶老师睡着。

  忽然间,叶修却剧烈挣扎起来,猛力推开他,摇摇晃晃地撞开门就往洗手间跑。苏沐秋从没想过一个喝醉酒的家伙跑起来能够这么快,等他从惊诧中回神追上,按开灯,只看见小小的洗手间里,叶修抱着马桶大吐特吐。

  苏沐秋双手环胸,板起脸,准备在人吐一吐清醒点后训话一顿。

 

  未料十几分钟内,叶修的情况越来越糟。

  他不断呕着酸水,几乎把五脏六腑都给呕出来,到了后来,估计是胃里空了,便转为一阵阵干呕,间或趴扶在马桶边上急促喘息。连续不断的呕吐消耗大量体力,叶修支撑不住,摊坐在洁白冰冷的地砖上,呼吸声越来越凌乱,忽轻忽重,满身虚汗,脸色苍白如纸,几近晕厥。

  他吐成这样,苏沐秋佯装出来的怒火慢慢熄灭,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愤怒,还有沉甸甸地压在心头的浓重担忧。

  早在数分钟前,他再也无法保持那副置身事外的冷漠态度,单膝跪在叶修身旁,不住轻拍对方背脊,揉捏汗涔涔的后颈,轻声安抚着──尽管叶修不像是有余力回答的样子。

  待喘息声转弱,总算止住呕吐,叶修垂着头,不知清醒与否。

  “来。”他冷静地扶着叶修,替他擦拭嘴角,拿过刚才倒好的温水,玻璃杯抵在叶修苍白的薄唇旁,“喝点水。”

  叶修的意识不太清醒,指尖轻轻地颤抖,根本握不住杯子,苏沐秋不放心让他拿。他没有反应,苏沐秋便耐心地低声重复好几次,直到叶修动了动唇,喝了几口,从嘴角溢出来的水打湿了大片衣领。

  而苏沐秋则是盯着叶修无意识中按压在腹部的泛白指尖。

  他现在明白,上大学以来,偶尔看见叶老师不经意间做出的这个姿势,是什么意思了。

  叶修的胃原先就在经年累月的粗心大意中彻底败坏,这几周苏沐秋养着人,干脆俐落地断了油水,身体本来就在恢复调整期间,今天这么一吃,一瞬间大量摄入油盐,甚至用牛饮的方式喝了酒,顿时旧病复发,兵败如山倒。

 

  “吐完就好了。”苏沐秋轻拍叶修的背,声音有些许涩然:“看你之后还敢偷吃吗……”

  他敢。

  有个微小的声音说着:他敢。他根本没花心思照顾自己。没人看着他,他就会回到以往随随便便的生活。

 

  苏沐秋想起空旷的三楼七室,满冰箱的咖啡,吃空的胃药瓶子,还有天天加班到深夜,把办公室当成家,神色清冷、孤身一人走过校园的叶老师。

  冰冷不近人情的镜片后方,是那双隐含光芒的眼眸。

  另一道声音冷静地说:没错,但是,你只不过是他成千上百个学生里比较靠近的一个,不是保姆。苏沐秋,你有很多事要做,你没有义务照顾他。

  可是我愿意。

  苏沐秋被心底深处细语一般的回答吓了一跳,连忙甩头。他匆匆起身,扯着叶修的手臂,试图把人从地上拉起来:“地板太冷了,别在这傻坐,吐够了就回去休息。”

  莫名的心虚导致力道一时没掌握好,掐痛了人。

  疼痛令叶修反射性抬头,望向苏沐秋。

  黑发被汗水打湿,凌乱地贴在颊边,微敞的衣领湿漉漉地贴着胸口,透出若有似无的粉色。眼眶中仍带着生理性泪水,眼尾晕红,目光失焦,半醉半醒。

  那双罕见迷茫的黑眸怔然地盯着他许久,才终于认清楚眼前是谁,喊了一声“苏沐秋”。

 

  苏沐秋心头一紧,刹时整个人如同炸裂开来,心脏扑通扑通地失速狂跳。

  他弯身贴近叶修,双手扶着对方的脸,让他直视自己,“叶修,你再喊一次。”

  “苏沐秋…”

  “再一次。”

  “沐秋。”

  那是一叶之秋的声音。

  清清楚楚,毫无疑问。

 

  猜测和证实终究不同,前者缺乏证据,甚至沦为臆想。但现在,证据本人就坐在他眼前,倚靠着马桶,疲倦地喊他的名字。

  苏沐秋不知道如何回应:原来是你,果然是你,为什么是你?

  真相大白没有带来惊吓,真正的考验永远在后头。

  他细细地抹去叶修额上的汗珠,将对方身上弄脏的地方擦净。苏沐秋的动作极慢,等他把叶修身上浸满汗水的衣物脱掉,换上自己的睡衣,并把人放在床上时,叶修已经又一次昏睡过去。

 

  后半夜,叶修睡得相当不安稳。

  大约是体力不支,他倒是没有拳打脚踢了,只是咬紧牙关,眉头紧皱,整个人在棉被中缩成一团,似在忍受莫大疼痛。

  刚才他还能叫几句苏沐秋,现在倒是一声不吭,连带着呼吸声同样细不可闻,要不是苏沐秋怕他把自己闷死,将棉被拉开一道缝,或许也不会看见叶修毫无掩饰的痛苦神色。

  苏沐秋迟疑一会,慢慢掀开被角,躺在靠外侧的位置,以防叶修半夜摔出床外。他搓热自己的手掌,将叶修压在腹上的冰凉指尖握在手里,另一只手则从衣摆下方探入,热烫的掌心轻轻贴在对方腰腹上。

  沙发床本来就不大,一个人睡尚且有伸展空间,两个人,就只能后心贴着前胸,挤在一块。此时的苏沐秋没有产生什么旖旎念头,只觉得臂下的腰侧相当硌手,薄薄的皮肤包覆着骨骼,而掌心里的肚腹却柔软的不可思议。

  苏沐秋相当挣扎,一方面想这算不算趁人之危,不对他有什么值得趁人之危的?另一面则是觉得,一叶之秋…叶修…不会在意这种事。另外,胃病太严重的话,胡乱揉按是不是会起反效果?脑子里思考着,手上却毫不含糊地以合适的力道开始顺时针按摩,几分钟后换了个方向,如此往复。

  感觉到怀里肌肉紧绷的身躯渐渐放松,呼吸规律起来,苏沐秋不禁松了口气,继续重复着动作。

 

  叶修的心跳,顺着胸口那小块接触面,一下、一下传来。

  平静的氛围中,重复着枯燥动作的苏沐秋,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

以为偷吃之后会是这种场景的人有没有啊↓
 沐秋阴沉笑:好啊,背着我偷吃,你很行嘛?
 叶老师百般讨饶:说什么呢苏同学,我有你了何必偷吃啊!
 沐秋吼:那你说!你今晚跟谁,去干嘛了!?
 叶修立刻站直:跟老魏去叙旧!
 苏沐秋忍不住摔出证据:叶修的大衣,衣领上一块油花花的印子:那这是谁留下来的?你敢发誓这不是偷吃的证据?!
 叶修:我发誓。
 叶修:我吃的正大光明。
 沐秋:……

(黄&方&魏:= =我们跟他们对偷吃的理解是不是不太一样?)


→ 21 (3)

评论(34)

热度(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