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3 (1) (网配paro)

← 22


  苏沐秋神情空无,颓然地坐在床上。  
  他做了一整晚的春梦。


  昨日深夜,一叶之秋的状态确实很好,引得苏沐秋同样沉浸于剧情,狠狠地PIA过这场肉戏后,他浑身热度不退,血液咕嘟咕嘟地冒泡。但苏沐秋没有走出房门,只是在电脑前对着麦,平静地道了声晚安,收到一叶之秋同样不咸不淡的祝好梦。

  承他吉言,关了麦就把自己扔上床,十二月的天里,暖气也不开,光是闷在被子里就臊出一身热汗的苏沐秋,出乎意料地迅速入睡,接着做了一整晚离经叛道、荒诞无稽的梦。



   (一小段被屏蔽的肉渣 第23(1)章 、长微博 )



  拉不回理智的苏沐秋无声跪下,痛苦捶地。

  他一瞥时间,将近天亮了,现在脑子里如此混乱,实在不适合深入思考这种攸关重大的问题,苏沐秋叹了口气,摸进厨房,心无旁骛地投入油盐酱醋,挥刀翻锅,几乎彻底把这件事抛到脑后。

  可惜,只是几乎而已,当他把菜盘子放到桌上时,叶修的房门喀嚓一声,他仍是心头一颤。

 

  叶修一身宽松肥大的厚棉衣棉裤,垮着肩,脚步拖沓,刚飘飘晃晃地走了几步,就被苏沐秋那副车头灯前小鹿的惊惶神情吓了一跳,反应一会才迟疑地抬手:“嗯…早?”

  “…早……”

  叶修凑过去,看着苏沐秋手里的大碗。碗里盛着颜色乳白、鲜香四溢的鱼汤,叶修一眼就瞧上那块鱼,白嫩肥厚,毫不见外地贴在苏沐秋身旁,伸手擦过对方的小臂去拈鱼肉,末了还扒在人肩上咂嘴:“唔,好吃。这汤叫什么名字…沐秋?”

  苏沐秋回神一颤,瞥见对方唇瓣上的乳白汤汁,看起来要像恐怖片里的受害者那样尖叫了,当场扔下手里的鱼汤,碰地一声把自己关进厨房里。

  叶修眨了眨眼,在原地呆立良久,从口袋里取出眼镜,擦了擦镜片架在鼻梁上,若无事地进了洗手间。

 

 

  苏沐秋贴着门板,按紧噗通噗通跳的小心脏,被叶修蹭过的那块皮肤隐隐发烫,脑子里的小人一边疯了一样打转叫嚷‘完了完了完了’,一边忿忿握拳‘为什么领口不能再开两分,他唇上的为啥不是我那啥’,一左一右都要精分了。

  等下,他这是尴尬又狼狈地跑了?苏沐秋自失魂落魄中惊醒,痛骂自己不争气。

  还好这一犯傻逼,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整个早上有多么愚蠢,智商都降到了负数,现在倒是让他一下恢复正常。花了几分钟把情绪收拾起来,换上从容镇定的微笑,苏沐秋回到餐桌旁,就看见叶修正捧着手机玩,像是在发讯息,眉眼温柔舒展,带着点宠溺,唇边还有微微的笑弧。

  这样的叶修,倒是更符合他年纪应有的性质,成熟,宽容。

  通常一个男人脸上出现这种表情,代表他想到某个放在心坎里边的人。

  苏沐秋想起从书房整理出来的可爱小玩意,叶修分明没有使用的意思,但是保存得很好,就像…女朋友留下的东西。

  他皱眉,几步上前,引起叶修的注意力,开口先是道歉,说自己想起火没关,急了点,随即话锋一转:“别玩了,认真吃饭。”

  叶修无可无不可地点头,表示接受他的解释,敲了几个字之后倒是放下手机。见对方认真吃饭,这点小插曲自然很快地被扔到脑后,苏沐秋问心有愧,在叶修面前完全坐不住,里里外外瞎忙活一会,最后决定提早出门。

  “要出去了?这么早?不是十点的课么。”

  “顺便去图书馆还几本书。”

  “我送你吧。”

  叶修放下勺子,起身要送人到门口,苏沐秋不许:“那碗汤趁热喝了,这是专门给你做的,养胃暖身,里头的鱼不准剩下。”

  叶修看碗里的鱼,肉厚味鲜,就是有点太大条,鱼头鱼尾有小半截都在碗外…他还埋头啃鱼尾巴呢,就见苏沐秋已经单肩挂着包,夹著书在弯腰穿鞋,叶修干脆嘴里叼着鱼,捧起碗,倚在门廊吃吃吃,含含糊糊地说“路上小心”。

  苏沐秋看人又拿着食物满屋子转,跟只小馋猫似的吃鱼就觉得受不了──不管是什么含义上的受不了──忙故作不悦赶他回餐桌边,别滴得满地汤汤水水。

  “我出去上课,下午就回来了,你送什么啊。”

  叶修把骨架子吐回碗里:“和你说声我下午有约,晚饭可能就不回来了。”

  “吃什么?”苏沐秋冷不丁地问了这句,语气相当严肃。

  “吃…”叶修一愣,反应过来后不太肯定地回答:“大概…不会吃吧?喝杯咖啡的事。”

  “咖啡??”

  叶修背脊一凉,拼命回忆菜单:“……三明治?”

  “晚饭回来吃,我给你留一份,就这么决定了。”苏沐秋当场拍板,睨了眼叶修,“自己的胃自己清楚,会难受就别作死,明白?”

  叶老师连声高呼明白,保证达成任务,再晚都回来吃饭。苏沐秋说这倒不用,万一真的饿了就先吃吧,像是炸鸡薯条黑咖啡,啤酒烧烤麻辣烫,随便吃,尽管吃。叶修诚惶诚恐,拼命摇头,苏沐秋这才放心离开。

 

 

  吃完丰盛过头的早餐,叶修也换上正经八百牛气逼人的老行头,把苏沐秋特意挂在他大衣旁的红围巾胡乱绕在脖子上就出了门。他低头拿出手机,打开QQ讯息,再一次确认早上收到的邀约。

 

  沐雨橙风:我!收!到!音!啦!

  一叶之秋:嗯。

  沐雨橙风:一句话。

  一叶之秋:还是不行?

  沐雨橙风:美cry了…早上就听这个,根本…(´///∀///`)

  沐雨橙风:怎么会不行!太行了!

  一叶之秋:没问题就好,这样干音收齐了吧

  沐雨橙风:嗯嗯!对了,我看到你发邮件的时间,3:07AM…你们忙到这么晚吗?总觉得很抱歉…

  一叶之秋:不用介意,没那么晚,后来状态不错,一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

  一叶之秋:苏大大急着离开,大概没把录音打包给妳,我干脆顺手处理一下再发,给海无量省点事。

  沐雨橙风:可以偷偷求八,问问你们怎么会突然状态好吗?果然要两个人关起门来比较有感觉? [捂嘴偷笑]

  一叶之秋:妳推荐的几个高肉剧很有用,我去取经了,谢啦。秋木苏戏感好,之后大概是进入状况,找到感觉很顺利地过了。

  沐雨橙风:嗯~~~~~~找到感觉哦…?只是这样啊 (*^_^*)

  一叶之秋:否则还能怎样,姑娘快醒醒 [叼菸]

  沐雨橙风:嘿嘿。对啦,今天下午有空吗?

  一叶之秋:嗯?

  沐雨橙风:请你吃蛋糕作为干音通过的庆祝!正好我约了答应给这部剧写片尾曲的大神见面,对方说对一叶之秋本人很有兴趣哦。

  一叶之秋:敢情妳是这样约到人的啊…?

  沐雨橙风:来嘛?

  一叶之秋:行。

  沐雨橙风:嗯,老地方,不见不散 [笑脸]

 

  叶修又看了遍对话记录,还是忍不住笑。苏沐秋和苏沐橙有些地方还真是一模一样的做派,却很难让人讨厌。他晓得苏沐橙绝不会拿和他面基当作交换条件,对方必定是她认可靠谱的人,就像叶修愿意接受苏沐秋各种看似霸道的行径,因为他清楚苏沐秋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他好。

  指尖一动,叶修打开和秋木苏的对话,由于这几天两人都是在剧组群里交流,而PIA戏是用YY,和秋木苏的最后一句对话,竟然已经是几天前了…这在以前,简直是难以想像的事。他写了句‘苏大大早啊’,看了一会,没有按发送,只是关上手机,推开咖啡馆的门。

  平日白天没什么人来喝咖啡,他一眼就看到老位置上坐着两位漂亮姑娘,苏沐橙抬起头,笑着朝他招手。

  苏沐橙对面的姑娘注意到她的动作,回头看了过来,两人同时一愣,显然都很讶异为何对方会在这里。

  “沐橙,秀秀。”叶修打招呼,拉开苏沐橙身旁的空位。

  楚云秀朝叶修一挑眉,劈头就是一句:“你是一叶之秋?肉我听了,好浪,你跟秋木苏干了吧。”

  接着她转头,问苏沐橙:“沐沐,你哥刚才喊我秀秀,这是在卖萌?好恶。”

  一照面就这两句?叶修错愕无比,在黑化和石化间剧烈摇摆,最后默默地风化了。

  苏沐橙忍笑忍的快要疯掉,此时噗哧一声,终于俯在叶修肩上笑出泪来:“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彼此好了…”

  “不用介绍吧?也见过几次了,就是妳没血缘的哥哥,而我是妳同学。”楚云秀托腮。

  苏沐橙笑:“咳咳。秀秀,向妳隆重介绍,这位是我们兴欣网吧的大神,君莫笑。”

  楚云秀瞪大了眼。

  叶修迷惑地‘嗯?’了声,注意到苏沐橙暗地里朝他俏皮地眨眼,于是点头应下:“嗯,初次见面,妳好,我是…君莫笑。”

  “真的是君莫笑?”楚云秀一双眼来回打量叶修。

  “我是君莫笑,比起是一叶之秋更惊人?”

  “嗯…虽然一叶之秋没来有些遗憾,但比起CV,我和后期性质比较相似,自然更了解君莫笑的技术含量。”楚云秀落落大方地伸手,和叶修握了握,“久仰,很高兴认识你。我是社团‘烟雨楼’的风城烟雨。”

  这次换叶修满脸惊讶:“风城烟雨…?”

 

  风城烟雨这个名字,有名的程度不输一些早期大神CV,甚至在网上广泛度还更高一些──因为听广播剧的人,通常也会听翻唱,但去听翻唱的人,就不一定会听剧了。

  风城烟雨是翻唱圈有名的歌曲制作,无论是写原创曲或是改编,圈子里脍炙人口的几首歌都能看见他的名字,就像有名的剧常见后期君莫笑一样。

  叶修听过风城烟雨那是相当正常,他惊讶的是原来风城烟雨是女的?

  虽然是烟雨楼的重量级大神,但这位也是听歌不听剧的人,自然不会参加FT之类的,很是神秘。为人做派落落大方,性格干脆不扭捏,加上不科学统计,姑娘请他帮忙做剧情歌、片尾曲的成功率,甩出男性好几十条街,因此许多粉丝是满眼红心地脑补长发飘飘玩音乐的邪魅帅哥,邀他配剧的脑残粉层出不穷。

 

  两人开始还有些不适应对方的新身份,毕竟以往对彼此的印象停留在‘沐橙她哥/沐橙她同学’,会认识只不过是苏沐橙拉着两人一块出门时,少之又少地见过几次。现在聊了一下音频编辑的细节,顿时认同感就上去了,相处也更像朋友,而不是正好都认识苏沐橙的陌生人。

  “喝咖啡吗?我请你。”学生党楚姑娘手一挥,展现出无比的大方。

  “不用,谢谢。我请妳们吃蛋糕吧。”

  两姑娘高高兴兴地接受了,叶修起身点了东西,不多时,服务生便送来几盘小巧精致但价格高昂的甜点,并放下一只马克杯,弯身鞠躬走了。

  “这是…牛奶?”苏沐橙疑惑。

  楚云秀也困惑:“给我们加在咖啡里的?”用马克杯装?

  叶修一脸风轻云淡地把杯子拉到眼前,喝了一口热牛奶,“喔,这是我点的…”

  “……你以前不是都喝咖啡吗?”楚云秀对这件事有印象,因为寥寥几次的共同出游,她只看过叶修摄取一种食物,就是咖啡。

  “嗯…有人会唠叨,不能喝了。”叶修无奈。

  俩姑娘长长地哦了一声,顿时轮番试探起来,苏沐橙还眨巴眨巴那双圆眼睛,问了句:“你要给我找个大嫂了吗?”

  叶修坚定地摇头,再摇头,又喝了口牛奶。

  看人一脸刀枪不入油盐不进,俩人判断这个八卦不好挖啊,就转向别的话题去了。

 

=

你要给我找个大嫂了吗? → X
我要有大嫂了吗? → O

叶修:“哎这个解读不对啊!这语文怎么学的,啧啧。”
“哪里不对?我没看出来啊。”真·大哥苏沐秋笑了一下。


→ 23 (2)

评论(36)

热度(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