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3 (2):局 (网配paro)

关键字:6.15 【】(同好投稿)

← 23 (1)


  苏沐秋收拾了书本,正要离开教室时,被隔壁的黄少天逮个正着。黄少天鬼鬼祟祟,左顾右盼一番就跳过来拦着人,二话不说把一沓纸拍到苏沐秋怀里,勾住他的脖子亲亲热热地开口:“沐秋啊…”

  苏沐秋起了一身疙瘩,拍开他:“说人话。”

  “你记不记得我帮你代过课啊…”

  “没有。”

  “真的没有印象了?一点点印象也没有?”

  苏沐秋在黄少天殷殷期盼的小眼神下细思:“哦,好像──还是没有。”

  “老苏你记性还行不行!不就是上次嘛!!上次上次上次…那个那个…就是那一天…”

  听黄少天不断重复上次,说不出到底明确是什么时候,却又不肯让路,显然有点打算空手套白狼诓人的意思,苏沐秋翻翻白眼,当即把纸扔桌上,转身就走。

  黄少天还在绞尽脑汁地回忆呢,试图从记忆深处某个旮旯角落翻出对方欠他人情的借条,岂料分神一瞬,苏沐秋长腿一跨从旁边钻了过去,眨眼间就走的只剩下他潇洒的背影。黄少天暗道不好,立刻窜溜出去,扯着苏沐秋的背包不让走,将东西塞回他手中:“哎哎哎走这么快干嘛!干嘛呢你!算我欠你一次人情,下午拜托你替我一回啊!!就这一次!”

  “你…”苏沐秋低头一看,那叠纸开头标题,清清楚楚写着某某科目第O次随堂测验几个大字,分数倒是批好了,“……你这是让我代替你去给学生上复习?我很忙,拒绝。”

  “靠!让我欠人情的机会多难得!”黄少天怒,见苏沐秋面无表情地挑眉,能屈能伸地换了方向,惨兮兮地假哭:“不要这么无情嘛苏沐秋!!苏大大!不过发卷子讲讲题的事啊!”

  “这是可以突然要别人代班的吗?”

  “我我我,我这不是临时有事嘛!而且,下午的班你也认识,就是你每周五都会讲课的大一那班,人都熟了现在只是从计算机导论换成高数,你身为全年级第一这点小挑战算什么是吧!!”

  “现在倒承认我是第一了…”苏沐秋哼笑,说真该录下来,以后再嚷嚷,就放个一百遍。

 

  看黄少天心急火燎,语速都成了1.5倍,本来他说话就快,现在更是基本听不懂说啥了。苏沐秋想起叶修下午不在,也就闭了闭眼摇头叹气,问清楚进度后,不耐烦地挥手,让黄少天牢记这份大恩赶紧退下,别在大庭广众下哭哭闹闹。

  本来还急出满身汗,正不知拿什么说服苏沐秋的黄少天顿时喜上眉梢,连忙交代进度,话才刚尽,手里便飞快地按下拨号键,嘟嘟两声接通后,劈哩啪啦一连串问:“喂喂,方锐??排到几号了??能不能买到啊?什么什么,到这个号了?!你赶紧帮我占个位,我马上过去!!下午?下午还能有啥事,老苏帮咱们顶上了,啊哈哈嘿嘿嘿…”

  苏沐秋回头,大大地竖起中指。黄少天笑容灿烂堪比夏季艳阳,比了个特别潇洒的再见手势,拉着包夹着手机,走一步跳三层地冲出教学楼,宛如奔向自由的飞鸟,跃入海面的鱼,风中狂舞的塑料袋…

  按紧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考卷,苏沐秋站在楼道边朝下看,认真思考假装手一松,卷子满天飞,让黄少天在楼下捡是否可行。

 

 

  时近期末,距离考试只有最后几周,每位老师都抓紧时间,想尽办法把所有考点塞进学生的小脑袋瓜里,恨不得录一卷带子,在他们耳边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拨放复习内容。

  与导师荣辱与共的助教们自然也是,苏沐秋踏进教室后,简短几句话打发了学生们一连串‘少天呢少天呢’的惊惶失措,迅速点名,马上开始发卷子讲题,一点时间都不肯浪费。

  可惜学生们多半没有忧患意识,考试前三天能认真不做死地读读书就很了不起了,还有几周?让他们专心上课,有点困难啊!

  起初分心的人还只是安静地补觉或滑手机,苏沐秋察觉了,也没点出,不闹事就行。

  然而,不一会,玩手机的人数越来越多,甚至交头接耳地细语起来,台下一片窸窸窣窣,本来能专心的学生们都受了影响,苏沐秋停下讲解,毫不留情,朝混乱源头勾手。

  “那边几位,对对对,就是你们。”苏沐秋不客气地点人,“聊什么这么开心啊,让我也好奇起来了,介意分享一下?”

  几个学生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

  苏沐秋好相处,但绝不是好糊弄,学生们看他催促地敲敲桌面,显然没打算让他们轻松逃过。其中一名男学生呼地起身,满脸倨傲:“既然苏助教好奇,让你知道也没什么啊!一起来聊。”

  苏沐秋眉头一抽。

  旁边的人紧张地扯他的衣角:“孙翔…”

  “高英杰你干嘛拉我??”他低头大著嗓子问。

  前者汗,悄声提示他:“嘘!我是想告诉你,苏助教不是这个意思……”

  仍直挺挺站着的学生还在问“啊?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他不是说好奇吗”,苏沐秋已经走下讲台,踱步过来了。

  他挂着春风般和煦的笑容,扫了眼急得满头汗的高英杰。少年一看苏助教皮笑肉不笑,显然是准备杀鸡儆猴,识相地缩回手正襟危坐,低头看考卷,在心底对同学说了声抱歉。

  “聊什么?要一起来聊也先让我搞清楚是什么事啊?”

  “哦,就是刚才发生的事。”孙翔把手机递给苏沐秋。

  苏沐秋接过来,察觉到其他学生没有被教训后的故作乖巧,反而睁大眼期待他的反应,不由得心下戒备,才看向手机屏幕。

 

  画面看起来是他们班级的Q群,估计是大一不熟,为了认人,群名片统一修改为本名。最新一条回复是一张照片,发言人的名字他有印象,是今天点名没到,缺课的其中一名学生。

  苏沐秋点开照片。

  这张照片大概是路上抓拍的,边缘模糊,反光有些严重,但不难看出照片主题是间相当浪漫有情调的咖啡馆,大面的落地窗旁,里头坐了对喝咖啡的男女,女方举起勺子朝向男方,后者像是在推拒,好一对白日秀恩爱的情侣。

  其他人恐怕得辨认半天,还得怀疑是不是认错,但苏沐秋和照片中的亲密地分享蛋糕的两人多熟啊,一眼就认出来──叶修跟苏沐橙?!!

  没看出苏沐秋震撼莫名的神情,孙翔还解释:“照片里是叶老师吧?他对面的美女一看就是学生,叶修老师搞师生恋这件事,你知道吗??”

  孙翔没想太多,只是稀松平常地问了一句,没有刻意压低音量,教室内霎时安静的连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

  ……叶修叶老师?师生恋?!

  他的发言不亚于平地惊雷,瞬间的寂静后,整间教室一片哗然,知道的不知道的,现在通通都晓得了,各种求细节八卦,相当积极于搞清楚事情经过,仿佛一个个都是照片中男女主角的家属,急着去捉奸。

  而正牌家属苏沐秋,死死捏紧了手机,完全没听见孙翔大呼小叫让他小心刚换的苹果机,心头烦乱无比,当真和小说里时常用到台词的一样,五味杂陈,整个人懵在原地。

 

  照片中两人的互动,显然超出了正常友谊交往的程度,处处透着亲昵…但叶修?苏沐橙??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

  他都还没搞清楚心底对叶修是什么想法,竟然又出了情况?!

 

  苏沐秋神智恍惚,好半天才注意到满教室议论纷纷,小部分人还朝相当下流可耻的方向猜测,嘿嘿笑着,猥琐地眉来眼去。

  他忙定了心神,明白此时不可自乱阵脚,换上镇定可靠的声音:“你猜得没错,她确实是学生…”

  众人哦了一声,那么叶修真的跟女学生玩去了?真想不到!平日瞧他一脸薄情寡欲,好像只对电脑有感情,没想到啊没想到…

  “…那个人是我妹妹,亲妹妹。”

  什么,苏沐秋的妹妹??

  众人一听,惊奇过后,陷入一片疯狂脑力激荡…叶修在各方面帮了苏沐秋不少忙,从他只是个大学生时,就带着他做能来钱的项目,这些事多多少少都有人从学长姐那边听说。间接受到帮助的苏妹妹为了答谢叶老师,偶尔请杯咖啡,连络近况,情愫暗生,似乎也很正常嘛!

  “那他们在交往吗?”有人大声问到。

  苏沐秋心下也是焦虑不安,表面上却斩钉截铁地摇头,“没有,怎么可能啊。师生恋?这你们也想的出来…叶修他…”

  “为什么不可能?”一位学生纳闷,“叶老师虽然个性冷,但长相,地位,前途,品行都很不错,是咱们学校公认的钻石王老五,又和苏学长关系好,学长的妹妹喜欢上叶老师很正常吧。”

  “是呀,而且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先抢先赢!”女学生们嘻嘻笑着。

  “好了好了,聊过天之后就认真上课,别把智商都用来脑补,否则考试分数还要不要?明年还想再来?”

  苏沐秋正经地训了几句,并对孙翔表示‘看在你说我妹妹是美女的份上,勉为其难地放过你一次’,众人笑闹一阵,总算认真听课。

  后半节课,他顺顺利利地讲完题,与平时无异,实际上心底早已乱成一片,垂着头收拾东西,走出教室时,想起并没有等在外头的叶修此刻在干嘛,那种郁闷的窒息感,突地重了好几分。

 

  心事沉重地回到家,苏沐秋大衣都没脱下,便双手环胸,眉头紧蹙,困兽一般地在屋里打转。

  叶修,叶修,叶修…怎么这个名字的主人,老是能轻而易举地令他头痛无比。

  而且,这次还牵扯到沐橙…

  这个人简直像个扑朔迷离的谜题,他才惊觉自己不知不觉身陷局中,叶修便砸他一脑袋,笑着告诉他:这个局不是设给你的,是你自己走错路。

  苏沐秋轻啧一声,烦躁地甩下手套,走进洗手间拧开水便往脸上泼,冻的一个机灵,却灭不了心底的情绪。

  他大步回房,把自己重重摔入椅子中,拨了电话联络苏沐橙。本以为她跟叶修在一块,应该没空,电话却很快被接起,苏沐秋隐约能听见公交车开关门的声音,或许是在回程车上吧。

  先关心自己亲妹几句,苏沐秋单刀直入,慎重地确认苏沐橙是不是跟叶修认识,得到一声轻快的“认识啊!哥哥你不知道?”,当即深吸口气,握紧拳:“妳…和叶修…在交往?不可以。”

  “嗯?为什么?”苏沐橙好奇。

  “什么为什么?”苏沐秋夹着手机,尽可能客观地指出,“首先,早恋不好,好歹得等大学毕业…”

  “哥哥,我19岁了。”

  “那也不行!太早了!还有,知人知面不知心,妳确定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知道呀,我们认识很久了。”

  “有时候,妳以为‘认识很久’,还是会发生这样那样的意外。”苏沐秋语气镇静,“…还有,你们年纪差太多了。8岁啊,这代沟深的,妳干嘛找相差好几个年代的人谈恋爱?”

  “但是我觉得叶修挺好的。”苏沐橙答。

  “兴趣喜好也不能差太多啊!他一个理工宅男,无趣的很。”苏沐秋想了一下,补充:“他成天宅在屋子里,不强行拉着就不会出门,大概不会陪妳逛街。身体有毛病也不管,作息混乱,粗心大意,穿着大衣就忘了围巾,需要人跟前跟后地照顾才不会把自己弄死。一句话,金玉其外,败絮其内啊…”

  这些都是苏沐秋一路血泪经验谈,理智地平心而论,假如这些品质扔到随便哪个别人身上,而苏沐橙说想跟对方交往,苏沐秋都会抽拖鞋把人打死。

  “妳应该找个能照顾妳的男朋友,而不是反过来照顾他…”苏沐秋苦口婆心。

  “我明白了…不过,哥哥,你不用担心,我和叶修不是那种关系。”

  苏沐秋勉强放下半颗心,追问了句:“对了,他有没有偷喝咖啡?”

  “没有。”苏沐橙若有所思,沉默一会后,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没等苏沐秋询问,另一头的苏沐橙便继续说到:“哥哥,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些?唔,跟叶修在一起什么的。”

  苏沐秋说了照片的事,苏沐橙哦了一声:“那种照片做不得数…当时秀秀也在那里啊。”

  苏沐橙招呼两句,干脆俐落地挂断电话。苏沐秋听见QQ一阵滴滴作响,移动鼠标点开,是沐雨橙风发送几张图片给他。照片主角仍是一男一女,却换成楚云秀和叶修,两人言笑晏晏,相处融洽,头对着头凑在一起,中间摆着的纸笔写满零乱字迹,不晓得聊些什么。苏沐秋知道楚云秀,那是个比较坚强自立的姑娘,此刻照片中的她笑的温软,望向叶修的模样,明显是相见恨晚。

 

  秋木苏:楚云秀…早就认识叶修?

  沐雨橙风:是啊,偶尔会一起出去玩的。

 

  虽然从叶修的表情上,苏沐秋晓得这两人应该没有什么,仍是反覆琢磨那几张照片,不经意间侧头,竟被窗户上映出的自己的表情吓了一跳,连忙阖上笔记本,离开房间,不敢再看。

  过了一会,沐雨橙风的新微博刷了出来:有件事想说,是关于另一个人的。那个人很好,很温柔,也很强大,习惯处于保护者的位置。但是,我觉得,那个人只是独自走了太久,需要一个能照顾他、为他分担,站在身旁的人。那个人没有去找。然后,我今天才晓得,早就有个这样的对像啦!^_^

  沐雨橙风是圈子里颇有名气的导演,关注她的人也有过万,转发和评论迅速刷了起来,一连串撒花祝福,以及猜测‘那个人’会不会是圈内人,或是沐雨橙风喜事将近,迅速淹没了最开头几条回复。

  寒烟柔v:恭喜。好奇对方是什么人?

  沐雨橙风v 回复 寒烟柔v:大学毕业,年差5岁以内,喜好相同,完全符合条件v(^o^)v

 

 

  明明苏沐橙已经在回程途中,叶修却在外头,不晓得跑哪野去了。

  苏沐秋说不清现在想不想看见对方,正好叶修连个联系也没有,令他心情复杂地松了口气。

  一堆恼人琐碎的问题在苏沐秋脑中打转,即使晚餐时间叶修准点回来,两人一起吃了饭,苏沐秋还是没法彻底将各种郁闷事甩出脑袋,郁郁寡欢,满脸死相,吃饭像在嚼蜡,看的叶修欲言又止。

  他借口今天太累,草草刷过碗盘后就回房休息,在床上辗转反侧,闹的全身上下不自在。既然睡不着,也不想碰电脑,苏沐秋扯开棉被,决定去客厅看一会电视。

  时近深夜十二点,客厅一片漆黑,叶修房门紧闭,想当然不是在刷本就是呼呼大睡,闹的人心烦反而吃好睡好,这还有没有天理。苏沐秋晓得自己没事迁怒,就在这片黑暗中摸到遥控,随便选了台,拿枯燥的科普节目当背景音,乱七八糟的想事。

 

  怎么和苏沐橙认识的,对楚云秀怎么想的。

  什么时候,跟谁,去了哪,做了什么。

  讨厌谁,喜欢谁,要和谁在一起。

  每一件,前缀都是叶修。

  苏沐秋把脸埋进手臂圈出来的小小黑暗中,闷闷不乐地嘀咕。

  “我用什么立场来质问他啊…”

 

  啪地一声,客厅大灯被打开了,苏沐秋听见叶修疑问:“什么质问的?”

  “没什么。”

  他心情烦躁,语气就恶劣了点,还有几分不自觉的埋怨。叶修静了片刻,问他:“沐秋,发生了什么事吗?大半夜的不睡觉。”

  苏沐秋没有抬头,叶修等了一会,才听见他闷声说着:“你不也没睡。”

  “我有点事要忙…先说说你怎么啦?”

  “因为一些事…烦,睡不着。你别管我。”

  叶修歪着头,观察苏沐秋许久,离开了。苏沐秋听见脚步声渐行渐远,心底拔凉拔凉的,还有点想把叶修抓回来抽一顿:卧槽,说走就走,装一下都不肯!苏沐秋忿忿地抬头,却见叶修小心地端着满满一玻璃杯的牛奶,放在苏沐秋面前,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把人抓成一后现代杀马特。

  “来吧,喝杯牛奶,早点休息,好好照顾自己啊。”叶老师温情脉脉地说,颇有几分可靠。

  由于心绪起伏剧烈,苏沐秋一时被叶老师温柔可靠的模样触动了,感动地拿起牛奶杯,立刻冻的呲牙咧嘴。

  “混蛋,先照顾好你自己再说吧!”苏沐秋骂咧咧地起身,带着牛奶进厨房一阵忙活,叶修听见微波炉运作的细微声音,而苏沐秋仍在强调:“大冬天的,你一胃不好的喝什么冰牛奶?”

  叶修忙解释:“咳咳,我──”

  “你什么?”

  “我白天喝过了…”

  “你白天喝过了,所以给我倒一杯冰牛奶提神?”

  “不是,我这不没察觉嘛!”

  “这都能没察觉??”

  苏沐秋拿着两只马克杯返回,强硬地把叶修推进沙发,将其中一杯塞到他手里,自己端着另一杯摔回原位摊着四肢,揉了把脸,深呼吸后问到:“什么事忙不过来,非得熬夜不可?”

  “过几天有场研讨会,最迟明早要发邮件给主办方,我手里还有些新资料没收尾。”叶修捧着杯子老实回答。

  “先去睡,我们明天早点起,一起忙。”苏沐秋说,“就半杯牛奶,我给你加了半勺蜂蜜,喝一点晚上好睡。”

  叶修推拒不得,捧起杯子轻啜,立马被烫的吐舌哈气,吹了几口,才一点一点喝了起来。

  微甜的蜂蜜牛奶比想像中好喝多了,叶修不是甜党,也得承认冬天睡前来一杯很享受。

  苏沐秋抓着遥控转到体育节目,满脸认真地看两个不知打哪来的专家七嘴八舌地议论选手们的表现,什么投球的方向偏了两度,跑位的姿势太过粗俗,假装没有看见叶修烫着而探出唇外的舌尖,红艳艳的,以及无意识地舔去嘴角牛奶的动作,平心静气。

 

  …妈蛋,要是真能平心静气就好了。

  要是能假装和以前一样,对这些细节毫无反应就好了。

 

  认了吧。

  苏沐秋在打者被三振出局,扯下帽子扔在地面踩时,长长叹了口气,目不斜视地提醒叶修吹凉了再喝,家里没有药膏,并翻出手机,打开QQ,敲出一串话发送。

 

  秋木苏:还我人情的时候到了。

  秋木苏:有要事需当面相谈。哪时候有空?速回。

  烦:???

  烦:卧槽讨人情债的来这么快啊?!

 

  两只马克杯飘出的白烟袅袅升起,混着浓浓的牛奶香气,弥漫在两人之间。



→ 24

评论(27)

热度(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