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5 (3) (网配paro)

← 25 (2)


  买花这事来的太突然,苏沐秋身上带的现金不够,按照黄少天的意思是能买几朵就买几朵,力求视觉效果惊艳,不能的话也要惊悚,务必留下难以抹灭的深刻印象。

  这个主意被花店的姑娘怒斥一顿,说是送花的数量有特定意思,绝对不能乱买,最后被专家说服的苏沐秋买了19朵红玫瑰,尽管他没搞懂19算什么数字…

  “19这个数字,你们会怎么拆?”

  两位研究生立刻回答:“19是质数,除了1和它本身以外…”

  “是11+1+2+5。”那姑娘打断他们,讲得头头是道:“意思就是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人、你是我的唯一、成双成对、无怨无悔。”

  苏沐秋和黄少天面面相觑。

  虽然觉得这个解法非常强词夺理,简直不可理喻,但人一副听我的准没错的模样,他们就不去干涉别人的专业了。

  苏沐秋买到花,在黄少天的加油声中踏上归程。中途忽然想起他发短信跟叶修说晚餐一起吃,但冰箱里却没菜了,当即盘算起晚餐做点什么,他下意识走进超市--带着那束怒放的红玫瑰,于是惨遭围观。

  打发了第三波自来熟地调侃他的大妈大婶,苏沐秋板起脸,硬是顶着周遭热情的目光,夹着那束玫瑰花,左手白菜右手青葱地淡定挑菜,稍微买了点就赶紧离开了。

  隔天是圣诞节,应当腐败地度过,菜不够就带叶修出门吃大餐啊。

  苏沐秋拼命想东想西,注意力仍然无法克制地转到告白这件事,以及满手心的汗。他走路走的心不在焉,拐错几个弯,撞到墙,还险些滚进臭水沟,直到忽然刮起的风差点把花束吹跑,苏沐秋才连忙回神把花抱紧,跟抱着金条似的小心翼翼回家。

 

  这场雪来的迟,满街都是浪漫情怀大开的姑娘,高举手机喀嚓喀嚓地到处拍雪景。苏沐秋不怕冷,但出门前未料到不期而至的雪季,下雪后骤降的气温让他整个人都要冻成冰棍,恨不得身在屋子里,把暖气调到50度。

  然而真的回到三楼七室的大门,他却驻足不前,站的太久,肩头的雪花都融成了水,渗入大衣,带着湿冷的寒意。

  “说真的,这个计划太蠢了…”苏沐秋嘀咕,背靠门板,望着漫天细雪纷飞,长叹一声。

  怀抱紧张复杂的心情,他心神不定地拎着菜还有那束花站在门外,偷偷摸摸地搜索告白。

  扫了几页搜索结果,都是无关的内容,令人烦不胜烦。忽然间,一个求助提问跳进他的眼里。

  标题直白,就叫‘我应该告白吗’,发问时间不过几天前,回答数竟高达上百,实在不可思议。苏沐秋心头微动,点进去看内文,承袭了标题风格,一样简洁有力:‘最近发觉自己喜欢她,被碰到的地方都火烫火烫的,看见她就傻乐。她虽然单身,但是仰慕者很多,我朋友叫我告白,先下手为强,怎么办?’

  苏沐秋忙往下看。

  前面几条回复都是没意义的下流黄段子或营销号刷屏,然而从某一条回答开始,风格竟然彻底统一了:

  7L ☆☆☆☆人生的转捩点,成功的最佳选择!请洽QQ:xxxxxxx 24小时在线☆☆☆☆

  8L LZ,不要怂,就是干!

  9L 说的好,不要怂,就是干!

  10L 不要怂,就是干!

  …

  112L 不要怂,就是干!←跟风

  113L 不要怂,就是干!←跟风列队+10086

  虽然后半明显沦为跟风,但苏沐秋盯着这六个字,终于深吸口气,把手机塞进口袋,打开了门。

 

  屋子里没有开灯,整个客厅略显阴暗,像是没有人在。他拧开灯,看到叶修的鞋子放在一旁,便晓得人确实宅在家里。

  他收拾了一下那堆蔬菜水果,藉机平静心情,顺便构思应该怎么开口,才不显得突兀。

  ……

  …不管怎么开头,都很突兀啊!

  要怎么说?

  ‘叶老师,你喜欢我吗’?‘叶修,你觉得我怎么样’?‘一叶,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哪里没放下,我中午不就放下他跟黄少天出去了么…”苏沐秋看着水槽里的脏碗筷自我吐槽,转又唠叨,“这家伙又把早餐挪到午餐吃?懒死算了。”

  不过,这倒是让他想到一套可行性较高的流程。

  首先装作一切正常,叫叶修出来吃饭,接着在晚餐期间,不经意地提起‘一叶,你我CP多久了?’,在叶修惊讶的时候,问他愿不愿意与自己在三次元同样CP试试。至于玫瑰花,依当时气氛决定何时上场。

  两人在网上已经有了名份,现实中也足够亲密,有名有实,只要开场震住叶修,抢得主动权,节奏掌控得当,态度从容大气,苏沐秋认为要拿下叶修还是有机会的。

 

  如此设想完毕,苏沐秋起身,大步走向叶修的房门,叩叩叩,叩叩叩地敲着。

  里头传来一声模糊的请进。

  迟疑一瞬,苏沐秋徒劳地理了理发型与衣着,随手在裤腿上蹭了蹭满手的汗,抓紧花束,第一次推开叶修的房门--靠,玫瑰花怎么还在手上啊?!

  “沐秋?回来了?”叶修出声招呼。

  苏沐秋出了一身汗,门一开他半只脚就踏进去了,现在退出去太迟,只好忙把显眼的玫瑰花藏在身后,镇定地应了一句。

  叶修房里没有开灯,但藉着客厅透入的光线,已足够苏沐秋打量内部。虽然空间比书房大了不少,基本格局却没有太多差异,一套桌椅,一张床,物业没花太多心思。

  触目可及的地方,东倒西歪地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资料、笔记纸张等等夹杂其中,比起卧室更像是杂物间,床上也扔了书,上面还有条领带。屋里的小书架倒是整齐干净,放着授课用的专业书籍,还有一份份仔细归类的打印纸,插满了标签,大概是剧本。

  桌旁和苏沐秋相同,同样架着麦,连着台式电脑,隐约能看见屏幕上大约是YY窗口。

  房里比客厅还冷,不晓得叶修发什么疯,竟然在大冬天开着窗,窗台下的地面有浅浅的水渍,一阵风吹过,便有几片雪花飘入。

  而房间的主人背对他,弓着身,不清楚忙些什么。

  苏沐秋盯着那块湿掉的原木地板,心中淌血,第一句就忘了主题:“这种天气开窗户,你发什么神经啊?地板很贵!”

  “哎,一时没注意。”

  “没注意?这里冷的像冷冻室你和我说没注意?”

  “抱歉抱歉,刷活动忘了。”

  叶修侧过脸,苏沐秋发现他穿着外出的大衣和西装,捧着手机,竟然是游戏画面。

  “…消消乐?!”

  叶修正色:“什么消消乐,这是暖手宝软件。”

  “暖…?!”苏沐秋气结,在有暖气的屋子里冻的发抖玩手游,还辩称是暖手宝,这是什么毛病?

  “对了沐秋…”

  苏沐秋尚在愤怒中,一转头,映入眼中的画面却让怒火消的一干二净,转为手足无措,口干舌燥。

  大概是嫌太勒人,叶修早早扯开了领带和前几枚钮扣,露出漂亮的锁骨,由于是侧过头望着苏沐秋,这个姿势让硬版的衬衫挺出一道大口子,大片光洁白皙的胸口若隐若现,泄漏一点春色。

  --与梦中的画面几分相似。

  只要伸手轻轻一拨,就能把他身上的衣物…打住!

  苏沐秋惊醒一般,狠狠别开了头,不自在地挪了挪腿。

  叶修注视着他,将苏沐秋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慢吞吞地问:“难得见你进我房里。有什么事吗?”

  后者全身紧绷,盯着地面平复心跳,一时脑袋没转过来,便直接跳了十几条步骤,脱口而出:“你…你是一叶之秋吗?”

 

  叶修一怔。

  而苏沐秋也僵住了。

  他捏紧湿滑的掌心,索性豁出去:“你是一叶之秋对吧?”

 

  叶修慢慢转过椅子,正对着他,安静地望着苏沐秋。

  “你是吗?”苏沐秋紧张过度,忍不住急切追问。

  “我是不是对你来说很重要吗?”叶修问。

  “…很重要。这会影响我们之后的关系。”苏沐秋低语。

  他焦躁不安的神情,清楚地映入镜片后的黑眸。

  叶修端正坐姿,双手交叠,轻轻撘在膝头。屏幕的微光打亮他半张侧脸,弧度温和,一派从容,另一半隐没于阴影中,模糊不清。

  他笑了笑。

 

  “君莫笑。”

 

  苏沐秋心脏一紧。

  “什…?”

 

  “我是君莫笑。”叶修重复,“你好,秋木苏。”

 

  苏沐秋的表情,一下子空了。

 

  他缓缓抬头,观察着叶修的每一分表情变化,但叶修只是端着平淡的笑容,任他如何打量,都没有变化,像是戴着一张精致完美的假面具。

  两人沉默地互视许久,只剩下窗外的风声。

  苏沐秋几乎听见落雪在地板上融化的声音,那不是想象中浸润无声的,而是一点、一点连绵不断的崩解。

 

  他动了,老旧机械一般僵硬,仍固执地一步步上前。苏沐秋单手轻轻抚着叶修的颈侧,倾身,忽地吻住叶修的唇瓣。

 

  外头很冷,却远比这间房暖和。一直坐在里头的叶修的唇瓣,柔软却冰凉,而从外头回来的苏沐秋嘴角干燥起皮,那一点因羞涩尴尬带来的热度,也在寒冷的吻中缓慢地退去。

  他安静地结束这个几乎止于礼节的轻吻,唇瓣分开时,却猛然重咬一下。叶修平稳的呼吸乱了一瞬,因接吻而微微红肿的唇角立即沁出了血。苏沐秋的指尖抚过叶修颊边,随即起身,收回了手。

  “我知道了。”

  叶修呆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苏沐秋这句话是对他的回应。

  “………”

  “晚上给你做玫瑰饼。这是B市的菜色吧?”

  他从背后拿出那束包装精致的玫瑰花,晃了晃,几片花瓣飘落,擦过叶修的脸庞,落在手背上。

  苏沐秋笑着,说了声谢谢,“晚餐想吃什么,尽管说,今晚让你随便点菜,作为感谢你的礼物…宿舍维修好了,这几天我就会搬回去。”

  叶修的指尖轻颤一下,那片花瓣便落到地面,滑入透不进光的角落。

 

  苏沐秋啧啧几声,说着叶修的卧室和原先的书房一样杂乱无章,根本找不到东西,便随意地转身踱出房外:“书房我好不容易收拾好了,你得好好维持啊!”

  望着苏沐秋逆光的背影,叶修动了动唇,眼里是罕有的怔然迷茫,然而一眨眼,那些情绪便再无踪迹,只剩毫无异常的平静。

  叶修离开房间,隔了几步跟在后头。

  “哪里来的玫瑰花?”

  “还不是黄少天那家伙?她想追花店打工的姑娘,非要撺掇我买点什么给人店里增加消费…”

  “哦,所以你买了红玫瑰?”

  苏沐秋耸肩,“拿来当食材,正好。”

 

  叶修没有跟进厨房,只是打开电视,坐在餐桌边等待。

 

  厨房中的苏沐秋找出盆,三两下把包装纸拆了,剪断花茎,将花朵一株一株掰扯开来。

  殷红色的玫瑰花去除了花蕊与萼,被一瓣、一瓣扯下,很快便搜集了一小捧。

 

  苏沐秋想起花店里那位姑娘叨叨絮絮的说明,她说‘冬季的玫瑰是违反常理的产物…这么冷的天气,玫瑰不可能自然开花,这些都是培养在温室中的人工产物,一但离开玻璃房,立刻就会承受不住寒冷而凋谢…’

  “…原来我还是有听见的啊。”

  最正宗的玫瑰饼使用的是腌制过的花瓣,花费好几道工序制作玫瑰酱。也许现在备料,几天后就能够用上了吧,但苏沐秋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等到玫瑰酱开罐的日子,他已经不在三楼七室。

  苏沐秋将一整盆的花瓣倒扣,扔进锅里,参着蜜糖炒熟。

  娇嫩鲜艳的玫瑰花瓣中,渗出来的汁液,鲜红的,就像血。

 

  两人都没有提起那个干涩的吻。

 

  电视里,主播平板的声音传出:尽管今年H市的第一场雪迟迟未至,但今日终于到来…

 


→ 26 (1) / 目录

评论(55)

热度(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