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剑走偏锋27 (2) (网配paro)

← 27 (1)


  一般来说,像叶修这样只身一人在外地工作,碰上昏迷住院的情况,大概会由熟识的人轮着看护。坏就坏在现在是期末,他的同僚除了监考之外还有大把的事务要办,分摊他的工作已经累得够呛,很难抽出时间留在医院。

 

  假如现在是魏琛住院,方锐和黄少天还能轮换,但叶修没有别的学生。

 

  苏沐秋直接向服务台租了张陪床用的行军床,架在叶修的病床旁边,随后翻出魏琛托付的那叠卷子,对照标准答案批改起来──天知道叶修哪时候会醒来,要是没人帮忙分担,成绩估计无法准时出炉,到时大家都很难办。

  手机忽然发出滴的一声,苏沐秋扫了眼屏幕,是电量太低提醒充电了。他想着顺手把叶修的手机也充上,以免错过重要电话,不过翻遍叶修送来时穿着的衣物都没找到,更没在床头等处看到那东西,最后只能拿着手机拨号给叶修。

  隐约的震动声从床底下传出,苏沐秋郁闷地趴在地上伸长手,弄得灰头土脸,好不容易勾出手机,却发现上头的来电联系人非常奇怪,除了一行苏沐秋的电话号码外,包含姓名在内,什么都没设置,全数空白。

  但他倒是设置了照片,是一张截图,来自所有学过计算机编程的人都相当熟悉的代码,颇令人摸不着头绪,大概只有叶修用这种方式分辨来电人。苏沐秋自己看了都不禁一愣,更别提魏琛了,难怪他会不晓得这条号码属于谁,劈头就问是不是家属。

  来自‘hello, world’的来电仍在画面上闪动着。

  Hello World…

  学习计算机编程,最开始学到的第一条运行程序,就是Hello World。程序本身简单,但它本身的意义重大,是一个测试,象征着开始。

  那是无数人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踏入计算机领域的瞬间--这同时是世界上第一个程序。

  他刚入学时,还曾听讲课的学姐提起‘这是所有程序员的初恋。’

  苏沐秋心头微烫,然而这串字符代表的涵义太重,有太多解释,说不定对叶老师来说,只是代表了他第一个学生而已…片刻后,他长叹一声,不再去思索,挂断电话,把两只手机摆在一起充电,默默地批改考卷。

 

  重复机械性动作总是过的特别快,待护士又结束一次确认检察,推着小车离开病房,苏沐秋才发觉走廊上的灯不知何时已经暗下,只留足够视物的微弱光线。

  他拨开窗帘朝外看,外头天色全黑了,只有洁白的雪花静静落下。

  这是过了几个小时啊,难怪眼睛酸的要命…在心里嘀咕一阵,苏沐秋溜进洗手间简单清洁一番,就裹着毯子滚到行军床上闭眼休息,不过睡得很浅,每半小时就醒来一回,睡眼惺忪地确认叶修手背和额头的温度。

 

  叶修的情况,与其说是熟睡,不如说晕到醒不过来,他深陷在无数光怪陆离的梦境里,失却了对时间、空间的感觉。这导致隔日清晨,他自梦中惊醒时,一睁眼看见坐在窗边低头批考卷的苏沐秋,还以为自己仍未清醒。

  他重重吐了口气,抬手盖在眼上,心道梦见苏沐秋好多了,远比在前一个梦里被丧尸追个没完没了要来的轻松惬意。他翻过身,把被子拉过头顶,途中却勾到什么,怎么也扯不动,推开被子一看,竟然是梦里的苏沐秋拉着被单另一角不放。

  两人互瞪片刻,苏沐秋脱口而出:“你醒了?劳累过度,营养不足,你很行啊!怎么不干脆把自己折腾的彻底一点,断几根骨头什么的?”

  叶修无语:“连在梦里都这么不留情面啊…这是对待伤患的态度吗,你的温暖与关怀呢?这时候还不拿出来展现一下?”

  “你还希望我怎么展现?”苏沐秋分外不爽,“像这样?”

 

  他脸上凶恶的表情忽地一变,扬起灿烂明媚的笑容,衬着清秀好看的长相,宛若三月春花绽放。

  晨光为他颀长的身形轮廓渡了一层柔和的金色,苏沐秋自然地伸手,亲昵的在叶修颊边抚过,还顺势压了压他脑袋上睡翘的一绺头发。

  “早安。”苏沐秋温柔微笑着,“早安,叶修。”

  他不过是稍稍沉声,那音色便像是窗外雪后放晴的天空,温和而明亮。苏沐秋整个人闪闪发光,简直亮瞎狗眼。

 

  叶修当场定格,掌心微湿,心底冒出一排排粗体加大的问号,卧槽这是拍什么狗血偶像剧?他就是把脑子摔傻了智商成负,也绝不会梦到苏沐秋这种王子系的反应,恶役还差不多,这说明了…他醒来了,而这是真的苏沐秋?

  “怎样,展现够了没?”苏沐秋面无表情,从床头边上提起一碗粥,“醒了就起来吃饭,早上买的还没凉,不然还得热过。你昨天什么也没吃,光是挂葡萄糖了,烧也没退…”

  “……苏沐秋?”叶修惊讶出声。

  “干嘛?”

  “你…”叶修话音猛地一顿,清了清嗓子,才又问到:“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该在这里?”苏沐秋微微眯起眼。

  他一直关注着叶修的动静,于是听的清楚,刚醒来时,叶修分明正常说着话,后来不知怎么的,有意识地换成平日教课,也就是君莫笑的声音。

  苏沐秋试图看出点什么,可惜与他四目相对的黑眸平静的可怕,即使病恹恹地卧在床上,还是那么油盐不进。这家伙太会做表面功夫,苏沐秋心里埋怨着。

  他按住叶修,施了点力让人起身靠着床头,并架起小桌子,把早饭跟勺子塞到叶修手里。叶修一看到这碗除了水和米什么也没有的白粥,立刻感觉痛不欲生,随后摆上来的酱萝卜更是会心一击,让他直接倒地。

  叶修试图分散注意力:“学校那边还好吗?”

  苏沐秋简单说明情况,包含他对孙翔俩人胡扯的惩罚,叶修喝着粥,简单地点头,倒是记得现在是期末,要苏沐秋别留在医院,早点回学校去。后者解释论文跟作业已经完成的差不多,叶修就不再过问苏沐秋的动向。

 

  校方派了一位主任专程探望叶修,为了以防万一,还给他安排做几项完整检查。检查时这位主任全程跟随,从头到尾神经兮兮的,硬是借了轮椅要推着叶修移动,好像叶修病的回天乏术,走两步路都可能导致他猝死。

  他这态度感染力极强,三人全都陷入紧张,眼巴巴地等着加急的检查结果出炉。等医生确定叶修除了轻微脑震荡以外,其余安然无恙后,他们高度同步地松了口气--主任为了叶修这尊大神没出事,另外俩人则万分庆幸前者终于消停。

  “既然没问题,我可以出院了吧?”叶修问。

  “别啊!叶老师,咱们再休息几天?学校的事您别操心,别操心。”

  主任急出满头汗,人刚受伤,还是被卷入学生斗殴,脸上的瘀青都没退干净呢就带伤上班,这传出去多不好听啊!

  “但是…”

  “多休息几天才不会落下毛病嘛,医生啊您说是不是?”

  医生保持客观:“叶先生的脑震荡尚未痊愈,加上断续的低烧,若能静养当然最好…”但是轻微脑震荡不用住院,回家正常生活一两个月多睡觉就能恢复。

  “叶老师您也听见了,是不是?”主任急吼吼地打断医生,好一通劝说,说的叶修又头晕了,只好答应再躺几天。

 

  住院期间,苏沐秋在医院和学校两地之间来回跑,带一些简单的工作给叶修,餐点在允许的范围内勉为其难地照着叶修的喜好准备,劳心劳力,简直是感动C国好学生。

  反观下,因为没人肯带笔纪本给他,坚持要他好好休养,叶修只好成天一脸颓废地躺在床上,不是无聊地望着窗外发呆,就是幽怨地问哪时候可以出院。

  有几次苏沐秋走进病房没看见叶修,还以为对方终于逃院上网吧了,结果找了一圈发现叶修只是溜到别间病房串门,跟几个来医院陪家人的小年轻凑一块组队刷手游,积分扶摇直上,一路刷进排行榜前百,还抽到几张SSR,互相炫耀着。

  苏沐秋清楚他闷得慌,所以没有阻止,反而跟着入队打游戏,等到护士巡房时间才把人拎走。

 

  医院夜间是有供暖的,但只是维持舒适底线,期待病房暖的像夏天,那是相当不现实的事。苏沐秋并未感觉太冷太热,但俩人都睡下后,他习惯性确认叶修的状态时,发现对方的体温偏低,掌心和额头却隐隐发烫。

  “叶修,你会冷?又烧了?”

  “还行。”叶修沉默片刻,改口:“唔,有点。”

  苏沐秋想了一会,干脆拉着毯子起身,把人朝里挪了挪腾出位置,自己躺上空位充当暖炉。

  被挪动位置的叶修,有小半边身子直接躺到冷冰冰的床边去了,冻得一个哆嗦,再加上这毕竟是单人床,塞两个身高平均后足有一米八的大男人,要想睡的舒服都难。苏沐秋艰难地抖开医院提供的薄被和毯子盖在彼此身上,熟门熟路地把叶修捞进怀里,后者哼唧几声,就不动弹了。

 

  一室黑暗中,苏沐秋低头,看向怀中阖上眼准备睡觉的叶修,突然意识到,‘不拒绝’本身就是一种表态。

  他之前总以为叶修的毫无反应是拒绝,但实际上叶修从未正面说过什么。

  若是从行为来看,哪个男人被另一位同性猝不及防地亲了一嘴之后,还能接受对方这种紧密接触?至少苏沐秋换位思考,不管带入谁,他都恨不得大吐特吐一番,拿消毒液漱口百八十遍,虐杀对方剁成泥喂狗。

  “喂,叶修,你觉得怎么样?”苏沐秋凑近叶修耳边,低声问到。

  “热死了。”盖了两层毯子,外加贴着一个苏沐秋,他现在别说是冷,反而热的发汗。

  “我是说,你觉得我怎么样。”

  “作为房客还可以。”

  “是‘还不错’吧?”

  “唷,你挺自信的。”叶修笑。

  苏沐秋不屈不挠:“你对我到底怎么看?”

  叶修动了动,小小的换了个姿势:“还能怎么看,就这么看呗…”

  对方显然没打算回答,苏沐秋却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他固然可以继续琢磨叶修的想法,但有捷径不走是王八蛋啊!眼下天时地利人和,此时不问更待何时,他又不是傻了非要舍近求远,玩什么你猜我猜。

  “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是一叶之秋?”

  叶修沉默。

  苏沐秋拿起床头边的手机闷头打字,不一会,叶修听见自己的手机震了震,疑惑地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久违了的来自秋木苏的QQ讯息。

 

  秋木苏:还是你认为我傻到认不出来?

 

  叶修一愣,仰起头,就见手机的微弱光线打亮苏沐秋侧脸,他同样盯着叶修,表情不爽的要命,扣在他腰间的手臂倒是收的紧紧的。

  他学着对方打字回复。

 

  一叶之秋:别激动,我没有这么想。

  苏沐秋憋闷的顾不了标点:那你还说什么我是君莫笑

  一叶之秋:我确实是啊!

  秋木苏:装什么傻,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怒火]

  秋木苏:问你确认身分只是过程,我知道你是谁。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我想和你像一叶之秋那样相处。

  秋木苏:难道只有我这么想?你的回答最好不要逼我揍人。 

 

  苏沐秋的手指动的飞快,眨眼就按下发送。

  然而一叶之秋的回复却来的很迟,若非他能清楚看见叶修拿着手机,人也是清醒的,否则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技术性掉线。

  叶修的表情很古怪,他拿着手机看了许久,久到屏幕都自动关闭了,光线暗下,才缓缓开口:“苏大大,我还以为,你不希望一叶之秋…是我?”

  “啊?”苏沐秋怔住,“我哪时这么说了?”

  “你没有说。”叶修哭笑不得,意识到这其中有误会,于是耐心解释:“只不过,你每次一听见我用本音说话,就露出恨不得跳窗逃走的表情,撇开视线的动作大的简直要把脖子扭断。难道不是?”

 

  苏沐秋不用刻意去想,叶修描述的场景便浮上脑海。

  但随之而来的,还有叶老师各种无意识的春光乍现…他当下确实恨不得跳窗,不过原因与叶修所说的完全无关,纯粹是出于心虚啊!对方正经地说着话呢,他脑子里却把人剥光了进进出出上上下下,能不心虚,能不转开视线吗?他之后能跟叶修维持正常相处,像现在这样若无其事地吃豆腐,已经是非常厚脸皮了…

  “…这就是原因吗?只是因为…这样?”苏沐秋抖着声问。

  “不然还能为什么?”叶修摸不着头脑。

  这原因比想像中简单粗暴太多了吧!?完全是他自己做死惹来的误会。

  但苏沐秋不可能两手一摊说‘我还年轻,产生啥啥冲动没办法’,只好含泪带过:“那个…不是…”

  “所以是什么?”

  “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

  “喔…?”叶修疑惑。

  苏沐秋全身紧绷,心底呐喊着别聊这个了行吗,他俩现在紧贴在一起,万一起了反应,岂是尴尬两字可以描述。

  见对方整张脸写满求别提,叶修沉默地看着他一会,耸肩拉起被子睡了。

 

  陷入莫大懊悔的苏沐秋许久后回神,脑海里再度过了一遍叶修的话,把睡着的叶修摇醒:“叶修,照你的意思,你说自己是君莫笑,是因为认为我不希望你是一叶之秋?所以那果然不是拒绝??”

  “别摇,会晕。”叶修睡眼惺忪,“拒绝什么来着?”

  根本没把告白说清楚的苏沐秋一噎,只是转了个问法:“既然不讨厌和我住在一起,那时候为什么不说?”

  叶修直接把脑袋埋进被窝,倒头就睡,被苏沐秋眼疾手快地拎出来,扯着腮帮不肯撒手。他今晚呕血过度,要不到答案是无法安心阖眼了:“为什么不叫我留下…喂,叶修,你听到我说话了吧!”

  叶修拍开苏沐秋,打了个呵欠,艰难地翻身,“行了苏小朋友,大晚上的别闹,专心睡觉。”

  随后,不管苏沐怎么折腾,叶修就是不吭一声,雷打不动地贯彻‘我睡了’这三字,颇有昔日我自岿然不动的风骨。

  由于叶修完全没有反应,一会之后苏沐秋只得放弃。虽然憋着满肚子疑问,但感受着近在咫尺的另一道心跳,心情却是出乎意料的轻松,与些许紧张。

  如果…

  苏沐秋忍不住猜想。

  如果那时候他顺利告白了…叶修的答案,会是什么呢。


=

*21 (2) ~ (3)

  …感觉到怀里肌肉紧绷的身躯渐渐放松,呼吸规律起来,苏沐秋不禁松了口气,继续重复着动作。

  他急忙挣了一下,马上被苏沐秋扣回怀里--后者一晚上都在练习这个动作,现在熟练值刷满成为被动技能了。


→ 27 (3) / 目录

评论(22)

热度(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