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 男友力三十题相关

人在车上,短打,没有修正,没有用脑 
男友力三十题系列(系列??)相关 

  --你的名字? 
   
  “叶修。” 
   
  --性别? 
   
  “我说是女,你会相信?” 
   
  --你的个性? 
   
  “就是你认识的那样。”男人摊手,“品行优良,正直向上。” 
   
   
  --那对方的个性? 
   
  “穷酸。”男人想了想,才补充:“从容,自信,不知道放弃。虽然很猥琐的样子,嘴也欠,实际上下限蛮高的,大奸大恶没有,不如说他挺善良的,容易心软。” 
   
  --哦?举例来说? 
   
  男人笑着:“15岁那年,他把我捡回家。” 
  明明供自己和妹妹吃饭都很艰难了,他嘀咕,虽然只有泡面。 
   
  --你最喜欢对方哪一点? 
   
  “我说过喜欢他吗?” 
   
  --你最讨厌对方哪一点? 
   
  男人摸摸下巴:“唔,没说过喜欢,不代表讨厌吧!” 
   
  --对方最喜欢你哪一点? 
   
  “我比他强。” 
   
  --对方最讨厌你哪一点? 
   
  “一样,我比他强。” 
   
  --第一次约会的地点是?当时的关系? 
   
  “网吧,他是我的手下败将。” 
   
  --当时气氛如何? 
   
  “挺好的啊!周围都在问‘苏沐秋你行不行’,我人比较善良,直接用行动解答他们的疑惑:他不行。” 
   
  --对方说什麽会让你觉得没办法拒绝? 
   
  “再来一次。”男人侧头,“等下,你是不是想歪了?” 
   
  --你曾向对方撒谎吗? 
   
  “当然有。我顺便藉这个机会澄清啊,抱歉,沐秋,我说你努力一把说不定能赢我,其实是骗你的。善意的谎言不追究吧?” 
   
  --你和对方的关系到什么程度? 
   
  “生死之交。”他比划着,“字面意思,一个生,一个死。” 

  ——如果有下辈子,想和对方成为恋人吗? 
   
  “不想。”他的回答毫不犹豫,“即使有同样的灵魂,那个也不是苏沐秋。” 
   
  “苏沐秋已经不在了。哪里都不在了。” 
   
  --你有不惜一切也想挽回的事吗? 
   
  “你是不是偷偷换题目了?画风不太一样啊。” 
   
  --闭嘴,回答就是了。 
   
  “有。” 
   
  --是什么? 
   
  “是什么,有什么重要?”男人呼出一口白烟,烟雾缭绕下,他的面孔模糊不清。 
  他换了一个话题:“我听说,枉死的无辜灵魂不用抽号码牌,马上就能投胎展开新人生。” 
  “十年了,如果当时就投胎,现在都会打酱油了。” 
   
  --………… 
   
  “………” 

   

  --…你不希望我回来吗? 
   
  “你下辈子,还会玩荣耀吗?” 
   
  --会。 
   
  “那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18岁的少年放下手里的话筒,那只模糊的话筒化作一团烟雾,飘飘荡荡地消失了。 
  两人四目相对,黑暗的空间中,只有散发著微弱光芒的彼此。 
   
  男人望着他,平直的嘴角慢慢地勾起弧度,“已经十年了,沐秋。你陪的够久了。” 
   
  “该离开了。” 
   
  苏沐秋望着他。 
  “我走了,你不会伤心?” 
   
  男人夸张地捂着心口:“怎么会?我心都碎了。” 

  少年缓缓扬起笑容:“那我走了…真的走了啊? 

  “啊。”叶修摆手,指间夹着烟,“如果你快一点,荣耀二十区开服的时候,应该能一起刷副本,等着被我吊打吧。” 
   
  少年骂了一句你麻痹,毫无留恋地转身。他向没有尽头的远方走了几步,接着毫无预警地回头,男人脸上没有泪,没有红了眼眶,凝视他的姿态一如往常,甚至在他回望时,投以疑惑的眼神。 
  如果目光能说话,叶修眼里传达出的肯定是:‘怎样?还不走啊?’ 
   
  在叶修的疑惑中,苏沐秋一步一步走了回来。 
  他一把抓住叶修贴在唇边夹着烟的右手,没有多大力道,指间的烟却掉了下来,男人无论面对何种情况都稳定如常的手微微颤抖着。 
  苏沐秋紧紧攒住了他。 
  他看着叶修,叶修也无辜地看着他,冰凉的手指止不住的发颤。 
   
   
  苏沐秋一脸无语,他藉着这个表情隐藏无奈和愧疚,上前把神色平静的男人揉进自己单薄的怀抱中。叶修没有抗拒,顺从地配合,这十年间他已经比少年高出一些,于是他弓起肩膀,轻轻靠在对方肩上。 
  细碎的黑发落在脖颈间,感觉好痒。苏沐秋想,拍着对方的背脊:“叶修大大,如果希望别人安心离开的话,那你不要哭啊。” 
   
  “谁哭了?”男人的声音很正常,正常过了头。 
   
  “怎么没有,你听听看。” 
   
  两人同时静了下来,于是便听见不知来自何处、清晰的滴滴水声,滴答、滴答…,水声并不激烈,就像汇聚在屋檐边上的细密水珠,悄无声息,却连绵不断。 
   
  “还说什么十年了要我快滚。”苏沐秋轻扯对方的发梢,“我倒想问你,都十年了,你心里的雨哪时候会停下?吵死我了。而且地上都是水,害我裤脚都是湿的。” 
   
  叶修懒洋洋的声音自苏沐秋肩上传出:“嫌吵就赶紧搬出去,不好意思啊,不是春暖花开鸟语花香的地方。” 
   
  “那种地方,我也住不了十年。”苏沐秋笑着,打商量似的,“你这里也没啥不好,不过能不能给我配台电脑啊?” 
   
  “要不要顺便弄个无线网?” 
   
  “好啊好啊!”苏沐秋相当振奋:“再来只苹果机,我刷个活动。” 
   
  叶修闷闷地笑了,胸腔的震动透过两人紧贴的心口,清晰无比地传递给苏沐秋:“滚,我不想收留你了。” 
   
  苏沐秋抱着叶修,目光温柔,语气却很无赖:“这就麻烦了,我打算住到再也不能住为止,你想怎样?” 
   
  “这个嘛,我想想。除灵?” 
   
  “靠,你好狠。”苏沐秋黑线,“不过,你除不了我的。心经金刚经楞严经圣经毒经坐忘经都不能。” 
   
  “唷,沐秋,你啥时成了厉鬼?这都除不掉?” 
   
  苏沐秋缓缓摇头,收紧手臂。 
  “因为你除不了自己的心。”

评论(19)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