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01:传说中的美丽生物 (人鱼)

*三十题接龙(这个人有多喜欢写题目接龙啊woc

 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写得很随兴。 

*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鱼paro

*我不开新坑。想写短篇。因为一点缘故才写人鱼。但这文存稿有7章why? 
 
 
 1.传说中的美丽生物 
 
   
  年约15、6岁的少年吃力地抱着一只大型塑料箱,踩在锈蚀而嘎吱作响的狭窄阶梯上,等他抵达这栋老旧危楼的三楼七号间时,早已汗如雨下。 
  他试着腾出手去掏裤袋里的钥匙,然而手中的物品太沉了,单手根本扛不住,而窄的要命的楼道间又堆满杂物,足有他身型三倍宽的塑料箱根本找不到位置暂放。于是他抬起脚,干脆踹了下门板。 
  “喂!出来开门!”少年扬声大喊。 
  里头没有任何回应,像是无人在内。少年侧耳贴在门上,透过质量极差的破门板他清楚听见敲打键盘的声音,以及椅子和地面摩擦的细小声响。 
  少年眼角一抽,抬腿又是一阵狠踹:“还不来开门啊!叶修!!” 
  “来了来了…”里头响起一阵慢腾腾的拖沓脚步,喀嚓一声门锁开了,拉开一道缝的门后是轮廓略显青涩的脸。被称作叶修的人与少年年纪相仿,前者咬着糖满脸精神不济:“苏沐秋,别说我没提醒你,你再踹下去门可就坏了。” 
  苏沐秋面无表情地冷哼:“坏了就把你糊在门口顶上。” 
  “那我肯定是全世界最贵的一扇门。”叶修摊手,相当真诚地眨眼。 
  “你能值几个钱?”苏沐秋鄙视,抬了抬手:“把东西拿进去,重死我了。” 
  那只塑料箱里不晓得装了什么东西,密密实实的,苏沐秋光是扛着不动,小臂就青筋直冒。 
  叶修扫了眼对方额际的汗珠,忙把箱子接过来,让出过道殷勤地招呼着苏沐秋快进来坐,真正的屋主瞪他一眼。 
  “我?唔…”叶修跟在苏沐秋身后,轻轻松松地把箱子拎在手里,像提着一箱羽毛,“大概值几千万吧。” 
  “土耳其里拉?” 
  “欧元。” 
  “这是怎么算的?” 
  叶修弯起黑眸,咧嘴笑了笑:“一百年多前,拍卖会上的最终成交价格。” 
   
  苏沐秋也笑,笑的风度翩翩,他收拢五指,在价值几千万欧元的某人头上狠揍一拳。 
   

  最近这半个月以来,苏沐秋时常怀疑自己是不是捡了个神经病回家。 
  他一面指使着叶修把箱子拿到客厅的矮茶几边放下,一面沉痛地反思。


  但这能怪他吗,偶尔大发善心一回助人为乐,对方外表看起来也挺正常的--典型离家出走的失足少年──谁晓得会是个自恋过头的神经病。 
  一切要追溯到某个下着大雨的傍晚。 
  当时苏沐秋正扛着塑料箱,夹着伞左摇右晃地回家,肩头早已湿了大半,没想到一阵风刮来,直接吹跑了伞,他顿时被倾盆大雨浇的透心凉。正烦躁地打算追伞,一回头就看见他的伞被人抓在手里。 
  那是一名黑色短发的少年,跟苏沐秋一样浑身湿透,他蹲坐在窄小的屋檐下,一手紧抱着膝头,另一手则探入雨中,拉着一把伞骨被吹翻的破烂。 
  苏沐秋望过去时,对方似乎察觉他的视线而抬起头,拨开了湿漉漉的刘海。色泽偏浅的双眼与黑眸四目相对的瞬间,那人勾起小小的笑容。 
  他晃了晃手里坏掉的伞:“小朋友,你东西掉了。” 
  …叫谁小朋友啊?!咱们同龄好嘛!苏沐秋差点翻白眼,但看在对方好歹帮了忙,只得忍住:“谢谢。” 
  从陌生少年手里接过伞,苏沐秋动作灵巧,三俩下便把伞弄回勉强堪用的状态。对方的目光有些惊奇,苏沐秋觉得那像是第一次看到人修这种破烂的廉价雨伞,而不是扔掉再买一把。 
  俩人没再交谈,客气地朝彼此笑了笑,随即分道扬镳。苏沐秋扛着死沉的大箱子走了一段距离,在拐弯前,又朝身后瞥了一眼。 
  那人仍坐在屋檐下,仰着头望向灰暗的天空和沉重雨幕,双手环抱着膝的姿态令少年看起来有些可怜,而他的手正无意识地捏着脚踝到小腿一带。 

  苏沐秋撇过头,朝前走了几步,步伐却越来越慢,最后他狠狠地叹了口气,脚步一转,折回对方身边。 
  对方盯着大雨出神,眼前的雨景忽然被去而复返的苏沐秋挡住。苏沐秋把手里的破伞朝对方递了递:“你扭到脚了?还能走吗?能走就跟上,我家在附近,给你上药。” 
  对方惊讶的神色中有些不明的情绪,但转瞬即逝,苏沐秋并未留意。他点点头,站起身凑到伞下,主动接过苏沐秋手上的大箱,苏沐秋本不想让陌生人接手自己的物品,也不想劳动伤患,但见对方拿起来一脸轻松,乖巧地跟在苏沐秋身旁,甚至把大半伞面留给他,自己反倒淋着雨,苏沐秋纠结片刻,抿着唇安静领路。 
  两人一路上的沉默最后由对方打破。 
   

  那位陌生少年没问苏沐秋姓啥名啥住在哪,也不好奇为何苏沐秋帮助他。 
  他只问了一句话:“你知道哪里可以看到人造人鱼吗?” 
   

  对,就是这句。苏沐秋想起来了。 
  他们俩第二句对话,就让苏沐秋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捡错了东西… 
 

  他转头看向身旁的叶修,这位被捡回家半个月的家伙适应力相当强,此时他遵从指示把塑料箱放在茶几边,接着盘腿坐下,动作自然地打开箱子。箱子里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半成品,叶修伸手摸了一下就翻出夹在箱底的清单,仔细确认交货期限,便捞出一大卷粉色纸带和细铁丝,手指灵活地捏出一朵朵漂亮的纸花,辛勤地干起代工。 
  苏沐秋看着这样的画面心情有些复杂。 
  最初因为叶修什么也不会而产生的‘不知人间疾苦的落难少爷’印象已经渐渐淡去。叶修确实牢记着留宿第一晚,苏沐秋故作冷淡的“我家没钱,留下可以,自己赚钱抵食宿水电”,并认真执行着。 
  “沐秋,太阳下山很久了。”叶修的动作很快,转眼间纸花已经堆了座小山,纸花后头的他睨了苏沐秋一眼,“你不趁现在洗澡,等下热水器就从太阳能转耗电烧水了。” 
  “好。”苏沐秋收回若有所思的目光,直接脱下吸饱汗水的上衣,赤着上身绕进房里拿了换洗衣物,就往浴室去。 
  途中他不经意间看见电脑屏幕,页面上是被暂停的视频,一个人闭着眼躺在各式奇形怪状的冰冷仪器中,下半身已有近似鱼类的雏形,视频名称——后天人鱼手术原理。 
  苏沐秋微微皱眉,走进浴室,打开了微凉的热水。 
   

  叶修同样认真对待的,还有他最开始那唯一一句提问。 
  关于人鱼。 
   

  苏沐秋迅速冲过澡,就套上围裙转进厨房,半小时后两菜一汤上桌时,家门正好打开,小学六年级的苏沐橙背著书包,开心地宣布:“我回来了!” 
  “沐橙,回来啦?”叶修歪头。 
  “嗯嗯。” 
  小女孩笑眯眯的,蹦蹦跳跳地扑了过来,苏沐秋赶紧擦干手扬起灿烂笑容摊开怀抱,接着苏沐橙绕过他,把叶修撞倒在地。苏沐秋当场跪下,后两者狡猾地交换了目光,笑出声来。 
   

  菜色寒酸但气氛融洽的晚餐后,叶修进厨房刷碗,苏沐秋干起代工,而苏沐橙坐到电脑前晃晃鼠标。 
  “哥,世界上真的有人鱼吗?” 
  “没有。” 
  “可是叶修一直在查这个呢。”女孩看着暂停的视频画面,撑着脸,“昨天,前天,大前天…” 
  “妳说的人鱼是传说中的美丽生物,只出现在故事里头。他在找的不是那种美好的东西。”苏沐秋回答,“把他的页面关上,玩妳的吧。” 
  “哦…”苏沐橙点点头,关上了视频,偷偷瞄了眼趴在茶几上有气无力地做劳动贴补家用的苏沐秋,确认对方没看自己,便小心翼翼地输入搜索:后天人鱼。 
  苏沐秋哪能不知道自己亲妹妹在干嘛,但他没有阻止。 
  毕竟这个时代,‘人鱼’早已在部分人之间见怪不怪。 
   

  后天人鱼,人鱼,这都是被美化过的称呼。最开始的名称如叶修所问,就叫‘人造人鱼’。 
  因太阳异动,加上旧时代战争时使用的核武器遗留影响,人们在迟了半个世纪后,才惊觉生育率不断下降,并在数十年前跌破学者警告的数值,朝谷底坠落。此外,新生儿中女童的数量锐减,未满1岁前的女童因不明原因突然暴毙的案例节节攀升,导致女性人口不断减少,照此下去不出数百年,人类就会灭亡。 
  世界各国的顶尖学者被招集共同协商,从数千数万种改善现况的可能性中,选出了当时看来最为异想天开的一个,成立专业项目组,称之为:‘人鱼计划’。 
  站在数百实况转播的镜头前,负责主导计划的学者是这么说的: 
  ‘世界上存在着人鱼。’在疯狂的闪光灯下,他表情镇定,说着彻底颠覆一般平民世界观的话:‘实际上,各国政府的隐密部门都有证据,甚至实际捕捉到人鱼。’ 
  ‘而在这其中,雌性人鱼是最稀少,且生存力最强大的--抱歉,我指的是细胞,因为被人类捕捉到的人鱼最长的生存纪录也只有47天。你问现在有没有活着的人鱼?还是抱歉,我不晓得。’ 
  ‘雌性人鱼的源细胞,你们可以用癌症来理解,它会破坏人类本身的细胞,并将基因链改造为特定的排列形式。男性人类可以通过手术植入模拟的人鱼细胞,下半身将转变为类鱼尾鳍状,拥有生殖腔,可以正常怀孕、生产--目前正在实验中,但已有成功个案。’ 
  他微笑,朝着镜头伸手:‘我们在全世界的范围,征集志愿者。’ 
   

  当年的人鱼计划可以说成功,也能说失败了。 
  他们确实找到让人类繁衍的方式,人造人鱼生出的孩子很健康,无任何异状或畸形,但不知为何,只会产下人类的幼儿。而人造人鱼的手术也建立了一套可行流程,只需要一笔钱就能够转化,成功率高达五成。转化后的人类,外表会获得程度不一的优化,总归一句,就是获得尾巴、生育能力,同时精致而美丽。 
  人鱼。 
  多么新奇、有趣啊。 
  尽管手术价格是普通人不吃不喝工作一百年也存不到的,上流社会仍趋之若鹜,以饲养人鱼为乐,当然,也有因为爱而结合,决心为伴侣转化为人鱼的。 
  人造人鱼在所有照片跟记录中无一不是美丽而年轻,因为他们外表老化趋缓,以及几乎活不过50岁。 
  此外,他们将变得离不开海水,也不能真的在水里生活,终生处于海与陆之间。 
  因为人造人鱼的出现,兴起的相关产业非常之多,街边开始能看到专卖人鱼袍、海水素这些莫名其妙东西的商店,甚至部分大城市的高级百货,会专门设置高达数层楼的水箱,供人鱼顾客光临,虽然大部分的人鱼从被改造完成那天,就被藏在富豪家中,此生再也没有机会离开极尽奢靡的鱼缸。 
  人类对‘人鱼’的看法,也成了相当极端的两派。自然的崩解或科学的胜利,真爱或玩物,同族或异类…。 
  当然,这种昂贵的造物与其附属产业,在苏沐秋住的这种小地方是不可能看到的。 
   

  后天人鱼的存在不是个秘密,苏沐橙迟早有一天会知道。 
  苏沐秋侧脸贴着桌面,不带情绪地看向替苏沐橙打开热水器供电,并要女孩早点洗澡休息的叶修,他隔着浴室门和苏沐橙确认水够热之后,就窝到苏沐秋对面,扒拉一大半材料继续干活,理也不理装死的苏沐秋。 
   

  叶修说,他想看人造人鱼。 
  苏沐秋叹了口气。 
   
 
 
  这个人,果然是逃出来的神经病吧。 
   
 

→  02

评论(24)

热度(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