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05:虽然听不懂但是很可爱的语言 (人鱼)

*三十题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  04



5.虽然听不懂但是很可爱的语言


  一听说有这种博物馆,叶修果然坐不住了,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人造人鱼。这段期间受到感染,也变得很想见一见人鱼的苏沐橙同样激动。
  “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去?”
  苏沐秋翻着月历:“嗯…下个月第三个周末可以。”
  两人一听,立刻一左一右抱紧苏沐秋的手臂,眨着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可怜兮兮地仰着头卖萌:“哥哥,我好想去…”“是啊苏哥哥…”
  “谁是你哥啊!”苏沐秋吼道,心跳倒是不由自主地快了几拍,脑子里溜过一句‘卧槽叶修有点可爱’。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他马上一阵反胃:‘卧槽我居然觉得叶修有点可爱!!’,最后在‘叶修是模仿沐橙的动作,沐橙可爱,难怪觉得叶修可爱’这句结论中平静。
  禁不住两人央求,苏沐秋最后宣布这个假日就去看人鱼,本来抱着他不放的两人撒手欢呼,高兴地靠在一起讨论要带什么东西路上吃,一副出门郊游的模样,惨遭用完就扔的苏沐秋备感凄凉。


  周日天气很好,他们起了个大早,天未亮就出门。换乘了几次公交,零嘴都吃光了,沐橙和叶修靠着苏沐秋打瞌睡,才终于抵达目的地。
  一下车,叶修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附近比较偏僻,除了占地极大的园区及外围郁郁葱葱的人工树林,其余所见就只剩三人身旁的站牌。
  黑眸望向尖细的铁制围栏,上头挂着低调的门牌,写着地址及名称,以及此处属私人研究机构非请勿入等字样。目光在‘研究所’三字停留片刻,后又在四周一转,逡巡游移。他的动静不大,苏沐秋仍注意到了,悄声问道:“怎样?晕车了?”
  叶修轻轻摇头,神色恢复自然,“这里是研究所?”
  “对,人鱼计划的研究所开办的博物馆。”
  “哦…我还说怎么一点也不像博物馆呢。”
  苏沐橙跑在前头招手:“哥哥,叶修,我们去看人鱼!”
  “别乱跑。”苏沐秋几步追上妹妹,以免人跑丢了,叶修懒洋洋地跟在后头,彷佛饶有兴致地观察着环境。

  人鱼博物馆如魏琛所说,的确是研究所的旧大楼改建而成。
  老旧建筑的外观经过装修后,看上去典雅而大方,宛如旧时代的殿堂;浅色为主的外墙粉刷上点缀着色调不明显的彩绘,苏沐秋仔细观察,图样像是人鱼游动的模样。
  叶修也发现了,难怪建筑本身方方正正的老土外形没有改变,原来这整栋楼的概念就是个大水箱。
  这博物馆平时不对外营业,主要对有兴趣进行后天人鱼手术的人、高层领导与各界学者开放,还有发放给内部职员的少量入场门票。由于不以营利为主,参观者也少,整个博物馆除开负责设备维护的专业工作人员,只有两位服务员,一个在门口收票,一个负责介绍。
  负责介绍的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女性,她亲戚是研究所人员,才拿到这个打工机会。本来想藉机跟研究员混个脸熟,她这个货真价实的女性放在这怎么也有机会认识黄金单身汉吧?没想到研究员都是眼里只有人鱼和数据的木头,她一朵娇花无聊的快要在这里凋谢了。
  听到门口有人入场,她有气无力地说了句欢迎参观,趴在柜台里不想动,没想到一转头,眼睛都亮了——帅哥!一次来俩!!还附赠一个超可爱的小萝莉!
  那两个小帅哥年纪都不太,但假以时日肯定很有看头,尤其高半个头忙着照顾另外两人的,逐渐脱去青涩的轮廓已经能看出未来祸国殃民的雏形。
  导览姑娘瞬间绽开花一般甜美的笑容,款款起身迎了上去:“你们好呀!我是这里的导览员,来参观吗?”
  叶修奇怪地看她一眼:“不参观我们来这里干嘛?”
  “…………”导览姑娘卡壳。
  叶修左顾右盼:“对了,人造人鱼在哪里?”
  得了,这又是一个人鱼狂热者,导览姑娘马上把他剔出清单,转而对苏沐秋献起殷勤。

  博物馆的分为几个区块,演进历史、技术介绍、衍生产品等等,与一般主题博物馆并无不同。
  后天人鱼的手术毕竟远超民间科技,各国政府把藏着的技术力量汇合而打造出来的惊天计划,对一般民众来说相当玄乎,要是没有说明估计两眼一抹黑走马看花。导览姑娘介绍的十分详尽,小小的苏沐橙听的认真,但苏沐秋和叶修却漫不经心。
  苏沐秋的心思都放在显然心不在此的叶修身上,而叶修却想着门口展区分布图的最后一块。
  后天人鱼展示。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又因为在研究所区域外就能感受到的不对劲,整个人看起来松懈,实则神经绷得紧紧的,周遭任何情况都能引来他的警戒,是以垂在身侧的手忽然被抓住时,叶修差点下意识反击。
  他猛地抬头扫来的视线太过尖锐,冰冷刺骨,凶猛掠食者一般的目光只是一瞬便被平和冷静的表像掩藏,隐藏在黑眸最深处的野性却未完全散去。苏沐秋本能地出了一身冷汗,背脊残留着一丝寒冷的颤栗。但他的手握的很紧,紧的发颤。
  “沐秋?怎么了?”叶修笑,摇了摇被苏沐秋捉住的左手,“几岁的人了,看展览还要手牵着手啊?”
  明显的嘲讽,苏沐秋没有放开手,紧紧抓着叶修,“你不是一直说想要看人鱼吗?”
  “是啊。我简直迫不及待想直奔人鱼展示呢…”叶修说。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叶修一愣,望着苏沐秋有些怔然:“我不开心?”
  苏沐秋攒紧了叶修微凉的指尖,笃定地点头:“对。”
  俩人交谈间,人鱼技术的发展历史已经介绍完毕,即将转入下一个区域。
  然而连结两个展区的,是一处大约两米长的狭窄走廊,宽度略窄,这段走廊向下挖了一个槽,里头注满了水。
  见三人疑惑的目光,导览姑娘解释:“下一个展区开始,有很多能够互动体验的设备,这就是第一项体验。看起来很像更衣间到泳池的走道吧?这里面填充的是数倍浓度的人工海水,据说能体验到接近后天人鱼在水里的感觉,请大家脱鞋赤脚感受一下吧!”
  导览姑娘一边说着,发了三双印着研究所LOGO的免费塑料拖鞋给几人,并告知他们将鞋袜留在一旁的柜子,离开博物馆前换回就行。
  苏沐秋低头一看,确实,导览员穿的也是这种拖鞋,而非高跟鞋之类的。
  “我也要走吗?”苏沐橙蹲在一旁,水槽材质特殊看不出深浅,很怕踩不到底。
  “要到下个展区只能走这里,水深30公分,慢慢走过去吧。”导览姑娘表情无奈,脸上清楚写着‘我也搞不懂那群研究员在想啥,让人不方便’,为了缓和气氛,她开起玩笑:“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听说这个水池可以检测出人鱼哦!”
  “人鱼的尾鳍收不起来,也需要检测吗?”认真听了解说的苏沐橙好奇。
  导览姑娘神秘地眨眨眼,摇着食指:“No no no,不是后天人鱼,是真的人鱼!真正的人鱼据说可以变化出双腿,但踩进高浓度海水就会变出尾鳍哦!”
  苏沐橙惊奇地哇了一声,两眼闪闪发光。第一次听说这种事的苏沐秋也很惊讶,发现帅哥看着自己,导览姑娘爆料爆的更起劲了:“听我叔叔说,几十年前就曾经用这种方法,真的找到人鱼呢!说不定我们之中也藏着真正的人鱼哦?”
  这点真假难辨的梦幻小故事让苏家兄妹比较能接受过水了,苏沐秋弯下腰开始解鞋带,却有个人影擦过他身边。

  是叶修,他已经蹬开鞋,接过更换用的拖鞋,站在浅槽边望着对面。
  卷起的长裤露出一小截莹白纤细的小腿与脚踝,在灯光下彷佛透着微光。站在一旁的导览姑娘和专心脱着鞋袜的苏沐橙没看见,苏沐秋却真正看直了眼。
  说起来,叶修平时都穿着长裤,踩着略长的裤脚走来走去…这似乎是他头一回看到叶修的腿。
  叶修看向浅槽,轻笑一声,大方地踩进了人工海水里。
  他第一个大步过了水池,踢踢腿甩干水珠便放下裤管,踩着拖鞋倚在对面等待,苏沐秋扶着苏沐橙过水,导览姑娘殿后,四人开始下一个区域的参观。

  人鱼改造手术的技术部分并未深入说明,血腥、疼痛与适应不良死亡等等只是在墙面上的介绍文字中轻描淡写地带过,现场设置的小游戏全数采用Q版图案,操作遥控杆把尾鳍贴上躺在手术台的人身上,系统就会拨放欢快的庆祝音效。
  这游戏幼稚的苏沐秋都看不下去了,叶修倒是上去玩了几把,还问导览姑娘游戏失败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后面的人鱼相关物品展示可以触摸、可以玩的很多,例如博物馆大方挂了好几件单价不斐的人鱼袍供参观者试穿合影留念。人鱼袍的造型类似旧时代的晚礼服鱼尾裙,上身宽松,长长的后摆层层叠叠地曳地,布料是一种被取名为‘鲛纱’的人造材质,有极佳的保水性。苏沐秋上去摸了几把,略微透明的布料如水般滑顺,叶修不感兴趣,但顺从地配合导览姑娘的建议,三人都在外头套了一条人鱼袍,比了个剪刀手在苏沐秋的手机里留下合照。

  如此下来逛了好半天,才到了所谓的人鱼展示区。
  这个区域的光线被调暗,只有一只巨大的玻璃水槽,底下设置了微弱的冷光,幽蓝的光线打在水里,随水流闪动着如梦似幻的波光。
  水槽里确实有着彷佛从梦境而来的美丽生物。
  那是一尾后天人鱼。
  金发的年轻人鱼坐在水槽里唯一一张大椅子上,水蓝色的眼睛隔着厚重玻璃看着几人。他原先大概在做别的事,手里拿着造型类似手机的物体,看到有参观者似乎很惊讶,眨着一双透出茫然的无辜大眼睛,由于植入人鱼基因的关系,他看上去不过十几来岁,远比实际年龄还小,更像是童话故事里的人鱼了。
  “他原本是人类男性吧?”叶修问,导览姑娘点头。
  这个问题并不奇怪,尽管早就知道人鱼是通过手术产生,但猛然看到人身鱼尾的美丽生物在水里微笑,大多数人都会忘记它曾是个人,毕竟以人类男性来看,人鱼确实漂亮的过分,雌雄莫辨。
  导览姑娘很惊讶叶修马上就反应过来。
  “这里不一定随时会有真的人鱼在呢,你们运气真好。”导览笑着说,“我们这里的人鱼都是自愿配合的,如果有人鱼愿意在这里供好奇的人近距离看才会有这个展示项目,若志工都没空就没有了。而且每三、四个小时他们就得休息,浮出水面换气。”
  说话间,那尾人鱼游到几人身边,掌心轻轻贴着玻璃,冲苏沐秋友好地眨眼,嫩绿色的尾鳍晃了晃。
  苏沐秋没有接收到人鱼意味深长的眼神,只是蹲下和苏沐橙说着话,低声读水槽旁的介绍给小姑娘听,而叶修从一旁窜了出来,专注地盯着人鱼看。
  他在人鱼游离之前,同样把手贴上玻璃,对着人鱼的掌心。刹那间,金发人鱼如同被火焰灼伤一般迅速退开,惊惶过后他望着自己完好无损的手,十分困惑不解,下意识对叶修有了些闪避意味。
  与人鱼躲闪的态度不同,叶修整个人化身痴汉,都快扒到玻璃上了,像是恨不得进水缸里亲自瞧一眼摸一把,还是苏沐秋面无表情地把他撕下来拉回身边,那尾人鱼才松了口气。
  人鱼歪着头朝几人说话,嘴里吐出一小串气泡,发出近似呜噜呜噜的声音。
  苏沐秋用手肘撞了撞叶修侧腰:“你不是对人鱼很有兴趣,听的懂人鱼话吧?翻译一下?”
  叶修唔了一声,“他说的是人造人鱼的话?虽然听不懂,但是很可爱的语言啊。”
  “听不懂就直说啊。”苏沐秋嗤笑他。
  导览姑娘尴尬出声:“呃…他说的是普通话,人类语言。只是水和玻璃阻隔太模糊了…还有,他听的到我们对话的。”
  两人闹了个大红脸,讪讪地不再言语。
  离开展区前,走在最后的苏沐秋偷偷凑到水槽边,人鱼主动靠了过来,摇晃着尾鳍,荡起一片光影。人鱼的尾鳍鳞片是由大至小,苏沐秋拿出之前捡到的鱼鳞,仔细比较之下,发现形状的确非常类似尾鳍近末梢处的小鳞片,但金发人鱼的鳞片并没有渐层一般灵动的色彩,那层嫩绿色固然好看,也只是人造的好看。
  苏沐秋收好鳞片,对于吐著气泡说话的人鱼歉然一笑,答覆一句“不好意思,我真的听不懂”,便匆匆赶上其他人。

  他本以为其他人都走了,没想到人鱼展区外,叶修蹲在门边,望着天花板发呆,无意识地来回揉捏小腿。听见苏沐秋的脚步声,叶修很快回神,冲他笑了笑。
  “聊完天啦?”
  “有什么好聊,又听不懂。”
  苏沐秋忍不住蹲下,迅雷不及掩耳地出手捏住叶修的小腿,猝不及防下叶修唉唷一声,整个人身型重重一晃摔进苏沐秋怀里,仰头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呆望苏沐秋。
  平时一派淡然的叶修反应太大,苏沐秋惊吓之余只觉得有趣,他不怀好意地再度捏了捏叶修的小腿,后者靠在苏沐秋身上颤了颤,磨牙的神情看不出是什么感觉。
  “又扭伤了?”苏沐秋放轻力道。
  “别别别…苏大神快松爪…”叶修哭笑不得:“脚麻了,别捏啊!”
  “等这么一会就脚麻?”苏沐秋鄙视,手上仍把叶修拽起来,俩人一块集合去了。

  离开博物馆前,导览姑娘告知可以凭票根摸彩,三人兴致盎然地参加,最后叶修抽到安慰奖糖果一盒、苏沐秋抽到四等奖海水素一小罐,苏沐橙手气最好,是特别奖一年入场证,凭证于一年内可不限次数参观。但苏沐橙年纪太小,不可能一个人来,于是导览姑娘干脆开了后门,多送了两张给他们。
  “反正这里没什么人会来。”导览姑娘耸肩。
  苏沐橙挺高兴的,只有苏沐秋无语地拿着一罐海水素,不晓得能拿来干嘛。
  海水素的功用只有一种,说白了就是放一大缸水,洒海水素,就能把人造人鱼放进去养,但对人类来说这是毫无作用的东西,还不如抽中一罐盐巴。
  回家路上,见苏沐秋闷闷不乐,叶修直接拆了糖往他嘴里塞:“好吃吗?”
  苏沐秋表情古怪:“好…咸!”
  “当然,海盐味的。”叶修说。
  苏沐秋扭曲着脸不知道该不该吐出来,看向前方两位家庭成员,叶修和苏沐橙都鼓着腮帮吃糖,讨论今日所见所闻,忽然间叶修回头,弯着眼朝他招手。
  他快步赶上,从海盐味的奇怪糖果里品出一点若有似无的甜味。


→  06

评论(15)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