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13:保驾护航 (人鱼)

*三十题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  12


13.保驾护航

  对于人鱼的存在,数十年来,人们的反应仍相当两极。

  支持人鱼的一方,无论出于何种目的,理解、利益、研究…,大肆推广着与人鱼有关的事物,试图于潜移默化中影响人们的想法,让世人将后天人鱼视为生活中理所当然的部分;至于反对者,他们不惜动用血腥暴力的激烈手段,也要铲除这种非常理存在。
  尽管转化手术后,人鱼大多一辈子活在精致的水缸里,居住在治安优良的上城区,被与世隔绝地仔细收藏起来,极少有人鱼真正受抗争波及重伤或死亡,但也会有后天人鱼坦然地出现安全范围之外的地方,而那些隐藏在和平表象下的反对者随之而来,如附骨之疽。
  
  让人摸不着头绪的说明到这里,身着精致套装,打扮成熟入时的女性暂时停下讲解,因为坐在她面前的三位年轻人中,有一人举起了手。
  举手的青年样貌和他身旁的两人比起来较为普通,但他身上有种不疾不徐的气质,温和的微笑让人第一印象极好。
  女性瞄了眼别在青年胸前的烫金名牌:“喻文州?你有什么疑问。”
  “楚姐,妳的说明很清楚,只是想和妳确认…”喻文州笑了笑,指向四周,“这里,是属于‘那一边’吗?”
  装修完成不久,翻新扩大的店面里仍有一股极淡的刺鼻气味,整体布置内敛而奢华,从水波般呈流线型的玻璃展示柜、深蓝色的衬绒底座、形似珊瑚枝的大型吊灯…,每一处细节,都能看出砸了大钱设计的痕迹。
  踏入珠宝店,霎时如同置身海底一般——或着说,包含尚未陈列于展示柜的首饰,都以‘人鱼’为主题。
  “问的好。”店长楚云秀挑起细长的眉:“看起来,是。”
  “那…”
  “但实际上不是。”
  喻文州点头,放下手:“我明白了。”
  对工作介绍为何都在说人鱼深感不解的苏沐秋侧头,望着喻文州了然于心的神情,怀疑是不是因为他对珠宝业界一知半解,才会摸不透两人打什么哑谜。他悄悄观察坐在另一侧的新同僚周泽楷,发现对方仪态端正,一本正经地绷着脸,眼底却有不易察觉的茫然,不禁暗自松了口气。

  楚店长接着说明了公司内部的基本制度与注意事项,并强调目前力推人鱼系列的首饰,务必加强推广后,对仔细聆听的三人总结道:“之后店面就交给你们了,我一般会留在办公室,但没事别打扰我。假如碰上问题,你们可以先问一位叫唐柔的姑娘,她在这间店改装前就在这里工作,明天正式重新开幕时就会回来。”
  几人认真点头。
  她想了想,“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就认识一下未来的工作夥伴好了。”
  语毕,楚云秀直接拍手宣布解散,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走的干净利落,留下素不相识的三人尴尬地面面相觑。
  
  最后是喻文州率先朝两人伸手,微笑着介绍自己的身份。
  被楚云秀钦点为组长的喻文州20岁,大学二年级,是旧城区G市人,目前是半工半读的状态。大老远跑来H市的原因是他就读的专业和人鱼有关,而人鱼研究所就位在H市,留在这里无疑能获得更详尽、前沿的资料,至于其他背景,则被他笑着轻描淡写地带过。
  周泽楷,19岁,双亲中有一位是人鱼专门的医师,在学校完成基础教育后,基本在家自学,目前因双亲出国,暂住在H市的祖父母家。他性格不坏,就是不太擅长交谈,有大半讯息是喻文州和苏沐秋两人连猜带蒙才问出来的,或许和平日缺乏沟通机会有关,难怪家里不差钱,还找了这份打工。
  其实按照周泽楷的情况,并不适合店面销售这行,放在其他地方或许不会被聘用吧…但他那张脸颜值实在逆天,光是坐在那听他们提问并紧张地点头或摇头,喻文州和苏沐秋就忍不住抬头看吊灯,思忖室内灯光是不是太刺眼了。难得承认自己在外貌上略输几分的苏沐秋清楚意识到,张佳乐所说的‘优先挑选外形或气质适合者’是个什么意思。
  撇开这些,两人或多或少都和人鱼有关,这点苏沐秋不太意外,面试时楚云秀就曾问过他是否有人鱼相关的知识或背景,估计这也是内部挑选职员的重要因素之一。
  见两人将目光转向自己,苏沐秋换上微笑,语气镇定从容:“你们好,我叫苏沐秋,旧城区H市人。”
  相较于他们俩,苏沐秋自问真的没啥好说,于是三两句结束了介绍,简单的过份,倒给人一种不方便透露的印象。
  “相信你也注意到,我们几位受聘者的共通点似乎就是人鱼。”喻文州笑了笑,“方便问问你的情况?”
  苏沐秋理直气壮,说了和面试时相差无几的答案:“这个啊,我算是有和人鱼相处的经验吧。”
  “相处??”另外两人惊讶。
  苏沐秋这句话十分含糊,这‘相处’指的是什么相处,可以有多种解读方式,是曾经在人鱼相关产业打工?有熟识的人转化为人鱼?还是其他?但和聪明人共事就是轻松,他们见苏沐秋没有解释的意思,便自行理解了,只是好奇地问了些和人鱼有关的细节问题。苏沐秋不晓得普通人对人鱼有多少了解,只是靠参观博物馆累积来的知识应答,期间喻文州的目光在他身上停驻略久,苏沐秋脸上滴水不漏,心底着实拿不准那是什么涵义。
  不过他也不可能说出什么特别的,尽管身边有一尾正版人鱼,但叶修露出鱼尾,这么长时间来就只有那么一次而已。
  虽然周泽楷沟通无力,在另外两位同事有心经营下,几人一下午聊的不错,对彼此都有了初步的认识。
  “苏沐秋,你看起来真的不像成年了。”喻文州调侃似地笑着问道,说如果不是这份工作要求年满18,他会以为苏沐秋是亲戚家表弟的同学。
  “很多人这么说。”实际年龄16岁的苏沐秋打哈哈,心想还好是在H市,这要是在上城区,身份信息都得经过严格验证,那可真不好蒙混过去。


  新工作开始后,苏沐秋深刻体会到有人脉有背景日子可以过的多爽。
  这份工作实在太引人堕落了,套着制服摆着笑脸,干净清爽地待在有空调的室内,往来皆是光鲜亮丽、谈吐有礼的客人,这样就能领一笔让苏家三口天天有肉吃的优渥薪水。更别提H市有钱人不多,多数时间店里都是空闲的,可以趁机玩玩手机——虽然苏沐秋的旧款机没几个游戏,但刷微博看视频还是能办到的。
  相较之下,之前在鱼市场流血流汗的粗重活简直太令人伤心了。若不是碰巧砸中张佳乐、叶修对后天人鱼感兴趣等种种巧合,像他一样的普通人,恐怕很难拿到这份工作。
  苏沐秋舒舒服服地享受新工作,和新同僚们也相处愉快,日子便过的飞快,然而一个月后,他才了解到原来这是份高危工作。
  某个一如往常的中午,吃过饭的周泽楷接替苏沐秋的位置,后者招呼一声,脱下合身的制服马甲,从侧门溜了出去准备寻个地吃饭。
  这个时段外出用餐的人很多,为了不耽误工作,苏沐秋考虑着随便买些方便快速的东西凑合就好,没想到一走出门外,他看到了叶修。
  叶修靠在墙边,正和坐在一旁吃外带小菜的唐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他很快就注意到一脸惊讶的苏沐秋,并懒洋洋地笑了起来,举高提在手上的饭盒算做招呼:“沐秋。”
  “这是吹什么风,你给我送饭?”苏沐秋探手摸了摸叶修的额头,故作忧心忡忡:“病的不轻啊,记得吃药,坚持治疗。”
  叶修眯着眼:“滚。谁说给你送饭了,我是来找小唐聊天呢。”
  一旁的唐柔微笑,完全事不关己。
  苏沐秋不以为意,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松了松衬衫最上头几枚钮扣,手指勾了勾,示意饭拿来。叶修直接把饭盒塞到苏沐秋怀里,扭头又和唐柔聊起天来,两人有说有笑的,真看不出谁和谁才是同事。

  这姑娘从没提过家里的事,不过从她的仪态谈吐,不难猜出她应该来自颇有底蕴的世家大族。
  起初认为自己和大小姐不会有特殊交集的苏沐秋,却意外地和唐柔处的不错,他猜测或许是因为叶修搞代练的那款游戏唐柔有玩,还刚好是和叶修同职业,苏沐秋偶尔也会玩几把,多少有个话题基础。
  没想到某天和叶修随口提起这件事后,这家伙表现出高度兴趣,三不五时给苏沐秋送饭来,理由千奇百怪,什么菜价便宜啦,天气不错啦,风儿有点喧嚣啦,假如这情况放到别的其他人身上,基本能肯定不是欠了大钱就是打算追对方了,不过叶修平日仍是那副替他开门都懒的模样,根本拿他当幌子借机和姑娘多说两句话。
  苏沐秋埋头扒饭,一面听左边的唐柔和右边的叶修越过他聊的投入,这一口一个小唐叫的多亲热啊,但唐柔20岁年纪比他俩还大呢?!叶修这尾家养的鱼到底对人家姑娘图个啥呢,苏沐秋百思不得其解,只是绝不可能放纵叶修挂着给他送饭的名义轻松套近乎,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于是苏沐秋忽然开口:“叶修,你坦白说,怎么会突然送饭过来?做了什么亏心事赶紧交代。”
  “体恤你赚钱辛苦…”
  苏沐秋挑眉,手里的筷子敲了敲饭盒。
  叶修改口:“早上你不是起晚了吗,我看你大概没时间准备午饭,刚好有空就做了一份送来。”
  “你睡的这么死还知道我睡晚了?”苏沐秋质疑。
  “你起床动静这么大,我能不醒吗?”由于某人匆忙起身扯到被子而被掀到地面上的叶修无语:“说‘既然醒了就帮我烫下制服我快迟到了’的是谁啊。”
  苏沐秋一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难怪等他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衣服平整地摆好了,而一脸困顿的叶修正要爬回被窝。
  叶修:“怎样,是不是很感动。”
  “是啊是啊。”苏沐秋没啥诚意地说,拿起饭盒的盖子拨了些饭菜:“你吃了没?”
  “家里有留一份,等下回去吃。”叶修摇头,不过还是靠着苏沐秋坐下,慢慢吃了起来。
  “这些都是你做的?”唐柔好奇地看着两人的午餐问道。
  “是啊。”叶修答。
  唐柔看看饭盒里卖相精致的丰盛菜色,尽管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依旧觉得很惊奇。她本想询问详细做法,却发现另外两人忽然间静了下来,盯着某个方向。她抬头顺着两人的目光望去,斜后方是办公室窗口,他们的角度正好能透过窗帘缝窥见里头。
  店长楚云秀坐在位置上,正和一名青年说话,对方手上吊着绷带,手臂外露的部分有数道明显的伤口,已收口愈合,但留有缝合的痕迹,不难想像当时该是如何怵目惊心。
  楚云秀从抽屉里取出几张纸递给青年,对方鞠躬后,便直接离开办公室,前者望着青年离开的背影,似乎微微摇了摇头,混杂着些许愧疚与无声叹息。
  苏沐秋缓缓转过脸,清澈明晰的眼眸对着他的同事。
  “那是之前的员工吧?”他问。
  “是的。”唐柔有些惊讶,但她点了点头,证实了苏沐秋的猜测。
  “发生什么事?”
  唐柔思索了一会,坦白告知两人经过。
  那位青年确实曾是这里的职员,在扩店以前和唐柔一块上班,但两人并不算熟,只是普通同事的关系。
  这间店之所以重新整修,除了扩大经营外,还有一点,是因为曾遭遇暴力抗议,里头被砸的一团混乱,外墙遭人泼了好几桶红色油漆。
  确实,有一部分事物是因人鱼而产生,例如人鱼袍、海水素或者带水道的大型商场,那都是毫无疑问的支持派,为人鱼技术保驾护航。但这间珠宝店并不属于护航者那一方,仅只是趁机搭了顺风车而已,即使他们确实因人鱼而红。
  那位前职员身上的伤,就是在激烈反对派上门找碴时不慎遭受攻击,短期内无法回到岗位而离职。尽管事件被集团高层迅速派人压制住了,媒体方面也充分疏通过,但职员本身因此受了重伤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后来苏沐秋私下了解到,原来明着与‘人鱼’有挂勾的公司大都会为员工另外加保险,而这份工作薪水之所以这么高,是因为高层清楚有风险存在,但为继续做观望风向的墙头草避免明确站边,他们没有正面应对,只是开高薪让职员自己想办法。
  苏沐秋唏嘘,难怪喻文州最开始问这家店的立场,原来里头这么多弯弯绕绕。
  “你怎么猜到他是员工?”唐柔最后好奇问道。
  “这么一家珠宝店,不可能只有妳一个员工吧?”苏沐秋把饭盒收好,“我也是猜了一下,没想到猜对了。”
  讨论了几句休息时间就差不多结束了,两人和叶修告别,他接过空饭盒,看了一会苏沐秋,最后只是摆摆手。
  


→  14

评论(15)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