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18:消失的尾鳍 (人鱼)

*  三十题接龙 题目:   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 17


18.消失的尾鳍


  周六的天气很好,或着说,大雨短暂停歇后,H市的天气一直这么好。
  万里无云,一片碧蓝。叶修从苏沐秋手里摸了块饼干,看看趴在椅背上写作业的苏沐橙,猜想小姑娘应该会在日记作文里这么写。


  下了车后,一向罕无人至的研究所区域内,竟然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粗略一算就有几百来个。父母带着小孩的,背着包看起来像书呆的,衣着不俗从头到脚每样配件都贵的惊人的,什么样的人都有,直把研究所外围的普通树林当植物园逛。
  “这到底是什么介绍会?”苏沐秋诧异。
  见这片熙熙攘攘的人数,叶修蹙紧眉,把苏沐橙往身侧拉了拉,以防她不小心受伤,而苏沐秋找准了方向,领着两人直接往博物馆的门口移动。
  几人都很熟悉的导览姑娘扒在门旁,冲他们奋力招手,等他们一块平安无事地在柜台后排排坐下,才松了口气,望着馆内密密匝匝的人群发愣。
  柜台上明显布置过,连平时放置的馆内文宣都撤掉了,换上装着热咖啡热红茶的大水壶和一次性纸杯,甚至像模像样地摆了盘小饼干。
  但直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介绍会的主题。
  “这个我也不清楚…”导览姑娘同样茫然,“我虽然接到研究所方面的通知,晓得今天研究所内部会在这里招开介绍会,但一切都由他们的人员负责,还派人临时改装了几个展间。”
  确实,以往进入博物馆大厅后,就能看见通往展区的入口,但此时却挂着布帘,将后方划分开来。
  “为了开一个介绍会改装,相当大手笔啊。”苏沐秋问:“要介绍什么才会这么大费周章?”
  导览姑娘猜不到,只说听她在里头当研究员的亲戚不经意透露,是非常罕见的东西,错过这次要等一百年之类云云。
  苏沐橙拉拉她亲哥的袖子,问这句话是不是前几天街上拿着大喇叭叫卖的叔叔也这么喊,几人顿时笑出声来,气氛轻松不少。
  “不管难不难得,要是介绍会很无聊,我们就提早离席不听了,带妳去看人鱼。”苏沐秋拍拍小姑娘。
  导览员晃着手:“人鱼今天没办法,带她去看鱼吧。”
  “怎么了?今天没有人鱼志工吗?”
  “人鱼展间就是介绍会的地点,附近几个展区也被临时征用为场地了。”导览姑娘解释。
  “啊……那真是可惜了。”叶修答。
  导览姑娘无语,在心里将此人身上的人鱼狂热标签加亮一层,随即置之不理,转头和苏家兄妹八卦,压低声音嘀嘀咕咕着,那边那位是人鱼志工012的主人啊,这边这位常常从黑市买些没身分的漂亮少年送来转化这类的。毕竟她就在这里工作,来过的参观者她多少都知道些背景了。
  


  开场时间半小时前,几位挂着研究所证件的人员从里走出,拉开布帘。只见走道两旁设置了安检门,还放了几张长桌,面无表情的保安站在一旁,而一些研究员混在保安间,貌似充当临时的安检人员。
  一位人员踩在小凳子上,告知众人,由于这次介绍会位置不多,将优先让收到通知信的人入场,忘了携带可以到导览员处登记资料核对信息。至于其他感兴趣的人,则需要等前者入场完毕。
  “麻烦有携带金属制品的参观者暂时取下,由我们同仁简单确认就能通过,这是为了维护场内安全,很感激大家的配和。”他友善地说。
  出入境或一些大型游乐园常见这种检查,众人没有太多反感,在人员指挥下集合起来,加入了进场队伍。
  苏沐橙好奇地伸着脑袋看去,在她旁边的叶修也是如此。物品检查似乎不严格,当事人把身上的物品放在长桌上,并出示通知信走过安检门,让人员走过场似地扫两眼就通过了。
  物品检查摆出这么大的阵仗,人员的态度却略显随意,反而是通知信,那张白纸黑字看似随处可见的打印纸,在人们拿着它通过安检门时,纸面上竟然有一瞬显现研究所的LOGO花纹,角落带着极小的条码编号。
  叶修看到有个人通过时,手上的纸张没有图样,与此同时,坐在安检门旁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的研究员抬手,保安立刻上前拦住对方,硬梆梆地说拷贝是不行的,请他耐心等候后续开放的多余位置。
  “他为什么被赶出去了?”苏沐橙说。
  “因为他拿的通知信不对,想蒙混过关。”
  小姑娘迷惑,问他怎么看出来的,每张都一样呀。叶修顿了一瞬,才淡淡地回答:“我猜的。”
  他抬起眼,瞥向探测门,最顶端靠里那侧,有道接合缝般的细线,在室内亮堂的灯光下,透出人类肉眼难以辨识的紫黑色光线。


  苏沐秋从身上翻出那张没啥特色的通知信,心想还好没连着购物清单一块扔掉了,带着叶修和苏沐橙排队。
  但走没几步,他身旁一位衣着昂贵的男士突然拐了下脚,身形一歪,正巧撞倒了苏沐秋,两人手里的东西刷地一下全落到地上,包括对方拿着的热咖啡。苏沐橙赶紧跑向柜台取了纸巾,而叶修帮忙拾起两张被咖啡糊了一角的纸。
  对方忙道:“抱歉抱歉,好像不小心踩到什么了。小朋友你没事吧?”
  “没事,没泼到我。”苏沐秋答。
  “哈哈,那就好,烫伤就不得了了…”
  两人交谈间,叶修三两下擦干了其中一张,苏沐秋接过,把只沾到几点褐色印子的通知信递给对方,让他先去排队,后者说了句不好意思,没有推拒──从对方的穿着来看,不难猜测对方习惯别人理所当然地绕着他转。
  至于另一张,几乎全泡进咖啡里了,苏沐橙正努力着试图挽救那张纸。
  “沐橙,别擦了,把那东西拿给你哥,让他捏在手上风干就行。”叶修说。
  “喂喂。”苏沐秋白眼。
  叶修抽几张纸巾递给小姑娘,让她把手擦干净,同时顺势擦了擦滴到地上的咖啡。他指尖一晃,行若无事地将一颗被踩碎半块的水蓝色糖球裹入纸巾,没一会收拾好了满地狼藉,将那团纸巾扔进垃圾筒里。
  那颗糖果在吸了咖啡而湿漉漉的纸巾内逐渐溶化,最终仅留下浅淡的海盐味。


*


  作为会场,人鱼展间内的空间,已经被彻底扩大了。
  研究所的人把物品展区的隔板撤掉,让两个区域的空间勉强连结起来,整整齐齐地摆放了十几排座位。倘若把这粗略的场地比喻成舞台,那么舞台中心的位置,就是原先位在人鱼展间的水槽,当这只水槽单独出现在人们眼前时,它就像巨大的屏风,彷佛隔绝了什么。
  而在舞台侧边,摆放着某样直立的圆筒状设备,足有三人合抱那么宽,金属外壳上幽冷的蓝色信号灯闪烁,那模样相当符合人们对科幻电影的想像。
  三人因为先前咖啡翻倒的意外,入场比较晚,在靠后的空位坐下后,苏沐橙指着台上的水槽,发现那尾金发人鱼坐在里头,水蓝色的眼睛仍是那副天真灿烂的模样。
  场内不少人都在欣赏那尾人鱼,金发人鱼摆动嫩绿色的鱼尾,神情有些羞涩。在无处可藏的水槽里任人观赏,还只是有点羞涩,叶修不是第一次佩服这些志工的心理素质了。
  时间一到,光线便渐渐暗了下来,他像是不适应地眨了眨眼,望向舞台中心被一束灯光笼罩的区域。
  几名研究员站上了台,白大褂发黄起皱,还有不晓得是某种化学药剂抑或泡面汤的污痕,他们大多站在圆筒设备旁,而其中一人拿起话筒与一沓资料走出,大约是今日介绍会的主导者。
  他站到灯束中央,叶修留意到他极其隐蔽地瞥了眼角落的位置,一位带着眼镜的男性站在那,他身旁有个人正在操作电脑,前者朝台上点头,主持的研究员才开始说话。
  “各位好,欢迎参加今天的介绍会,这是人鱼研…咳,人鱼博物馆成立纪念的特别活动……”
  研究员僵硬而死板地说了段开场白,一听就知道是临时背的,站在那结结巴巴,颇有些惨不忍睹。
  但随着进入主题,涉及专业领域,他的神情镇定起来,语速越来越快。
  “今天为大家介绍的东西,可是相当难得一见…”研究员眼中泛起极度的狂热,“各国的国家级研究机构肯定都把这个盖上极机密的戳章,收进带锁的保险库里,严实地藏起来吧……也只有我们有魄力拿出来了…”
  讲述停顿了一会,不是他刻意吊胃口,而是他需要一些时间平复激动。
  “我们即将介绍的是……人鱼。”


  人鱼??
  也许在H市,人鱼的确罕见,但在场不乏有特地从上城区赶来的参与者,这些人对人鱼不是用‘有’或着‘没有’来讨论,而是‘1’以及‘以上’,甚至有几位能自诩为收藏家。他们的人鱼大多是重金让研究所直接进行转化手术,结果大老远被邀请来,就是看那些他们养了一屋子的玩意儿?


  不管皱眉不悦的权贵们想些什么,研究员侧身,让出了身后的景象。
  大型水槽中,金发人鱼收到研究员的示意,摆动尾鳍,带起一小串气泡游了过来,坐到一张安置在水槽内的别致座椅中。
  他微笑着,缓缓闭起眼,忽地仰起头唱出一首旋律奇异的歌。
  人群骚动起来,尤其是前排那些毫不在意地彰显自己有钱的人反应最大。
  “这是…”
  “他能够在水中唱歌!?但我饲养的人鱼…”
  “那群搞研究的居然…”
  各种纷乱,在人鱼之歌进行下去后逐渐消失了。
  慢慢的,台下的人们神情恍惚起来,眼带痴迷,他们还能思考,还清楚记得自己是谁,只是在这种美梦一般的歌声下,情愿什么也不想,聆听这首歌。
  歌声很快结束,回神的众人鼓起掌来,金发人鱼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在人们不由自主地恍神时,研究员们没有反应,他们为了搞懂这首歌,几个月以来听了无数回,大约四五次后,那种被蛊惑一般心神荡漾的感受就消失殆尽了。
  “你们要介绍的就是这种人鱼?特制的?新技术?”有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士发问,拇指戴着金戒,他腕上的钻表反光差点闪瞎苏沐秋。
  特制的,意味竞标;新技术,代表注资赞助。总归一句,他要出钱拿下。
  “不不不。这场介绍会说的不是这种东西。”研究员摆手,目光没在金发人鱼身上停留哪怕一眼,“况且这只是‘介绍会’而已。”
  钻表男皱眉:“能不能干脆一点?你们想要什么,我们还能不知道?”


  “我们想要的……”研究员低声笑了笑,垂下的眼中闪过某种疯狂。
  他很快收敛情绪,调整出安抚的表情:“我们要介绍的,当然不是这种人鱼。”
  “还有?”先前撞上苏沐秋的男性颇感兴趣地追问,他同在前排,隔了两个位置。
  研究员手一抬,其他几人立刻在圆筒状的设备外操作着,低沉的嗡嗡声后,金属表壳如一扇窗口般左右向外张开,一股冰冷的白色雾气沉沉地溢散而出,座位比较靠近仪器的人冻的搓了搓手臂,有位父亲忙帮孩子加了外套。
  苏沐秋斜前方的青年扶着牛奶瓶底厚的镜片,不自觉地向前倾身,眯起眼喃喃自语:“那是什么东西……?”


  其他人或许需要迷惑一阵,等看清了,才能搞懂那是什么。
  但叶修在冷冻舱展开一道细缝时就认出来了。
  或许不是靠眼睛,而是某种深埋在本能、血脉深处的东西。
  那是一具人鱼的标本。
  --真正的人鱼。
  瞬息间,叶修瞳孔紧缩,黑眸深处,有浮动的金芒一闪即逝。


  冷冻舱内的人鱼标本,整体呈现脱水干枯后的黄褐色,上半身隐约可见近似人类女性的身型。冷冻舱里头填充着成分不明的透明凝胶,那凝胶在极度低温下并未结冻,并在冷冻舱开启的数秒后,转为某种清澈液体。
  那尾人鱼或许已经死去许久,长发不复柔顺,面孔几乎无法辨识,但仍能从模糊的容貌细节上,想像出它生前精致绝伦的明艳。
  研究员招手,金发人鱼游到最靠近冷冻舱的地方,温顺地停下,任现场观众两相比较。
  一具死了几十年的标本,和面貌姣好、金发碧眼的年轻人鱼,这本来没什么可比性,然而众人发现,注意力总是被那具标本吸引。
  很难说清楚为何如此,或许是因为标本的尾巴。
  它有一扇堪称华美的尾鳍,细腻精致的鱼鳞紧密排列着,在灯光下是深深浅浅的紫,泛着隐约的光泽,任何珠宝都无法比拟,那是种近似花团锦簇、灿烂夺目的美丽。
  人们挪不开眼,赞叹着,在研究员的许可下纷纷拍起照来,一时间闪光灯亮成一片,此时此刻还真像是场普通的介绍会。
  “不虚此行…大开眼界啊。”前排的人感叹,多数取出手机,却不是拍照。他们拨了电话,直接问这样的珍藏品要开多少价码才能得手。


  叶修不言不语,望着密封在冷冻舱内的死去人鱼。
  尽管研究所为她套上精致的人鱼裙,半透明的裙摆层层叠叠,泡在微微晃动的清澈液体里,她像是仍在海中悠游,但叶修几乎是在看到的刹那,就意识到她下身的鱼尾是后来接上的逼真仿品--自后腰脊椎处开始,那美丽的尾鳍,除了表层的鳞片,其余都是人造物。
  或许,那层干枯的皮囊下同样如此,甚至空无一物。


  至今为止,他随苏沐秋、苏沐橙来过多少次博物馆,见识过多少人造人鱼。


  那些虚假的鱼尾,嫩绿色、天蓝色、浅红色、深褐色…什么样颜色的鳞片没看过。
  那些在水里温柔微笑的,梦境一般美好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人类。
  都是人类。


  --植入了雌性人鱼细胞,引起近似癌症病变、基因重组,配合造价不斐的精密手术,造出来的畸形产物。

  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所谓后天人鱼,只有人造人鱼。


  之所以人类女性无法接受人鱼转化手术,并非研究所对外宣称的‘这种技术是为了克服女性极少的困境,让人类顺利繁衍,只针对男性的转化’……
  而是因为,以人类女性的身体素质,根本熬不过这种粗暴的改造。
  没有一例实验成功。


  倘若要取最能代表‘人鱼’的基因,学者会从哪里开始着手?
  消失的尾鳍去了哪里,昭然若揭。


  人类只是把这尾人鱼的鳞片,一寸一寸揭开,取走她的血液、皮肉、骨骼、乃至于生命--任何能取走的东西,再装模作样地将残破的尸首复原,拼图一样,把鱼鳞贴了回去,制成标本。
  接着,在需要的时刻,把这具尸体推出来示众,接受人们惊叹的目光。


  也只有人类会这么做。令他隐隐作呕。



→  19 

评论(32)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