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成王败寇 04 (修仙)

←  【伞修】成王败寇01~03 


  苏沐秋看着蔚蓝的天空。

  触目所及是大片澄澈的蓝,万里无云,除此之外,视野中只有一棵足足遮住半边天、极为巨大的桃树,开满了嫩粉色的桃花,随着清风抚过,落下的桃花瓣擦过苏沐秋,他反射性闭眼抓开落在颊边的东西,却听见一道略显沙哑的男音“哎唷!”一声。

  苏沐秋吓了一跳,再睁开眼时,眼前却是位年约二十七、八岁的男性,对方正俯身覆在他上方,双眼疼的眯起,颊边滑下的一络黑色长发被他扯在手里。苏沐秋下意识又拽了下,夹杂在黑色长发间的桃花瓣贴着他的指尖轻轻滑开,而对方扣住他的手腕:“别别别,痛死我了,松手松手。”

  “…这是哪里?”苏沐秋愣愣地问。

  站直了身子的男人正拢了拢衣襟,习以为常似地将夹在发间的花瓣树枝扔开,随手摘了段低垂的柔韧枝枒将长发乱糟糟地束起,闻言他笑眯眯地作了个揖,姿态歪歪斜斜。

  “小朋友,欢迎来到冥界。我是现任阎王,叫做叶修,你好啊。”

  苏沐秋霎时扭曲着脸:“你骗谁啊!”

  “你意识挺清醒的嘛!既然醒了就快点出来,让飞梭物归原主,否则该有人要紧张了。”

  “出来?”

  苏沐秋纳闷地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形状像舟的东西里,土褐色的表面摸起来近似核桃,质地触手温润,似木非木,但若要说这是舟船,那也不像,因为这实在太小,大约一米五的长度,他最开始躺在里头倒是刚刚好。

  从被称为‘飞梭’的小船内爬出,苏沐秋刚刚站稳,那艘核桃小船便在无任何外物支撑的情况下腾空飞起,一道银色流文般的符号闪过舟身后,宛如在平静湖面上前行般,自行向远方离去。

  苏沐秋瞪大了眼,目瞪口呆地看着完全违反他认知的事物,终于想起自己身在何处。

  

  嘉世!

  他爬了数天数夜,通过那条长的吓人的青石阶梯,摔进了嘉世的山门!

  

  所以,这是在门派里面了?刚才那是传说中的仙家法器?微光内敛,飞行时悄声无息,远比任何沈家给他们宝贝少爷重金求购来的‘法宝’厉害多了──什么驱火符跟降水石,那火花小的起不了灶,聚来的水连洗脸都嫌少。被沈府管事临时雇佣陪他们少爷爬阶梯的苏沐秋,留在沈府等嘉世开山门的那几天,可没少看沈小少爷得意地把玩那些价格比好几个苏沐秋还贵,但用处连十分之一个他都不如的法宝。

  当时他暗自嘲笑沈府上下全被狠狠坑了,并猜想修士手中的‘神仙法器’大抵也就那样,没想到完全是他未曾真正开过眼界。

  苏沐秋呆望飞梭驶去的方向,不管那法宝早就不见踪影,忽然他脖间一紧,双腿离地,呼吸不过来的猛咳几声,接着被人转了个方向,对上那个自称叶修的人。

  

  

  叶修揪着人的后衣领,直接把他从刘皓手上要来的人提拎起来,拉到面前打量。左看右看每一处都普通的很,长相还行吧,但苏沐秋被勒的涨红了脸,更别提年纪这么小能看出什么来。

  “就是这小子?我怎么看着不像?”叶修低语,把眼尾抽搐的苏沐秋像物品一般用力晃了晃,“老魏该不是框我吧……嗷!”

  冷不防抬腿踹了人一脚的苏沐秋顺利着地,哼哼两声,朝捂着右眼哀嚎的男人嘀咕了句活该,待后者放下手,轻抚眼眶下的乌青嘶声抽气,苏沐秋问道:“这里是嘉世吧?为什么只有我一个,其他人呢?”

  “你不记得了?”

  苏沐秋不语。

  他确实不记得了,爬到半途,他差不多已经丧失意识,连自己有没有继续向上都不确定,最后能歪打正着通过测试,完全是梗在胸口不愿放弃的执念作祟。

  初衷的确是为了沈府允诺的千两黄金,但后来究竟是什么催促着他,让他陡然生出‘就是死也要爬上去’的念头,连苏沐秋都说不清楚。

  叶修摊手:“我一直待在这,不清楚其他人如何,但若是问和你不过前后脚的那个,他滚下阶梯失去资格了。因为你通过,所以你留下了,就是这么回事。”

  苏沐秋啧声,自语报酬果然拿不到了,而且抢他家少爷的机会,回去不知道会不会被沈府的人乱棍打死,叶修饶有兴致,说比起入门嘉世的激动喜悦你居然在思考这些啊? 

  “所以…你们要我留下来?在山里修行?”苏沐秋皱紧眉。

 

  看他一个十岁的小孩,用那张尚未长开线条仍些许圆润的脸,双手环胸,像个成年人的语气说话,别的不说,光是他那正经八百打商量的架式,就有种人小鬼大的可爱──这孩子才那么丁点,站起来的高度不过及腰,气势倒是很足嘛。

  于是叶修干脆大方笑了起来,边笑边说:“差不多吧!”

  他自己单纯是以长辈看小辈的角度觉得有趣,并不带恶意,但落到本就因青石阶梯漫长磨人而对嘉世印象极差的苏沐秋眼里,对方黑眸弯起唇角微勾的模样,根本眼歪嘴斜,笑容说不出的嘲讽。

  这表情看了就来气,苏沐秋脸上的狐疑转为面无表情:“我拒绝。”

  “嗯,你答……等等,你说你拒绝?这可是嘉世。”叶修惊讶。

  “对,我拒绝!”苏沐秋肯定点头,“留在这有钱拿吗?而且,看样子我是分配到你这里来了吧?我才不想拜你为师。”

  

  叶修摸摸下巴唔了一声:“正确来说,你不会拜我为师,也不会拜任何人为师,每个月还会有固定份额的灵石能拿──因为你是被我要来打杂的。更重要的是,你留不留下和你的想法无关。”

  “打杂?”苏沐秋愣了一瞬后立刻质问道:“为什么是打杂?我通过嘉世的入门测试了吧!不是应该收为弟子吗?”

  叶修:“你刚才不是说拒绝…”

  “这和那是俩回事!”苏沐秋打断叶修的话,“难道你们大门派,还按天赋资质把人分三六九等?资质不如人,就扔去当杂役?!”

  虽不解苏沐秋突如其来的紧张起因为何,见他如此急切,叶修倒是认真解答:“不是这样。其他稀奇古怪的小门派难说,但有一定名望的门派,比如嘉世、微草,只要能通过测试就会纳为内门或外门弟子,不会收为杂役。”

  他相当直接地补充,虽然外门弟子干的活实际上就跟杂役没两样。

  “至于你的情况…”叶修向着附近的树林走了几步,没听见另一道脚步声,他回头看苏沐秋仍杵在原地,便招了招手:“来,你到这里看看,告诉我感觉如何。”

  苏沐秋不想配合,但见叶修一脸无所谓地往回准备直接提着他走,只得磨了磨牙,不甘愿地跟上,顺势观察起周遭。

  他们所在的地方大约是某座山头,嘉世位于灵气充沛的淮山山脉,门派中人零散居住于各山峰,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苏沐秋并不意外。

  但他脚下的这座山,山顶范围极窄,除了那棵印象深刻的大桃花树、一间普通房屋和剩余的大片空地外,其他什么都没有,四周树林环绕,其中有条通往山下的小径。这或许是嘉世最边角的地方,半盏茶的时间就能走到山脚,至于这个叶修?负责看大门的吧。

  如此猜测着,苏沐秋跟在叶修身后,后者拨开层叠的茂密枝叶走了一小段路,随即站定,苏沐秋走到叶修身边,与他一块朝山下望去,却是狠狠怔住了。

  

  什么偏僻边角,这里根本是淮山山脉的最高峰正中央!

  

  他们脚下环绕仙带般的白雾,顺着郁郁苍苍的高大林木往下看,氤氲雾气中,依稀可见数十座高低起伏的山峰,各有人烟居住的痕迹,似乎能看见像是草药田、修练场的地方,和那条他爬的差点断气的阶梯。数道流光异彩在各山峰间往来,苏沐秋知道那是御剑飞行的嘉世弟子,只是那些人此刻看起来都不过小指那么点,他们在的这座山该有多高?

  “这是…嘉世主峰?”苏沐秋脱口而出。

  “不是,主峰在那里。”出乎意料的,叶修摇头,他指向南方,那里有座只低了些许的山峰,但距离太远,苏沐秋只能勉强看清上头有许多楼阁庙宇似的精致建筑。

  “最高的不是主峰?那这是北峰吗?”

  叶修诧异地看他一眼:“知道的还不少啊。可惜同样不是,北峰比主峰还矮呢。这座山没有名字。说说看感觉如何?”

  苏沐秋感受着心底因登高望远而起的莫名激励,深深呼吸了几口微寒的空气,左右看了一圈后,坦然说道:“很高,视野跟风景很好。”

  叶修鼓励地看着他:“其他的?”

  苏沐秋的回答相当务实:“很不方便。”

  叶修笑了开来,笑声很是畅快。

  “没错!就是这样,这就是这里需要个杂役,而我选上你的原因。”

  “这哪里解答我的疑惑了?虽然我一点也不想留下,但我通过入门测试,应该成为弟子。你不是说嘉世这种名门,不会做出尔反尔的事吗?”

  “嗯?你还不懂?”

  苏沐秋真想问他到底该懂什么,对方除了带他看风景,接着自顾自地哈哈大笑之外,还做了别的事吗?

  面对苏沐秋鄙视的眼神,叶修没有任何气恼,只是垂眸望着主峰的方向。

  即使略有不同,但任何门派的核心位置都是留给掌门,放在嘉世,那就是主峰。

  现在的嘉世没有掌门或代理,理应空置,不过现在,他知道刘皓待在那,因为刘皓的洞府就在主峰。

  

  他挪开视线,对着不服气的苏沐秋。

  

  “别说资质了,连灵根都稀薄到近乎没有的你……”叶修平淡地说,“只是个凡人罢了。”

  

  

  “一个凡人,修什么仙?”

  

→ 05

评论(46)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