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28:鸡飞狗跳

2019.05.27 因应出本修正=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28:鸡飞狗跳

  

  他在说谎。

  苏沐秋马上察觉了这件事,尽管他无法证明,也没有从任何感官中找到叶修说谎的证据。

  “被控制”,叶修似乎是诚心这么说,苏沐秋却无端肯定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况且,他记得当时的细节,漆黑机甲闪烁着幽红色的光纹,每一次偏移、攻击、变向都掌握得精妙无比,甚至游刃有余到能将枪枝架到沐雨橙风肩头,拿他作辅助架……这不是机甲智能可以办到的操作。

  若真如叶修所言,有“虫母”入侵,那入侵的也绝不是机甲,而该是叶修本人才对。

  苏沐秋对这突如其来的谎言大感意外,想归想,面上倒是配合地做出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不过,你说的‘虫母’是……”

  叶修简单扼要地答道:“是虫族的领导、指挥塔与子宫。”

  苏沐秋被这精辟至极的形容闹了一身疙瘩,好半天才忽略毛骨悚然感,继续追问:“那么你在‘被操控的’一叶之秋里头时,你……”

  “哎,我看这雪势不会减小了。”叶修忽然探头朝外观望两眼,询问苏沐秋,“今晚要在这过夜的话,我们是不是准备升个火堆?”

  “……”苏沐秋好一会才收回放在叶修身上的目光,点头道,“好,你在周围铲点雪,堵住外侧,把这里封起来挡风。我去森林找找能点燃的东西。”

  雪季期间天色黑得很快,两人立即行动起来,而方才刚起头的话题,便这样不了了之。

  

  

*

  

  两人下落不明的几天,部落内倒没有闹得鸡飞狗跳,不如说,仅有少数人知道他们离开了。苏沐秋和叶修住的地方本就处于部落外围,入了雪季后,除了巡逻队以及冒险出去打猎的小队伍外,其他人基本都待在自家周围,除了跟邻居叨上几句闲聊,其他时候少有往来。

  因此两人无故失踪,只有冯老族长与邱非紧张万分。

  冯族长急得嘴边起了圈燎泡,在苏沐秋二人的帐篷屋外来回踱步,揪掉了几根头发:“这大雪天的,他们不好好待在部落,去了哪儿?都几天了,苏跟叶该不会冻死在……哎呦小邱,你说这两个家伙,是不是仗着自己有能耐就天不怕地不怕??”

  邱非心里也是忐忑不安,这才会在隔日清晨确认两人真的不在屋里后,马上找到了冯族长。但很快他发现,即使是族长同样拿这件事束手无策。告诉了年长族人之后,棘手的事情仍无法解决,而且对方显得比他还要慌乱,这对邱非一个七岁多的孩子来说,真是价值观天翻地覆的一刻。

  邱非默默地替他看管的小菜园浇水,整理好每一株植物,又摘了些外围长烂的菜叶子堆在兔鼠一家的窝里,随后钻出大棚,站在愁白了头发的冯老族长面前。

  邱非开口:“我去找他们。”

  冯族长大惊:“你说你……你要去找他们?可是你连苏跟叶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外头还下着大雪!况且……”

  他迟疑的目光在邱非仍挂在脖子上的三角巾打转,“小邱,你的手……你的伤还没好,苏他们有方法治好你,但万一这一出去又伤了手……”

  就当真只能截断了。邱非明白。

  他低头,望着包扎好的伤手,动了动指尖,便感觉刺扎骨头似的细密酸痛。

  但是,他的手还能动。

  他获得了极好的治疗,住在不可思议的温暖的地方,受两人的指导,学习着矛与枪。

  “我要去找他们。”邱非平静地回答,“他们对这里不熟,也许是迷路了,我常常跟着去狩猎,记得如何辨别方向,我可以带他们回来。族长,您放心,不会给部落添麻烦的。”

  看邱非一副心意已决的模样,小脸跟肩背板得肃正,冯老族长急得抓耳搔腮,总觉得有千言万语来阻止这小孩,憋了半天却又说不出一个字:“……这不是给部落添麻烦的问题,我担心的是你……唉!”

  

  然而事实是,乌铁部落的中坚力量不是伤残便是死亡,雪季里人人都只剩下照料自己家人的心力了。要冒着风雪与危险去找两位外人,怕是罕有人愿意。

  冯族长倒是想到一个人或许能帮忙,就是被叶修那般喊了几次之后,兴冲冲地宣布自己以后就叫红圈的族人,他或许可以帮着找人。不幸的是,大雪开始后他发了热,如今恹恹地躺在族长帐篷里,接受族中其他老人照料。

  族长掰着手指走远了,在心里翻来倒去地思量谁能帮忙,而邱非转回了自己的小帐篷屋,找出一大块削薄的皮料来,整理要带上路的物品。

  他的矛靠放在门边,而苏沐秋给的枪邱非一直带在身上。他犹豫着必须带些什么,才能帮上两位前辈的忙,便听见不知何处,窸窸窣窣地响起一道细语:“毛毯。”

  “毛、毛……毯?”

  邱非一愣,惊讶地扭头环视四周。

  他的屋子很小,即使以小孩儿的腿长,也是十几步路就能绕完一圈,根本藏不住东西。此时帐篷屋内除了他带来的几只破旧陶罐、一小叠皮料、少许存粮与零碎收藏外,就剩苏沐秋正大光明地“藏”在他这里的那只大白茧。

  光滑无缝的大白茧表层,规律流转着一线蓝橙交错的纹路,但是从大白茧第一天入住他屋里以来,那条会发光的线便一直绕着表面打转,这么久以来邱非老早习惯了。除此之外,大白茧没有任何变化。

  邱非特意绕到大白茧旁边,小心翼翼翻开周围叶片状的东西,确认后头角落没有任何生物,才迷惑地继续整理行装。

  他想了一会,猜测到毛毯这个词指的是什么,于是将几块厚实皮料叠好,那窸窣细语声再度响起:“食物。”

  邱非在第一个字响起时立即回头,仍是空无一物。

  那听起来像是年幼女孩的嗓音,邱非困惑地敲敲脑袋,甚至想到是不是小葛躲在附近捉弄他,一面带上几条苏沐秋分给他的熏肉。

  “啊,记得带水。”

  “……”

  

  最后邱非在满脑子的迷惑中,仔细收好了一个应急包袱。他记得苏沐秋有一个被称为紧急医疗包的东西,里面有不少邱非从未见过的精致器具,连他这样严重的手伤都能固定好,他很想帮忙带上,但又觉得不该私自进入他们的地方翻找。

  “医疗包。”正纠结中,那道年幼女声仿佛能读心,再次轻声响起,并且这次的语句长得多,“带上吧。顺便寻找确定他们方向的线索。”

  “线索?”又是一个邱非没听过的词。

  不过,那个声音说得没错:他需要知道苏沐秋跟叶修可能去了哪里。

  邱非低低喊了声对不起,小心掀起门,进了苏沐秋他们的屋子。

  他们的帐篷很大,内里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材料,将空间挤得满满当当,各式各样的矿石与金属堆就占去大半位置,更别提随意扔在地上的精细工具,和写满字的树皮及板子。邱非不想未经允许而打量别人屋子,仍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眼底充满好奇。

  他一眼就找到了落在一边的医疗包,谨慎地将掉出来的东西收回小包里,接着地上有些突兀的色彩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大把散开的草茎,已经干燥泛黄了,邱非拾起来观察片刻,察觉草茎上是被人暴力扯裂的痕迹。

  随着草茎散落的方向,有几片黯淡干皱的蓝色花瓣,一路落到了门边。

  “去找蓝芯草了吗?”邱非弯下腰,捏着花瓣思索。

  这时,只听身后哐当一声,邱非吓得险些跳起来,回头就见一堆金属物品顶上,一块圆形的黑色薄板滚了下来。那黑色圆板周围有金色刻痕,中央亮着绿点,而靠边缘处有零星的绿点红点交杂,但在邱非的指尖碰到圆板前一刻,上面的图样一下子变了,宛如灰白色的雪花狂躁扫过。

  邱非紧张不已,就怕把东西碰坏了,他屏着呼吸蹲在圆板旁边,不敢再碰,而圆板忽然发黑,一大串细密如蚂蚁的字符飞速扫过,紧接着画面一白,正中间亮起了橙色的倒V样符号。

  那符号如雪花融化般散去,上头转而浮现一道道弯折的线条,线条最边上有个亮点,旁边写有文字。认真读过教材的邱非仔细确认了很久,认出亮点上写的是“苏”。

  

  邱非忽有所感,抬头望向屋里的墙面,上头挂着线条简略的手绘图,叶修曾经告诉他,那就是“地图”,是协助人类找到路线的好东西。“地图”上的线条与圆板上呈现的极为相似。

  “这是……苏前辈他们的位置吗?”

  邱非没有迟疑,带上了圆板和医疗包,提着小包裹大步踏入了茫茫大雪中。

  

*

  

  叶修和苏沐秋都是机甲驾驶员,专业打宇宙战的,这类兵种对于在地面上的求生方法,大多只懂理论。不过自机甲坠落后,叶修早见识到苏沐秋野外求生的能耐。

  然而,苏沐秋在恶劣环境的求生能力竟如此之强,仍一次又一次出乎叶修意料。

  在大雪不止、缺吃缺喝、伤患成双的情况下,苏沐秋居然刨树根掘兔窝,愣是让他们活过了几天。

  “之前让你加紧研究这星球的植被,现在发挥效果了吧。”苏沐秋得意洋洋。

  “是是是,您英明神武。”叶修表示顶礼膜拜。

  两人七手八脚地挖雪,将今晚借宿的山窟窿堵住口,只在上端用石板搭出通气口。苏沐秋朝冻得通红的指尖哈了口气,将手插进衣服里小小哆嗦着,原地跺脚试图取暖,一扭头,看清叶修的动作便嫌弃了:“你在雪洞里生火?不是闷死,就是雪墙融化,外头大雪反扑埋了我们。”

  叶修面前堆了几根尚算干燥的树枝,他以能量耗尽的徽章充当打火石,正试着与苏沐秋外衣拆下来的金属饰品擦出火星。

  他不紧不慢道:“苏同志,再不生火你就要冻死了。把火堆靠洞里边放放就是,那上头岩壁不有道缝通风吗。你挖到的松果还有没有?交出来当燃料。”

  “但我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松果,可能是新品种……”

  苏沐秋作为业余科研爱好者的部分很挣扎,然而松果类富含油脂,有助燃烧,他纠结了几秒,判断出优先顺序,果断将果实放到叶修手里。

  叶修擦出火苗,添东西维持住小火堆,随即一推苏沐秋,将他往山洞里塞:“去里边睡。这几天什么动物也没碰到,估计真的全冬眠了,今晚别轮流守夜,争取好好休息一晚。”

  “可……”

  “有危险,咱俩总会有人醒来吧?你对自己要有点信心啊!”叶修伸着腰。

  苏沐秋点头,没什么精神说话,望着叶修在靠洞口那处拉拢衣物躺下,苏沐秋跟着缩在火堆边合上眼。他想象火焰燃烧与风雪吹过的声响是白噪音,努力沉入了意识,绞尽脑汁修补他那片满是窟窿的精神屏障。

  两人各自休息,沉默了不知道多久,苏沐秋那头渐渐传来熟睡的呼噜声,听起来是累极了。躺在另一头的叶修睁开一双清醒的黑眸,小幅度松了松僵硬的肩膀,接着悄无声息地起身,从特意留出的通气口向外望去。

  外头一片白茫,冷风如刮骨刀扑面,叶修却准确捕捉到一抹晃动的白影。他探手出去招了招,随后退了几步留出空间,便见到一头雪白的大猫探脑袋眨眼,灵巧地钻入了雪洞,借叶修抬起的手臂一掂,轻盈落地。

  

  雪洞的空间就这么大,为了避免他的“小动物”乱跑吵醒苏沐秋,叶修弯腰抚去雪豹头上的一点雪沫后,便将大豹子像只巨型绒毛抱枕一样圈在身旁,让它半卧下来。

  雪豹极通人性,睁着圆滚滚的蓝眼睛,安静地任叶修摆弄,仅在叶修扯过从苏沐秋那顺来的军装大衣盖在自己与大猫身上时,小幅度摆了摆脑袋钻出衣服。

  豹子歪头嗅了嗅大衣,当场打了个小喷嚏,灵动的眼睛写满了嫌弃,喉咙滚着低哮声。

  “嘘嘘嘘,安静。”叶修连忙用气音喊道,腾手挠着豹子的下颔,安抚着,“行了,早知道你不乐意,但天气太冷了。”

  叶修撸猫已经掌握到诀窍,不多时,看上去格外不满的雪豹喉间开始发出低沉的诡异猫叫,脚掌肉球轻轻推着叶修的手臂,像是央求他多抓几下。叶修再次惊异于这头豹子如何搞出这种奇怪又不自然的撒娇声音,抬手捏了捏大猫柔软的耳朵。

  “今晚也要替我好好看着啊。”他打了个呵欠,倦极地闭上眼,抚摸着雪豹温热的毛皮,“要是后头那家伙有奇怪的动静,你就一口咬死他……不然咬醒我也行。”

  雪豹抬起脑袋蹭了蹭叶修的下巴尖,尾巴则卷上叶修的小腿,点头似的轻点几下。

  “猫咪同志,我当你同意了啊,这重要任务组织就交给你了,务必圆满达成。”

  叶修满意地撸了把豹,随后低叹一声,悄声自语:“倒不是我不信任他。但是……”

  但是,他更信任身边这头雪豹。

  叶修进入浅眠前,他已弄不清自己是否将话说完,自然没察觉雪豹抖了抖耳朵,微微仰起头,直视着叶修平静的侧脸。

  没了各种学猫的撒娇卖萌,雪豹洁白的毛皮与蓝眼,反映着冰冷的雪光,显得毫无温度。

  


=

 

秋木苏:对,他睡的跟沐橙小主人手里那张睡懒觉的偷拍照一样傻!

  

两个人都说谎了  

猜猜哥哥在哪里说谎?



另,感谢 友尽吧杯具← 姑娘的打赏=零食钱~~

ps的ps. 评论只要回覆就被吞,究竟是怎么回事

    


评论(39)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