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海中月II-02:跃出水面的熟悉的身影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写的…很仓促,望见谅…没有苏没有叶但打伞修tag,同样深感抱歉

今天看到一位善心人士的repo,深受感动,觉得很温暖,应当要更新(bushi

某人点名要的__这就上桌啦

 

← 海中月II-01

 

题目30-2.跃出水面的熟悉的身影


  苏沐橙暂时住到了唐柔家。

  比起苏家所在的旧式楼房,唐柔住的公寓大厦保全完备,进出需要刷房门卡或输入门锁密码,周围有保全巡逻,加上唐柔一贯靠谱,苏家两位哥哥外出期间,苏沐橙住在这里还是比较能令他们放心。

  

  两家距离并不远,步行不过15分钟,晚饭后唐柔牵着苏沐橙悠闲地走在路上,顺便带她认认路:“等苏沐秋他们回来,以后也能来找我玩。”

  “好呀!”苏沐橙扬起笑容。

  两个姑娘一大一小,年纪差了不少,但总有些话题是女孩子之间不分年龄都很感兴趣,两人一路上聊得很是热切,还拐弯一块去买了甜点零食,打算晚上一边聊天一边吃。

  正聊着之前看过的电视剧,突然路旁一户人家养在门外的大黄狗狂吠起来,苏沐橙吓了一跳,转头一看那只狗足有到她腰际那么高,模样凶狠,咧着一口尖利牙齿,摆足了威吓姿态。

  唐柔把小姑娘拉到另一边:“吓到了?妳别怕,狗有拴炼子。”

  “好。”苏沐橙小心翼翼地探头,确实看到狗脖子上被扯的咣咣作响的铁链。然而那头黄狗眼神凶狠,滴滴答答的口水不断由齿间落到地面,让人不由得心生恐惧,“这只狗好可怕。”

  “它平时很温和的,而且很聪明,我看过它帮忙捡掉进院子的球…”

  唐柔安慰的话才说一半,由大黄狗这户开始,斜对面那家养的傻金毛跟着咆叫起来,接着隔壁的哈士奇、对街的黑狗…整条路上的狗全数发疯一样,苏沐橙本能地靠近唐柔,抬头时偶然看到三楼窗边,甚至连那里都有小贵宾尖声叫个不停。

  这番动静当然引起狗主人们的注意,纷纷打开家门喝令犬只安静,然而完全没有效果,甚至有位脾气比较暴躁的男子,不顾家人阻拦,怒气冲冲地卷起手里的报纸就往狗身上砸。

  一声惨叫响起,两人同时看去,就见那名男子打狗不成,反而被狗狠狠咬住了手掌--而那只利齿入肉、紧咬主人不放的狗,居然是只马尔济斯!

  马尔济斯是小型犬中性格最温和稳定的,体长甚至不会超过半尺,如今却咬的足有一米九的成年男性恐慌地猛甩着手。

  “这里可能有狗狗感染狂犬病了,我们别待在这,以免危险。”唐柔抿着唇低声说道,握紧苏沐橙的手快步离开。

  那些有狗绳或笼子关着的狗还好,她就怕突然窜出一只发疯的流浪狗。

  苏沐橙点头,紧跟着唐柔的脚步离开,在离开这条满是犬吠声的诡异巷道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只小马尔济斯的主人不知怎么的突然发了狠,不再试图甩开狗,他手一挥狠狠砸上了围墙,马尔济斯哀鸣一声松了嘴,一下子摔到地面那堆杂物中,雪白的软毛和墙面上都是斑斑血迹,也不晓得是否还活着。

  在男子身后,他的妻子与小孩苍白着脸紧抱彼此,对于刚才那瞬间发生的事,完全没能反应过来,而那位狗主人的神情,竟与那些突然失控的大狗如出一辙的狰狞。

  

  唐柔拉着苏沐橙回到家时,几位曾在电梯间有一面之缘的住户正和门卫大声叫嚷着,他们脚边大多放着宠物笼,有兔子、猫咪这类的,全都不安份的在笼子里左碰右撞。

  “我家兔兔这么乖巧,为什么要我扔出去?!”

  “对啊,而且你说扔,你要我们把宠物扔到哪?后溪吗?!”

  “就是就是!我家里的宠物可是花大钱买来的,你们赔吗?!”

  保全擦着汗安抚:“咱们这小区规定是不能养宠物,之前不晓得你们有违规…”

  一位妇人叉着腰大嗓门喊:“那就当我们没有养不就得了!就跟之前一样啊!”

  “但你们的宠物叫出声了啊!这不左邻右舍都知道,都被打扰了嘛,怎么可能一样……”

  唐柔拧紧眉,在电梯门终于叮的一声开启时松了口气,她按下楼层钮,电梯缓缓上升,那些争吵慢慢听不到了。

  “抱歉,没想到我家这里也这么吵闹。”唐柔说。

  “没关系,哥哥跟叶修也常常吵架,我早就习惯啦。”苏沐橙摇头,笑眯眯地抬起手里的塑料袋,里面是几盒冰淇淋,“不知道有没有融化?”

  见小姑娘摆出认真苦恼的神情,唐柔笑了笑,也举起手中提着的蛋糕纸盒:“那待会先吃蛋糕,冰淇淋可以放冰箱里。”

  说到甜点,两姑娘便将晚上那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抛到脑后,开开心心的聊起了口味。

  虽然隔天是休息日,苏沐橙不用上学,但在珠宝店工作的唐柔是必须到场的。苏沐秋请假暂且不提,连喻文州都告假了,店里本来人手就不多,只留周泽楷一个显然不够,唐柔一早就要到班。

  两人一个晚上就把那堆甜点吃了大半,早上醒来没觉得多饿,唐柔热了些正经食物当早餐,在苏沐橙捧着碗喝粥时和她说明了几句,抄了几只紧急电话放在座机旁,并将备份钥匙留给苏沐橙后,便出门工作去了。

  苏沐橙把餐具碗筷洗干净小心放好,没有在唐柔家里乱逛,只是在茶几旁写完作业,接着窝在沙发里打开电视,胡乱转着台。

 

  她心里不放心苏沐秋跟叶修,被绑架时哥哥浑身是血、叶修面色惨白的模样不过是几天前的事,尽管他们很快就恢复过来,然而比起哥哥和叶修被带上医疗车时,她偶然瞥见的那些研究员们……

  虽然相信他们俩人,苏沐橙仍是忧心。

 

  她心里想着事,也就无所谓电视在播什么无趣的科普节目,一位面貌严肃的中年人朝着镜头正在解说一些太阳啊、周期啊之类的事,旁边还放了两张照片,一张圆亮的像只金橘色的大盘子,而另一张则是盘子上撒了些黑芝麻。

  ‘…这是几个月前观测到的太阳,如各位所见,这已是今年第五度观测到无黑子现象,太阳表面闪焰喷发几乎不存在……早在数百年前,太阳表面的活动,就以一万年间罕见的速度急速下降中,已证实极大程度影响人类生育率,故而诞生了人鱼计划,然而地球能承受的临界点……根据目前旅居A国的方士谦方教授提出的大胆推测,太阳发出的辐射量大幅减少,加上地表磁场与旧时代战争遗留的……将导致…’

  苏沐橙正盯着电视发呆,心底祈祷两位家人平安无事,这时忽然听见窗户叩咚几声,苏沐橙看向窗外,却是外头风太大,唐柔晾在阳台的衣服被吹的频频敲上玻璃窗。

  眼见衣服都要被风刮跑了,苏沐橙起身跑向阳台,踩在小凳子上帮忙把衣服收下来。

  她平时会分担家务,动作很俐落,奈何她还小,不够高,收几件衣服就要放到一旁的篮子里,再挪动凳子接着收,忙碌了好一会,伸手去拿最后一件衣服时,忽然刮来一阵强风,苏沐橙连忙抱紧怀里的衣服,只听见一阵敲击声后,衣架子连同上头的连身睡裙被吹跑了。

  小姑娘赶紧凑到阳台边往下看,那件睡裙朝楼下飘了一会,最后落到小区后方的河堤旁。

  苏沐橙思考片刻,将那篮衣服提进屋里,锁好窗,拿着备份钥匙朝楼下跑去。

  

 

  这条小溪两旁种了些植物,但不是柳树,也不是樱花,就是些普通的常绿植物,除了晨跑者以及小区住户吃饱没事干会来散步之外,平时根本没人来,是以苏沐橙穿过后门跑到河堤旁时,衣服还好端端的待在它落下的地方。

  她拍干净裙摆上的草叶,松了口气,正要返回时,眼尾余光却忽然瞥见一道银亮的色泽。

  苏沐橙扭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的路桥正下方,有鱼尾般的东西一闪而过。

  那绝不是普通的河鱼,且不提那鱼尾大的夸张,像一把精致巨大的扇子,光是鳞片,沾着水珠的银白色尾鳍附着一层深深浅浅的蓝,就像海洋一般。

  那不属于鲸豚,或多数人类所能接触的物种。

  可是她认识那种鳞片,也见过这条鱼尾巴,鱼尾巴的主人,当时和她哥哥一块窝在床上熟睡到连工作都忘了。

  那道跃出水面的熟悉的身影,是……

  苏沐橙瞪大了眼,正想喊对方的名字,她忽然捂着嘴左右望去,顺带确认小区各楼层的阳台没有人站在那吹风或吸烟什么的,才悄悄松了口气,往陆桥下走。

  她太过专注于前方,没留心身后情况,昨天那头大黄狗在苏沐橙身后数尺处低伏着上身,两只眼睛诡异的充血泛红,喉间示威低吼着,嘴边、胸前的毛皮上带有未干血渍,而脖子上的一小段铁链,看断口,居然是被硬生生扯开的。

  大黄狗猛吠一声,强健的后肢跳起,苏沐橙转过身时,只看到那头本来性情温和的大狗龇牙咧嘴,朝她猛扑了过来--

  “嗖”一声响,某样东西以极快的速度击中了大狗的后脑勺,黄狗哀鸣一声,翻着白眼倒下。坐倒在河堤边的苏沐橙按着扑通直跳的心口,一会后才发现昏倒的黄狗身旁那堆碎石块,原本应该是一块…板砖。

  “苏老大的妹妹!”河堤边上挑染着金发的不良少年大叫着,他一边朝着苏沐橙跑来,一边对着那条狗喊:“居然敢欺负老大的妹妹!简直砸场子,作为头号小弟不能忍!”

  “包子哥哥。”苏沐橙说道。

  包子拉起苏沐橙,不晓得脑子里都装了什么词汇,满口问着“大小姐没事吧”,苏沐橙忙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任何问题。

  “本来想问苏老大缺不缺守门的,结果楼下大婶说你们不在,我溜了一圈,碰巧看到妳在这…”包子解释自己出现在这的原因,苏沐橙应声,却见包子猛一抬手,手里另一块砖被他扔飞出去,正后方传来板砖砸中物体的闷响,还有一声唉呦。

  苏沐橙立刻回头,就见那块板砖孤零零地落在空无一物的河堤边,被砸到的东西不见踪影。

  包子挡在苏沐橙前面,朝后溪的方向大喊何方妖孽还不现身,一只人手突然从水里窜了出来,拍在河堤上,还奄奄一息地抖了两下。

  

  苏沐橙犹豫一会,大著胆子往水边走去,包子紧跟在旁,两人靠近那只苍白的手臂,只见不算深的溪水里有个人,对方面朝下,淌着水的黑色长发披散在光裸的背脊上,半张脸埋在水里,不知是死是活。

  “浮尸水鬼,这我擅长,大小姐妳靠后。”包子一本正经说道,拾起板砖就要再砸,苏沐橙忙出声让他别动手。

  她蹲在那具疑似浮尸的人旁边,朝水里看去,对方泡在溪水里的下半身,果然是一条银亮的鱼尾。

  包子同样注意到了,露出亲眼目睹世界不可思议的兴奋表情,直说苏老大果然没骗他,他们苏家真的能看到人鱼啊!

  “…叶修?”而苏沐橙小心翼翼地伸手,轻拍对方手臂,“叶修,你还好吗?哥哥呢?”

  如同听见什么启动词似的,倒在河堤上的人鱼颤了颤,呼地一下撑起身,破口大骂道:‘混帐哥哥!!你拿什么东西砸我啊!’

  

  若忽略对方满脸的淤泥、额际被板砖砸出来的红印子,以及身上带着的水草,它的五官确实和叶修一模一样,不过那怒气冲冲的表情十分不像就是了。

  在苏沐橙满脸迷惑中,那尾人鱼嘀嘀咕咕地喊了一串听在她耳里就只是尖叫的话,待对方把脸上的污泥抹开,睁眼一看却是个人类小姑娘歪着脑袋打量他,人鱼愣住了:‘妳是谁?妳身上为什么有哥哥的味道?’

  “我听不懂。”苏沐橙回视。

  双方面面相觑,还不待其中一方做出任何举动,“嗖”的一下又是板砖飞过,人鱼吧唧一声面着地摔在河堤边,晕了过去。

  苏沐橙吓了一跳,起身环顾四周,眼下,这处河堤边只有四样活物:斩妖除魔完毕的包子少年,晕倒的黄狗,晕倒的人鱼,还有抱着件连身睡衣的她自己。

  看清情况的瞬间,苏沐橙忽然与自家亲哥高度同步,12岁的小姑娘深呼吸后肃着脸:

  

  这里,只能靠她了。

  

 

=    

题目写完啦!!!!激动!!!撒花!!


评论(68)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