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方舟计划 02:没有一个人 (人鱼末世)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标题因故更名。(←取名废)

* 很遗憾从本章开始就要放飞自我&OOC(这么快?!),看不下去就…默默离场就好

 ←  01

 

02. 没有一个人


  叶修拿着手机,话才说了一半,忽然后脑勺一痛,被苏沐秋压着脑袋强硬地塞到座椅下。

  还来不及问苏沐秋发什么神经,只见车窗外有一大团嗡嗡作响的褐色影子如暴风般刮过,在厚玻璃上刮出道道白痕,这惊鸿一瞥后,高速行驶中的列车猛然煞停!

  刺耳尖锐的金属刮擦声大响,震的人耳膜生疼,列车夸张地震荡起来,叶修紧抓窗沿,伸手去拉苏沐秋却摸了个空,反被人扣住手腕,狠狠按着头捞入怀里。列车左摇右晃,几乎要把五脏六腑都给甩出来,突如其来的飘浮失重感后,列车在隧道内脱了轨,倾斜的车身擦着岩壁滑行,带出一串刺目火花。商务车厢内的装饰物被震落,砸了一地碎片,剧烈晃动不知过了多久才停下,灯光闪烁几下后猛然一黑,彻底停止了运作。

  静默中,隐约的惊惶惨叫逐渐传出,各种哭喊越来越响。

  

  没几秒,应急灯亮起,幽绿色的灯光照的一片混乱的车厢越发诡异。

  感觉紧抱住自己的手臂慢慢松开,叶修听头顶上有人重重松了口气,他从苏沐秋的怀抱里探出头,推了推压在上方的少年:“苏大大,你没事吧?”

  苏沐秋掀开刚才砸了他一下的座椅,拍着落到身上的碎片,龇牙咧嘴地揉着肩膀:“废话,怎么可能没事,痛死我了。”

  叶修目光诚恳:“不是,我问你脑子没事?我防御比你高,血条比你厚,你挡我干麻。”

  苏沐秋哼笑一声:“人鱼这么厉害,事到临头反应比人类还慢,这能怪我?”

  “咳,我刚才正在和沐橙通电话…”这话出口跟找藉口辩解似的,叶修讪讪,拿起手机一看,通话自然是中断了,连讯号格都清空。他回拨几次,完全不行,便干脆关起屏幕,将手机塞回苏沐秋外套口袋里。

  苏沐秋撑着车壁站起身,跨过几排倒下的座椅,从车厢之间过道门上的玻璃窗朝后看。

  他们回程车票是张新杰手底下的助理安排的,买的一样是最贵的位置,车厢内只有他们两。这班车从第三节车厢才开始有其他乘客,两人所在的车厢不过是稍微倾斜,后面那车干脆是歪成了45度角,里头的人摔得东倒西歪,幸好刚才那一紧急刹车,各节车厢在隧道内挤成了之字型,恰巧卡着狭窄隧道稳住车身,否则列车后半段估计全翻了过来,不晓得伤亡该有多惨重。

  当今的科技已实现列车全自动化,系统靠电磁信号辨认前进方向、时速与会车调节等,车上除了卖盒饭零食的乘务员,就只剩一位车掌,此时车掌正拿着扩音器沿车喊了过来,让大家不要慌张,说明列车由于不明原因翻覆,请乘客带着物品下车步行离开隧道转乘其他列车,或留在车厢内原地等候,车站已紧急调派接驳车辆,但因车站的情况,三个小时后才能派出车来。

  乘客们怨声载道,撞伤的小孩哭号着,父母没耐心地安抚,有人大声和朋友抱怨列车安检问题,急性子的更是直接揪起车掌的衣领大骂,咆啸自己行程很赶,这些吵杂闹得人越发暴躁心烦。

  即使如此,多数人仍选择留在车厢内等待,仅有少数取了行李下车。

  进出上城区需要审核,十分麻烦,上城区、旧城区之间除了探亲或旅游很少出入,一旦去了极少当日来回,因此车上由Q市前往H市的乘客大多拖着沉重行李箱,一听见要步行就抓狂,是以面对这种突发情况,列车方面都会有两种解决备案,全看乘客赶不赶时间。

  

  苏沐秋跟叶修两手空空,而且急着回H市找苏沐橙,没差走这一段隧道,于是干脆加入步行小队伍。

  

  不少乘客在刚才的碰撞中摔伤或物品遗失的,需要人维持秩序,于是车掌留在车内确认情况,选择步行的十来人由乘务员领头走出隧道,到最近的停靠站。

  一出车门,叶修身子一歪就挂到苏沐秋肩上,哼哼唧唧地嘀咕隧道里有奇怪的恶心味道:“沐秋,我快吐了,你背我出去呗…”

  “你不是有两套呼吸系统?用鳃来呼吸啊,鳃没有嗅觉吧。”

  隧道内通风设备没有运作,空气不流通,有股经年不散的浊闷气味。苏沐秋嘲了叶修几句,见他脸色确实不好,倒没有把鱼从身上推开。

  叶修埋在苏沐秋的颈窝间,假模假样地干呕一阵,被苏沐秋拍了脑门之后反倒不再磨蹭,自己站好了,混在乘客间慢吞吞地走。

  选择步行的人除了他们俩之外,还有一位年轻学生,剩下的几人从着装看来,大概都是跑业务的。

  隧道里每隔数尺才有紧急指示灯,亮度不高,连看清脚下都不够,乘务员拿着手提灯走在最前方,跟在后头的旅客彼此不认识,不过或许是有了列车脱轨的共同经验,此时融洽地聊起天来,最先提起的就是手机不通这件事。

  “本来打算告知公司路上有意外,会迟点回去,顺便发微博…”有人感叹。

  学生立刻接话:“对啊对啊!我也是,这列车建成之后至少有几十年没有出这种意外了吧,罕见啊!”

  其他人纷纷附和,抱怨迟到扣薪,客户在等之类的,有热情的自来熟扭头找苏沐秋搭话,偶然瞥见叶修腕上的身分手环,直接当他俩是准备到下城区观光,悠闲的很,闲扯几句就回去和其他人一块抱怨工作了。

  对话结束,周遭一静下来,苏沐秋便敏锐地听见某种声音。

  那音量太小了,难以辨认是什么声音,听到耳里就像收讯不佳时的杂讯,他四处看了一下,没找到声音来源,好像这杂音只在他脑子里作响。

  从遭绑架开始,苏沐秋时不时会听到这种杂音,他有些怀疑是当时摔倒撞伤脑部,后续因为伤口愈合良好,他也没觉得身体哪里不对,于是没多留意,没想到可能留下了后遗症。

  苏沐秋揉着耳朵,想着回去后做个检查好了。

  “沐秋。”叶修忽然说道,“你记得沐橙刚才电话里提到,差点被黄狗袭击的事?”

  “记得。”

  “她的描述…你想到什么。”

  苏沐秋点头:“像今早看到的白鲸。”

  “以人类的说法,鲸豚是具有高度智慧的生物,而白鲸又是其中最温和亲人的一种。”叶修说着,“所以才会被养来做表演秀。”

 

  然而那头白鲸明显发了狂,外型异变,不断冲撞池壁,那凶狠模样远比嗅着了血腥味的鲨鱼可怕。

  叶修没把话说完,忽然打量着周遭,苏沐秋望向他的侧脸,却想起某件连叶修本人都没意识到的事。

  饲育员们确实对白鲸的异状紧张万分,以张新杰为首的研究员同样密切关注每一项数值变动,所有人紧盯着白鲸,然而,除了苏沐秋以外,没人察觉对那头白鲸反应最大的,实际上是叶修。

  他简直是要把苏沐秋的手臂抓断了,说什么都不肯放苏沐秋靠过去观察。可是当他悄声问有什么不对时,叶修皱紧眉,说不出个原因,翻来覆去也只有一句危险,别去。

 

  叶修认为他是担心苏沐秋的安危,但就苏沐秋的角度来看,不如说……是叶修自己不想靠近。

  他潜意识排斥接近那头白鲸。

 

  不过最后,他们还是不晓得那头白鲸变化的主因,张新杰本打算说明某些猜想,然而临时接到一通电话,只皱紧眉说因某些突发状况,他和肖时钦需要赶往B市,并顺势邀请他们同行,不过苏沐秋和叶修拒绝了。

  张新杰并未勉强,顺路带他们到了车站,分开前,那位研究员目光沉重,肃着声说“这一切变化,与‘方舟计划’有相当重要的关系”,并将一样物品交给两人,留下请务必小心后,便匆忙离开了。

  苏沐秋拉了拉身上的单肩包,张新杰交给他们的东西就收在里头。

  那是个纯黑色的金属方块,入手微沉,刚好能一手掌握的大小,表面光滑完整,细细去摸才能发现侧边的接缝,其中一面有接孔,而外盒上刻划着橄榄树枝的暗纹,两片橄榄枝交叉,如羽翼般展开,不晓得用途为何。

  方舟计划的目的不是世界和平、物种平等共处吗?这样的话,为什么强调需要人鱼,却又说不知道人鱼是谁无所谓?又为何非得去看那头白鲸?

  察觉思绪跑远了,苏沐秋摇头,继续听叶修提到白鲸的原因。

  “…列车紧急停止之前,我看到有东西飞过,接着列车脱轨,一团混乱,没来得及说完。”

  苏沐秋想起叶修当时瞪着窗外的惊讶表情:“我只看到有一片阴影…你说,飞过?”

  “对。”叶修肯定点头,指着后方,“飞过去的,就是那些虫子。”

  隔着一大段距离,隧道后端,那辆脱了轨的列车仍歪歪斜斜地卡在那,像是被人粗暴对待的玩具,在幽深隧道中亮着微光。

  一般来说,列车为了最大程度降低风阻,整体外型会偏向流线,外部无任何装饰,他们搭乘的列车也是,然而此时一看,车顶上方不知何时覆盖着无数参差不齐的褐色物体,起了疙瘩一般,列车内透出的细弱光线打在褐色物体上,照出隐约的光泽。

  …那是某种昆虫的甲壳。

  乍然看到这么多巨型蟑螂似的虫子密密麻麻地贴在列车顶上,触须摆动,即使不怕虫的苏沐秋都感觉头皮发麻,好一会才驱散那股恶寒。那群虫子虽然密集地挤在一块,但间隙中苏沐秋偶然发现下方的一抹绿色,虫群不是没事趴在那度假的,它们看似静止不动,彷佛品味恶俗的装饰,实则攀附在车顶上,啃食着某种植物。

  “列车的安全系统或许是感应到虫群,才会突然煞车。”苏沐秋若有所思。

  “那是什么?蝗虫?”

  日常娱乐包含动物节目的苏沐秋眯起眼盯了一会,最后缓缓摇头:“是蛐蛐…蟋蟀。”

  “哦,身长20厘米的蟋蟀?”叶修反问。

  两人交换视线,从对方眼中读出与自己相同的想法。

  很显然,白鲸、宠物狗、虫群,全都产生了原因不明的变化。

  前两者毫无疑问的展现了攻击性,而那群蟋蟀尽管暂时只是趴在那静静吃着莫名出现在车顶上的植物,但光是如此,便让人背脊生寒。

  列车撞成那副凄惨模样,可是一眼看上去并没有裂痕,列车上的乘客们或许与那群不晓得产生何种变化的虫群最为接近,但留在铁皮车内的乘客姑且是安全的,而走在铁轨上的他们,根本是会动的活标靶!

  在这种地方,别说和虫群打起来无论人类或人鱼都没有优势,光看数量,假如那上百上千只蟋蟀扑来,都能把他们活活淹了。

  为了避免这些人陷入恐慌,大呼小叫引来注意,苏沐秋没立即将推测说出口,拉住盯着车顶不放的叶修直往前走,有意识地影响整只小队伍的行进速度。

  或许是察觉了气氛不对,一群人聊天的声音逐渐淡了下来,压抑地加快步伐,跟在乘务员后方走着。

 

  苏沐秋不晓得这条隧道有多长,但来时他醒着,大概有印象这段隧道几分钟就过去,刚才列车故障大约是在中途的事,隧道的一半距离,再长也不过是几公里的事,以正常速度步行,顶多一个小时就能离开。

  然而,或许是漫长不见尽头的黑暗消磨了意志,加上隧道内空气极差,很快就有人抱怨起来:“喂,还要走多远啊?!”

  “剩下的距离大约是…”

  乘务员尽责回答,却被打断:“谁真的问你距离了,你说既然要走这么远,干嘛不让所有人都搭接驳车就好?我们走这么久,真的有更快吗?”

  “有的,最近的停靠站一小时后有一班往H市的直达车,再下一班至少要多等两个半小时……”

  “一个小时?还这么久,不会安排我们中途休息一会?”

  “这里毕竟是在铁轨上。”乘务员解释。

  那人不耐烦地一屁股坐下:“啊!不走了不走了,什么铁轨不铁轨,隧道都堵住了,还能有车来?我要休息,你们爱走先走。”

  乘务员捏紧手里的提灯:“这位先生,您这样会造成队伍的麻烦──”

  “我也不走了,腿酸,我留下来和他休息一会。”

  “我…我也是!”

  出乎意料的是,几位下车时不断拨着手机,一副公事很忙很紧急的其他几人居然认同了这个决定,陆陆续续地坐下,连学生都在犹豫一会后,跟着坐在铁轨上。

  站着的就剩下正努力劝说的乘务员,以及苏沐秋和叶修,两人忽然间就成了视线焦点,一下子好像他俩握有重要投票权一样,双方都盯着瞧。

  “小朋友们去旅游的,更不用急了吧?休息一下?”那位自来熟招呼着,学生从包里拿出了两条巧克力,活像准备拐骗小孩。

  “我要是你们,就不会坐在这了。”叶修说。

  “什么意思?”

  “意思是…人类的危机本能真的退──”

  叶修感叹到一半,被苏沐秋捂着嘴往后推,然而话已出口,虽然他没说完,但那半句也够嘲讽了,当即有人克制不住,露出想教训一下他的神情,苏沐秋忙换上了亲切自然的笑脸:“抱歉抱歉,他中二病,大家别计较。”

  几名成年人冷哼,放下拳头。

  “不过他说的是真话。”苏沐秋补充。

  对方抽着嘴角:“你们几个意思?!”

  “或许有点难以置信,不过…隧道里有不太妙的东西。”苏沐秋端正表情,“暂时它们没有动作,但按照推测,或许不久后,它们会攻击人类。”

  隧道本来就黑,加上凿通山体,等同于位在深山中,有些毒蛇或奇奇怪怪的生物丝毫不让人意外。

  坐在手提灯照出的一小片光明中,周遭被黑暗包围,其中潜伏着某些会害命的玩意儿,这种猜想让众人不寒而栗。

  “是什么东西?你们看到了?别乱说话吓人啊。”

  “是虫群。”叶修回答。

  “虫………毒蜘蛛?蜈蚣?”学生紧张地问。

  叶修摇头:“蟋蟀,少说几百只吧!”

  “…蟋蟀?”众人脸色古怪。

  苏沐秋一眼就看出他们明显是不信的,没解释,轻描淡写地问叶修:“介绍昆虫的那期节目,你还记着吗?蟋蟀有什么特性?”

  人鱼记忆力极强,叶修语气轻松说道:“这种昆虫性情凶猛,有自相残杀的特性,有翅,某些品种具有短暂飞翔的能力…杂食性,食量大,偏好散发酸味、甜味、芳香的食物。”

  自来熟笑出声:“说这些干嘛?考试背书?况且即使是恐怖片,来的也该是蝗虫吧!”

  “说这些还不明白?”叶修不带情绪地笑了一下,“蝗虫吃人类的农作物,是植食性。但蟋蟀吃肉啊。”

  几人面面相觑,静默的数秒后,爆出一阵哄然大笑,笑得眼泪都止不住。

  “你们的意思是,那群蛐蛐可能会吃掉我们??”

  “为什么不能?那些蟋蟀每只至少有餐盘那么大,几十只一起来不是正好拿人类上桌吗。”

  叶修答的理所当然,他这种态度,反倒让那些人的笑声更加猖狂了,直夸现在年轻人思想活跃充满创造力。

  “好、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话好了。”有人揩着泪笑说,“但就算是真话,也讲求证据吧,你们有吗?”

  两人坦然摇头。

  “啊,我刚才走在他们附近,也听到他们说一些虫子的事,刻意回头看了一眼。”有位男士出声说道,“我的视力不错,不过这里太黑了,加上早就走出了很长距离,连看到列车的轮廓都勉强,什么蟋蟀蚱蜢的,怎么可能看见?”

  “小朋友是不是游戏打多了啊?”

  几人笑了起来,都没放在心上。

  他们不走,已经将推测告知的苏沐秋和叶修没有强迫的意思,只是众人本来以为两位小朋友会一边凉快,没想到他们确实是走到一边了,却是跟乘务员通报一声,他们要继续前进。

  两人的决定,有那么瞬间让忧虑与迟疑闪过众人心头,转瞬又抛到脑后,别说巨型蛐蛐这种连电影拍出来都不好意思的玩意儿,短暂的休息是为了更长远的路嘛,等会说不定还能赶超走累了的两名少年。

  见他们的身影逐渐远去,有人靠着岩壁阖上眼:“好累,我眯一会,等下喊我一声。”

  毕竟是午后,虽然隧道内看不到天色,有午睡习惯的人撑不住了。

  “不如设个闹铃,这段时间,大家看是吃东西还是补觉,都休息一会好了。”学生建议道。

  在一片附和声中,乘务员只得拿出手机设置了闹钟,十分钟后响,他垂着头坐在角落,打了个呵欠,只觉得疲倦万分。

  

  

 

  拿着乘务员交给他们的小手电,两人继续往前。

  苏沐秋说不准那群蚱蜢到底什么情况,换做平时,他可能会判断休息一会更好,然而叶修的脸色实在难看,苏沐秋认为早点带他出去透气比较好。

  不需要配合其他人的速度后,两人不约而同加快脚步,但走了许久,仍没看见隧道出口,彷佛尽头遥不可及。

  渐渐的,隧道壁上的紧急指示灯没有了,全靠苏沐秋手中的一只小手电照明。苏沐秋向隧道前方望去,他能模糊地看见铁轨向前延伸,“应该快到了,我记得只有隧道两侧出入口没有应急灯。”

  叶修应了一声,没说什么。

  这时,苏沐秋却察觉一阵细微的水声,滴答、滴答的声响,不知从何而来。

  空气浊闷的隧道内,无端吹来一股夹杂细微腥甜气味的微风,湿闷黏腻的感觉抚过没有衣物包覆的皮肤,一阵恶心。

  苏沐秋向前走了几步,脚下突然踩到古怪的柔软触感,低头一看,地面上居然爬着几条细弱藤蔓,被苏沐秋踩烂了,渗出少许汁液。藤蔓上碧绿色的叶片仅有指甲盖的大小,零星点缀着脆弱的白色小花。

  仔细观察,细弱的藤蔓竟是由他们来时的路向前方生长。

  他们下车时,铁轨上有这些植物吗?

  小队伍原先是顺着铁轨向外走,先前几位同行者的皮鞋鞋跟一路上踩出清脆的哐哐声响,刚才苏沐秋专心想着别的事,此刻回忆起来,才惊觉不知何时起,脚步声全没了。

  在苏沐秋探究低头这数秒间,那藤蔓违背常理的离奇生长了几厘米,新生长出来的嫩芽是极浅的绿色,藤蔓上刚绽放的细小花朵散发著香气,令人心神舒缓。

  

  闻到那股香甜气味时,苏沐秋脑袋一沉,意识一瞬间有些涣散,手脚发软,彷佛陷入了棉花糖凑成的大床,走在他斜后方的叶修因他突然停顿而撞了一下,苏沐秋才猛地回过神来。

  他爆出一身冷汗,这时重新一看,藤蔓上那些哪是什么清纯无辜的小白花,那些小花共有五片苍白花瓣,形似人类指骨向上抓着某物,手心──也就是花心的地方,淌着一点浅红色的花蜜,一抬脚,鞋底就勾起细密黏稠的丝线。

  “叶修,这些植物…你有什么感觉吗?”

  叶修疑惑地瞥了他一眼,还是回答:“快吐了。陆地上原来有这种呕吐味的植物?整个隧道都是恶心的味道。”

  他说着,做出干呕的神情,本来只是做做样子,没想到喉间陡然涌上一阵酸味,叶修扭头撑着隧道壁,当真呕了几口酸水出来,他神色恹恹地接过苏沐秋递来的水瓶,看上去真的异常难受。

  苏沐秋陷入思绪,下意识轻拍叶修的背脊,一边失神地喃喃自语:“我知道那群人为什么忽然疲倦,以及蚱蜢究竟在吃什么了…”

  说到这,他猛地想起一下车时叶修就在抱怨恶心,他们在隧道里待了这么久,身上怎么可能没有沾染怪花的气味?

  对那群变异的蚱蜢来说,一但它们吃光了那些花朵,人类不正是淋了蜜的小点心?

 

  叶修缓过劲来,抹干唇边的水滴,侧耳倾听一会,忽然把水瓶塞给苏沐秋,手一伸揽住了他的肩膀。

  人类模样的叶修比苏沐秋还矮一些,搭肩的姿势有些别扭,他不以为然,貌似闲散地搭在苏沐秋胸前的指尖,已然是利爪的模样。

  他歪着脑袋,朝苏沐秋眨眼,纯金色的眼眸内,梭状直竖的瞳孔紧缩成缝。

  “沐秋,不要回头。”

  苏沐秋斜了他一眼,将他的手臂拉下来,调紧了背包的带子。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两人互看一眼,下一秒,苏沐秋拉住了叶修,拔足狂奔起来!

  几乎是瞬间的事,一阵又一阵极为响亮的振翅嗡嗡声在身后不晓得多远的地方响起,甚至盖过了两人的脚步声!

  

  空旷的隧道内,除了甜腻花香,就剩下腥甜的血腥气。

  他们身后,铁轨上,已经没有一个人存活。

  

   

=

*参考了巨蟋(花生大蟋)这种昆虫。

友善提醒就不要去搜索了,看起来像是5cm有粗壮大长腿的强强。

PS.蚱蜢的人工饲料配方里是包含鱼粉的,哎嘿

  

→ 03:食物短缺

评论(143)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