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方舟计划 04:救还是不救

* 接龙 末日三十题  / 《剑走偏锋》二刷

← 03:食物短缺


  在苏沐秋的电话响起时,身旁看场面太乱,同样离开卖场的其他客人中,也有不少手机铃声忽然大响,一时间各种音乐乱糟糟地响成一片,叶修见苏沐秋拿着手机分神观察四周动静,手越过去在屏幕上划了一下,干脆帮他接起了电话。

  苏沐秋斜他一眼,还是对上话筒:“喂?”

  泡过水的手机传出的声音十分模糊,苏沐秋听了一会,才分辨出对方说些什么:“接通了吗?哥哥!”

  “沐橙?”苏沐秋惊讶,“妳不在家?”

  苏沐秋捏紧了手机,叶修凑了过去,两颗脑袋挤在一块,紧贴着首机话筒,尽可能听清模糊的声音。

  话筒那端隐约能听到人声吵杂,脚步来去,还有电子叫号声响,令人立刻联想到了诊所之类的地方,心头不由得高高悬起。

  “我在医院,包子哥手臂受伤了,我们出来看医生。”苏沐橙仔细解释,“我播了好几次电话啦,刚才一直联系不上…”

  “好几次?”

  苏沐秋心头微动,想起刚才有好几人电话同时响起的奇怪情况,“看来,不只是隧道或车上讯号不好,而是整个讯号时好时坏?”

  他在那里嘀咕,苏沐橙习以为常,转为喊了一声:“叶修也在吗?你跟哥哥还好吗?”

  叶修笑,模仿小姑娘的语气:“在呢。我跟你哥都很安全,已经回到H市啦。叶秋在妳那里?”

  “在呀!”苏沐橙好玩地笑了起来,“找叶秋吗?”

  “不用,找他干嘛?他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说不出来。”叶修故作鄙视。

  苏沐橙没接话,只是笑,很开心似的。事实上确认两人都很平安她就开心了。

  而在这几个小时内记起名字的叶秋突然听到有人喊他,疑惑地望向医院大厅角落,苏沐橙正在那使用公共电话的。

  叶秋本打算挪过去确认为何喊他,才刚离开候诊区的塑料椅几公分,便马上让人按了下来,坐在他旁边的包子左臂仍肿着,当事人倒半点不觉得痛一样,严肃着表情将右手压在他肩上。

  “大小姐吩咐我看好你不要乱跑。”包子说。

  叶秋要是能听懂,就知道要鄙视地瞪他一句:你大小姐是希望我们彼此看住对方吧?一条刚上岸话都说不全的人鱼,一个脑回路跳脱的小白,能好好待着不惹出事已经万幸了。

  不过他仍然处于语言不通的痛苦时期,只迷惑地打量包子严肃无比的表情,最后默默坐了回去,不忘把睡裙盖着的尾鳍往椅子下挪了点重新藏好,得到包子欣慰的夸奖。

  时不时朝两位小夥伴的方向瞄一眼的苏沐橙同样收获包子竖拇指万事ok的表情,她疑惑的歪头,就听叶修问道:“包子跟叶秋没有惹麻烦吧?”

  “没有呢。”

  “那就好。”叶修鬼鬼祟祟地压着声:“沐橙啊,要是叶秋惹事,就学你哥那样,照他后脑勺来一下狠的,别留情,用力揍…他胆敢回手,回头就放你哥提菜刀收拾…”

  苏沐橙笑着应了,听她哥哥不悦地喊了句你要是不惹事,我才懒的揍你,“把手机给我…这么说,你们三个在诊所?那里的情况……还正常吗?”

  苏沐橙依言回忆一番:“都很正常,只是来看诊的人好多,我们还要等几十个号码。”

  “好,那你们在医院等我跟叶修,我们回家看一下情况就去跟你们汇合。”

 

  为了避免之后讯号不稳,苏沐秋仔细跟小姑娘约定了集合的事,随后打算切断通话,他在满是裂痕的屏幕上戳了半天手机也没反应,最后是苏沐橙那边挂断了,才跳出通话结束的提示。

  他思索着沐橙提到看诊的人很多这件事,一抬头就对上叶修的目光,苏沐秋瞭然:“咱们想到同样的事,对吗。”

  “嗯。”叶修点头,苏沐秋正要找他讨论这意味着什么,就见叶修不知从哪摸出一只胡萝卜机递给他:“这手机真的得换了。”

  “…不是!”

  苏沐秋说归说,从善如流接过贴满粉钻相当bling bling的山寨手机,手脚俐落地将自己的电话卡换了进去,顺口问了句这是哪来的。

  “出卖场时有人扔出来砸玻璃的,差点砸中我,既然捡到就接收了呗。”叶修再次搬出苏家教育的‘捡到就是我的’土匪理论。

  “嗯。”苏沐秋试了一下,基本功能完好,电量充足,可惜的是讯号同样忽强忽弱,大概也派不上用场,“情况很不乐观。连医院都爆满,也许…”

  “不只宠物狗,蟑螂老鼠全都变异,窜出来袭击人类?”叶修说道。

  苏沐秋:“不用袭击,光是大蟑螂大老鼠成群结队窜出来,就够引发一连串事故了。”

 

  两人随意猜测着,走在屋檐下躲避暴雨,往苏家所在的老楼房前进。

  然而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意识到,刚才还有闲心说笑的自己未免把事情看的太轻松。

  他们返回H市的一路上,基本都在没啥人的地方,看到的都是大蟋蟀、怪鱼那一类,而苏沐橙之前提起的也只是宠物狗抓狂,对于动物行为失常,两人早有准备,是以流浪狗扑上来咬人时,叶修跟苏沐秋都能应对。

  人类的行为却比动物匪夷所思。

  街上有人游走着,对雨势毫无感觉一般,顶着大雨四处作乱,那些往日穿着体面的人全都像发了疯,拿任何能拿到的东西到处乱砸路灯、站牌等公物,有些个性激动的就跟卖场客人一样上店家闹事,警车、急救车不停经过身旁,两人还看到有位中年人握着铁棍猛敲路树树干,然而这些人所作所为几乎看不出目的性。

  “这些家伙…迟早会转头攻击生物。”苏沐秋观察着。

  “比如人类?”叶修说。

  苏沐秋拉紧了叶修。

  几次遭遇闹事现场后,叶修罕见地皱了皱眉,二话不说硬拽着苏沐秋左弯右绕,不晓得他是怎么走的,还真的顺利避开人群,唯一的困扰是反而撞见更多不正常的生物,一转身绕进窄巷,惊起一大片足有脸盆大的飞蛾,差点被扑瞎了。

  苏沐秋从碰上飞蛾就不停的打喷嚏,眼眶全红了,叶修则是打一开始就恹恹的模样,状态都不算好,绕路又多费了点时间,不过总算平安抵达了家附近。

 

  他们住的地方交通不便,房屋老旧,本来就是老人居多,加上雨势过大,排水沟都成了湍急的小河流,附近无人外出,小区静悄悄的不令人意外。

  然而老楼房远看上去,完全跟废墟没两样,灰色的墙面外不知何时布满了翠绿色的爬山虎,整栋楼就像爬山虎形成的绿色方块,可是接近墙根处的叶片却如同错了季节,是鲜艳过头的赤红色,彷佛叶梢随时能滴出血液。

  他们以前曾在楼房后院清出一小块空地,当时叶修蹲在那敲敲打打搞出个手工木澡盆,后来又修了被他拍坏的桌椅,整个小后院堆积许多他淘回来的材料,此刻同样被反常植物淹没,爬山虎与茂密杂草争着地,令人无处下脚。

  “出去之前,墙上的植物只长到二三楼之间…”

  叶修好奇地伸手去碰红色叶片,被苏沐秋翻着白眼拉回来,动作间一不小心扯起了一段爬藤,只听细微的喀沙声,一小片墙皮连着藤蔓密密麻麻的根系被扯了下来,两人望着墙上那道新鲜出炉的墙缝,俱是脸色一变。

  “…这房子墙壁有多厚?”叶修干笑。

  苏沐秋抹了把脸:“很厚,非常厚。你还记得楼下老大爷每晚一开嗓唱歌,就知道九点了么。”

  “…寒冬腊月哟盼春风?”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两人互视,叶修扔开藤蔓,直接伸手环住苏沐秋的肩膀,后者拖着鱼,当即以最快的速度跑上楼梯。

  幸好老建筑还是比较真材实料,尽管外头活像百年古迹,屋里倒是完好,苏沐秋尝试性开了灯,屋里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松了口气,供电没问题这件事,无疑能带给人类非常大的安全感。

  不过他们心底明白,这种安全感是一时的,房子不知何时会倒,不能久留。

  刚才他们沿途也敲了几户家门,都是以前苏沐秋送过鱼虾、收过小菜的相熟邻居,没人回应,大概是一看植物疯长,早就赶紧找地方避难。

  苏沐秋翻出大背包,里里外外收拾重要物品,接着走进厨房将能久放的食品装进包里准备带走。

  别人有亲戚可以投奔,他们可没有,下一步也不知落脚处在哪,幸好都没成年,去警局卖个苦肉计,应该能暂时熬过一两晚,但若要登记身分,那叶弟弟这条黑户鱼怎么办?苏沐秋一边收,一边头疼接踵而来的各种琐事,在屋子里都要把自己转晕了,扭头想问问叶修的意见,就看到那家伙居然坐在电脑前,还开了游戏!

  “喂!你知不知道情况啊!”苏沐秋冲上前就想夺鼠标,表面出离愤怒,心里倒是信任叶修不会分不出轻重。

  叶修真不是没事打开游戏过瘾,他点开了好几条未读的消息,若是来问刷装代练的客户,就顺手回个抱歉,很快的一一关上,最后剩下的就是他要找的斩楼兰。

  斩楼兰留了消息给一叶之秋,时间是今日凌晨,内容断断续续,能感觉到他很焦急。

  斩楼兰:大神!在不在?!你们之前说今天开始会离开一两天,是离开上城区?

  斩楼兰:如果是,赶紧取消行程,不要出去!

  斩楼兰:我家得到一些消息,今天晚

  斩楼兰:晚上,标准时八点开始

  斩楼兰:上城区要全面封锁了

  

  苏沐秋撑着椅背,俯身敲了句谢谢,接着把键盘推给叶修,而他自己拉了张椅子坐下,从主机旁抽出个小本子,翻到空白页埋头写起字来。

  此时斩楼兰在线,回复很快就到了,急急问了他们状况如何,叶修将对话念给苏沐秋听,按照他的回答敲字:为什么上城区突然封锁?晓得什么情况吗?

  斩楼兰:这……没有明确消息,不知从哪里开始传旧城区爆发了由狂犬病毒突变的不知名瘟疫,为避免扩散开来,采取防御措施。

  斩楼兰:不过,小北说他昨天偶然看到一个视频,旧城区有奇怪生物出没,但视频马上就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斩楼兰:夜汐他家跟军部有点关系,今一大早他爸匆匆出了门,现在…

  一叶之秋:别尽说些捕风捉影的嘛!小楼,你自己有看到什么不对劲没有?

  一叶之秋:比方说你提到奇怪生物,军队动向异常啊

  一叶之秋:或着看到你家鱼缸里的小金鱼突然在水里跳舞也行。

  屏幕前的斩楼兰看到一叶之秋这句话,手颤了一下,露出明显的苦笑:“鱼缸?不愧是大神,这都能猜准。不过,要真是小金鱼就好了…”

  

  刚才说些军方、上层的消息,斩楼兰的回覆都很爽快,这时倒是磨蹭起来,叶修静了太久,正绞尽脑汁将所有留意到的细节与猜测写下的苏沐秋都停下笔,跟着紧盯屏幕里小小的消息窗口。

  这片静默持续了一会,才等来答案。

  斩楼兰:人鱼…

  斩楼兰:有军方的车,载走了人鱼。

  

  一叶之秋:我明白了,谢谢。

  他们的答覆和斩楼兰一样来的很迟,但斩楼兰像是松了口气,自然地转回了正题。

  

  斩楼兰:先别提这些,等安全了有的是机会说,大神你们来的及回来吗?

  斩楼兰:虽然八点封锁,但今天内还有方法让你们进来,搭高速列车的话…

  一叶之秋:小楼,第三隧道出事了。

  斩楼兰吓了一跳:啊?!

  一叶之秋:其他隧道估计是迟早的事。小北看到的视频,那些生物远比你们想的更加异常,注意安全。

  他们这也是拐着弯告诉斩楼兰照顾好自己就行,不用担心,斩楼兰知道搞代练的两位大神其中有一位是有人鱼的,背景应该不差,但他仍是多问了几句,最后收到一叶之秋带着微笑表情的“没事,我们会想办法”。

  斩楼兰:有困难一定要联系我们,号码是…

  叶修将号码记下,回覆道:谢啦小楼,那咱们先去逃难啦。

  斩楼兰先是六个点:……大神小心!

  

  退出了游戏,叶修语气不甚意外的说:“看来,这里要被放弃了。”

  苏沐秋沉思。

  

  当面临族群存亡的危难,衰老、病弱、伤残的个体会被淘汰,这是自然界常见的生存法则,牺牲一部分,让生存机率更高的个体及幼崽活下去。

  深海人鱼做为人类定义里纯正的野生物种,叶修对斩楼兰提到的消息反应比较平淡,苏沐秋想的却是另一方面。

 

  上城区全面封锁…

  情况已经严重到,上头决定不顾一切执行部分封锁了吗?!

  这时想来,那通将常驻旧城区的张新杰跟肖时钦叫去B市的电话,难道真的只是偶然?假如上头当真什么都不晓得,那要如何解释如此迅速的封锁?而且,由斩楼兰的话中判断,来不及赶回上城区的居民,同样会被排除在外!

  封锁上城区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会影响诸多层面,先不提国际范畴,光是‘仅有特定区域执行单方面封锁’这件事,立刻将国家明确切割成里外,形同被放弃的民众怎么可能乖乖合作?高层不担心吗?

  难道,他们认为不需担心?

  为什么?

  

  苏沐秋现在越想越觉得,当时要是逼张新杰把话说完再走就好了,可惜谁都没有预知术,更不会料到异变白鲸并非特例,尽管他们碰到的生物没有一种比那头白鲸变化的更夸张。

  …但这是到目前为止而已。

  无法改变的既定事实苏沐秋就不去烦恼了,啪的一声收起本子,深呼吸过后,回头朝叶修说道:“走吧。”

  叶修点头,自觉地背起那只大背包,一块离开了这栋危楼。

  

 

  他们往诊所的方向前进。

  街上的人越来越多,并非闹事的人数增加,而是那些人似乎逐渐聚在一起,形成或大或小的团体,造成某种增多的错觉。

  苏沐秋走在叶修前方,谨慎留意着四周情况,走到半途却察觉叶修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望着对街的一群人。

  “怎么了?”

  叶修思考着如何说明:“那里有个人,感觉…不太一样啊。”

  到底哪里不一样,他没说出来,但苏沐秋一眼就晓得叶修说的是谁。

  对街处那群人足有十来位,手持棍棒,朝墙角逼近,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是个神色紧张的年轻人,怀里紧抱着一只沉甸甸的大包,大概是盯上了财物。然而苏沐秋留意到他的原因,是他身上的穿着──朴素衬衫搭配长裤,衣着正经到乏味,胸前绣着某校校徽,很常见,却碰巧与当时在隧道内同行过一小段路的学生一模一样。

  苏沐秋想起那个拿巧克力条朝他们招手的学生,一时忍不住跟着看了一会。

  就这一会,那年轻人退无可退,背一贴上墙面,便闭紧眼抖着声喊道:“救…救命!”

  “沐秋,救还是不救?”见苏沐秋没打算走,叶修问了一句,“沐橙还等在医院呢,谁知道现在那里啥情况。”

  苏沐秋迟疑的也是这点。

  但沐橙那边有包子跟叶秋,再来他对叶修的能耐有比较直观的了解,放倒那群小混混要不了多少时间,眼前的根本算不上救或不救的难题。他没多少纠结就下了决定:“先过去看看。”

  “好。”

  叶修把雨伞跟包塞到苏沐秋手上,转着手臂准备‘过去看看’,这时那位年轻人再次惊慌地大喊:“救命啊!雷精灵!”

  雷精灵??

  “他喊啥,雷精灵?召唤师?训练师?游戏打多了?”叶修怀疑自己听错。

  苏沐秋同样怀疑,但紧接着,却是一道如同惊雷般的野兽咆哮声炸响,他愣了一下,很快意识到那其实是狗吠声,听声音还是头不好惹的成年犬。

  难不成真的有召唤师?!

  然而看了一圈,什么狗影都没见到,反倒是年轻人护着包已经被揍了几下,眼镜腿都歪了半边,他们连忙上前救人。

    


评论(27)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