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17:情不自禁 (哨A)

*接龙题目  四字词五十题梗 by 栖月

← 16  / tag:#伞修-如何与你的敌人野外求生




  接着一个下午,分类高效的叶修被勒令待在原地,而苏沐秋将帐篷里的纸笔拿到外头,抹掉了写糊的那几张,在一旁继续写写画画。

  冯老族长好奇,凑过来瞅了几眼,迷茫了半天:叶在扔石头,苏涂黑树皮,这……这都是干什么?

  半晌他瞅到高挂天上的太阳,恍然大悟道:“你们在晒太阳啊!”

  晒太阳?叶修灰头土脸地呵呵:“晒石头。”

  冯族长望着晴朗过头的天空,自顾自说了起来:“确实难得这么温暖啊!以往雪季之前,水都冻结了,动物绝迹。今天狩猎队出去,还能猎到几头白耳兽,碰上红角兽的踪迹……可惜,现在狩猎队的成员,都是没打猎过的年轻族人,有经验的族人又都受伤了,红角兽太危险……可是一头红角兽,雪季里省着吃,能让部落活下多少人……唉,要是能有个强大的人带领他们……”

  “……”

  “一个强大的,大夥信服的人……”老族长偷偷瞥着叶修。

  “…………”

  “咳,说起来,咱们部落的年轻人都很有潜力啊!像是那个那个……哎小叶啊,你怎么把头转开了?哎??”

  叶修苦不堪言,重新转过头来,不等冯族长开口便扬起灿烂的笑容:“什么?”

  “啊?我说那个……狩猎队--”

  “什么?”

  “……”冯族长痛苦地记起叶似乎是语言不通的文盲。

  

  冯族长讪讪离开后,叶修埋头忙活,时间飞快流逝,等他手酸眼疼地扔开最后一枚矿石时,添过两次柴的火堆早已燃尽,夜色黑沉,月光照亮的周围。不远处的苏沐秋完成最后一笔,伸了伸腰,脱离了专注状态。他舔舔唇,兴冲冲地写下标题,随后将那沓树皮充当的纸张卷起,朝叶修脑门上一敲塞给他。

  “喏,记熟了。”

  “?”叶修手忙脚乱接过,展开一看,先是迷茫,读懂标题后顿时无语。

  

  而苏沐秋欣慰地看着整日劳动下来的成果。

  明亮的月色下,那几堆矿石粗略分类开来,依照颜色、外观、质地等等条件简单分做了若干小堆,一堆堆分类整齐,看上去有几分美观。

  假如要再细分下去,就需要依靠仪器检测了。

  不过目前为止,苏沐秋决定干到这个程度就好。

  “反正还有一个冬天。”

  “一个冬天?”叶修问。

  “对啊,不然这整个冬天不就浪费了?”他心情愉快地点头,打了个呵欠。

  苏沐秋答得理所当然,做了一整天苦工的叶修对着矿石堆,默默点了根烟。

  某人如今非常受不得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味道,叶修刚刚掏出烟来,苏沐秋就夸张地咳嗽着溜走了,不忘瞪了叶修一记。

  “我睡了。你等烟味散了才准进来!”

  叶修咬着烟,沧桑地摆了摆手。

  苏沐秋没兴趣管他睡不睡觉,将兽皮门捂实了,确定任何烟味都不会飘散进来,便伸着腰,缩进了他一早准备好的床铺里。早先铺设好的修改式暖炕,让整个帐篷内暖融融的。

  五感失控带给精神和肉体的压力相当大,苏沐秋累了整日,几乎一阖眼就沉入了梦乡,睡得死沉,中途仅模糊地感知到叶修进了帐篷,挟带一身烟味。苏沐秋梦呓着嘟囔了几句,那人一顿,一阵窸窣声后,又重新回到门外。

  “我再吹会儿风。……晚安。”

  温暖顺着地面攀上。苏沐秋感觉连在联邦时,都没睡的这么沉,这么好。

  苏沐秋缩了缩肩膀,整个人全蒙进了柔软的皮料里,睡得几乎失去意识,陷入深沉的黑暗。

  

  

  接着他忽然惊醒了。

  用‘忽然’这个词,似乎不够精确。实际上,苏沐秋感觉他好似今晚从来没睡着过,同时又有种如坠梦中的飘忽感。他茫然地望着眼前的景象,那几堆矿石、熄灭的火堆以及盖成怪模怪样的巨大帐篷,明显是他睡着的帐篷屋外。

  我醒了?梦游了?走出来了?

  为什么在外头?

  苏沐秋疑惑,然而他半梦半醒中,并未多想,只觉得奇怪:熟悉的景物看上去似乎比平时大上了许多。

  接着他转头,仰起脑袋,看到了叶修。

  叶修唇边咬着的那根烟,已经燃尽灭了火,像是舍不得扔掉那短短一截烟,干脆这么叼着。

  这时,苏沐秋听见不知何处传来一声猫叫——重低音版本的奇怪猫叫声。

  那是什么东西在叫?苏沐秋迷惑,只觉得声源相当靠近,然而他没来的及寻找重低音嗓的猫,叶修便忽然侧头看向他。

  那双黑眼睛笑弯起来,伸出手,亲昵的揉了揉他的头顶。

  苏沐秋瞪大了眼。

  “嘘,别闹别闹,小心把人吵醒了。”叶修低声说,目光一转,望向夜色,“小猫咪,你们这星球的月亮挺圆的。”

  为什么要突然说什么月亮?苏沐秋无语地想,没意识到自己对小猫咪这个称呼感觉十分熟悉。

  “我在老家的时候,开机甲上月面打过仗。”

  叶修撑着侧脸,嘴里的烟一晃一晃,继续说道:

  “那里满地坑坑洞洞,里头还藏了一窝虫子,吃了一大堆人,剩下满坑满谷的骨头。果然无论星星还是人,都得离远一点看,就什么缺点瑕疵都没了,又亮又美。”

  “……我已经离开那里一个多月了啊。”

  他长出口气,主动停下了话题。

  叶修笑了一下,尽管什么话也说,脸上的笑容也很平淡,和苏沐秋往常看到的叶修一模一样,却不知为何,此时的他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叶修的情绪。

  沉甸甸的,死死压在心口,那是无能为力,又有几丝无言自嘲。

  

  又是喵的一声,苏沐秋视野中的叶修急遽拉大,四目相对,近到能感受到叶修身上的温度。叶修略略瞪大了眼,却没对苏沐秋说什么,反常地又是微笑,拍了拍他的背,抬起了手上的纸。

  他手里拿着苏沐秋扔给他的那叠‘联邦通用语教材第一版’。

  树皮上克难地写着一堆联邦星系的文字和拼音,与记忆中不同的是,那上头现在多了一些苏沐秋看不懂的字符。下午时并没有那些字,苏沐秋认得那是叶修母星的文字,或许是叶修自己的注记。

  “你瞧,我那位不靠谱的同伴给我整这堆幼儿教材。他老家的语言好像跟这儿挺相似的。”叶修揽着苏沐秋的肩,戳着纸面,一行一行地读,流畅无比:“这个词是矿石,这个是铁石树……花,植物,动物……这些是数量词,一二三四五……哦,工具这边还配了插图。啧啧,真是个实用主义的家伙,完全拿我当助手用。”

  热气呼在耳边,苏沐秋一抖耳朵。

  等叶修读起了联邦语,有了前后比对,他才姗姗来迟地察觉,叶修打从说话开始,用的分明不是他认识的语言。可是他却能理解叶修的意思。

  叶修毫无窒碍地把苏沐秋埋头写了许久的十几张教材全念过一轮,接着与他四目相对,严肃地说:“那家伙是不是觉得我蠢的有剩,文盲过头,学习语言要从一岁启蒙篇开始?”

  “喵。”

  “不过我就是要他这么认为。哈哈哈。”

  “…………”

  叶修咧着嘴胡乱揉了一把被他强揽着的苏沐秋,后者忍不住眯起眼,却不是出于火冒三丈,而是被这一捋毛,他全身上下舒服到了极点,费了很大的劲才没躺下来露肚皮。

  见他绷的直挺挺的,叶修反倒很是奇怪:“唷,今天这么端庄啊?平时不是一空闲就闹着我给你呼噜毛吗?”

  平时怎么了,平时他俩难道就互相搓来揉去了?!而且什么端庄,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苏沐秋心里嘀咕,便感觉自己跳了开来,头一低,咬住叶修的裤脚。夜里气温下降,叶修已经穿回了驾驶服,将兽皮服盖在外头,像是一套毛皮大氅。

  “怎么了?要去哪?”

  苏沐秋听见喵嗷一声,接着他大步跑了起来。

  身体相当轻盈,速度惊人,即使踩在入冬枯草上,仍寂静无声,周围的景致一下子从身边飞逝而去,钻入了森林。

  他放松地疾跑着,熟稔地在入夜后的森林中穿行,除了偶尔停步等待速度同样不慢的叶修,便没有再迟疑过。

  他目的明确地跑到了那处峡谷洞窟边,停步于岩壁的开口上。叶修缓步走来,调匀气息,有些惊讶地出声:“这是……”

  苏沐秋心里的惊讶绝对不比他少。

  

  上一回来到这里时,是阳光正好的时刻,那时看起来生机蓬勃,像是兽类的天堂;而此刻入了夜,却呈现另一种景象。

  兽类在各自的栖息地熟睡,峡谷内仅有高耸裂缝那端的水流不断,水潭倒映着星空,像是承载了满池的星光熠熠。

  领路的苏沐秋没有动作,只是得意地望向叶修,而叶修却是三两下滑下了山壁,大步迈向了水潭。苏沐秋立刻警惕起来,追在叶修身后,留意着任何夜间徘徊在水源边捕猎的动物。

  叶修沿着水潭走了几步,似乎在欣赏景色,接着下一秒,却做了个让苏沐秋惊了一下的动作--他蹬掉鞋卷起了裤管,几步走进了水里!

  已经要入冬了!深夜的水潭里尽管尚未结冰,仍直逼零度,最明显的就是叶修一踩进水里便一阵哆嗦,发著抖搓了搓手臂。

  他要是冻出病来……这里可没地方给外星人看病!

  此前苏沐秋一直恍恍惚惚的,任凭身体牵着走,朦胧地跟着视角变化行动,这时他猛一紧张,不知怎么的肢体就依照他的意识,噗通跳下了水,咬住不要命的某人的小腿,死命将叶修往岸边拖。

  “怎么?想玩水?”

  叶修转身,一捧水朝苏沐秋脑袋上泼,苏沐秋冻的原地僵直,反射性直甩头,又回头去咬叶修的小腿。

  忽然间,一只湿漉漉的冰冷掌心揉上了头顶,凉意顺指尖由头顶直入骨随,苏沐秋一阵寒颤,气急败坏地张口喊了句“叶修!”,传到耳中的却是几声吼叫的低嗥。

  与他的熊熊怒火不同,心里还有一股情绪油然而起——那不受控制的陌生情绪,全心全意对着闹他玩水的叶修,移不开目光与思绪。

  炽热的血液在胸腔鼓胀,翻搅,剧烈的令人动弹不得。

 

  这是……这是什么?!苏沐秋心底一惊,死死拉着自我意识,好半晌才认出不属于自己的这种情绪,非常像是……保护欲。

  虽然在胸口涌动的情感更为野性,不像是人保护人,像是动物保护伴侣。

  保护叶修?叶修有什么需要保护的?而且他为什么要保护叶修?话又说回来,他用什么立场保护叶修?叶修是屠杀联邦军的侵略者,而苏沐秋则是强行带着他坠落荒星的人——

  错乱冲突的情绪挤的苏沐秋头晕脑胀,偶然间,他瞥过涟漪不止的水面,对上一双蔚蓝色的圆眼睛。

  他愣住了。

  脑袋被揉成了杀马特爆炸的雪豹,冲着冰冷的潭水,怔怔望着自己眼熟的倒影。

  

  

  叶修一回头就看见刚才直把他往水里撞的雪豹僵住了,毛皮湿漉漉吸饱了水,整只豹失魂落魄直往潭里滑,眼看就要溺毙。叶修赶紧把雪豹从水里捞出来,没在意自己弄湿了全身。

  他揪着蔫蔫的豹尾巴拧水,那条尾巴在手里跟面条一样,雪豹没精打采地任由他折腾。

  叶修惊奇道:“猫咪,你之前不老是爱闹么,今天怎么这么乖啊?”

  谁是猫咪!惊觉这不是劳什子怪梦的苏沐秋在心底磨牙,然而为了不要猫叫,只得闭口不语,以目光瞪着对方。

  在叶修感觉,只觉得那双蓝汪汪的圆眼睛盯着自己看直了眼。

  非常不对劲啊!

  他摸着下颌想了想,一捋刘海,低头贴了过去。

  

  苏沐秋兀自迷茫恼火时,叶修那张脸忽然凑的极近,近到呼吸扑上了豹子湿润的鼻尖,一双漆黑的眼眸直视他,映出豹子身后点点星光,以及雪豹的浑身僵硬。

  苏沐秋一惊,意识到发生什么时,叶修已经把额头抵住他,伸手安抚地揉着雪豹的耳朵根,轻声自语:

  “没有发烧啊……难道是毛皮太厚了,我感觉不到?”

  苏沐秋感觉男人的呼吸扑在鼻头与唇齿间,心里上毛骨悚然,然而体内却有某种低温灼烧的热度,顺血管疯狂窜流。

  苏沐秋下意识动了一下脑袋,鼻尖轻轻擦过叶修颈侧。在那里,他感觉到某种东西。

  叶修身上,有股即使以他哨兵敏锐的感官,平时仍完全没嗅出来的气息。

  他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味道,彷佛并非嗅到,而是某种不存在的感知,意识到了那种气味。那种气味让雪豹血液发烫,时刻想亲近他,将他圈在肚腹下。

  苏沐秋不明白那是什么,但他记起他曾经感受过,甚至头一次见面时便感觉到了,尽管当时他无法像雪豹一样能明确察觉到‘某种气息’。

  那是什么?

  

  雪豹浸在潭水里深思,还咬笔杆似的叼起了尾巴,叶修不明所以地观望片刻,随即转过身,朝水深处一步步前进。

  水里有游鱼,因叶修的步伐惊起,在他脚边徘徊,鱼鳞反射着月光,像星光游弋。

  当他来到水深及腰处,叶修猛吸口气,向下一扎沉入水中,屏息着游动,伸手捞起一块沉在底部淤泥中的金属碎片。

  在潭水底部,还有许许多多仅露出一角的遂片,因上方裂缝洒下的月光而闪动。

  叶修随手捞起的碎片,与他和苏沐秋之前找到的那块型状相似,呈现人为打磨过的弧形,应该是承轴的某个部分。叶修握在掌心里摸了几下,也不见他使了多大劲,等他再摊开手,那块金属碎片竟如同被搓揉平了一般,拈直了。

  

  见叶修冷不丁扑进水里,直以为他意外发生的雪豹霎时回神,扑腾过来要将人咬回岸边,然而入水后,他看清了叶修变戏法的动作,心底诧异无比,注视着他手里拈平的小金属块。

  叶修偏过头,揪住雪豹,一块游回干燥的岸上。他随手将那片金属条扔到一旁,三两下脱掉驾驶服拧水,冻的哈气搓手,正想把水蹭到甩干毛皮的雪豹身上,便留意到那头大白猫用爪子拨弄金属。

  “怎么,好奇吗?不晓得我怎么做到的?”

  雪豹睁大圆乎乎的蓝眼睛,低低嘶叫一声。

  叶修没有升火,靠着温暖的豹子,解释道:“在我老家,有很相似的特殊金属,是一种用于Alpha、Omega机甲的特制材料。在特殊机甲制造上,Omega比Alpha和Beta更有优势……唔,你不晓得什么是Omega吧。”

  他摸了摸歪着脑袋的雪豹,捏着尾巴间嘿嘿一笑,低语了句“没事儿,我也不是很懂Omega”,随后拎起那片金属:“Alpha也有优势,但方法和Omega不太一样。我示范一回给你看看吧。”

  他说着,吐了口气,随即精神高度集中,一错不错地凝视着掌心里的小金属块。

  这瞬间,雪豹尾巴尖炸了毛,明显感觉到空气中,有某种东西变化了。

  叶修身上无形无感的‘某种东西’没了压制,一股脑散了出来。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几只兔鼠由睡梦中惊醒,仓皇逃出了洞外,远远跑开,甚至有一只慌不择路,撞到了雪豹银亮的爪子下,毛茸茸的兔群拖着尾巴一咕噜滚开,惊起了不少动物。而叶修丝毫没理会。

  雪豹的反应却与兽群彻底相反,先是一僵,接着涌起一股强烈的亲近感。他费劲地克制着,然而尾巴尖仍情不自禁地卷上了叶修的腿。

  叶修专心致意于手中那块金属,碎片在他手里扭曲着,如活物挣扎一般,缓慢融化开来,又聚合成不同形状。数分钟后,那片金属碎块成了完全不一样的造型。

 

  一枚歪七扭八的深蓝色五角星,静静躺在他手里。

  

评论(29)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