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2.4 君子协定(深夜60分/哨兵向导)

*哨向私设多,注意

← 2.3


44

  

  听俩大神这么说,兴欣塔但凡有点血性的人都恼火了,卯足了劲就想赢过江波涛。

  一开始只是星点般的怒火,这点情绪适当地激发了他们心底的正向竞争心,但时间一长,哨兵们的情绪彼此影响,加上苏沐秋给予众人在生死边缘徘徊的巨大压力,情绪过度膨胀。

  明显的愤怒、隐约的惶恐像恶心黏糊的烂泥,堵住了向导的口鼻,安文逸与莫凡尚能支撑,一些鲜少直面危险的向导当即克制不住,不受控制地跪倒在地,几乎陷入崩溃。

  向导的惊惧再次加强了哨兵的保护本能,具有强烈攻击倾向的尖锐情绪如锥子般,更加剧了向导的痛苦,如此往复。

  已经有哨兵彻底遗忘原先是来做什么的,眼前的人又是谁,自己又是谁,只是眼泛血丝,如野兽般低声咆哮着,准备伺机上前撕裂正前方的强大威胁,那名安静站着的哨兵。

  苏沐秋动也没动,逐日还开着保险好端端地塞在枪套里,半点也没打算防御的模样。

  他平淡的挑了挑眉。

  如同接收到某种信号,几名失控的哨兵同时冲了出去,各色武器扑天盖地的招呼向苏沐秋。一杆战矛从横里扫出,冲击力道并未强的将这些人撞飞出去,只是阻上一阻。

  然而这停顿的几秒也就够了。

  叶修顺着几名哨兵毫无章法的攻击力道,战矛一转将人扔沙包似的甩向一旁,几人撞成一团,还来不及抵抗,就被叶修在后颈上一人一下敲晕了。

  想逃的,失去控制的,屏障崩溃的,全数糊在墙角边。

  苏沐秋歪头对着叶修:“训练是不是太仓促了?他们根本不像准备好了。”

  “难不成要像微草塔,开个微草小学堂,手把手教会你耍技能?”叶修无奈。

  一名女性向导忽然跌坐在地上,抓着胸口低声哭泣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也要战斗?”她哭着问,周围紧绷的情绪海浪般不断拍打着她的精神屏障,而屏障崩溃后会发生的事,令她万分惊惧,“哨兵不是应该保护向导的安全么?我为什么要忍受这些?”

  从这里还是嘉世塔,她已经待在塔中近十年,虽然能够让精神体实体化,但这已经是极限了。或许她也曾想过离开塔,像一些顶尖向导那般自由,最后仍然放弃了。安稳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好,塔庇护着她,而她只需要在塔中等待需要帮助的哨兵回来,为他们梳理精神,笑着听他们害羞地道谢,或许之后会与其中之一结合。

  …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

  “两位大神是哨兵,根本不懂向导──”

  一些显然受过这位女性向导帮助的哨兵看着叶修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没事,我们不会逼妳。”叶修温声到,“如果不喜欢这样,妳大可安心离开。我们不会追究,也不会因此降低待遇。哨兵也是,自觉做不来的,只打算担任旧H市警备工作的,也可以离开。”

  有些脸色特别差的人很明显地动摇起来。

  “…真的可以吗?”人群间,有人低声问到。

  “当然当然。”叶修点头。

  他摸了摸裤袋,最终只摸出了棒棒糖,只好聊胜于无地拆开包装含在嘴里。

  他含糊的继续说到:“你们自己放弃了机会与自由,我为什么要拦你们?”

  

  即使听到叶修这么说,仍有不少人低着头快步离开了。

  见现场士气低迷,叶修轻啧,懒洋洋地喊了几声:“都振作啊!别忘了练习。”

  正说着,他手中的战矛一振,以尾端重重敲击地面,坚固厚实的地砖被砸出了小小的裂缝。清脆的撞击声响如同敲击在众人心尖上,一阵恍惚过后,神智清醒不少的人都感到一阵后怕,脸上透出一点坚毅。

  其中唯有安文逸神色骇然,难掩惊讶的看着叶修。

  ──刚才的是…精神暗示?!

  叶修对在场的人投射了‘鼓舞’的情绪。他的精神暗示,居然能做得如此隐蔽?波动轻微的几乎消融在空气中,却连身为向导的他都精神一振,受到了影响…难怪他们虽然偶尔会察觉到一些违和,但从未质疑‘叶秋与苏沐秋都是哨兵’这点,甚至某些奇怪的地方都不在意的略过了…

  若非他的大脑已经认知‘叶修是苏沐秋的向导’这件事,此刻或许都不会察觉到。

  安文逸沉默着,觉得自己身为向导,还有许多、许多不足。他垂下眼,握紧手中的光明之证,如江波涛一般专注地练习起来。

  虽然不知道能做到什么程度,但他期望自己能成为战力。

  他绝不愿意成为甘愿一生待在塔中的向导。

  

  *

  

  突袭式的拉练轰轰烈烈地进行了三天,期间即使苏沐秋尽可能做到对应个人心理素质高低给予不同压迫,而叶修也抓着却邪忙碌地在人群间穿梭,仍有不少人用力过猛,碰地一声将武器变换回精神动物形态,闹的竞技场像是动物园一样,老有人急得满头是汗,追着雉鸡或拉布拉多猎犬跑。

  除了后来经苏沐秋与叶修决定,因各种问题需要区隔开来另外进行加强特训的兴欣塔正式成员──如苏沐橙、唐柔、方锐、乔一帆、包子等人──仍有少部分人成功了。

  其中以江波涛的表现最为出色。

  曾和苏沐秋和叶修碰上三级丧尸的他显然知道这套技能的重要性,现在创始者愿意亲自教授,无论是为了自己亦或为了其他轮回的成员,他都学习的分外认真。

  “小江,无浪都可以被称为魔剑士了啊。”叶修啧啧,与苏沐秋一同看着江波涛手中造型古怪的短剑,其上覆盖的光芒厚薄一致,输出稳定,切换属性也十分流畅。技能已经初具雏形。

  “前辈过奖了。”江波涛笑着收回了武器。

  “记得多缴一笔教学费啊。”苏沐秋强调。

  三人在基地的出入口门外闲聊着,等待轮回的车队。

  等叶修从一开始充分符合老板娘要求的笔挺站姿,换成整个人歪歪斜斜地扶着却邪,再到把战矛扔给苏沐秋,自己盘腿坐在地上无聊地吃着棒棒糖,他们才迎来了轮回。

  苏沐秋远远地听见了卡车辗过尘土碎石的声响,心中微动,叶修就感应到精神链接那端的变化,站起来拍拍衣摆。

  “叶神?”江波涛疑惑的看着开始整理衣着的叶修。

  “走失的江波涛小朋友,你家里人来找你了。”叶修指了指苏沐秋,“从他那边察觉到的,咱们心灵相通嘛。”

  心…灵…相…通…

  不管江波涛怎么想的,反正苏沐秋是自然的点头了。

  三人坐上停在一旁的悍马,苏沐秋对今日当值守门的哨兵打了个手势,厚重的铁门缓缓拉开,悍马领头进入了旧H市基地,后面跟着一串轮回的卡车,驶向安排给轮回站停的地方。

  本来嘛,虽然知道可能性不高,但旧H市基地还是以极高的热情期待男神周泽楷降临,让大夥亲眼看看传说中光是看到就会怀孕的长相,没想到车队停下后,踹开门跳下车的居然是满脸不悦的……孙翔。

  苏沐秋与叶修望着年轻哨兵,同时想到一件事:听小安/小江暗示,这孙翔好像觊觎我对象啊…?!

  “轮回代表孙翔。”孙翔老大不高兴地伸手。

  苏沐秋伸出手,被叶修拍开;叶修正要与孙翔握手,手掌又被苏沐秋收进掌心。两人几个来回后四只手搅麻花辫似的缠在一块,互不相让。

  右手仍悬空在那,孙翔的脸色更难看了。

  江波涛连忙打圆场:“这是兴欣特色的招呼方式。”

  …你骗谁啊!!苏沐秋与叶修才这么想,就震惊地发现孙翔居然点头接受了。

  其实孙翔只是不想搭理这两个人。

  “我们还带来了一些其他特殊材料。”孙翔取出清单,正想随手找个人塞,纠结老半天只好放进苏沐秋的风衣口袋。他着重说了几样材料的名字,“队长让我一定要跟苏…前辈强调这几样。”

  “什么!真的么!”苏沐秋大喜过望,立刻抽手,扯出清单快速地翻阅着,“这些都是加强吞日最急切的材料,没想到轮回这么大方。”

  叶修揉着手腕,“多少人需求这份材料啊苏大大,你就只想到吞日?以公徇私?假公济私?”

  苏沐秋不耐烦地挥手,“不然我要地位做什么!要信用点做什么!不行,我要立刻找老板娘把这几样材料圈到名下。”

  苏沐秋兴冲冲地跑了,孙翔对叶修单方面大眼瞪小眼,正事都忘了办,江波涛只得接过轮回这边的事务,一面猜测孙翔大概是又赌输了才轮到这趟,一面让等待吩咐的其它轮回成员与兴欣塔交接,双方立刻投入忙碌的清点核对中。

  

  见苏沐秋与江波涛匆忙离开后,叶修一把捞过了倚靠在墙面上的孙翔,夹着对方的脖颈捞到自己眼前。

  “喂!你做什么!”

  孙翔气骂,试图挣开叶修的手臂。

  叶修沉默地望着他,隐蔽地投射保持安静的暗示,片刻后孙翔仍满脸不悦,但确实在嘟囔几句“没兴趣跟你吵”之后安静下来。

  “孙翔啊?跟你谈个好事。”叶修笑着说到。

  “…什么事?”孙翔还没这么甜,不相信眼前这个人有什么好事能谈。

  “我跟你做个君子协定。”叶修感觉到孙翔隐藏在不耐烦表象下的困惑情绪,主动解释到:“就是口头承诺,具有正式效力的。”

  “口头承诺?万一你不打算履行怎么办?”孙翔撇嘴。

  “你自己清楚我不是这种人。”

  “…说说看。”

  

  叶修笑了一下,随手挥动战矛。

  却邪在斗神的手中,发出细微的嗡鸣声,矛身上流畅的暗纹闪动,乌黑的矛尖滑过锐利的寒芒。

  保养极佳的战矛上,光滑面清楚地映照出孙翔隐含渴望的眼神,与叶修含笑的平静侧脸。

  

  “如果之后我出了什么事,”叶修笑,“你就拿着它,代替我,保护荣耀大陆吧。”

  

  他将却邪的一端塞入怔愣的孙翔手中,两人一同握着乌黑的战矛。

  ──一叶之秋的却邪,没有排斥他。

  

  …这个人,是认真的。


  

→ 2.5 / 目录

评论(38)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