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 打赏需谨慎! 】】】
请量力而为!请考虑清楚!打赏并非必须。

【伞修】海中月22:第一句人类语言的"我爱你" (人鱼)

*三十题接龙  题目:人鱼三十题 by 临界星

@随便


21


22. 第一句人类语言的"我爱你"

 

  叶修潜入了深海。

 

  他不记得自己何时离开陆地,置身这片广阔的大海中。

  宛如回到仍独自在无边无际的海洋里游荡的时期,他无所事事地躺在鲸背上,顺着鲸群的方向移动,无论它们抵达何方都无所谓。

  因为他没有目的地,也没有想去的地方,所以到了哪里都能处之泰然,不疾不徐。

 

  叶修睁开眼,隔着海水望向上方,几百尺的水面外,是一片晴朗无云的天空。

  他开口说道:“妳说出第一句人类语言的‘我爱你’时,是什么感觉?”

  不知何时坐在他旁边的雌性人鱼抱着紫色的大鱼尾,柔顺的长发在海水中飘散开头,模糊了她的面孔。叶修没有转头看她,但十分清晰地感觉到对方正盯着自己,唇边扬起甜美的微笑。

  “女士优先,应该让我先问嘛。”见叶修耸肩,她问道:“你也知道的,那群穿白大挂的坏人虽然很过分,但对人鱼的习性,他们说的基本全对。还记得他说‘人鱼自愿远离海洋最长极限是一周’吗?──就是我的纪录。我每周至少会回一次海。”

  “嗯,记得。”

  紫尾人鱼歪头:“可是叶修,你离开多久了?”

  “几个月吧!”

  她摇晃漂亮的紫色鱼尾,表示没有恢复尾巴不算数。

  那根本不能算。

  “那么…半年…八个月…一年?不记得了。”叶修想了想,“陆地上的日子,每天都过得好快啊。”

  “老气横秋。”紫尾人鱼说着,“你该不会连这次为什么上岸都忘记了吧。”

  叶修回答这怎么可能忘。他想看看人类整出来的人造人鱼是什么东西,所以大老远上了岸,理由这么明确,想忘记也难。。

  “那么,你为什么决定留在陆地上?”她问的认真:“下着大雨那天,你坐在街边,明明想着虽然没见到,但差不多该回来海里了不是吗?”

  叶修失笑:“妳连我想什么都知道啊。”

  紫尾的人鱼笑了笑,摇晃戴着银色戒指的左手。

  “因为这里的我不是真的‘我’,只是你梦里的存在啊。你知道的事情,我当然知道了。”

  “这么神奇?”叶修说:“那我当初为什么留下来,妳应该知道答案吧。”

  “知道啊!”紫尾人鱼满脸骄傲地举手作答,“正确答案是,因为有趣。”

  “没错。”叶修象征性地鼓掌,“第二题。我现在为什么留下来?”

  “这个嘛…”她神秘一笑,指了指上方:“还记得你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吗?”

  叶修抬头望去。

 

  浅海区的阳光一直很好,暖融融的,就像将阳光细细揉碎了,洒进海水里。

  他年幼时曾经想过,如果阳光是可以触碰的,那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温暖,安心,令人眷恋。让他想舒服地眯着眼,蜷起身子打呼噜。

 

  这个感觉…就像是--

 

  叶修一眨眼,场景变了,他四处张望,发现自己站在一间比起大海简直窄的像玩具鱼缸的屋子里。墙壁上有好几处斑驳脱落,被人巧妙地贴着海报掩盖,厨房仅存的食物不多,只能勉强吃到半饱,而客厅的矮茶几上,放着好几朵做到一半的纸花。

  拉开的窗户间吹入干燥的风,嗅起来像汽车废气和尘土的混合物,没有一丝属于海的气息。

  但身上洗得泛白的T恤,有干净的洗衣粉气味,还有阳光的味道。

  他拉起下摆看了看图案,想起这件是苏沐秋的衣服。

  而‘苏沐秋’正坐在电脑前,劈哩啪啦地敲着键盘,有条不紊地朝耳机那端下着指令,手上操作着小神枪利落地削减BOSS的血条。屏幕中的BOSS长的像Q版豺狼,只是靠后肢站立,嘴角挂着白沫,目光狰狞,拿着比它爪子更小的迷你银刀,而且套着白大挂。好一会后,随着一记精准的巴雷特狙击轰出,BOSS不甘心地倒下了,苏沐秋摘下耳机。

  叶修摸着下巴:“我不觉得我会把他们想像成这么可爱的造型。”

  “所以说你不对劲。”苏沐秋转过椅子,双手环胸,“你该醒来了,否则外头的我绝对会把你做成冷盘,说到做到。”

  叶修想想这还真是吓死鱼了,更别提依照苏沐秋的品味,他被切片后可能会和一堆即将过期的超市减价蔬菜摆在一块上桌,简直不能忍,他转身就要朝门口走去。

  才跨出半步,衣角就被扯住了,梦里的苏沐秋笑容灿烂:“不过时间还够聊一会啊。”

  “能不能不要只有任性这点被完美重现啊。”叶修叹气。

  苏沐秋摊手,很可惜不能。

  “我在思考紫尾人鱼的事。”苏沐秋指尖敲击桌面,“如果她只是因为好奇而上岸,为什么在得知有研究所的人怀疑她是人鱼后,还待在海边乱晃,而不选择离开自保?如果还想在陆地上玩,她大可以暂离,游到别的城市,甚至别的国家上岸。”

  “我竟然沦落到要在奇怪的梦里,和梦到的苏沐秋进行这种严肃讨论?”叶修无语望天,在苏沐秋身边硬是挤出半个位置坐下。

  “反正你很闲。”

  叶修一脸期盼:“既然是梦,我在这里把你拍成肉酱,你也能原地满血复活对吗。”

  苏沐秋微笑:“因为是梦,如果你准备拍我,我手里会突然有把菜刀,对吗。”

  叶修承认这真是午夜梦回的噩梦再现。

  他回到正题:“也许她是对那名人类男性产生了兴趣。就像人类看到羽毛鲜艳的鸟,都会兴奋地拿出手机拍照。”

  “普通人不会冒着摔下悬崖的风险,扒在悬空的细树枝上给鸟拍照。”

  “但她是人鱼。”叶修说。

 

  人鱼是一种任性的生物,能够为了情感,做出许多人类无法想像、无法理解的事。

  所有足以触动人鱼的情感都有可能。

  一盘美味的蛋糕,海面上船只的绚丽灯火,沙滩上红着脸说‘妳真的很好看’的那个人。

  研究员并没有说错。

  人鱼不懂感情。

  它们从不会试图去‘搞懂’它,而是顺应它,就像顺应自然天性,顺应每一次潮汐、日出月落,顺应心口忽然涌现的那首独一无二的歌。

 

  “雌性人鱼又是最容易受情感支配的,根本随心所欲。否则你以为,为什么人类编写的童话里,出现的人鱼大多是女性模样?为什么有这么多雌性人鱼被人类捕捉到,至少数量足够支持展开人鱼计划?”

  “人鱼本来就没剩多少了,其中雌性人鱼又特别少,这大概就是原因,珍稀资源都外流了。”叶修轻叹,“……虽然我也好久没有看过别的人鱼了。”

  苏沐秋皱紧眉:“人鱼特别容易爱上人类吗?”

  叶修摊手:“没有这种事。确实,在你们看来,人鱼和人类是比较相似的,但在人鱼看来,我们种族更像鲸豚类吧。只是人鱼爱上海豚这种事,当事鱼都不一定清楚那感情是什么,人类又怎么会知道。”

  “你也是人鱼。”苏沐秋说道,“这就是说,你同样有可能爱上什么人,但自己却没意识到吧?”

  “是吗?”叶修一顿。

  “是啊。”苏沐秋抬起手,指尖抵着他,扬起熟悉的明亮笑容:“‘我’可是和你直接连线的,所以我知道,比如说,你对我--”

 

  还未等‘苏沐秋’说完这句话,叶修眼前忽然一黑,在他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周遭一切环境、人物全数消失,转为无声的黑暗。

  叶修吐槽,原来梦境小电影也有成本问题吗,不然话说一半还一下子黑屏闹哪样。

  他走了几步,察觉这个空间根本无边无际,于是干脆原地躺下,等待出口自动刷新。

 

  一闭上眼,他没有想到海,没有想到苏家,没有想到研究所,只是想起曾看过的那段视频。紫尾人鱼维持着人类的模样,她幸福地抱紧了男性,接着说了一句“我爱你”。

 

  为何紫尾人鱼当时说了那句话,而那是出于什么样的感受,或许他实际上并不好奇。

  如果这都是为苏沐秋这个存在而起的疑惑。

 

  因为,就像苏沐秋曾对他说过的,对叶修来说,对方同样先是‘苏沐秋’,才是其他。

  世界上有成千上亿的人类,未来还会持续不断有人类出生,把这个星球挤的满满当当,一个人消失,死亡,会有更多人补上。这些人类尽管有外貌、体型、肤色上的差异,但看在其他物种眼里,并没有任何不同。

  这几十几百亿人里,有一个苏沐秋。

  叶修能轻松想起关于苏沐秋的无数细节,像是他的喜好、性格、声音、笑容与一起经历的一切;也许对他人而言,这样的苏沐秋很普通,就像海里的一滴水珠,没有区别。

  然而,在这么多无家可归的人里,他独独对叶修伸出手。

  而在众多抱持善意或恶意的人类中,他接受了苏沐秋。

  只有一个苏沐秋,独一无二。

  知道这件事,就足够了。


  叶修安静地在黑暗中等待。忽然间,他听见遥远的某处,有道熟悉的声音,以陆地上的语言,不断的不断的,大声喊着“叶修”。

 


  “叶修…叶修!”苏沐秋紧张地拍着水缸,看着身穿人鱼裙的银尾人鱼昏昏沉沉地睡在水中,那身花花绿绿相当辣眼睛的人鱼袍几乎把他整条鱼裹得像阿拉伯妇女,只露出头、手和小半扇尾鳍。

  但光是那张脸和半扇尾鳍就足够吸引目光了,几位守在出入口旁的保安人员根本挪不开眼,光顾着探头探脑地偷瞄人鱼,低声讨论‘哇它的尾鳍真是好看,头一次看到会变色的,那是银蓝色吗?’以及‘人鱼细胞不是会让人鱼看起来变年轻么,他看上去都有18岁了吧,原本不晓得多大’。

  苏沐秋全都听见了,紧张的心跳频率都要过百,背后出了层冷汗。

  他回头恶狠狠地瞪着那位年轻的审核人员──或着说是负责上城区和旧城区之间通行的另类海关:“你们对他做了什么?知不知道他多贵啊,哪怕鳞片刮伤任何一点都是几百欧元的问题,他要是怎么了就是卖了你们全部都赔不起!”

  他今天穿着珠宝店工作的那身衬衫马甲制服,外头套了件某宝买来的休闲西装外套,加上本身大长腿的先天优势,倒是把这身混搭穿出名牌正品的风范。

  看上去像有钱人的苏沐秋,完全出自真心地喊出这句暴发户的标准台词,保安们都被唬住了--实在是看多了这样的家伙,有钱人嘛!都是这副德性。只是没想到,这长相清秀好看的少年这么年轻就染上这种腐败的恶习。

  那位年轻海关拿着小平板,一脸不畏权势的模样,正经八百地说明:“先生,您的人鱼没有受伤害,这是B市的人鱼审核程序惯例。我们在水中放的是无害药剂,能让人鱼暂时进入深眠状态,让人员进行记录就能通过进出审核,项目包含外观、身长、尾长、尾围、血液采集、骨型、鳞片硬度…”

  血液?骨型??怕就是这个啊!

  叶修再厉害,也没办法神通广大到把自己的血肉都改成人造人鱼那样,从海之王子那本书来看,别说骨型脏器都不太一样,血液更是绝对不符合人造人鱼的DNA,一验就出事,哪怕一个细胞,他们都不能落下。

 

  人鱼进入上城区,常见的方式有两种。

  第一种是一般通关,和人类时差不多,只是在进入时会多拍几张照,记录到身分信息里,若是转化手术后首次进出关卡,审核人员会在身分证上加注人鱼戳章,以防身分被盗用,毕竟转化手术是不可逆的。

  第二种是现场记录通关,多用于身分证遗失或正好要进入上城区办理的情况,顾名思义,就是在关卡处留下详细信息,暂时获得进入许可。这是只供人鱼使用的方式,因为人类能等身份核实,但后天人鱼不能啊,他们不细致地照顾会死的。

 

  苏沐秋当即拿出和叶修事先练习好的演技,双手环胸,两眼一眯下巴一抬,以整个人说明何为有钱任性。

  “你们B市太落后了吧,还用这么老旧的检验方式!”实际上不清楚人鱼通关方式的苏沐秋叽哩呱啦的随口胡诌:“我在S市每次都走特殊通道,要不是这次带来的人鱼说什么也想走普通方式,还会让你们在这里折腾浪费我时间啊?”

  海关皱起眉:“可是先生……”

  “来接我的车都在外面等了!你们这群人还打算耽误我多久?万一人鱼出事了,谁要负这个责任?你吗?”苏沐秋故作冰冷地大声斥责,心里感觉自己像只猴子。

 

  好在耍猴戏还是有用的,苏沐秋喊这几句话时,刻意放大音量,他嗓子疼其他人耳朵痛,尽管人鱼审核是在单独的房间个别进行,但他这番动静还是让保安悄悄通知了高层人员。

  一位同样穿着海关制服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入,看到眼前富N代少年和年轻海关对峙的场景,心脏都抽了好几下,忙出声:“好了小邱,我来接待他,你先给人鱼先生留纪录,让他们尽快通过。”

  “冯主任。”被喊做小邱的年轻海关点头,拿出一卷量尺,就要架梯子爬到水缸边上捞尾巴来量。

  看苏沐秋再度瞪起眼,冯主任又是一阵汗,扯谎道:“目测,目测!这位先生提交申请时提过这尾人鱼不禁碰,忘了给你们提醒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一阵鸡飞狗跳,审核程序总算顺利进行,苏沐秋面无表情地跟在年轻海关身后,一副‘碰伤一点就要告到你们倒闭’‘掉块鳞片我要你们全部陪葬’的冰冷眼神,冯主任跟在一旁陪笑脸,别说取血建档了,几位保安默默地把纪录骨型和鳞片用的巨大仪器推回仓库。

  冯主任见年轻海关在平板上记录好身长等资讯,马上笑容满面地对苏沐秋说先生您可以通过了,欢迎来到B市,祝您旅游愉快等宣传词,看见苏沐秋略有不满地点头应声,总算大大松了口气。

  “那我的鱼…”苏沐秋轻咳一声,板起脸,“那我的宝贝人鱼哪时候会醒来?不会有不良反应吧?不管你们在水里放了什么,最好是质量过关的东西,否则…。”

  “药效会在一至两小时内消退,到时就会清醒,当您的人鱼醒来时请务必注意…”年轻海关回答,但他才说了半句,水缸里的人鱼忽地尾鳍一颤,眼帘迷迷糊糊地睁开一道缝。

  银尾人鱼像是半梦半醒间还没搞懂自己在哪,但他立刻游出水面,姿态流畅矫健的不像昏了大半天,扒在两尺高的水缸边上伸手。

  “沐秋……”他梦呓似地低声喊道,“沐秋。”

  保安人员如临大敌,集体刷地抓起墙边表层铺了棉的防爆盾,但不等冲他们上前保护那位少年权贵,后者已经几步赶到水缸边,自己送上门。众人大惊失色,少年只是仰起头,平安无事地抓住人鱼伸出来的手。

  头晕想吐的叶修晃了晃两人相扣的掌心,眨了几下眼睛,还没看清楚周遭环境,就被苏沐秋扣着后颈拽下来。水缸又高又厚,叶修小半个身子被拖出来,感觉肋骨别扭地在顶在边上,痛的胡乱扒了下苏沐秋的外套。

  苏沐秋一把将叶修湿漉漉的脑袋按到自己颈窝里,一脸疼惜到不行。

  在众人眼中的画面,则是银尾人鱼一清醒就讨抱抱,人鱼撒娇的模样怎么这么可爱啊!

  “先生,您和那位人鱼先生感情一定很好。”保安羡慕地说,“我们看过的每一尾人鱼醒来后,第一时间都是狂性大发的抓狂模样,失手伤到同行者的不在少数,虽然他们没什么攻击力…多到咱们都得提醒药效消退后,注意安全保持距离间隔30分钟再靠近。”

  苏沐秋了然,难怪叶修一醒来,满屋子的人都这么紧张。不过叶修要是因药效狂性大发…想想削铁如泥的爪子,防爆盾大概拦不住,直接喊急救吧。

  这时有保安帮忙推来人鱼短程移动用的推车,造形像是被削开一道口子的鸡蛋,里头注满了水,叶修从苏沐秋肩头看到那玩意儿就好奇,挣开苏沐秋一撑水缸,跐溜一声就钻了进去,保安人员又是一连串‘哇我看过的每一尾人鱼都办不到’‘是啊毕竟本来是腿成了尾巴移动不习惯’的惊呼。

  还不等叶修摸索这蛋形车的构造,苏沐秋再次暴力箝制了他,把他的脸按到自己腰上。苏沐秋三番两次这么做,叶修就晓得他肯定注意到什么,于是配合地抱紧苏沐秋的腰,做出我很害怕我很柔弱的样子。

  “我们可以走了吧?”苏沐秋冷哼一声。

  “可以可以!来,这边请、这边请…”冯主任指引他们前往通道。

  年轻海关捧着平板认真问道:“稍等,还没纪录完毕,请问为人鱼执行转化手术的主刀是哪一位?”

  苏沐秋面无表情地回头,望着他一语不发,冯主任忙甩眼神,示意这位小邱别问太多,但他执意要完成这份纪录建档留存,两方一时再度僵持住。

  叶修就着把脸埋在苏沐秋身上的姿势,偷偷塞了东西到他外衣口袋里,苏沐秋不动声色地取出,竟然是一张人鱼研究所的内部研究员证件。

  他看似不悦地略过年轻海关,直接把证件放到冯主任眼前一晃,后者二话不说让道,恭送让两人通过。

 

  携带人鱼的宾客走的特殊通道外,一辆外型普通低调到几乎烂大街的长形黑车等在那,但站在门边的司机穿黑西装戴白手套,派头很足,一看见苏沐秋就低声说到:“您好,请问是一叶之秋先生?楼少爷嘱咐接送您前往会场。”

  “谢谢。”苏沐秋点头,大步上前,婉拒了司机的协助,亲自把叶修弄上了车,自己随后坐上位置。司机关好门,不带特殊意味地扫了眼特地出来送人的两位海关,随即回到驾驶位发动车子,在两人目光中扬长而去。

  年轻海关抱着平板,他一贯认真,坚持该走的程序不能疏漏,现在他头顶上层给人大开绿灯,他难免想要个答案。

  冯主任欣赏这位年轻人的品质,但总有些不得不如此的时刻,他无奈地解释:“你干这行不久,可能还看不出来--那人鱼身上,穿的是B市唐家那位公子设计的人鱼裙,而给他做手术的人员,不是什么私人诊所,而是S市研究所的直属人员。”

  “还有那台车…看起来是很平凡吧…但估计是什么名牌车定制款…”冯主任说道,“我也不认得款式,只是那车号属于楼家。光凭这三项,就证明后面的势力不得了,我们这些人哪能得罪的起。”

  和楼家、唐家都有交情的大神下次能不能直接走特殊通道啊,别跟他们玩了行不,要是他没发现及时阻止,或是等取血针扎下去才来,不晓得后续会被找多少麻烦?冯主任欲哭无泪。

 

  

  由斩楼兰热情支援的低调豪车内,苏沐秋和叶修好奇地打量着车内布置。

  外型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加长车款,但内部除了酒架、酒杯等常见的富豪标配,竟然额外配置了小型的浅水池,虽然深度不到30公分吧,但仍旧是个池啊!显然是专供带着人鱼外出时使用的车。

  难怪斩楼兰一听说一叶之秋要去人鱼聚会,便随口问了‘大神要来B市啊,这里带着人鱼打车不方便,我们给大神安排一辆?’,当时他们答了好,只以为是指座椅防水,没想到是根本配置了人鱼用的座位。

  “原来还有这种车…”苏沐秋感慨,至少在旧城区是没机会看到的,奢侈该死啊。

  叶修拉了拉人鱼裙的领口,有气无力地点头,半躺在水里。

  “怎么了?不舒服吗?”苏沐秋低声问道。

  司机在启程后,便将座位间的挡板升起,但以防万一,两人说话还是比较小心。

  叶修扶着晕眩的脑门,嘀咕感觉有小星星打转:“那水里放的东西…不好说,我总觉得有点致幻的成分。”

  “可能是你醒太早了,药效还没过…没事吧?你刚才一醒来时,眼睛不太对。”苏沐秋隐晦地暗示。

  叶修就着水面照了下,他现在是黑发黑眸的模样,或许刚才是金色的,但哪里会有人类是天生金眸,目前也没听说人鱼在水里还戴美瞳的,难怪苏沐秋一直死命按着他。

  “我没事。”叶修想了想,“但那是我体质好,其他人造人鱼会怎么样,就不一定了。”

  “听说都抓狂了,不过休息一会就好。”苏沐秋笑着悄声调侃他:“喂,你担不担心一醒来,被我卖到研究所去了?”

  叶修真心实意地摇头,“研究所能出多少钱?我以为我会在拍卖会场呢,苏大大记得卖贵点。”

  苏沐秋答这你放心,价格肯定对的起自己,“在那里面是什么感觉,紧张吗?你刚才提到致幻?”

  “紧张倒不至于,就是做了个有点奇怪的梦。”

  “梦?”

  “是啊。好像还有你。”

  “什么样的梦啊?”苏沐秋好奇。

  叶修试图从晕乎的脑海中捞出点什么,苦恼地拍拍脑袋,左思右想,最后摇头。

  “不记得了。”

 


→  23

评论(69)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