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lof

休更模式

“我不想写了。人气好低,热度好惨,粉丝数总也不见涨。没有灵感,烂事又这么多,对CP没有爱了。我写不下去了。”
叶修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圈,苏沐秋一挑眉,自自然然地拿过烟撚熄了。
两人笑了笑,望了过来。
“哦?这么说,你一开始就人气很高,热度很好啦?”
“路还很长,但你不走,这条路现在就到尽头了。”

——在没有你的世界,做着关于你的梦。

【伞修】深夜60分:出租情人

2017.07.25=

本文重新放出 ( 目录 )


复健

写不完,吃晚饭去


- 5

  叶修一眼就注意到那位青年。

  对方身型颀长,姿态笔挺,长相清秀--不是洋人的深邃五官,而是属于东方式的精致,眉眼间并不显得女气--青年上身套着件纯黑衬衫,袖口细细地折起一截,而米白色的修身西裤衬托出那双比例完美的长腿,加上偏浅的眼眸与短发,一切恰到好处。

 

  他干净的如同踏着晨光而来。

  尽管现在已是夜晚,而这龙蛇混杂的店里又是灯光微弱,比起照明更多是暧昧氛围。

 

  但这不妨碍叶修与其他卡座里的人将青年由上而下,再由下而上看个够。旁人的视线足够露骨,充满不言而喻的暗示,但青年似乎完全没察觉那些赤裸裸地舔遍他身上每一寸的目光,只是自顾自扫视四周寻找什么。

  他这份干净的气质,放在这里几乎有点独树一格的味道了,叶修听见不少人低声询问起那是谁,新人吗,能不能外带,以及包他一晚的价码,问的人大多是那些有钱的富婆,也有少数是男性顾客。

  在众人打量猎物的同时,叶修却是缩着肩膀朝下滑了一截,摘下脖颈间的领结和款式别致的腕表,手指一翻,直接塞到缝隙里。

  放在往常,叶修的举动算得上隐蔽,不引人注目,不过当周围所有人都忙着抬起脖子朝青年猛瞧,偏偏只有这个角落突然矮了半个人,青年一下子捕捉到他,转过头对上掩在吧台后的人。

  “叶修!”

  那被很多人盯着瞧的家伙瞪向他,大步走了过来,一副火冒三丈的表情。

  “…嗨,苏沐秋。”

  叶修抬手摇了摇,还来不及问候一句吃过晚饭或宵夜没有,就被苏沐秋扣紧手腕扯出了吧台。后者的动作相当不客气,没准备的叶修打了个踉跄,差点正脸着地,旁边的苏沐秋顺势扶了他一下,腰间温热有力的触感一闪即逝,见叶修站稳了,便继续拉着人直接朝门外走。

  “你为什么在这里?你知道几点了吗?”苏沐秋一边走一边嘀咕,叶修含糊地答了几声。

  他提拎着叶修,从吧台到大门完全没受到任何阻拦,保镳和其他穿着合身制服的牛郎们站在两旁欲言又止,全都迷茫着不晓得该不该挡住他,反而像是夹道恭送,实在是苏沐秋气势太足,动作理直气壮,简直跟上门找出轨情人闹事没两样。

  考虑到他们身处C区最出名的牛郎店,加上苏沐秋的样貌,或许能改成长期被包养在家的牛郎上门找金主闹事。

  --假如他不是身为牛郎的那一方,肯定会如此误解,被抓着跑的叶修苦中作乐。

 

  叶修勉强笑了一下,朝保镳们比划交给他处理的手势,紧接着就被苏沐秋扔进等在大门外的出租车里。那出租车司机肯定干了多年绑匪,素质专业,苏沐秋刚关好门便踩油门转着方向盘,眨眼间就驶上车道,混入车流间向苏沐秋报出的地址前进。

  担心自己被买凶弃尸,叶修忙要对方冷静:“别冲动,这是着急什么?咱们不是约八点碰面吗?”

  苏沐秋亮开手机拍到他脸上:“八点半了,我等了你半小时。你干什么去了?”

  叶修一怔,下意识抚着手腕,想起表被他藏起来了,只得摸摸鼻子认罪,一面接过苏沐秋扔来的素面领带,熟练地给自己系上:“去店里换套衣服。”

  “你连守时这点职业道德都没有?”苏沐秋翻翻白眼,“别忘记你被我租下来了。”

  叶修耸肩:“我西装落店里了,这不是你指定的服装吗?”

  这时他已经将自己打理完毕,大方摊开手,任自己的雇主打量。

  苏沐秋抓着叶修左右看看,确认他身上从衬衫到马甲每一粒钮扣都到位,顺势替他整了整袖口,才挑剔地一抬下颌,点评一句还算人模人样。

  其实何止人模人样,叶修现在的模样完全对得起牛郎这个职业。若放在苏沐秋第一次看见叶修时,那副邋遢随兴的装扮,说什么也不可能信这家伙是牛郎,但眼下装备齐全了,看着倒有些不同以往的气质出来。可惜苏沐秋打小便深知外貌最能骗人,看人一向不管皮相,只管内里,于是这只西装笔挺的叶修,在他眼里仍然只是叶修。

  叶修偏头,礼尚往来地替苏沐秋调整衬衫领口。这件黑衬衫头两枚钮扣是纯粹的装饰系不上,敞出一小块V字和漂亮锁骨,也不知道苏沐秋这样的人哪来这么骚包的衣服。

  “我确认下,待会我就是给你挡挡桃花,顺便让你妹妹知道你过得很好,有事业有对象?”

  苏沐秋点头:“沐橙很敏锐,你可别漏馅让她看出不对劲。”

  “明白。”叶修伸手,在两人之间比划,“你的意思是,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和你深深爱着彼此。”

  苏沐秋看了他一眼。

 

  “对。”

 

 

- 4

 

  他俩风风火火地走了,只留下一整店懵逼的客人与牛郎们。

  苏沐秋以为他外带了一位牛郎,熟客不解为何他能带走从不下场的兼职调酒师,职员茫然那帅哥什么来头,竟然走进店里就挟持他们幕后老板。

  大家想来想去,最后倒是有志一同地归因于钱,很多很多的钱。本来就是逢场作戏的职业,无论温言软语还是知心善解,都是明标价码的事,如果提出外带而对方挑眉表示作梦,那肯定是钱出的不够多,多不到出卖底线。

  当他们幻想金山银海不愁吃穿时,只有安静地坐在出租车里,分别朝身旁车窗外看两人晓得,苏沐秋带走叶修不过是一根棒棒糖的事。

  或许,还能加上一场由苏沐秋获胜的对局。

 

  那天下午,叶修提着放满泡面的超市塑料袋,穿着随兴,像个平凡无奇的大龄宅男,他靠在街旁,展开被塞入掌心的小纸条,一眼扫过后,便翻出烟盒与打火机,点上烟的同时顺势将纸条烧得一干二净。

  他拍开手上的灰烬,吐了口烟,从塑料袋里拿出低调的黑色手机与腕表,专注地盯着腕表一会后,点开一款软件,指尖飞快地敲击起来。

  这一打就是半个小时,等他把手机和腕表扔回红烧牛肉泡面底下,腰椎肩膀都酸了,揉揉颈子,一抬头就看到斜对角有间新开幕的游戏店,门口热热闹闹地围了一群人。

  店员站在临时搭建的小台子上,正在炒热气氛,一旁有两台高阶电脑对放着,连接着大型显示屏,许多人来来去去。

  叶修听了一会,原来是宣传开幕活动,采现场报名对战的制度,只要能在某款新游戏的竞技场里卫冕五局,就可以带走万元商品卷。

  叶修对商品卷没兴趣,但他慢腾腾地去了,报了个一叶之秋当名称,拿着店家提共的帐号卡,轻松击败四位跃跃欲试的现场玩家,最后以0.1%的血量败给了第五位上台的秋木苏。

  这最后一场足足打了几十分钟,现场却没人抱怨,尽是欢呼,原因无他,两人的水平都太高了,打的好看。叶修没有更多扼腕或激动表现,想起最后一根菸刚才抽没了,于是伸手敲敲对面的桌子。

  “哎,秋木苏?有烟吗,借我一根呗。”

  叶修歪着半边脑袋朝对面望,那位秋木苏同样也歪了半边脑袋,一双明亮的眼眸越过屏幕,朝他挑挑眉。

  “没有。还有你赶紧滚开,让下个人上来。”

  叶修叹了口气,摸了摸嘴角转身下台,没理会店员打算拉他到台上谈话几句的邀请,倒是在身后有人“喂”了一声时转头。

  接着,他收到一根骗小孩的棒棒糖。

  看包装,半边橘半边红,草莓橙子味?哪家出了这么奇葩的口味。

  “借你一根,记得还啊。”

  叶修闻言望去,就见秋木苏对着屏幕,已经点击了开始,键盘与鼠标的声响十分有节奏,想来是长年使用电脑的人--不是工作与此相关,就是重度游戏宅。

  和叶修一样。

  不过这只是句玩笑话,不需要应声,叶修仍笑了笑随口答了句“好啊,欠你个人情”,拆开包装吃着糖走了,最后是谁拿走万元商品卷,是送人还是消费,一概不知。

 

  这个人和他本来不该有交集,说句通俗的话,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

 

  第二次碰到秋木苏的时候,是个十足的意外。

  叶修收起几条连接线,连同不起眼的小平板塞进小包,他握着表校正时间似的拨弄几下,由半蹲的姿势起身时,就看到对街有几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年轻姑娘缠着个人。姑娘们叽叽喳喳地说话,气氛热烈,被围住的青年微笑着,似乎在婉拒,其他人当他不好意思,叶修却分明看出他的困扰。

  再一看,还是个认识的人,那位打败他的秋木苏。

  看看几人身后的大楼,大门旁的烫金字写着某某游戏公司,加上秋木苏胸前挂着的职员证,叶修啧啧两声,想着难怪新游戏刚上市,这秋木苏却打得这么溜。

  他当作没看见,正想找个地方买包烟,顺便打发晚餐,对街的秋木苏自人潮间发现他却是两眼一亮,朝叶修熟稔地大喊一声“你到啦”,便匆匆告别那群莺莺燕燕,扑过来搭着叶修的肩,两人哥俩好似的离开,实则秋木苏暗中使劲把试图溜掉的叶修挟着带走。

  “你是那个……一叶之秋对吧?昵称有错字的。”

  “你是那个秋木苏对吧?”叶修推了推卡着脖颈的手臂,瞥了眼对方的职员证,“昵称只是把名字倒过来的。”

  “怎么老是碰到你?”

  “碰上两次而已,这就叫‘老是碰到’,那你老是碰到的人可多了。”

  苏沐秋压着声音:“总之先帮我个忙。”

  他悄悄扫了眼后方,那群女同事们还杵在原地死盯着瞧,街灯下眼里彷佛泛着绿光如狼似虎,他吓得一个机灵搂紧了仅有两面之缘的叶修,不管对方喂喂几声要他松手,自顾自加快脚步。

  最后叶修被苏沐秋拐带着走了好几条街才重获自由,饿的饥肠辘辘,好在苏沐秋尚且知道愧疚两字怎么写,并把那点愧疚感化为街边小摊热腾腾的汤面还有半盘煎饺子。另外半盘苏沐秋吃了。

  苏沐秋一碗汤面下肚,吃着煎饺:“对了,你叫什么?刚搬来附近?以前没看过你。”

  “我叫…叶修。”叶修捞起面碗里的菜叶,一句叶秋在嘴边打转,最后不知怎么成了叶修,“为什么那么问?”

  “你这身打扮不像出远门。”苏沐秋指着叶修的装扮。

  是个观察力还算敏锐的人,叶修多看了他一眼,复又低下头来:“我不住这,只是工作地点在附近。”

  察觉叶修一直把玩着手表,苏沐秋不由多问几句:“抱歉,你晚上有别的事?”

  “你知道附近有间酒吧?”

  苏沐秋拧眉想了想:“你是说…罪恶之城?那间牛郎酒吧?你和人约在那里?”

  叶修笑:“我在那里工作,等下直接过去。”

  这等于拐着弯暗示对方他是那里的牛郎了,对这类特殊职业,一般人多少会不自在一会,或着产生过度好奇,苏沐秋的反应却是猛地抬头,目光如炬:“你们店里有没有出差服务?”

  “嗯?出差?”

  苏沐秋问得脸不红心不跳:“店外的,可长期配合的,比如出租情人。”

  “你是说包养啊?”叶修回忆着:“依员工个人意愿吧,没有强制规定。”

  见苏沐秋沉思,叶修揶揄地笑了起来:“唷,没想到你有这种需求?”

  “…我是有这种需求。”苏沐秋点头,缓缓扬起一抹笑,颇有深意地看了叶修一眼。就这一眼,不知为何让叶修起了身冷汗。

 

  “这位…叶修?记得你欠我个人情?”

  见叶修茫然,苏沐秋悠闲地摸出一根棒棒糖,放在他眼前,“我看你也还行,出租情人这个服务,你干不干?”

  叶修筷子里的几根面条嗖地砸回汤碗,溅起的汤汁落到棒棒糖的包装上,他望着塑料包装上头画着的图案,觉得这约来的突兀又莫名。

  还有,柠檬芒果?这又是什么鬼畜搭配。

  他拿起糖在指间转了几圈,最后歪了歪头,扬起笑。

  “好啊,我答应。”


评论(7)

热度(94)